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三十章 越美丽的东西越不可碰

第三十章 越美丽的东西越不可碰

        “上次帮你送鼠标的胖子和周强打起来了。”

        这就是秦郁发给我的短信内容,逼迫我不得不去。

        我边往外面走,边在短信上对她回道:“你们现在在哪里?”

        “永猎双子网咖。”

        没想到我刚从那网吧回来还没两个小时,桶子这B就去那里和别人搞起来了。

        彭一统可以说是我这两年来交到的最好的朋友了,谈不上特别铁,但我却很看重他。

        他年龄比我大三岁,今年已经快二十了,不过他已经没有再上学,他初中就因为沉迷DOTA而退学,他家里条件很不错,但父母都管不住他,只能任由他在外头野,只要不犯法就行,桶子从初中开始,就认识了形形色色各种各样的人,但不是那种社会混子,都是一些网瘾少年,他很爱和他们一起打游戏。

        二年前,彭一统就来到了我值班的建华网吧,因为我这里便宜,空调效果好,虽然机子配置差点,但LOL这款游戏,3000元的机子和一万元的机子也没有什么很大的差别,他又自己带外设,适合他长期在这玩儿,和他的朋友通宵打游戏。

        后来他发现我也玩儿,而且技术很不错,于是我就这样和他认识了,他也很客气,每次来网吧都会请我喝瓶饮料,然后问我有没有兴趣和他一起打单。

        我原本打算在所有大区都上一个王者,但后来我被彭一统的代练价格给说动了,因为打一晚上就能赚大概三百块,对我而言是天价,这样打下去一个月就是一万,反正我当时一直觉得守网吧就是在浪费自己的时间,还不如在这段时间里做点有意义的事情。

        当时我小到青铜单,大至王者,什么单子都接,赚的钱也越来越多,本来我这样打两年,可以赚到很多钱,但在五个月前,发生了一件事情,对我打击很大,也耗光了我所有的积蓄…

        然后我就没有再继续跟着他们打单了,想在开学去读书,于是我打算守完最后这半个学期就不玩游戏了,重新回学校读高二。

        但在此之前,我继续和彭一统他们玩儿,当时正好又出了新排位系统,我们可以五人开黑上分,我们半个月就能打出五个王者号,就这样,我们五个月下来,每个人手上都有十个胜率极高的王者号,然后彭一统提议我们租出去给大型网咖,每个月就有了轻松的固定收入,实在缺钱的时候还可以卖掉,无形之中就有了一笔隐形的资产。

        一个星期前刚好让我把最后一个账号打上王者,也成功的将所有账号都租借了出去,处理好这些事情后,上学读书,这大概就是我这两年来所发生的所有事情了,我和彭一统的友谊,也是在这种情景下建立出来的,虽然我和他的感情谈不上多么深厚,可是我很感激他,他从来没有在我身上图过什么,但是我有什么忙他都会帮,所以他出什么事,还是很让我挂心的。

        我一路心烦意乱的到了永猎双子网咖,果然发现网咖内的不远处聚集了不少人,围了个水泄不通。

        我立即加快脚步跑了过去,心想着在网咖内不可能发生聚众斗殴的现象吧?希望彭一统没有冲动,也没有被周强打得太惨。

        但当我冲过去的时候,发现这里不但没有彭一统,连周强也没有,之所以会聚集这么多人,完全是因为网咖里面在搞什么英雄联盟线下比赛!

        “喂!你跑这么快,害得我差点追都追不上。”

        此时有人拍了我的肩膀一下,听声音我就知道是秦郁。

        我转过身,发现秦郁仍然是熟悉的火辣装扮,红色露脐T恤,破洞牛仔短裤,明晃晃地大白腿交叉站立着,双手负在身后,歪着头笑盈盈地看着我。

        “人呢?我朋友是被周强打了?”我急切地问道。

        而秦郁却微微一笑,对我说道:“我只是说你朋友和周强打起来了,没说谁被打,你就那么对你的朋友不放心?”

        我朝秦郁的身后左顾右盼,对她说道:“那他们倒是在哪里啊?”

        秦郁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对我说道:“他们不在!我是骗你的。”

        我皱着眉头说道:“啥?”

        秦郁接着说道:“我不这么说,我怕你不出来嘛。”

        我脸色瞬间就垮了下来,老子一路担心得要死,大气都喘不过来,到这里就是被你骗的?

        我没有理秦郁,更没对她发什么牢骚,我原本对她只是有一些怨言,觉得这个人不值得做朋友,现在,我甚至是厌恶她了,没有哪个男人可以忍受得了一个满嘴谎言的女人。

        我转身就走,看都没再看她一眼。

        “哎哎哎,你别走啊,我真的是有事情找你,必须和你面谈的。”秦郁直接追上来抓住了我的手腕。

        我转过头冷冷地看着她,说道:“你还和我谈什么?又想出什么法子来耍我了?有意思吗?”

        秦郁解释道:“我知道上次我要你在直播间里露脸让你生气了!但许多事情我是有必要和你解释一下的。”

        我没有回头,但秦郁的声音却不断的从我身后传来…

        “我虽然上次许多事情没有说清楚,骗了你,但我也是有自己的苦衷的,你要是对我有不满,想骂我,你听完我的解释后再作决定!”秦郁语气真挚地对我说道。

        秦郁一直跟着我走到了网咖外面,我原本不想再听她的任何鬼话了,但一想到秦郁在学校对我的种种,我还是心软了,放慢了步子,转过身对她说道:“那你说吧!”

        秦郁脸上一喜,连忙挽住我的胳膊,在我耳边轻声说道:“我就知道你心里其实很在意我,刀子嘴豆腐心!”

        说实话,面对秦郁这样的经验老道女主播,我是真的吃不消,在交流说话中完全被她碾压…

        只是我知道,她说归说,但无论是说什么,我都只能信半分了。

        “首先,你打开手机,看看你的支付宝,是不是多了9400块钱?”秦郁对我眨了眨眼,说出了这么一句突然的话。

        “啊?”我有些摸不着头脑。

        “你快点拿手机看一下嘛!”秦郁抱着我的手,似撒娇一般的用胸脯在我胳膊上蹭,弄得我掌心全是汗,异常感觉不安,只想把胳膊从她怀里抽出来。

        我拿出手机,点开了支付宝,发现上面真的到账了9400块钱,秦郁转账给我的,上面还有一行字:

        包养你的~

        我一下子就慌了阵脚,脸上也有些发热,我对秦郁说道:“你这…我…你干嘛?”

        秦郁展颜笑道:“哈哈哈,你什么你,我什么我,怎么啦?看到姐姐要包养你,话都说不出一句了?男人啊,都是一个样!表面上骚骚的,心里可是开心得很呢!”

        “不是,秦郁,你肯定又在骗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干嘛突然给我9400块钱?别和我说包养啊,我不信!”不知怎地,上一秒我还对秦郁讨厌到了极点,发誓再也不要和她有交集和来往,不要再被她骗。

        可在和她聊了几句以后,在这个时候,看着支付宝上多出来的将近一万块钱,再被秦郁的小手这么一挽,听她这么一言一语,我真是什么讨厌她的想法都没有了…

        “我真的包养你啊,咋了还不信了?你这么优秀又帅,以后你就是我的男人了,怎么样嘛?”秦郁娇滴滴地声音听得骨头都快酥了。

        “说我帅的你还是第一个…也因此让我听出了破绽,你再不说实话我真的走了。”不知为何,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里竟然还有点酸。

        秦郁见我表情严肃,只得说道:“好啦好啦,实话和你说了吧,上次咱们去宾馆,其实是我耍的一个心眼,我知道你未成年,肯定开不了房间。然后和你约定成了一天的男朋友,让你去网吧,你肯定会去的,然后我就开直播,骗一些火箭咯…”

        我脸色刚一沉,秦郁就有些慌张地对我说道:“你…你先别生气,先听我说完。”

        “说。”我忍着窝火对她说道。

        “那天晚上所有的火箭钱,被斗鱼扣掉以后,就都在这里了,9400块钱,对不起。”

        秦郁说完这句话以后,便朝我低头致歉,我感觉心上的某根弦似乎被她触动了。

        我仍然记得那天晚上她在镜头前对着打赏她火箭的土豪强颜欢笑,谄媚讨好的模样,我认为她是一个爱钱的人,自私自利的人,只要能赚到钱,她就不惜付出代价来欺骗我。

        然而她现在却轻描淡写地把这笔钱给了我,那么当天晚上的情形,就可以是很多种解读了…

        或许秦郁,没有我想的那么坏吧。

        我是一个很容易感动的人,现在我默默的把手机放进口袋里,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秦郁此时松开了我的胳膊,轻轻牵起了我的手,抚着我的手背说道:“你和其他人不一样,我不想骗你,那天晚上,我的确是想要骗这么一大笔火箭的钱,可是后来我发现,如果这些举动让你对我抱有误解和偏见,那么,多少火箭都比不上你的重要,那些钱,我宁愿全不要了。”

        “我…我…”

        我心情一阵激荡,看着秦郁真挚清澈地目光,我感动得说不出话来了,甚至想一股脑地在秦郁面前,把前些日子我讨厌她的那些想法全部说出来,以求得她的原谅。

        但很快,我一下子就冷静下来了,浑身打了个激灵,这女人真是可怕!简直比阿狸的魅惑还要强上一百倍!

        我直接把她的手拿开,紧皱着眉头对她说道:“你别说了!我真的不知道你要干嘛!”

        秦郁也在这时候愣住了,对我问道:“怎么了?”

        我冷笑道:“你就装吧,继续,我听着。”

        秦郁不明所以,再次说道:“你怎么了?徐争,我只是不想失去你这个朋友而已,不想你认为我是一个满口谎言的骗子,你为什么突然有这么激烈的反应?”

        我用鄙夷的眼神看了秦郁一眼,说道:“你同时和几个男人处暧昧,以为我不知道?”

        秦郁倔强地说道:“我没有!”

        我心情可谓是从天堂一下子又跌落到了地狱,我语气又是惆怅又是不甘,张了张嘴,看着秦郁一字一顿地说道:

        “那何元是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