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凶夫心慌慌 > 章节目录 第四十四章 包扎伤口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不过就算是她没对我表达出来,我被吴月良看的心里还是有些不爽的,这药是祝梅生自己吃的,怎么能怪我?她怎么不怪她妈把这药给祝梅生呢。

    不过吴月良并没有直接和我撕破脸,我也不好为难她,不过看着她对祝梅生,倒像是来真格的,这我和祝梅生的关系虽然不是好的如胶似漆,但是也不是这么的差吧,而且自己的鸭子让别人惦记着,心里总是不舒服吧。

    正好祝梅生现在动弹不得,我向着祝梅生的床边走过去,伸手将祝梅生的手拿了起来放在手心里,用鲜少温柔的语气对着祝梅生说:“梅生,我要和伯母出去一趟了,你就好好的在家里躺着,等会我把回去的机票给退了,这些天你就安心的在这里养身子吧。”

    说着的时候,还将祝梅生的手贴在我的脸上,眉目传情的看着祝梅生,而祝梅生刚才还对我一副气呼呼的脸色呢,现在见我忽然这么乖巧懂事,竟然顿时就意会了过来,眼睛盯着我看,对我也十分温和的说了一声:“去吧,我没事了,早点回来。”

    祝梅生反应这么快,这个瞬间,我简直是要爱死他了!我还以为他不会配合我呢,于是高兴的抱着祝梅生的脑袋,在他的脸上用力的亲了一口,然后走下来,对着吴月良她妈说我们走吧!

    吴月良她妈倒是对我和祝梅生的情感没啥好说的,出门的时候还笑话我们真恩爱,这祝梅生也算是有福了,这要是换做别的姑娘,可都会被他给吓死。

    我转头看了一眼还在床边看着祝梅生的吴月良,真想对她妈说谁说女孩子看见祝梅生都吓死,她女儿对祝梅生可就喜欢的紧。

    我们准备好了一些东西后,吴月良她妈给了我一盏矿灯,她自己也拿了一盏,我们两个一起上山。

    在路上,我问吴月良她妈等会巫马青铜要是在洞里攻击了我怎么办?这要是中毒了,她也打不过,祝梅生也不会来,那我会不会死在里面啊?

    毕竟提到死,还是一个很严重的话题。

    “不会,青铜并不是一个十分残暴的人,你是外乡人,和他没多大仇多大的怨,他不会动你的。”

    听到这话,我心里稍微安定下来了一些,在路上我又问吴月良她妈:“这巫马青铜,是不是活了几百年啊?”

    “两百多年了,他是蛊,已经有了蛊的寿命,至于他还会活多久,我们谁都不知道,看天命吧。”

    我们一路说着话,吴月良她妈给我们介绍了他们寨子里的风俗啊,吃什么用什么啊?还说他们寨子里的姑娘啊,要是看上了哪个小伙子,就去踩他的后脚跟,这被踩了后脚跟的,就说明是被小姑娘看上了……。

    在山上大概走了三十多分钟,我们又找到了白天的那个地洞,吴月良她妈因为是苗寨的蛊师,她怕她进去后会加深巫马青铜的戾气,所以对我说她就在门外喊我,要是我在洞里出了什么意外,可以大声喊她,她会下来救我的。

    说实话,我望着洞底下黑漆漆的一片的时候,我心里还是挺害怕的,不过想到巫马青铜就在洞里,这种害怕感消失了一大半,其实就算是吴月良她妈不和我说,我也很想救巫马青铜的,毕竟在这个世界上好不容易活了下来,要是这么平白无故的死了,那又多可惜,每个生命,都是有活着的价值和意义的。

    我一个人背着一个苗寨那种斜跨修满了花纹的小包,小包里装着草药和纱带之类的,我手上拿着矿灯,一点点的向着洞的最里面走进去。当我找到巫马青铜躺着的那个地方后,和我所预料的一样,地上都是血,但是巫马青铜不见了!

    看着地上的这一淌猩红的血,巫马青铜应该在这里躺了有好一会了,但是这会又不见了,是去哪里了?

    当我正想用手电筒照这巫马青铜在哪里的时候,我脖子里似乎被什么东西用力一掐,一股极大的血腥味从我身后向我鼻尖里传了过来,并且随着这声音传过来的,是一句冷到没有任何温度的声音:“你来干什么?”

    这忽然在我身后想起来的声音,顿时就让我头脑发炸了起来,慌忙的举起了双手,连头都不敢回:“我找巫马青铜,我来给他看伤的。”说着还怕我身后那人不信,我赶紧的又从我的包里拿出纱带和草药,给我身后的那个人看我真的是过来给巫马青铜看伤的。

    身后的那个人半天都没有话语,但是死死掐着我脖子的手还是没有放开,我这会吓得心脏都快要从胸膛里跳出来了,微微侧眼往地上看下去,只见我的脚边拖着几缕已经被地上的污水打湿弄脏的白色头发。

    是巫马青铜。

    站在我身后的就是巫马青铜,原本还以为他会失血过多而导致昏迷,但是他现在还能站起来,就在我的身后用这么大力气的掐着我的脖子,看来我真的是想错了,这下我可就倒霉了,巫马青铜现在还好好的,我就要被他掐死了!

    这人运气不好的时候,喝口凉水都塞牙,我生怕巫马青铜这手一使劲,我脑袋就要没了,于是几乎是带着哭腔的对巫马青铜又是拍马又是关心的说:“青铜,我真的是来为你治伤的,你伤口要是一直都这么耗下去的话,你身体会被拖垮的。”

    当我说完这写话后,巫马青铜也没我所预料中的会感动,而是冷冷的对我哼了一声:“难道他们就没告诉你,我是不死的吗?你假惺惺的来这里,无非就是他们派来和我缓和关系的棋子。滚,回去告诉她们,等我恢复了过来,我是不会放过他们的,所有的蛊师,都该死!”

    巫马青铜说着这话的时候,语气掩着十分强大的火气,伸手将我往前方一推,我差点就趴在地上来个狗吃屎,而我身后站的的巫马青铜,在用力推了我一把之后,他自己也没的多大的力气,直直的向着身后的地面上倒下去,满头的白发在他躺下去的时候,丝丝往上票浮起来,但是也很快被他带下去了,浸湿在地上冰块融化的污水里,纤白染成了黑色,浑身又是血,看起来十分的落魄不堪,而巫马青铜估计是刚才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现在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胸口起伏的厉害,也是因为胸口的起伏,脖子和胸口处的血,又热腾腾的冒了出来。

    刚才巫马青铜对我这么一凶,我都不敢靠近他了,而巫马青铜现在躺在地上看着我还不走,眼神也更加的凌冽,或许因为是人蛊的原因,他的眼眸都已经不是我们正常人的黑色棕色了,在我的手电桶光芒的照耀下,呈现出一种有些空灵的灰白色,与他的眉毛颜色很是相近,加上的他对我表情十分狰狞,看着有点儿恐怖。

    “出去!”

    巫马青铜再次厉喝了我一句,几乎是要把我魂都给喝飞出来,根本就不想在这里多呆一秒,向后退了几步,赶紧的往外走,但是从巫马青铜流的那淌血身边过时,我逐渐的停下了脚步,这伤口虽然会自己自然愈合,但是这需要太多时间了,到时候要是一动,又裂开的话,那得疼死。

    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转身向着巫马青铜走过去,蹲在他身边,赶紧得的拿出包里的纱带和草药,对巫马青铜说:“我知道你伤口自己会愈合,但是受伤了就会痛啊,我替你包扎下吧,好的快一点,就不会这么疼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