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凶夫心慌慌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一章 白虎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祝梅生这么一说,顿时就让唐三有点发懵,我在旁边赶紧的解释,对着唐三说:“我老板不是警察,他动玄学,是个高人,今天也是听说这里死了人,觉的有蹊跷,过来看看,你最好是把你知道的全都说出来。”

    我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让唐三更加的发懵,缓了一会,反应过来:“你们真是高人?”

    “你不信就算了,这反正吃亏赔钱的是你,我们只是好心的过来想看看这事情的究竟的。”

    唐三听了我这话,犹豫了一下,然后问祝梅生说:“你真是高人?”

    “高人称不上,只是懂些门道,你这厂子的风水冲西南方的太岁,容易招惹不干净的东西,这个东西不除,你一家子以后都别想安生,所以你最好是把你知道的都和我说一遍。”

    唐三听祝梅生说了些什么太岁之类的,确实是一个行家的调调,稍微也放松了一点警惕,对祝梅生说:“既然你是高人,那我就什么都和你说了,其实我之前就猜到这地段有问题,但是就是不敢确定。”

    “什么问题?”祝梅生问了一句。

    “之前打地基的时候,为了省点钱,是我和我老婆一起动手的,在挖到地底下一米五的时候准备填砖块,但是发现地基有个地段的土地上,冒出了好多张密密麻麻的人脸,当时把我和我老婆给吓坏了,以为是遇见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本来想找别人来看看,但是我们找人过来的时候,地上又什么都没有了。”

    “那你家地基下面发生了这种事情,你还敢继续盖房子啊!”我惊讶的问了句唐三。

    “这地段是我祖上留下来的,不要钱,再说后来不是不见了嘛,我和我老婆也不可能因为看见这个东西就不做了啊,这可是块好地段,前面有条大马路,跟周围的几个村子都连接着,我儿子跟我们两老说要是这个厂做的好的话,到时候带动周围的人也办厂子,带领大家致富。”

    “就是因为前面是大马路,而马路的尽头就是你厂子门口,从风水上的角度来讲这就叫做路煞,还有就是你厂子里面之前做地基时看见的那个东西,现在带我去看看。”

    唐三嗯了一声,带我和祝梅生往厂子里走,刚才那些人被晓玲轰赶的差不多了,就剩下几个家属,唐三带着我和祝梅生向着厂子中央的一块水泥地上走过去,对我们说就是在下面看见的那两个人脸。

    祝梅生看了眼脚下干燥的水泥地,转头看向我,叫我去打桶水给他,虽然我和祝梅生没说话,但是现在是干正经事情的时候,我也没有磨叽,立马去外面打了桶水进来给祝梅生,祝梅生接过我手里的水桶,念了几句咒语之类的东西,直接将他手里的满满一桶水向着地面上一扑,哗啦一声水响,地上湿了一大片,而也是在这地面上沾水的时候,一件十分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原本平整的水泥地,在被祝梅生的水打湿之后,就像是有人被压在了水泥地下面一般,一张张的人脸,不断的向着水泥地面上凸显出来,尖尖的鼻子,还有那一张张大了的口,就像是想咬什么东西又像是在张开大嘴哀嚎一般的想从一层薄薄的水泥地面里冲出来!

    看到这个场景,我顿时就害怕了,不由的向着祝梅生靠过去了一些,祝梅生大概是感觉到了我向他靠近,看了我一眼,原本垂着的手臂反过来抓住了我的手腕,向着后面退了几步,对唐三说:“这些是人的冤魂,之前因该是被什么东西镇压在土里,现在你在这里做了房子,破坏了风水,三天之内,要是不收拾他们,他们就全都会跑出来!”

    我们在厂的所有人都看着地上一张张凸出地面的诡异人脸,吓得不行,几乎是没人再敢说话了,而唐三额头上的汗不断的往脸上掉,问祝梅生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祝梅生松了我的手,我手心里还有他刚才抓住我时留下来的一点温热,也不知道此时我心里在想什么,总觉的祝梅生刚才握着我的手的时候,动作特别温柔,我手被他握的简直温暖又舒服。

    祝梅生翻开了地上盖着几具尸体的白布,我看见那几具尸体上全部都是狰狞的一道道撕裂的口子,就像是被某种动物抓了一般,如果说这里闹鬼的话,但是那些冤魂不是还没出来么,难道说这杀人的,是有另外的东西?

    “这该不是被狗咬的吧?”晓玲看了几眼尸体,对我们说。

    祝梅生没看她,眼神顺着尸体上得伤口一遍遍的看,然后看向厂门口的屋外的那条大马路,在顺着那条大马路向着不远处的一片青山上看上去,那青山半山腰上有块大白石头十分的突兀,并且远远的,就对着唐三这厂子的门口。

    “那个害人的东西,是从那座山上下来的,顺着这条马路,直接跑进了厂子里。”祝梅生说着的时候,伸手指了指对面的那座青山,满脸认真的模样,都说认真的男人最好看,祝梅生这个样子,可比他凶着我的时候可爱多了。

    我顺着祝梅生所指的方向看过去,也不知道是不是刚才祝梅生握了我手的原因,我就对伤心了,眼侧的余光忍不住向着祝梅生看过去,那脸又白又秀气,睫毛顺着眼皮微微垂着,十分好看。

    “刘靖你跟我去一趟对面那山上,晓玲留在这里。”

    当祝梅生安排的时候,晓玲顿时就不开心了,问祝梅生说她怎么不能去,这一男二女,不是很威武霸气吗?

    我听着晓玲这话,恶心的肠子都快要吐出来了,祝梅生听了晓玲这话,忽然忍住了笑,转过声看着晓玲:“你说你是女的?”

    祝梅生这么一问,晓玲立即就朝着祝梅生眨巴了几下眼睛:“你看我怎么就不像是女人了?”

    我被祝梅生和晓玲说的话都给弄懵了,祝梅生向着外走,我也赶紧的跟上去,问祝梅生他刚才和晓玲说这话是啥意思啊?晓玲不是女的啊?

    “晓玲已经死了,现在在他身体里的,是山上一些树木石头的精魄。”说着垂眼看了我一眼,问我说:“你听过说石头分公母,树木分公母?今后你就把他当朋友,他是山灵精气,只会耍些小把戏,有我在,他不敢捉弄你的。”

    当祝梅生说到这话后,我心里又有点紧张了,晓玲是祝梅生杀死的,站在我身边的,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鬼物,要是我跟着他的话,等他不需要我了,会不会把我也杀了?

    不过在这个时候,我没好怎么问祝梅生这件事情,一直都陪着祝梅生在后面走,问他说到底是个什么东西闯到唐三厂子里去了啊?

    我问祝梅生这个问题的时候,祝梅生抬起头看着山上那快白色的大石头,对我说:“是白虎,那些冤魂,是他镇压的食物,但是因为唐三在它的食物上盖了房子,破了他的法,他就下来报复了。”

    “白虎?现在这种地方还有白虎?再说就算是老虎也不可能没有声音的咬死人啊,之前也没听说过我们市里还有野生老虎……。”我的话还没说完的时候,太眼看向祝梅生,只见祝梅生的眼睛一直都盯着山上的那块大白石头看,嘴里淡淡说:“说的真没错,的确是个好东西,只要吃了它,就可以不吸人精气,维持好一阵身形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