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凶夫心慌慌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七章不允许干的事情
    我被肖川缠的急了眼,差点就破口大骂,肖川跟我动起了真格的,就是拉着我不让我走,眼看着周围的服务员都围过来了,忽然一阵熟悉的声音从我身边传了过来:“刘靖,,”

    话音还没落下,我转头就看见钱品阎立即向着这里跑了过来,一把手就用力拉开了肖川握着我的手,对着肖川立即嚷嚷了起来:“你谁啊你,拉着刘靖干嘛呢,”

    肖川见忽然多出来的一个人,顿时就有点儿懵比,但是反应的也快,也朝着钱品阎嚷:“我还想问你谁呢,你凭什么问我,”

    眼见着两人就要吵起来了,我赶紧的拉着钱品阎出去,对他说没什么,怕肖川把这件事情给闹大了来,

    在出门之后,钱品阎又和从前似的,一句一个他谁啊,问的没完没了,我真是要服了他了,就对钱品阎说那人是肖川,我爸老同学儿子,给我介绍来相亲的,

    “你现在不是在跟那个祝梅生好吗,怎么又来相亲了,”

    “我爸没同意,他不喜欢祝梅生,我也没办法,”

    我说这话的时候,满口的怨气,我爸也真是没事找事,这个世界上还真是什么人都有,连道士这种人都轻而易举的被我碰见,

    不过祝梅生听我这话立即就开心了,立即不要脸的向我凑过来,问我说:“原来你爸不满意祝梅生啊,要换做是我我也不喜欢他,长成那样,招风引蝶的,以后你管都管不住,”

    我没搭理钱品阎,伸手拦了一辆出租,钱品阎就把他车也丢了,跟我一起上出租,我现在心情正烦呢,推搡了他几下,他还是不要脸的坐了进来,对出租车司机说去我家,

    “你跟我去我家干嘛呢,现在我心情不好,你别烦我,”

    我没好气的对钱品阎说了一句,我刚相亲回来,我心烦说明我和肖川吹了,钱品阎直接对我说了一句我不开心他开心啊,要是我开心的话他就得不开心了,

    我转头横了一眼钱品阎,钱品阎估计也知道他说错了话,赶紧改口对我说:“我这不是喜欢你嘛,当然是不希望你和别人在一块,你说我哪不好啊,要是嫌我不够成熟我可以改啊,”

    之前原本和钱品阎还是能好好做朋友的,但是有些关系一改变,就会变质,我现在说话都懒得对钱品阎好好说了,也不管脏话还是不好听的,一口气的全部都喷出来:“你说你喜欢我哪啊,我改啊,我被我一个离婚的,又被别人操过,还不喜欢你,你是不是贱啊,放着好好的姑娘不追,偏要追双烂鞋,真怀疑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当我把这话说完之后,钱品阎的脸色立即就变了,我转头看向他,意识到我把话说重了,但是我这一下又不好改口,钱品阎一直都不见我对他说句好的话,转头叫司机停车,下车走了,

    我长舒了一口气,叫这司机继续开车去我家,估计是我刚才说的确实是有点儿过分,前面司机就对我说刚才我性子也是爆,这男孩子打算追我,自然是把这些问题都想好了,我也没必要说人家贱啊,

    我想想也是,不过钱品阎走了我耳根子清净多了,回到家之后,我就跟我爸说我和肖川谁都看不上谁,这件事情就这么吹了,不过肖川的事情还是让我心里有点儿后怕的,肖川他爸是我爸的同学,如果肖川发现了我被东西缠上了,回去被他爸问起来,他一定会把这件事情和他爸说,这要是他爸再向我爸说,我爸再质问我,那我和祝梅生就完了,

    如果现在祝梅生在这里的话还好找他问他说我们该怎么办,可是他又不在,他又不带手机,这下能联系到他的唯一方法,就是打吴月良的号码了,

    虽然我挺不稀罕联系吴月良,但是没办法,为了祝梅生的事情,不打也得打,于是我犹豫了一会,拨通了吴月良的号码,

    手机里面一直都在嘟嘟的响,这都响了好几分钟了,才有个电子音向我传过来无人接听,

    这大白天的,吴月良不带手机在身上,她去干嘛了,

    我不死心,继续打,一整天打了七八个,还是没有打通,而且现在我也联系不到晓玲,这一瞬间,感觉从前发生的事情都像是在做梦一般,

    连续几天,吴月良的号码一直都打不通,到最后关机了,我有点儿心急了,心想着他们该不会是出什么事情了吧,正当我想买票去吴月良家的时候,我忽然在大街上碰见了晓玲,晓玲手里抱着一大桶爆米花,看见了我,立即向我跑了过来:“刘靖,我可把你找到了,主人来消息说他已经在他老家了,要你也过去,

    什么,祝梅生已经回来了,他现在这会不应该还在吴月良家吗,

    “你是不是骗我啊,他不躺个十几天,是起不来的,”

    晓玲一边抓了一把爆米花往嘴里扔,一边对我说:“我骗你干嘛,我和主人是共同存活的,他在哪里做什么的时候,我和他还是有点儿感应的,话说主人这次可变强了,那个人蛊,还真是谢谢吴月良那女人了,只是可惜了,前两天她对主人表达过爱意,被主人给吃了,那女人也真是年纪大了,吃了她也没增加什么功力,”

    我简直都不敢相信我所听到的话,瞪着眼睛看着晓玲,问她说不是真的吧,祝梅生把吴月良给吃了,

    我这么一问,晓玲顿时就不开席了:“你这人真是的,吃了不就吃了,我们又多了一个同伴,以后干啥差事,也有人给我分担了,也是她自己作死,我们主人是什么人,她怎么配的上,之前晓玲也是因为对主人说了喜欢,主人才吃她的,主人就像是一朵带毒的蘑菇,看看可以,不能吃,吃了就要死,”

    “那、那我呢,”我心惊的问了句晓玲,

    “你什么啊,”

    “我和祝梅生,他会不会吃我啊,,”

    晓玲听我说这话,上下打量了我一眼,对我说:“你可说不准,毕竟你长的还是有些相似主人之前的老婆的,你别喜欢他就好,他表面上看着没事,这要是歹毒起来,没人干的过他的,”

    如果不是晓玲现在和我说这些,我都一直以为祝梅生是不会杀我的,所幸的是我除了上次在山洞里那次,跟祝梅生说过我心甘情愿跟着他外,也没说过什么喜欢他的话,要是说了的话,搞不好现在死的人就是我,

    心里十分不是滋味,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我又不能摆脱祝梅生,就连肖川都觉的他很厉害,我怎么敢和他斗,现在他要我再去一趟那个村子,我就算是不想去,也得去,

    开始以为祝梅生去那个村子是想拿什么东西,但是当我们过去的时候,我老公,也就是杨天华打来电话和我说祝梅生就在他们家里面,叫我过去接祝梅生,

    这祝梅生吃了没事就往杨天华家里跑,我别扭着心态过去,晓玲没和我来,还在市里,当我走进杨天华他们家里的时候,就听见奶奶一阵哀嚎的哭声:“祝少爷你被吓我啊,祝少爷你醒醒啊,”

    我听见她喊叫的声音,顿时就慌了,赶紧的向着声音传出来的房间里跑进去,只见这会祝梅生硬挺挺的躺在床上,身上大面积的在腐烂,身体十分的虚弱,而祝梅生见我来了,伸手向我抓过来,嗓子里咽了一口气,也不知道是他疼的还是因为什么原因,竟然哭了,我赶紧问他怎么了,他刚吸了这么多精气,怎么还会变成这样子,

    而祝梅生听我问他,抓着我的手,向着他怀里抱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