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凶夫心慌慌 > 第四十一章 往年旧事

第四十一章 往年旧事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吴月良抬头看了一会祝梅生,原本眼里愤怒的语气下去了些,气势也下去了,低下头对祝梅生说:“那你想干什么?”

        “带我去找他,我需要他的精气,我帮你们再封他个百年。”

        “你打的过他?”吴月良有些不思议的问了一句。

        “当然,不然我凭什么来找你要他的消息。”

        刚从椅子上站起来的吴月良,现在又重新坐回到了椅子上,思考了一会,对祝梅生说:“如果你愿意帮忙,我替我们全寨子的人感谢你,但是你要是把他惊醒了并且失败了的话,你也别想离开我们寨子。”

        “这是自然,到了你们这里后,全听你吩咐。”祝梅生谦虚的笑了下,而吴月良脸上紧张神色也放了下来,但是又立马转头看向我,又问了一遍祝梅生:“她真是你女朋友?”

        怎么女朋友这词和祝梅生联系起来就这么的怪,我听的十分别扭,正想解释说不是,我就是他老婆的一个替代品,可还没等我将话说出口,祝梅生的手就搭在了我的肩膀上,拨了下我的头发,看着我说:“或许,说妻子更适合。”

        我转头看向祝梅生,祝梅生对着我笑,手指在轻轻的拨弄我耳边的头发,玩着我的耳朵。

        “还真有些夫妻相,你打算什么时候去我们寨子?”

        “明天吧。明天就启程。”祝梅生对吴月良说。

        “那行,我现在先回去准备,今晚再联系。”吴月良说完这些话后,起身走了。

        祝梅生在她走了之后,心情似乎也很好,手掌掰过的脸朝着他的唇上贴了一口,问我说想吃什么?

        哼,刚才还凶巴巴的对我,现在态度就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转弯,祝梅生这人也真是不按常理出牌,谁都不知道他下一秒是好是坏。

        “不吃,要吃你自己吃吧。”

        “那我也不吃,我们回去吧。”

        祝梅生现在对我说话都温言温语的,这让我有点害怕啊,鬼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他的脸现在靠在我的后脖子里,我僵着脖子点了下头,嗯了一声,表示愿意跟着祝梅生回去。

        回去的路上祝梅生也是对我温柔体贴,就算是过个马路,都牵着我的手,这一路上我都忍着,等进了房,祝梅生想扶我坐下,我没忍住,立即从床边跳了起来,问祝梅生说他这到底是怎么了?

        祝梅生见我似乎不太习惯他这么温柔,也就罢了,自己坐在了椅子上打开了电视:“因为你刚才的一个动作,让我想起她了。”

        “哪个动作?”我问了句祝梅生。

        “给我拌咖啡的动作。”

        祝梅生说到到这个的时候,我顿时就反应过来她说的那个她是谁了,是他前世的老婆,叫什么婉清的。

        虽然我和祝梅生的感情还谈不上是什么爱情,但是他说到他老婆的时候,我心里还是有些不好受的,但是我和祝梅生都心知肚明,我是他老婆的替身,他老婆是他老婆,我是我,如果我在这种时候矫情,这就显得我自己是个不明事理的人一般了。

        “你和她相处多久了?”我问祝梅生,之前他还骗我说他跟他老婆只见过一面,这种话,他自己都瞒不住。

        “三个月。”

        “你们在一起三个月?”

        “不,我追了她三个月,她是在三个月最后一天答应嫁给我的。”

        听到祝梅生也有这样的往事,我莫名其妙的有点想笑,又有点儿想哭:“原来你也有倒追姑娘的时候,我还以为你一直都浪的只让姑娘追你呢。”

        祝梅生没有和我再说话,闭着眼睛,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其实这时候我心里还是有些难过的,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的男人喜欢自己,我现在在祝梅生的身边,担当着一个替身的角色,他是满意了,而我毁的却是一生,如果当初知道嫁给杨天华会引来一个这样的结局的话,我宁愿不嫁,只是人生并不相识在用铅笔画画,画错了可以擦,错了就是错了,怎么都回不来。

        祝梅生没理我,我转身正欲走开,而祝梅生忽然睁开眼睛抓住了我的手,将我用力往他身上一啦,我整个人立即就不受控制的向着他的怀里扑了进去。

        对于一个不爱自己男人的怀抱,我是不想扑的,想挣脱,但是祝梅生用力的抱住了我,对我说:“放心吧,就算是我以后要走,也会给你安排好一切的,你和她还是不一样的,你比她有趣,也比她关心我,她在我危险的时候,从来没想过要救我,一个人逃了。”

        本来我是有些抵抗祝梅生的,但是祝梅生说这些话的时候,心里就像是碰在了一根根尖锐的针尖上一般,刺得我心里难受,软的一沓糊涂,看着祝梅生难过的神色,我想他所说他老婆逃了,恐怕是祝梅生最后死的时候,她老婆没有过一丝想挽救他的想法,只顾着自己一个人逃生了。

        祝梅生这么年轻,就死的这么惨,而他喜欢的妻子,却在最危险的时候抛弃了他,他死的时候,一定很伤心痛苦吧。

        看着祝梅生的脸,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被他感动,眼泪控制不住的从眼睛里滚落下来,对祝梅生心疼的不行,心里甚至只冒出了一个想法,如果我能代替祝梅生前世的妻子的话,那就让我来补偿他吧。

        我轻轻的端着祝梅生的脸,向他的眼睛上,鼻尖上轻轻的吻下去,最后停留在祝梅生的唇瓣上,轻轻的舔咬着他柔软的唇瓣,滑嫩的就如鲜嫩的豆腐,而祝梅生在我吻着他的时候,手掌向着我的背上紧紧的揉了进来,没有其他的动作,只是在静静的享受我舌尖舔舐过他唇瓣的每一刻。

        有时候我真的感觉我自己疯了,我总是无缘无故的就被祝梅生给迷惑,心甘情愿的想为他献上我的所有,等清醒过来的时候,又为我自己的行为感到后悔,我怕祝梅生,就如怕一个漩涡,她拖着我不让我离开,我不管怎么挣扎,最后都会掉进去的,而掉进去之后,等待我的,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

        我们去云南,晓玲要留在家里查清楚那个往我们店里弄脏东西的东西,所以她不能去,而在去吴月良家乡寨子的路上,晓玲不断的打电话给我,叫我看住了祝梅生,那吴月良那个老女人,估计是看上祝梅生了,毕竟祝梅生那老少皆宜的长相就是个祸害,那云南那边还有个情蛊什么的,叫我千万要当心吴月良给祝梅生下蛊,不然祝梅生就回不来了!

        这晓玲完全是一副婆婆的语气和自己媳妇交代要看守老公似的,之前我还跟她窝里斗,现在有了外敌,她比我还排外,现在她和我说这些,我倒是觉的他不怎么讨厌了。

        下飞机到了云南的时候,我们自己开车去的,在去寨子的路上,我问吴月良和祝梅生这巫马青铜是什么人?是怎么变成人蛊的?

        现在我们都打算去找人蛊,吴月良也不瞒着我们了,对我说巫马家族原本是他们苗族寨子里最有名望的一个家族,他们一家人都是以养蛊闻名整个寨子,这养蛊的人,就是不断的追求创新和更培养更厉害的毒虫,也不知道当初他们老祖宗是怎么想的,想到说人是万灵之长,如果用人来做蛊的话,威力一定很大,所以就开始把族人的小孩与蛇虫丢在一起,让他们自生自灭,实验一失败,每次小孩都被箱子里的毒虫咬死,而这做了一百多次实验,终于有次成功了,一个叫做巫马青铜的孩子,将箱子内的毒物全都吃完了,并且十分健康的活了下来。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