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凶夫心慌慌 > 第五十一章血水

第五十一章血水

        我躲在了祝梅生的后面,那种铃声给我带来的痛苦也降低了不少,于是抓着祝梅生后背的衣服,跟着祝梅生慢慢向前走,问祝梅生说他要不要紧啊?这种铃声我都受不了,况且这还是专门对付他的!

        “没事,你躲在我后面就行。”祝梅生平淡的说了一句。

        那个老道士见他的铃声对祝梅生没用,于是更加用力的摇铃,一阵更加急促的铃声从供台的方向传过来,听的我心慌意乱的,心里就像是有一万只猫在挠似的,就连躲在祝梅生身后都没用,一下子没忍住,直接从祝梅生的身后站了出来:“别摇了,听的心烦意乱!”

        我这话几乎是吼出来的,声音十分的大,也不知道是因为那道士的铃声摇的太急还是因为祝梅生在暗中帮忙之类的,在我吼出来后,那道士手中的铃顿时啪的一身,断碎了,掉落在了地上!

        我捂着嘴愣神看着那道士不可思议的表情,祝梅生就在我身边,眼睛盯着那道士看,眉眼里笑意盈盈:“还有什么别招吗?之前听说道士会做法,今儿我还是第一次看见,真是新鲜!”

        道士听着祝梅生得意洋洋的语气,立即将他手里的拿着的一摇铃把狠狠的一丢,直接从抓起了他另外一个手里握着的桃木剑,挑了一把白米,向着空中一撒,冲着祝梅生怒斥了一句:“你这孽障不要仗着你的修为高深就得意忘形,今天,我非打得你现出原形!”

        说着的时候,将他手里剑竖着在面前,嘴里十分急迫的念着一些咒语,看着架势像是要放大招了,我正想问祝梅生行不行的时候,祝梅生又伸手将我拨到他的身后去,对我说:“你就在我身后呆着,那道士的东西,都厉害着呢。”

        这又不是打我的,我害怕什么,祝梅生还这么护着我,但是他这么护着我我也暖心啊,于是也没逞强,就在祝梅生的后面窝着,而祝梅生还是一步步的向着道士逼过去。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开!”一阵怒喝,只见老道身前的几道黄符硬生生的向着祝梅生飞了过来,而祝梅生也不怕,伸手将几张向着他身上飞过来的符咒用力一抓,顿时,几张符咒就被他握在了手里,老道又甩了几张,有些都贴在祝梅生的膝盖上了,可对祝梅生来说,那符咒一点的用处都没有,就跟贴在正常人身上是一模一样的!

        祝梅生连符咒都不怕,我真的不知道应该说他道行高还是那老道的修行太低了,可是如果说修行低的话,这都修行了这么多年了,胡子头发都白了,怎么也不应该是个庸才啊,并且就连他教的几年的徒弟都有几把刷子,他这是老无用了吗?

        见祝梅生没事,就连站在老道身边的钱品阎和肖川都愣住了,我估计他们俩早已经认为祝梅生是鬼,但是现在看着祝梅生完好无损的,也不知道是害怕,还是觉的得罪了好人,毕竟肖川钱品阎都和我家有直接的关系,这话要是传出去,说他们俩故意刁难我男朋友是鬼的话,这在我家面子上也过不去。

        在我们走到老道的供桌面前的时候,我看着供桌上除了摆着一堆的贡品之外,还准备了一大盆黑乎乎的血,闻起来十分腥臭,这按照一般的英叔电影套路,这应该不是公鸡血就是黑狗血了。

        老道见我们已经走到了他们对面,实在是没办法了,将剑往桌子上一放,伸手就想端起桌上这盆黑乎乎的血来泼祝梅生,但是被祝梅生眼疾手快的给按住了他的手,另外一只手拿了供桌上的一小块贡品喂进他嘴里,十分嚣张的对着老道士说:“你这一泼,我这身衣服都要脏了,要不这样吧,叫钱品阎给我打盆洗手的水来,我自己把手按进这血里。”

        我听祝梅生这么说,顿时就在他身后捏了他的腰一把,担心着要是这时候他把手放进了这血里,要是有一丝的动弹或者是颤抖,都会暴露他鬼的身份,但是这会钱品阎和肖川都在面前,我有不好阻止,而老道那双浑浊的眼睛盯了祝梅生几秒之后,招了下手,叫着肖川去打水来。

        钱品阎看着我们也不怕,又看我就在祝梅生的身后,估计也是不敢和我交代,一张奴才脸对我巴巴的笑着说:“小靖,我也不是故意的,我也是被肖川说我被鬼给施了咒,而且那天那件事情,确实很古怪啊,所以我就,所以我就……。”

        “你就什么啊你就!”我直接接过钱品阎的话:“我告诉你钱品阎,要是我们出了点什么事情,你别想叫我放过你。”

        “我我我……。”钱品阎这会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想向我走过来,但是被这老道士用眼睛一横,顿时就不敢说话了,憋屈着一张脸,眼巴巴的看着我和祝梅生。

        他这样子就跟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似的,这要是再平时,我可要嘲笑他了,只是现在这里也不是嘲笑的地方,于是我也没理他。

        一会后,肖川端了一盆水来,放在了桌子上,祝梅生也按照他刚才说的,将双手向着装着乌黑的血里面放进去,我的心随着祝梅生将手放在血里时的动作都快要提到嗓子眼里去了,而祝梅生倒是很轻松,将手在血里面反复搅拌了几下,手上全都粘满了猩红到发黑的血,但是,他真的没有一点的反应,就和我们正常人是一样的!

        我简直不敢相信,要不是之前看见他变成那种恐怖的样子,我此时也不相信祝梅生就是鬼,而祝梅生的手在血里面转了几圈之后,将手从血里面抽了出来,伸到老道面前给他看:“还需要证明什么吗?”说完这话,笑了下,将手放进装满了清水的盆里,认真的在洗手!

        估计这是老道第一次遇见对付不了的东西,气的吹胡子瞪眼的,我看着老道这样子十分的想笑,想不到祝梅生还真是本领大,要是今天我们出了一点什么破绽的话,我们就死定了,还真是害我白担心这么久。

        我站在祝梅生的身边给他挽着衣袖,那老道估计是气急败坏了,看着我们俩在洗手,一声不吭的直接拿起了刚才他放在桌子上的那把桃木剑就向着我们刺过来,祝梅生在洗手,我站在他身边给他挽着袖子,也不知道那老道是气的老眼昏花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拿着那把剑,直直的就向着我刺了过来!

        这虽然不是什么真剑,但是一剑刺在身上也是很疼的!但这会我根本就没来的及躲,心里一横,想着就让他刺一下就好了,可就在剑快向我刺来时,祝梅生像是碰见了一件很慌张的事情一般,手直接将从手里抽了出来,一反手,直接把老道向我刺过来的桃木剑给握住了,也是因为他从水里抽手太快,盆里混着血水的水立即溅在了我裸露的手臂上,顿时,被水沾着的地方,黑了一大块,一阵挠心肝的剧痛传了过来,手脚顿时发软,忍不住往地上瘫!

        祝梅生看见了我那有些发黑的手臂,眼神顿时就有些慌张,握着老道士的桃木剑,丝毫的反应都没用有,快速的用力一折,用手腕扶着我的腰往他怀里靠进去,支撑我快蜷缩在地上的身体,抬头怒视着老道:“今天这比账,我会一笔全都算在你头上!”说着将我从地上抱了起来,脚步有些快的向着车里走进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