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凶夫心慌慌 > 第四十五章教诲

第四十五章教诲

        说完话后,我看了一眼巫马青铜,巫马青铜的看着我的眼神比刚才还要凶,一把向我我手腕抓抓过来,两瓣唇瓣轻启了下,像是想和哦说什么,但是又不屑与我再多费唇舌,握着我手腕的手放了下去,躺在地上,侧过了脸去,懒得搭理我。

        虽然是我自己热脸贴在冷屁股上,但这对我来说已经是很好了,于是趁着巫马青铜不管我的时候,赶紧的给他处理伤口。

        他的伤口,估计是刚才从冰块里炸出来的时候,冰块碎片从他的脖子直接刺进了锁骨,坚硬的锁骨窝里,一窝猩红的鲜血。

        好在我刚才压带了毛巾之类的过来,将巫马青铜身锁骨窝里的血小心翼翼的清理干净,才将草药小心翼翼的叠放在巫马青铜的锁骨里面,期间问他疼不疼?不过我知道我问也是白问,巫马青铜是不会回答我的。在帮巫马青铜包扎好了之后,巫马青铜和我身上全部都是鲜血,特别是巫马青铜他那头白发,全都变红了,湿答答的贴在地上,配上他那张冷静的脸,倒是让人觉的有些心疼,本来想救这么走的,不过在走之前,我对巫马青铜说叫他在这里等一下,我回去一会再过来。

        至于回去干什么,当然是给巫马青铜提热水洗个头,这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当我走出洞外之之后,吴月良她妈问我说怎么样了,当我把我想和和她一说之后,她自己都觉的我不可思议,对我说青铜不喜欢被人打扰,等会我再这样进去不好吧。

        这蛊之前也是人啊,他身上全是血,如果等干了的话,头发就要报废了,还不如趁着现在头发上的血还没干的时候,帮他洗干净,以后打理起来就省事多了。

        这之前就是吴月良她妈叫我帮得忙,现在我自己又生事,她不同意也不好,只好陪着我一起回家,挑水拿壶之类的,又把我送到山上来。

        这来回一个多小时,我们两个女人家,就这么在山上来来回回的跑,当我终于把水挑到洞口的时候,吴月良她妈实在是吃不消了,她年纪大了,叫我自己进去,她这要是再走,她这把老骨头可吃不消了。

        我也累啊,但是事情都做到了这一步,再坚持一下就成功了,我把所有的热水全都拿到洞里去了,而巫马青铜还在刚才原地上躺着,闭着眼睛,也不知道是昏迷了过去还是在闭目休息。

        “巫马青铜?”我喊了他一句。

        他没回答我,于是我小心翼翼的打好水放在一个盆里,端着向着他的头边放过去、因为他的头发实在是太长了,恐怕从来都没有修剪过,我为了清洗方便,也为了他以后自己也方便活动之类的,问了巫马青铜他愿不愿意我把他头发剪短一点。

        巫马青铜连眼睛都没睁开,我又和他说了一句,他还是没理我,于是我就自己自作主张的将巫马青铜的头发剪到齐腰的长度,然后将他的脑袋搬起来,小心翼翼的给他洗干净头发上的污血,一头白发在洗干净之后,根根纤戏柔软,合在一块,还能扎个马尾呢。

        这说起来,我还是第一次给别人洗头,不过巫马青铜也不算是别人了吧,他是蛊,蛊应该和人是不一样的,所以我也没对巫马青铜有过什么非分之想,将他的头发洗完后,闭上用隔水纸垫着,再在他身边放了身衣服,还有一些纱带和药,对他说我把所有的药都放在了这里,他如果不希望我来打扰他的话,我以后就不来了。

        我说完这话,看着脑袋以上干干净净的巫马青铜,心里成就感满满,就像是完成了一件艺术品一般,看了一下手机,现在都已经凌晨三点了,这会赶回去还能睡个觉的,正当我向着洞外走出去的时候,巫马青铜忽然开口和我说了一句:“离开那邪祟吧,你和他在一起没什么好结果的。”

        这巫马青铜竟然主动和我说话了!

        我十分惊讶的转过头看向他,但是巫马青铜依旧闭着眼睛,脸上表情没有一丝动弹,刚才那话,就像是我的幻听似的。

        “你刚才是和我在说话吗?”我问了句巫马青铜。

        不过巫马青铜,却没和我说话了。

        我一个人尴尬的站了一会,对巫马青铜说了一句我走了,走出洞外后,和吴月良她妈妈一起回家。

        路上吴月良她妈一直都夸我心地善良什么的,说心地善良的姑娘都会有个好归宿,又说以后谁娶了我啊,真是好福气。

        不过吴月良她妈和我说这些话的时候,我心里倒是琢磨起刚才巫马青铜和我说的那句话,他说我和祝梅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这句话让我有点心塞,不过反过来一想,他说的确实是真的,我和祝梅生一个人是人一个是鬼,怎么可能会有好结果,实在不行就走一步看一步呗。

        回到家后,我洗了个澡进房间,吴月良还坐在祝梅生的床边,这么晚了,也不打瞌睡之类的。

        看着她这么惦记着祝梅生,我心里忽然感到一阵寒意,这就算是我,我也不可能这么守到祝梅生不睡一直都下半夜。

        “阿月,你回来睡觉吧,人家两口子在房间里,你就别瞎搀和了。”外面吴月良她妈在叫吴月良出去,我也坐在床沿上脱鞋,叫吴月良先回去睡吧。

        吴月良看了我一眼,叫祝梅生好好休息,这才出去了。

        当吴月良走后,我赶紧爬过祝梅生向着床里面躺进去,侧身问祝梅生说吴月良看中他了,他知不知道啊?

        祝梅生现在也没有睡,见我问这个问题,说他当然只要是任何女人对他有想法,他都知道。

        “啧啧啧,你还真厉害,那你说说我对你有想法没?我就不信你说的这么灵验。”

        祝梅生现在连头都不能转了,睁开着眼睛看着天花板,避开了我这个问题,问我说:“听说你刚才去给那巫马青铜治伤洗头去了?怎么了,这么快就对我喜新厌旧了?”

        祝梅生说这话里,满语气的讽刺,我顿时就白了祝梅生一眼,伸手去捏他的脸:“我都还没喜欢你呢,谈什么喜新厌旧,我只是觉的巫马青铜挺可怜的,你把他的精气都吸完了,我们还对他不管不顾的,是不是太冷血了一点,而且这件事情,也不是我要去的,是吴月良她妈叫我去的,我只是把这件是事情做的更好一点罢了。”

        “那他和你说了什么吗?”祝梅生问我。

        “就说我和你在一起没啥好结果,其实这事情我也知道,也不算是什么告诫的话。”

        祝梅生听我说完这话后,沉默了一会,才对我说:“刘靖,以后这种事情,没我的同意,不准去做了,只要是人,都长着一颗心,心长在胸膛里,如果一直都没有人温暖,就会开始寂寞,寂寞到了极致,只要是有一缕细微的阳光照射进去,那颗心就会变成一棵种子,为了得到更多的阳光,就会攀借着这点温暖长成一棵大树,到时候你自己的人生就会受到影响,善良不是坏事,但是会变质成另外一种东西,你还是合适正常人的。”

        祝梅生这一下和我说了这么多的话,而我竟然听的稀里糊涂的,什么种子什么大大树,不就是治了个伤洗了个头嘛,哪有这么大的感慨,照着朱梅生说的话,洗发店里洗头的,医院里的医生,人家还要不要工作了?

        祝梅生见我没在意他的话,也不和我纠结这件事情,叫我给我前夫杨天华打个打个电话,问他们家里现在怎么样了?等他恢复了之后,我们还要去一趟那个村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