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凶夫心慌慌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三章 救人一命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连推都来不及推,祝梅生就像是个流氓色胚逮着姑娘似的,抓住我双手往我头顶上按,也不知道是不是药吃多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嘴上是笑着的,和我说一些的又荤又黄的话,可脸上的表情又是很痛苦,也顾不上我愿不愿意,拉着我的腿就往他腰上缠,压下身来一边亲我一边对我说:“刘靖,等会你要喊老公真厉害知道吗?!”

    这里是吴月良的家里,她和他妈就在我们对面的一间房里,这种事情要是在这里做,人家肯定会知道,到时候要是听见我们这里有什么声音,那得多丢脸!

    “不行祝梅生,你能不能把药吐出来……。”话还没说完,祝梅生的手便蛮横的向我下面伸进来,他力气又大又硬,我使足了全身的劲也推不开他,也是没办法了,便忍着不让我自己发出声音来。

    原本还担心会受不了祝梅生,但是当祝梅生十分不要脸的在我耳边对我说他要进来的时候,随后就是腰上一沉,但是也是在这个时候,他的整个身体忽然一下子就软瘫在了我的身上,祝梅生忽然愣住了,一动不动的。

    “怎么了?”我拍了祝梅生的脸,问他怎么回事?

    祝梅生十分艰难的转过头来看我,脸色无比僵硬,缓了好几秒,才对我说:“我不行了,你把我扶躺着,我动不了了。”

    祝梅生说这话的时候,我以为他是说着玩的,于是伸手推了推祝梅生,这会祝梅生的身体就像是已经死了般,趴在我的身上一动不动,我用力将他一推,他立即翻身躺在了我的身边,瞪着眼睛看着我。

    “祝梅生,你不会是要死了吧!刚才吃了这么多药,会不会发生了副作用啊!”

    “怎么可能,我早死了,怎么可能还会死,估计是量太大,和我体内的精气犯了冲,你让我好好躺一会,过一会就好了。”

    还过一会呢,看着祝梅生这越说越弱的语气,不躺一个晚上都不会好,我又怕祝梅生自己挺不过,于是给他整理衣服,对他说叫他先躺着吧,我把吴月良她妈叫过来看看。

    “别去!”祝梅生赶紧的叫住了我,他这副紧张的模样可把我逗乐了,眉毛一挑,向着祝梅生脸前靠过去,啧啧啧了几声:“老公你真是厉害,一瓶壮阳药呢,把你吃成这德行,真厉害啊真厉害,这种事情,我一个人知道多没意思,我得让更多的人知道。”我说着的时候穿鞋下床,祝梅生一脸气急败坏表情,见我抓了他把柄阻止不了我,干脆懒得搭理我,气呼呼的躺着。

    在出房间门的时候,吴月良和她妈还在客厅里,吴月良她妈在教她绣花,见我从房间里出来了,便问我怎么还没睡。

    虽然我刚才想给祝梅生使绊子,但是还是对外人还顾着他面子的,坐在了吴月良的身边,给她们母女俩卷线,说祝梅生今天累了,休息的早呢。说着的时候,沉默了一下,转头看向吴月良她妈,问她说:“伯母,你刚才,是不是给了祝梅生什么药啊?”

    听我问到这个,吴月良她妈倒是没有一点的害羞遮掩之类的,笑了起来:“是啊,刚才梅生在我药房里看我的药材,我也在整理药材,正好想起之前做好的一瓶壮阳丸没什么作用了,就送给梅生了,这寨子里的人少,男人们都出去了,有这药也没什么用。”

    “那一次性最多能吃多少啊?!”我又试问了一句:“要是吃过量了怎么办?”

    听我说这话,吴月良她妈顿时就笑了起来:“这一次吃一颗就好了,能管几天用呢,药效十分大,超过一颗就过量了,这要是普通人吃到两颗,就会被药效冲死,对了,你去和祝哥说一下,叫他别贪食,他虽然厉害,但这药也厉害,这要是吃过量了,不躺上十天半个月的都不会好。”

    祝梅生刚才还说躺一会就好,这吴月良她妈一说,我顿时就忍不住想笑,祝梅生这回可栽了,看他以后还怎么神气的起来,吴月良看着我脸上没忍住而溢出来的笑容,问我说该不是祝梅生刚就吃了吧?

    问到这个问题,我故作严肃了起来,毕竟不能让吴月良和她妈认为我是什么淫娃荡妇,很正经的点了下头:“嗯,他刚才把一瓶都吃了,我叫他别吃,他不听我的,现在躺着了。”

    吴月良她妈听了顿时就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说祝梅生精力还真是好,敢吃这么多,也不怕出什么事情,而吴月良的脸色却不怎么好看,起身推开门向着我屋里走进去了。

    本来我也想跟进去,但吴月良他妈忽然拉住了我的手,问了我一句:“听阿月说,你是个医生?”

    “不是。”我赶紧的说:“我不是医生,就是之前上的是医科大学。”

    “那也是医生,我有件事情,想找你帮个忙。”

    这我刚来呢,有什么好忙帮的,而且苗医也很厉害啊,吴月良她妈自己本身也是个会看病弄药的医生啊,不过既然她开口,我也就顺口问是什么忙?

    “是青铜,阿月说他今天被梅生把所有的精气都吸食完了,并且还受了重伤,这青铜是人蛊,不会死的,如果等他的伤口愈合醒过来,我怕他新仇旧恨一起算,现在可不比当年,当年苗蛊盛行,现在,所有苗疆的蛊师加起来,也不足百个,能力也大不如从前,如果青铜对我们怨恨有加,恐怕我们这些蛊师都会死。”

    这人蛊不会死,怪不得从前那些蛊师只是把他封起来而不是把他杀了一了百了,可我有些好奇,这巫马青铜为什么不感谢那些把他炼成人蛊的蛊师,还要大开杀戒呢?

    我问吴月良她妈这个问题的时候,她也摇摇头,叹了口气,没有再说话。

    这估计是隐私,我也没好多问,于是直接问吴月良他妈说:“那你需要我帮你什么忙呢?”毕竟这些天都要在吴月良家吃住呢,帮点忙也是正常的。

    “你是医生,能不能帮我去地洞里给青铜止血治好伤口?”

    “现在?”我顿时就惊讶了,这刚才我们出来的时候,吴月良不是说我们再进山洞就会中毒吗?那我现在该怎么去救他?

    “嗯,现在就去,哪怕就算是弥补一点,也是一点,他是我们整个苗寨巫马家族几百年的心血与性命换来的,是我的们的蛊王,我们感谢他们一个家族,也希望我们和蛊王关系密切。你是个外乡人,他不会对你这个外乡人怎么样的,你放心吧,你要是答应的话,我送你去。”

    虽然我也挺想救巫马青铜,但是我也还有丝顾虑,因为祝梅生现在躺在床上不能动了,我做事心里也没底,虽然知道巫马青铜他从前也是人,但是和人蛊扯上关系后,我也实在是没办法把他当一个人看,不过吴月良她妈又难过,我考虑了一下,答应了下来,问吴月良她妈我们现在要准备什么吗?

    “准备些纱带和止血止痛药就好了,青铜虽然是人蛊,但身体结构,还是和我们是一样的。”

    听到这些我就放心了,转身进房间打算和祝梅生说一句的时候,却发现吴月良正端了个椅子坐在祝梅生的床边,一脸关切的看着祝梅生,但是转头看向我的眼神的时候又有点儿生气,不过碍于她妈和祝梅生在身边,并没有将这种生气对我冠冕堂皇的表达出来。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