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她是理想型的
    我一下子不知道该先回谁了,对于秦郁,我心中有很多疑问想问她,而“偶尔稚嫩”更不用说了,我很想和她聊聊近况。

    犹豫了一小会,我先回的秦郁,然后再回的“偶尔稚嫩”,和她们也都是回的一样的内容:

    “好的。”

    偶尔稚嫩:玩完游戏啦?

    我回道:嗯,赶着回来和你聊天啊,好久没遇到你了。

    偶尔稚嫩:现在都晚上七点了,我才不信你赶呢,吃完晚饭了没?

    我回道:没,天气太热,不想吃晚饭。

    一开始,我和“偶尔稚嫩”只是相互寒暄寒暄,聊到后头,我便再一次打开了话匣子,和她也如两年前一般熟络了起来,一点都没有生疏感,从英雄联盟的心路历程到现实生活的点点滴滴,越聊越起劲。

    她和我说,她也是个高中生,本来以前每周都有两个晚上和我玩游戏,后来因为学业加重,她玩的时间就越来越少,不过她还是能争取到那两个晚上的游戏时间,只不过因为我不再上线,她就索性连那两个晚上也不玩了,最后去另外一个区创建了一个角色,有闲暇时间就和现实里认识的朋友同学一起打打匹配,偶尔上黑色玫瑰的号,也是为了看我在不在线…

    听她讲到这里,我心中一阵感慨。

    其实我是个很简单的人,无论是生活上还是精神上,我很容易满足。

    在过去的两年里,我每天晚上都是在网吧守夜,然后自己的活动就是玩游戏,代练,自己打小号冲分,日子过得很简单。白天睡觉,晚上守店打游戏,黑白颠倒,和偶尔稚嫩的游戏时间完美错开,所以我和她自然很难碰到。

    在现实生活中,除了我妈,我很少能感受到那种被人关怀和关注的感觉。

    我曾经疯狂地迷恋过英雄联盟的一个位置,上路,别人下路情侣双排,中野基友双排,我不需要,我一个人就行了,默默的把上路打爆,一个人通关,带个TP,想去哪就去哪,不用和别人配合,只需要知道把上路打爆,有人欺负队友就当个大哥级的人物TP过去支援就行了,我觉得这样很爽,很自由,从上路的默默无闻到一个TP亮起来给队友带来希望,然后被他们狂刷666,这种被人在乎和认可的感觉,一直都是我需要的,所以我很爱玩上路。

    可是在现实生活中里,我好像也一直在单机,无论我是昏昏欲睡还是满腔热忱,从没有人关注过我,我很想在我身处的圈子里竭尽全力地大喊,让别人注意到,我存在着。可是我不敢,我自卑,不擅长与人打交道,我也希望有个人能够稍稍的正视一下我,为我的喜怒哀乐而喜怒哀乐,每天也会问我吃了没有在干嘛,会发现我的优点,我的与众不同,会知道我也同样热爱着这个世界,渴望被人认可。

    我活在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想在所谓的上路里通关,不想单机Farm一辈子,我在现实里,希望也有辅助对我说:你在上路状态很差呀,我来给你加加血。而不是下路AD对我说:你带个TP记得及时支援下路!

    我希望有人注意我,不是因为我有利用价值。

    直到今天,和“偶尔稚嫩”聊了这么久,我才知道她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也在重复着和我一样的事情,我们都会在某个时间点上游戏看看对方在不在,心中有所挂牵,我觉得这样真的让我觉得感动,可能一般人很难理会到我这种心情,“我想淋淋雨”加我为好友,是因为她觉得我是一个大神。而“偶尔稚嫩”找我,只是因为她想和我聊天说话玩游戏。

    毕竟在今天以前,她还一直以为我是当年她带的那个青铜三。

    和她聊了将近一个小时,我对她问道:你的空间为什么对我上锁了啊?

    偶尔稚嫩:不是对你上锁,我对我网络上加的朋友都上锁了,我觉得现实和网络,应该是两码事。

    我蓦地一下愣住了,心里忽然觉得有些空空的,对她说道:好吧,其实我好想见见你长什么样呢。

    偶尔稚嫩:如果我长得一般般,你就不会和我聊天了喽?

    我赶紧回道:怎么会,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单纯的很好奇,而且,如果你长得很漂亮,反而会让我觉得很有压力。

    偶尔稚嫩:为什么呢?

    其实这句话我小小的耍了一个心机,要是她真的不漂亮的话,一定会回:“好吧,其实我长得不好看,你不要担心。”

    如果她真的长得漂亮,或者说,自己觉得自己漂亮,就一定会问我为什么…

    我果然没有看错她,这样一个在我印象里游戏打得好,心肠又好,果然长得也不会差,毕竟相由心生嘛。

    我回道:因为我也长得一般般啊,如果你漂亮的话,一定会单方面嫌弃我,咱们都一般般,那差不多就可以相互嫌弃了!

    偶尔稚嫩:哈哈哈哈哈,你说得对!

    之后,我又问了她是哪里人,结果她说的省份,和我所在的省份,是同一个。

    我心想着不会这么巧吧,问她在哪个城市。

    她迅速打字回我:干嘛?还想来我的城市找我呢?告诉你,我没有网络上的那些小妹妹好骗哦。

    其实我完全没有这个意思,我确实有点想找她,但我绝不会骗她。

    当我把我所在的城市告诉她以后,她沉默了相当长一段时间。

    最终,她和我说要写作业了,让我也早点休息,有时间下次再聊,我和她说,好。

    话题的突然打止,让我觉得我真的有可能会和她是同一个城市的…

    随后,我躺在床上,满脑子都是关于偶尔稚嫩的猜测,我忘记问她叫什么了,像她那样的女孩,一定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吧,可惜我这名字就略显俗气了,徐争,听上去就不像是什么帅哥的名。

    如果她真的和我在一座城市,那我要不要去见她?

    我确信,她一定也对我有好感的,否则没必要两年来都做一件这么无聊的事情,她应该也和我一样,是因为对对方抱有好感,所以才这么做的。

    我越想越激动,觉得自己在机缘巧合下,似乎遇上了一段不得了的缘分,“偶尔稚嫩”几乎满足了我对我理想女朋友的所有要求:首先要能和我说得上话,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很温柔,对别人很凶,长得漂亮,最重要的是…她好像也对我有点意思,两情相悦比什么都重要。

    我把头给塞到枕头下面,浑身上下变得躁动不安起来,满脑子想的都是关于“偶尔稚嫩”的种种,她会是个萌妹子还是个御姐?身材高挑还是娇小玲珑?我对长相的要求也不是很高,长得像刘亦菲就行了,啊不是,长得比刘梓涵丑一点点就行了,那样以我的长相的话,应该还是能驾驭得住。

    如果失而复得还能收获一场爱情,那也太他娘的爽了。

    “嗡…”

    我手机在裤兜里再一次震动起来。

    我微微皱了皱眉,自己正陶醉在YY世界中无法自拔,是谁这么无聊来打搅我的兴致?

    我一看手机,是秦郁的,刚才和偶尔稚嫩聊得太开心投入,都把她给忘了…不过她也是才回我的信息,也就是一个小时之后才回的。

    “出来吧,我想见见你。”秦郁回了这么一句话。

    我想到她之前几乎是在戏耍我的行为,要我当她一天的男朋友其实是为了帮她骗火箭,对我抱有期待让我一定要赢周强,其实她和何元认识,有我没我都一样。

    想到这里,我这心情就怎么也好不起来了,但她在学校又确实是帮了我,不然我在班上不知道要被王诗楠给整成什么样,所以此时我又不太拒绝她,或者对她发火,只能回道:我现在要睡了,有什么事星期一再说吧。

    和秦郁这样的女人,还是少点交集好。

    秦郁:现在才八点,你应该不可能睡这么早吧?你出来,我有急事要和你说,很急。

    很急?能有多急?不知道她会不会再一次利用我,帮她办点什么事情,反正她很少和我说实话,我这心里咋就这么不情愿呢。

    我回道:有什么事情短信上不能说吗?

    秦郁随后只在短信里短短地回了一句话,我便穿上衣服跑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