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凶夫心慌慌 > 第三十九章 吴月良

第三十九章 吴月良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不过要是说起什么爱情,我倒是觉的我对祝梅生的感觉,也谈不上是爱情,可如果说是朋友吧,又比朋友关系要深入,至于这种关系用什么来形容,我自己都不知道。【愛↑去△小↓說△網w    qu  】

        我妈和我爸大概在楼底下吵了一个多小时才平息下来,我妈再次进我的房间的时候,脸上的面膜已经扯下来了,见我正躺在床上愁着一张脸,于是对我说别和我爸这人计较,他是个男人,只有我们女人才理解我们女人这嫁人的重要性,这男人心啊,就跟小孩的脸似的,说变就变,这现在喜欢你,并不代表以后就喜欢你,这要是不图他的钱,等到时候他还对你不好,自己什么都没捞到,还不是委屈了自己。

        我妈对着我好说歹说,意思就是支持我和祝梅生在一块,现在我也不想多听我妈说什么了,因为她现在越支持我以后就越后悔,倒不如我爸那样反对我,这样我心里还好受一些。

        一整个晚上,我都没太睡着,烦我今后怎么办?其实我自己倒是不要紧,问题就是我爸妈,我家就我一个女儿,以后要是我有什么事情,过的不好,估计我爸妈比我还难受,他们养我这么大,我也不忍心让他们一大把年纪了还为我操心。

        早上醒来的时候,我去酒店找祝梅生,我爸妈他们都还不知道店里出了事情,我爸昨晚跟我妈吵了一架之后,今早看着我出门的时候也没搭理我,他开车去上班,我自己打的出去。【愛↑去△小↓說△網w    qu  】不过也是因为昨晚的事情,我还得向祝梅生问清楚一些问题,虽然我和他的关系目前还很融洽,但是我也不能就这么一直傻乎乎的跟着他啊,等他走了之后,我还是要为我自己以后的生活打算的。

        到酒店我去敲开祝梅生的门的时候,祝梅生衣服脱了,穿着睡袍,给我开门的时候,估计刚从床上起来,捂着嘴慵懒的打了个哈欠,拉我进屋一把就靠在了我的肩上,问我说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现在都九点半了,祝梅生一个人睡到现在,当然觉的早了,我伸手将祝梅生从我肩上推开来,将我手里的早餐放在桌上,对祝梅生说去刷牙洗脸吧,我帮他把早餐给带过来了。

        祝梅生看着我把早餐放在桌上之后,伸手一把拉过我的手,我看他这架势,生怕祝梅生又要拉我泄欲了,立马就慌了,紧张的问他干什么,这大早上的,我昨天还没好,叫他别乱来啊!

        祝梅生看着他一拉我我就吓成这样子,眼神愣了一会,但是还没几秒,立即反应了过来,拍了拍我肩上的一点在外面不小心黏到的塑料纸,笑着问我说就这么怕他吗?

        这不是怕,是恐惧,只要一想到昨天那样的事情,我腿立即就酸,从前还以为啪啪啪是一件多么舒服的事情,可是这种事情也看怎么做,像祝梅生那样,在当时做的时候,简直就是被折磨的生不如死。【愛↑去△小↓說△網w    qu  】

        “没有,你去洗脸吧。”我将祝梅生推进浴室。

        在趁着祝梅生细心刷牙的那当会,我试着把我所担心的和祝梅生说了,问祝梅生说他大概是什么时候能找到当初杀他的人啊?

        祝梅生听我一大早的忽然问他这个问题,有些奇怪,漱了下口,问我说怎么忽然想起问这个了?

        “我就是想问问大概需要多长的时间,你要是不确定,就告诉我个大概的也行。”

        我说这话的时候,祝梅生一直看着我,像是明白我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了似的,也不急着回答我,洗了把脸,问我说:“刘靖,你是想等我走了之后,好再打算你自己的生活是吗?”

        这么被祝梅生直白的揭穿,我还是有些尴尬的,不过话都说到了这种地步上了,我也干脆对祝梅生说:“是啊,我知道我们人鬼殊途,你找到杀你的人后,就去投胎转世了,可我还有好多年的时间啊,而且我爸妈就我一个女儿,我得先了解你寻仇要多久,我才好做打算。”

        我说这话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些紧张的,而祝梅生这会却十分冷静了下来,向我身边直径的走过去,坐在了我身后的沙发上,抬起下巴望我,用着一种类似嘲讽的语气对我笑着说:“你是不是想,这要是时间短的话,你把我送走了,你就去再找人嫁了,这要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呆的时间长的话,你就打算趁早摆脱我?”

        我看着祝梅生对我冷血的说出这样的话来,合着我现在对他的好都喂了狗了,于是对祝梅生说当然不是,不过他也说对了,如果他很早就找到了仇家的话,就算是我自己不找个归宿,我家里我人也会帮我找,如果他呆的时间久的话,我也愿意陪着他,既然他找上了我,那我也不会半路丢下他不管,我还是会好好照顾他的,只不过我现在想知道这到底是长还是短,让我好有个心理准备。

        这话已经是我做出了最大的退步才说出来的,毕竟如果祝梅生晚走的话,我一辈子都完了。但是我没想到我对着祝梅生说出这话后,他的脸色都变了,看着我的目光不变,对我招了下手:“过来。”

        “啊?!”

        祝梅生这么平静,我心里有些紧张,但也没敢忤逆他的话,弯腰向着他凑过去,而祝梅生此时是一点都不温柔的抓祝了我胸口衣服的领子,将我用力的往他的脸前一拽,仰起脸来贴在我的耳边,对我轻轻的说:“不用做什么打算了,我死了之后,你也陪着我一起。”

        我听到祝梅生说这话顿时就懵了,十分不可思议的看着他,我一直都以为我和祝梅生就算是不是情侣,但也是朋友吧,祝梅生对我怎么就这么的残忍,他死了,我也得陪着他一起!

        一时间房间里静悄悄的,我睁大眼睛默默的转头看向祝梅生,祝梅生就靠在沙发上,扬着个下巴对我笑,这种时候看着他,真的一点都不能把他这副样子和平时联合起来,笑的阴冷恶毒。

        在我们都沉默的时候,门外的铃声忽然响了几下,这声音把我从不可思议的思维里扯了出来,赶紧的拿开了祝梅生拉住我衣服的手,向着门口走过去,从猫眼向着外面一看,是晓玲回来了,于是赶紧给他开门。

        晓玲进来的时候,看了我一眼,然后立马奔向祝梅生,对祝梅生说他已经找到了吴月良了,那婆娘,是个少数民族养蛊的啊!

        晓玲兴致勃勃的说完这话后,才注意到祝梅生脸上不好的神色,然后见我也是一副心神不定的样子,顿时就有点儿好奇了,问我和祝梅生怎么了?

        我没有回话,祝梅生也没有回答他,而是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直接当着我们的面把浴袍给脱了,麻木的换上衣服,问晓玲说吴月良现在在哪里。

        晓玲估计还是第一次见祝梅生脱衣服,觉得好玩,立即伸手去摸祝梅生结实的肩膀,又在摸向祝梅生的胸膛,而祝梅生也没阻止他,冷着一张脸将裤子穿上来。

        “我把她约在我们对面那家咖啡厅了,主人我们现在过去吗?”

        祝梅生嗯了一声,叫我和晓玲先出去,他马上就出来。

        晓玲见祝梅生没有训斥她,在出门的时候,还不要脸的在祝梅生身上摸了几把,才和我一起出门。

        刚才晓玲说这个吴月良养蛊,这倒是让我想起之前刘刚刚他女朋友的事情,他女朋友的蛊也是一个女人给的,祝梅生之前见到过她一次,现在这次,该不会就是同一个人吧?!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