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四章 非去不可!
    宁乐喝了口水,继续说道:“艾欧尼亚包厢的女主播,在全民TV。很有名气,是个大主播,人名我就不透露了,人气是三十万,直接领先了排名第二的包厢,黑色玫瑰女主播人气的十倍,她能做到这一步,她的打手功不可没,因为她的打手也很厉害,叫居子涛。”

    我漫不经心地问道:“有多厉害呢?”

    宁乐笑着说道:“你可别误会了,我说他厉害,不是说他只有英雄联盟玩得厉害,我从秦郁的口中对你也有些了解,你英雄联盟很强,对他不屑,也是正常的。”

    我对宁乐说道:“没有啊,我没有对他不屑,正常反应而已,你继续说吧。”

    宁乐不解地看我一眼,说道:“你这个人真的挺奇怪的,你到底对你身上的事情关不关心呢?那我继续说吧,这个居子涛,他英雄联盟可以打五个位置,而且他每个位置在王者局都能CARRY,实力可以时好时坏,随性发挥,因为他和女主播配合得很有默契,只要女主播想在这局搞笑一点,吸引大家,他就会按照要求稍微发挥得坑一点,女主播故作姿态的说这把要认真打,他就会CARRY,所以他们的人气节节攀升,这是别的代打所做不到的一点。另外,他在代打圈也很有名,你对代打排名有了解吗?”

    我说道:“你说的是代打时候自动分配的编号吗?”

    宁乐点了点头,说道:“对,居子涛就是排名二十的金牌代打,他在这个圈子里很会做人,从来不会得罪别人,为人也很谦虚,声望很高,估计是刘宇以前帮过他什么大忙,然后现在要他来帮忙了,他要是在代打陪玩圈里发话,我们这一块,你是真难找到电一钻三以上的选手来打5V5的,而刘宇那边,肯定是至少五个钻一以上,所以,这次的5V5,你很难。”

    我轻描淡写地说道:“这有什么难的?”

    宁乐皱眉说道:“难道你能叫得到更厉害的人过来?我和你说,他约的是线下比赛,不是线上比赛,必须要在这个网咖坐满五人,你能做到吗?”

    我看着宁乐,有些好笑地说道:“我为什么要做到?我压根就没想过要参加这次的5V5,这是秦郁自己的事情,关我什么事?”

    宁乐在听到我这话后,显然不淡定了,他一下子从座椅上站了起来,对我说道:“你刚才还不是答应得好好的吗?怎么现在反悔了?”

    我平静地对他说道:“我刚才没力气,只能说出‘我去’,我话没说完,我想说的整句话是‘我去你妈的’。”

    宁乐一拍桌子,指着我说道:“你怎么能这样?你他妈知道秦郁为你做了多少事吗?不是因为你,她根本不可能会给自己惹上这么多麻烦!”

    我心里知道,这宁乐就是和秦郁穿一条裤子的,秦郁给我做了些什么事,我还不清楚吗?

    这个宁乐八成也是扮演着一个刘梓涵一样的角色,我要是信了他,就又着了秦郁的道了。

    我皱眉看着他,隐隐有些怒火地说道:“我要不是因为秦郁,会给人摁在地上踩,被打成这个B样子?要不是因为秦郁,我现在还舒舒服服地坐在教室里念书,不是因为秦郁,我一个学生根本不会牵涉到你们这些代打人员的斗争中来,你他妈现在和我讲这些傻逼东西,你的意思是反倒是我应该感激秦郁了?”

    我的一番话说得宁乐彻底哑口无言,他显然没想到我能这么快的识破他,一时间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半响过后,宁乐看着我的眼神已经完全变了,眼睛里只有冷漠,他对我说道:“你的意思是想反悔了,是吗?那你去和隔壁的刘宇说啊,我看你有没有这个胆子!”

    我嗤笑了一声,对他说道:“果然啊,又是在演戏骗我,想吓我啊?我告诉你,老子宁愿嘴硬被别人打死,也不愿意被人当成傻逼玩死!”

    我现在和以前害怕被别人打而苦苦求饶的我完全不同了,我不再畏惧任何人,我觉得,这个世界上最令人难受的就是欺骗与背叛,那种痛,能痛到心里,能让人绝望,让人对生活感到一片灰暗,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去面对明天。

    而身体上的任何痛苦,我都无所谓,我已经看得很淡了。

    我站起身来,恍如一个万箭穿心却艰难前行着的战士,我的脸色从未如此坚毅过,我打开门,来到了隔壁的黑色玫瑰包厢,直接把门给推开,刘宇和刘辉还在包厢里面,我对他们说道:“听着,明天的比赛,我是不会参加的,那是秦郁一厢情愿的想法,和我没关系,你们要找去找她的麻烦。”

    刘宇听到我这话后先是一愣,后来又笑了出来,他走到了我的面前,对我说道:“哟,小子,你还真让我吃惊啊,刚才把你打成那个样子你都笑得出来,现在怎么脸色这么正经了?怕了啊?”

    我淡然地看着他们,说道:“我从来就没有怕过,只是我不想白白被别人当枪使!”

    “哎哟喂!”

    刘宇从座位上一跃而起,晃晃悠悠的走到了我的面前,由于他比我高一个头,所以他驼着背,然后将脸凑到了我的面前,咬着牙齿咄咄逼人地指着我说道:“小子,我告诉你,这件事情你已经答应了!现在反悔没有用,宁乐和秦郁,包括我自己,都承认了这场比赛,你小子必须要来!老子话都已经放出去了,秦郁也答应了你们输了的后果,这是老子光明正大的草她的机会,不能因为你一句你不想来,就不能来了,懂吗?”

    我耸了耸肩,说道:“我随便你,反正我是不会来的,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刘宇直接抬手重重的一巴掌扇在了我的脸上,我原本已经止住的鼻血在此时又流了下来,脸上高高肿起,多了五个巴掌印子。

    刘宇用食指重重的在我额头上戳着,边戳边说道:“老子他妈今天把话给放这儿了,你明天不来,我明天打你一顿,后天不来,我后天再打你一顿,我用你各种想都想不到的方式来折磨你!打到你来为止!明白吗?”

    刘宇青筋都爆了出来,面色赤红的看着我,我怀疑我要是说不明白,他能一拳把我打死在这里。

    我双拳紧紧地握着,脸上感觉火辣辣的疼,我怒视着刘宇,呼吸越来越急促,我牙齿咬得紧紧的,我真的有一种说出“我不明白”的冲动,但看着眼前的刘宇,我还是怂了,为了保留我仅有的尊严,我只得对他说道:“那你来好了!”

    随后我转身就走,因为我转身太急,腿脚发挥,我直接右脚勾到左脚,啪的一声摔倒在了地上。

    “哈哈哈哈!”刘宇见状立即捧着肚子大笑了起来。

    “笑,快笑啊你个傻逼!”刘宇敲了刘辉的后脑勺一下。

    “哈哈哈哈!”刘辉反应过来后,跟着他一起大笑了起来。

    两人刺耳的笑声如针刺一般狠狠的扎在了我的心上,将我最后一丝尊严也侵蚀得一干二净,我不争气地在地上哭了出来,豆大的眼泪落在了地板上,视线逐渐模糊成一团,我真是个废物!

    我咬着唇,用袖子擦干眼泪再次站了起来,我不敢回头,只能一个劲的向前走,还不敢走快了,只能听见身后再次传来了刘宇的讥讽声:“怂逼!怪不得不敢来参加比赛!原来是怂的啊,怕就直说,找什么几把‘不能白白被人当枪使’的理由来骗老子?你这废物也能配得上叫枪?”

    “你他妈顶多算是一个蜣!吃屎的那种,蜣螂,屎壳郎!”

    我低着头,握紧双拳,停下了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