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凶夫心慌慌 > 章节目录 第五十章铃声
    钱品阎这话,就像是一记锤子使劲的在我心里锤了一下般,疼的我浑身忍不住开始抖,扭头看了眼祝梅生,祝梅生在我身旁站着,之前那次祝梅生为了不让我们扯上关系,把钱品阎和刘刚刚的记忆都给消除了,而现在,他又是怎么想起来的?

    “开什么玩笑呢,谁告诉你的说你之前看到过祝梅生?”

    “肖川说的,你不是和肖川相亲吗?我打听到了他的消息,去见他,他一看见我,就说我被邪祟下咒了,他给我解了咒,我就把那天的事情都想起来了,那天是我带着你去找刘刚刚的,我们在刘刚刚的家里,发现了祝梅生,而且,他女朋友的死,也是祝梅生发现的,这么重要的记忆,之前我和刘刚刚,竟然全都忘记了!”

    钱品阎在电话那头说的很义愤填膺的,就像是发现了一件什么惊天的大事情,我被他说的十分心虚,如果他发现了祝梅生的身份的话,很有可能我们谁都没什么好果子吃!

    “那个肖川是个怪人,你别听他瞎说,搞不好是对你和刘刚刚吹眠什么的,你别信他,搞不好是在玩什么鬼把戏,你别相信他。”

    “现在不是信不信谁,我知道你想和祝梅生在一块,但是你要和他在一块我也不反对,但是我不能把你交给一个连人都不是的东西,肖川和我说了很多,我现在谁也不信,我就想证明祝梅生有没有问题,明天中午十二点,肖川他的师父就会到肖川家,如果你想证明祝梅生是个人,就带他过来。”

    听着钱品阎这话的语气,看来他真是铁定了心要和祝梅生过不去了,我十分生气,差点就想说祝梅生是人是鬼关他什么时事,但是毕竟我和他又是从小长到大的,说这种话伤感情,一时间半句话都吐不出来,而祝梅生看我手足无措的样子,伸过几支洁白的手来,接过我手心里的手机,向着他的耳边放过去。

    “好,明天我带祝梅生来,不过有句话你得替我转告那个老头,如果不能证明祝梅生就是鬼的话,他老人家可要小心点了。”

    这话说完,我眼睛瞪大的犹如铜陵,不可思议的看向祝梅生,因为刚才的话,是祝梅生说的,但是从他嘴里吐出来的声音,却是我的声音,看着一个大男人说话出我声音,这种诡异的感觉,仿若像是层层叠叠的蚂蚁往身上钻似的。

    再说了一会,祝梅生把电话给挂了。

    “祝梅生,你真的要去啊?”我问祝梅生,现在祝梅生的灵气还没恢复过来,而且肖川说他师傅很厉害,这明天祝梅生去了,万一被认出来了怎么办?

    “去,为什么不去?免得让他们纠缠。”祝梅生回答的一点都不紧张不害怕,反而是我一脸的担心和害怕,皇上不急太监急似的。

    “那我们要不要准备点什么啊?”

    “不用,明天我们就这么过去就好。”

    “那你不怕啊?!”这种时候我简直都想剥开祝梅生的脑袋看看他脑子里装的是什么?

    祝梅生看着我这副急的快狗急跳墙的样子,竟然笑话了起来:“怎么,你还关心起我来了?”

    说着不要脸的过来握着我的手往他的怀里贴。

    这种时候了,祝梅生还和我嬉皮笑脸的,我立即把我的手从祝梅生的手里给抽出来:“鬼才关心你,要是你明天出了事,我可不管你!”

    “好好好,不管就不管,刚还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呢,现在看看你这样子,装不久了吧?!”祝梅生和我说话的时候,向着我的后背抱了过来,下巴抵在我的侧脸上,亲亲密密的就朝着我脸颊吻了过来。

    虽然我知道我是替身,但是祝梅生亲我的时候,我也没忍心伸手推开他,语气也莫名的软了下去:“那你明天要注意啊,要是实在不行的话,明天我可以帮你脱身,反正你也别嫌弃我就行。”

    “嗯,我会注意的。”

    祝梅生回答我这话的时候,还在不断的亲我的脸,柔软的唇瓣不住的贴在我脸蛋上的时候,起先我还能忍着,但是他鼻息里淡淡的呼吸洒在我的脸上,似乎散发着一股淡淡的类似迷香之类的味道,勾引的我实在是难以忍下去,在祝梅生亲着我鼻尖的时候,我往上一抬头,双唇含上了他的两瓣柔软。

    有时候计划永远也赶不上变化,不管我做什么决定,祝梅生好像都在这个主动的位置引导着我一般,让我没办法逃脱,不知道怎么拒绝,只能顺从。

    不过我们还是没有做的,毕竟这大白天的,我们现在又在店里,总不能像是动物一样,一来感觉了就啪。

    晚上回去的时候,我问了我妈肖川家的地址,我妈还以为我是想找肖川说亲事呢,立马就问我怎么了?现在我和祝梅生好好谈着呢,去找肖川干什么?

    我妈这劲头,就生怕我会放过祝梅生似的,感情她比我还在乎祝梅生,也亏她是我妈,不然的话,还搞不好真的就像是晓玲和吴月良一样。

    我简单的给我妈编了个理由,我妈纠结了一会倒也是信了,把肖川家的地址告诉了我,其实就算是我不说,祝梅生也能找的到肖川家在哪,只不过我提前问问我妈也好,到时候要是我们这方面理亏,和我家这方面,也有个说头。

    第二天中午,我们准备出发去肖川家的时候,钱品阎打电话来问我说我们现在还有没有动身?

    电话是祝梅生接的,他用我的声音对钱品阎说我们已经在路上了,他们要准备什么的话赶紧的准备,可别到时候没把他认出来,会说是没准备好的原因。

    这话祝梅生用我的话说的很霸气,我在一旁听着都想模仿祝梅生这种语气和别人说话,如果闭上眼睛不看祝梅生现在的模样,感觉就像是活脱脱的一女王坐在我的身边,气势逼人,我估计钱品阎听了我这声音,估计也对他之前判断起疑心,不过这话都说出口了,他也不好撤回,叫我们赶紧过去。

    到肖川家里的时候,已经是快一点了,他们家是一栋豪华大别墅,我们的车还没停到他们家门口呢,一阵就是一阵爆竹噼里啪啦的声音在我们车前响了起来,白色的烟气混着一股难闻的硝烟味道,而在这阵子烟雾散去了一点后,我看见钱品阎和肖川两个人陪着一个年过花甲的老头子,在一个摆满了鸡鸭猪头的供桌后面站着,那老头身上穿着一件黄金色镶着八卦太急的道袍,手里拿着把木剑,下巴上吊着一把的胡须,随着风飘,看起来挺仙风道骨的。

    我坐在车里,看着他们的架势不小,于是转过头问祝梅生:“梅生,我们是开车直接过去还是走过去啊?!”

    祝梅生看了一眼那唠叨,眼神稍微严肃了一些,不过声音还是很平淡:“我们走过去,正好,我也有几句话想对那个道士说。”

    “那好。”我对祝梅生点了点头,跟着祝梅生,一起下车。

    在我们下车之后,那个老道士根本就不和我们说一句话,立马就拿起他手中的一个要领,叮铃铃的使劲的摇。

    这铃声十分刺耳,声音里带着刺,向着我们刺过来,根本就不像是普通的铃,听的我头昏眼花,身体就像是被万道利剑穿透似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不过祝梅生听着这铃声就没反应,见我在旁边受不了,伸手将我挡在他身后,抬着下巴看着那个老道士,一步步的向着他走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