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凶夫心慌慌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二章 药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吴月良说这话的时候,低喃了一声。

    这可不,一个孩子,放在满是毒蛇和毒虫的箱子里,每种毒物都是致命的,他不但没被那些毒物给毒死,反而活了下来,这换拿现在的小孩子,这完全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后来呢,你们怎么把他封起来了?”我问吴月良。

    不过这次却不是吴月良回答我了,而是祝梅生回答我:“经过一轮轮的毒虫训练,巫马青铜已经万毒不侵,并且吸食了那些毒物身上的灵气,他自己也变的有了精气,当他在毒虫箱子里闷了二十年后,他身上的力量已经非常的强大,整个巫马家族,因为有巫马青铜这个人蛊的存在,统领了整个苗寨,但是人是贪婪的,只要得到了某一样东西,就会立马想要得到另外一样东西,巫马家族并不满足他们只统领苗寨,想扩大势力,于是打算操纵巫马青铜去侵略领地,但是他们的力量相对于巫马青铜来说,已经太弱小了,他们已经操控不了巫马青铜,而巫马青铜被放出来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毒死了他们整个家族的人,大大小小,没有一个人生还。”

    一个人,将整个家族的人都害死了,这得有多大仇多大怨,于是我继续问祝梅生,那后来是怎么收伏巫马青铜的?

    “当是整个苗寨的蛊师都出面了,一起和巫马青铜斗法,斗了一年零三个月,才把巫马青铜的灵气全都抽了出来,这才得以将他用寒冰冻住,封在了地洞里,但是巫马青铜已经是蛊的体制,他的精气每隔五十年就生长一次,从前寨子里的蛊师还很多,可是现在寨子里的人都没多少了,蛊师更是少的可怜,如果这次巫马青铜的精气爆满炸出来的话,恐怕整个寨子都要完蛋了!”

    之前我就是见过一次苗寨的蛊,就是之前刘刚刚她女朋友的那种,我以为那种能害人性命的蛊已经很厉害了,却没想到,这个巫马青铜更为厉害!这让我不由得有点担心祝梅生,问他说他这么厉害,他能不能打败他啊?

    吴月良也很担心祝梅生,对祝梅生说如果不行的话,还是不要去了,这巫马青铜,全岁数加起来,都有一两百岁了,祝梅生不会是他的对手的。【愛↑去△小↓說△網w  qu 】

    是啊,这一两百多岁的老怪物,祝梅生怎么打得过,这要是打不过的话,指不定我们都要把命都撂在这苗寨了。

    不过祝梅生倒是没有多大的担心,叫我别担心,他自己有分寸的,只不过就是有一个要求,就是他去吸食巫马青铜的精气的时候,我必须得陪着他一起去。

    我一个什么都不会的人,就算是进去了也是去添乱,不过要是让祝梅生一个人进去的话,我也不放心,于是点头答应了祝梅生。

    到了苗寨之后,我们在吴月良的家里休息了一个晚上,因为成败还是个问题,我们也没有通知全寨子的人说我们要去把巫马青铜的精气给吸食了,于是在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我和祝梅生还有吴月良一起去封住巫马青铜的地洞,在去之前吴月良给了我和祝梅生一些厚实的衣服,说地洞里就跟冰柜一样,不穿衣服会冷的。

    现在这种炎热天气,我还真的很想去体验一下冰窖是什么感觉,吴月良带着我们在山上左弯又窜,最后在在一个倾斜着向着地下的洞口前停下来了,对我们说这就是入口了,说着她自己打开了手电筒,首先向着洞里走进去,随后祝梅生跟我也一起下去了。

    这已尽地洞,刚在外面还热的浑身冒汗,但是一到这洞里,温度顿时就下降了好几十度,这一下没适应过来,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冒起来了。

    祝梅生将他身上的衣服脱下来盖在我的身上,跟着吴月良继续向前走,在几乎快要走到洞口最里面的时候,才停了下来,吴月良的手电筒指向我们前面的一座巨大的透明冰块,对我和祝梅生说,巫马青铜,就在里面了。

    我顺着吴月良的手电筒照的灯光往前看过去,一个身上裹着黑色布带的男人就静静的坐在这块巨大的冰块中间,这男人脖子里套着一个银色的项圈,披散着一头白发,头发很长,估计站起来的都拖到地面上去了,而他的脸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常年冰封的原因,白皙的几乎近透明,两道细长的眉毛颜色也是淡淡的,玉面薄唇,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审美出了问题还是怎么了,看起那个男人来,竟然觉的他长的十分清雅高贵。

    “这就是巫马青铜。”吴月良对我们说。

    原本我以为这个所谓的人蛊,就像是科学里的那种变异的怪兽一样,但是当我看见巫马青铜这长的和我们人没什么两样的时候,心里竟然涌出一种我原本是打算来这里看怪兽,但是却给我整个人的失落感。祝梅生倒像是已经猜到了是这样,并没有惊讶,反而很满意巫马青铜是这副模样,对吴月良说叫她后退一点,等会要是毒散发出来,他可就保不了她了。

    吴月良向着后面退后的时候,还是十分紧张,问祝梅生行不行?祝梅生也没搭理她,招手要我向着他走近一点,就站在他的身边。

    我心想祝梅生要是想害我的话,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吧,于是我向着祝梅生走了过去,而祝梅生就交代我说在他没有把巫马青铜的精气吸完之前,我一定不能动。

    我点了点头,祝梅生便开始运气,张开双手,嘴里默默的念着些咒语,慢慢的,一道白色的气息从巫马青铜的身体里穿过透明的冰块,向着祝梅生的口中缓缓的吸进去,随着这白色的气流加大,我们眼前透明的冰块融化的迅速,并且巫马青铜也开始在冰块里皱着两道漂亮的眉毛,像是十分痛苦,可更像是被什么东西压迫着他,他无论如何也不能使出力气一般。

    这种感觉我自己都不忍心看,毕竟谁愿意将自己好不容易修炼来的精气就这么拱手让人,但是随着越来越大的精气向着祝梅生的嘴里涌进去的时候,我知道祝梅生已经赢了,在最后一道白气从巫马青铜的身体里涌出来的时候,整块冰块瞬间一炸,碎块四迸,祝梅生慌忙的护住了我,因为他吸食了巫马青铜的气息,他本身开始变得强大,那些冰块打在他的身上,就跟雪花球吹在他身上似的,对他来说没有一点的感觉,并且祝梅生这会十分开心,看着我的眼睛,要不是吴月良就在我们的身后,他那架势,恐怕是想直接的向我亲下来!

    洞内一片安静了,我探头看向祝梅生的身后,只见刚才们眼前的那快大冰全已经破碎了,而巫马青铜随着冰块炸了出来,估计是没了精气一时间难以恢复过来,躺在地上,白色的头发就凌乱的盖在他的身上,脖子里全都是血的涌出来。

    本来我还想对祝梅生说我们要不要救他,给他看个伤口,但是吴月良见巫马青铜已经出来了,神情十分的慌张,赶紧的拉我和祝梅生出去,说我们再不出去的话,就会中巫马青铜身体里的毒而死,说完拉着我们拼命的跑,到洞口时候,直接捡起了一些碎石木材之类的,将洞暂时给封住了。

    这一切做完之后,吴月良才舒了口气,对祝梅生说这次真是为难我们了,眼见着天色已经有些发黑,我们也就回家。

    在回家的路上,我看了一眼这洞口,就算是巫马青铜是蛊,刚才这么大的伤口,如果不止血的话,他估计今晚就有可能挂了,但是我知道祝梅生是不会就他的,于是也没和祝梅生提这请求。

    我们顺利完成任务,自然是开心,祝梅生叫我已经预定好明天回去的机票,今晚就在吴月良家里住。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和祝梅生是一个房间的,本来以为祝梅生累了一天,一定会早点睡,不过他洗完澡回来心情十分好,见我躺在床上,一手就向我的腿揉上来,拿出一个小瓶子,倒出一棵药丸,吞进嘴里,咽了下去。

    我看着祝梅生竟然吃起药来,问他是不是感冒了?

    祝梅生看着我,眉眼盈盈一笑,向我凑过来,对我说:“这是吴月良她母亲给我的,据说吃了那方面会很厉害。”

    我顿时就理解祝梅生吃的是什么药,心里一惊,他平时就够我折腾了,现在还吃药,真是不要命了!正想叫祝梅生不要吃,而祝梅生看着我吓的害怕的样子,笑的越厉害,不听我的话,反而将他手里一瓶的药丸全都倒进了嘴里,瓶子一丢,直接向我身上压上来:“今晚让我好好爱你。”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