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凶夫心慌慌 > 第四十章 巫马青铜

第四十章 巫马青铜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想到这,我对这个叫做吴月良的女人还觉的有些好奇,但是转念又想到刚才祝梅生和我说的话,心顿时就凉了一截,这谁活的好好的想去死啊,到时候白发人送黑发人,我爸妈他们应该有多伤心。【愛↑去△小↓說△網w    qu  】

        “刘靖,你刚才和主人怎么了?你们不是挺好的吗?怎么刚才脸色一个比一个难看,吵架了啊?!”晓玲站在我的身边,伸手拿过我的一缕头发在手里玩,笑嘻嘻的问我说。

        我瞪了晓玲一眼,将我被她握在手里的头发给扯了回来,想起她刚才这么不要脸的占祝梅生的便宜,我心里有点儿不爽,对她哼了一声,对她说她管不着。

        “呦呦呦,我还管不着呢,我才懒得管你们。”晓玲说着,向着墙的那头靠过去,手指一缕一缕的抚着她自己的头发玩儿。

        不过看着晓玲这样,我也联想到晓玲她也是因为有祝梅生而存在的东西,于是向着晓玲靠过去,问晓玲说:“晓玲,这要是祝梅生办完了他自己的事情去投胎了,你还会活着吗?”

        晓玲立即转头看向我,立即就像是看着白痴似的,满不在乎的说了一句:“当然会死了。”

        “那你怎么一点都不担心啊?”我顿时就惊讶了。

        “这有什么好担心的,我本来就是山精,搞不好在还没修炼成人形之前,就被人给砍了剁了,现在主人给我一个活命的机会,这对我来说已经很心满意足了,至于死不死,也无所谓。”

        听了晓玲的话,我顿时没话说了,我和晓玲不一样,她感谢祝梅生让她有个能活动的身体,但是我不感谢。

        祝梅生从房间里出来之后,看都没看我一眼,不过心情倒是已经恢复过来了,云淡风轻的,就像是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眉眼里都是和悦的神色,他变脸变得这么快,看着他现在这副样子,我都有点怀疑刚才祝梅生说要带我一起去死是我的幻听!

        晓玲见祝梅生出来了,立马就迎上去,问祝梅生说我们找那个女人干嘛?那女人看起来除了会养几条虫,也没有别的什么本事啊!

        “她没本事,她认识一个,十分厉害的人。”祝梅生说着,对着晓玲熊扬嘴笑了下,叫她带路。

        “得咧!主人叫我干什么我就一定会好好干什么!”晓玲说着时候,一把跳进了电梯,弯腰向着祝梅生做了个请的动作,把我们迎进电梯。

        我跟在祝梅生的后面,不知道我要不要去,有点犹豫,想对祝梅生说我不去了吧,但是不知道怎么和他开口。

        而祝梅生就像是猜到我在想什么似的,在进电梯之前忽然停下了脚步,伸手一把挽住了我的肩膀,搂着我一起进了电梯:“和我一起去。”

        我被祝梅生这么一搂,心里有点儿慌,但是也没推开他,一直到下楼。

        现在还是上午,我们到咖啡厅的时候,咖啡厅里根本就没有几个人,几个服务生还在弄卫生,在靠着窗户的地方,一个将脑门前的头发全都往后梳着绑成一溜的马尾垂在脑后,看着也也有些年纪了,四五十岁的样子身上穿着棉麻的刺绣上衣,瘦瘦弱弱的,看着挺像杨丽萍。

        晓玲带着我们向着这个女人走过去,对我和祝梅生说这就是们,吴月良了,说着的时候,自顾自的坐下,把服务员叫过来,问都不问我们要吃什么,胡乱的点了一大堆,叫人家赶紧的上。

        我和祝梅生坐在一块,祝梅生早和吴月良认识,吴月良估计是没想到祝梅生会带我来,神色有点僵硬的笑了一下,言语里我竟然听出了点醋意,问祝梅生说:“她这是谁?”

        “我女人,也应该叫女朋友。”祝梅生回答的时候,转头笑盈盈的看了我一眼,对我介绍说:“他就是吴月良,之前也是她给虫蛊给那个已经为情而死的女人的。”

        现在是在外面,我也不好和祝梅生翻脸纠缠之类的,他说我是他女朋友我也没解释,对着吴月良稍微点了下头,笑了下,对她说我叫刘靖。

        “长的倒是不错,就是这名字,和祝梅生互补了,一个阴一个阳,你们在一起,也算是缘分。”

        听吴月良说这些话,我心里不免有些嘀咕,这不是什么缘分都是好的,这缘分也分恶缘和善缘之分,我和祝梅生,就算是恶缘。

        “不谈这些,今天找你,是有些事情想问问你的。”祝梅生也开门见山的和吴月良把话直接说开。

        “说吧,能帮得上忙的,我尽量帮你。”

        “你是养蛊的,我听说这个世界上,有虫蛊,蛇蛊,植物蛊,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人蛊?”

        这云南蛊术,在小说里经常提到,和祝梅生说的一样,无非也就是些虫蛊蛇蛊之类的,记得还有一本小说,写的就是金蚕蛊,据说这种蛊可厉害,但是人蛊,倒是没有听说过。

        “这练蛊,其实就是一种杀生,把无数只毒虫放在一起,一轮轮的筛选,到最后一只活下来的,才是蛊,这只有毒虫才能炼成蛊,这人怎么可能炼成蛊,这得费多少性命才能练出一个?谁会这么丧心病狂?再说用人来炼蛊,也没什么可取之处啊?”

        吴月良说完这户后,端起咖啡抿了一口,然后转头看向窗外,微微皱着眉头紧张着,似乎有点不希望被祝梅生问到这个问题。

        这时候服务员把我们刚才点的咖啡之类的全都端了过来,一摆就摆了一桌,晓玲说这全都是她爱吃的,叫我们不要动。

        我看着她那小气又自私的样子,白了她一眼,不吃就不吃,反正又不是胖我,说着给我咖啡里面加糖,不过因为晓玲也给祝梅生点了杯咖啡,毕竟祝梅生这之前都在棺材里躺着呢,不知道外面变化,我还真怕他端起咖啡就这么往口里吞,于是把也替祝梅生把糖和牛奶加上,替他拌匀,想到祝梅生都要带我去死了,我还这么想着他,真是自己贱,而吴月良就看着我一脸情绪的主动祝梅生拌咖啡,像是想说什么,但是碍于什么,没有说出口。

        “这昆虫都能练蛊,为什么就人不能,这人是万物之王,这练出来得蛊,也是万蛊之王,青春不老,恐怕你比我更清楚吧。”祝梅生说着这话的时候,眼神直直的看向吴月良。

        “这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吴月良神色很是慌张,一边说着这话一边赶紧的从椅子上站起来,对我们说她还有事,就先走了。

        “吴月良,巫马青铜,你认识吧。”

        祝梅生说着这话的时候,语气一下就提高了很多分贝。

        当祝梅生说到巫马青铜的时候,吴月良顿时就愣了,立马转过身来看向祝梅生,眼神里已经微微有了些怒火:“你怎么知道青铜的?”

        祝梅生站了起来,向着吴月良走过去,抬起下巴俯视着她说:“你知道的,我都知道,你不知道的,我也知道,如果我猜的没错,巫马青铜,因该是被你们族人囚禁起来了吧,这囚禁了这么多年,他的毒性可一直都在长啊,难道你们就不担心有人把他放了吃来,他会把你们族人都杀了吗?”

        祝梅生这话说的,就像是拿捏到了一个十分重要的把柄般的在威胁吴月良。

        我不知道巫马青铜管是谁,但是综合刚才祝梅生说的那些话,这个巫马青铜,应该就是人蛊了,并且毒性十分的强,祝梅生现在估计是在打这个人蛊的主意,有不知道他要这个毒性强大的人蛊究竟有什么用?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