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席卷天下 > 第840章:随时会翻的友谊小船

第840章:随时会翻的友谊小船

        汉军的具装重骑兵是连人带马皆是穿着重甲,要害部位还设计了钢板,尤其是战马的前胸不但有钢板防护,还有一支前途的尖刺。

        具装重骑兵的速度快也快不到哪去,但是连人带马皆是身着重甲的前提下,哪怕是速度不快,带来的冲撞力也绝对不是人力所能阻挡,尤其是阻挡的人在没有排列密集阵型的前提之下。

        一千多米的距离对于具装重骑兵来说还是太远,他们全力冲击的距离并无法超过一百五十米,那是身着重甲本身决定了的事情,就算是再强壮的战马也没有扶驼数百斤冲刺一百五十米以上的耐力。

        一排具装重骑兵无法冲刺到底,那么就需要用到战术。他们是每一排负责冲击一个波次,一排冲完之后就是换下一排,看着就是波浪冲撞战术,很简单却是极度的有效,任何挡路的人不是被骑枪一击倒地,就是成为马蹄之下的肉泥。

        罗马人并不是没有组织他们最为擅长的龟甲阵,可是面对汉军具装重骑兵的波浪冲撞战术,没有足够厚度的龟甲阵哪怕是能挡下一排汉军具装重骑兵的冲撞,或是挡下第二次冲撞,但根本就挡不住第三次冲撞,队形很快就被撕裂,然后就要迎接第四排的冲击,很快整个阵型就瓦解掉,不跑就等着战死当场。

        这一场战斗爆发得相当突然,尤其是对罗马人来说更是这样。他们是准备了欢迎仪式,就算是想破脑袋也没想到汉军会突然暴起。

        或许也不能说是汉军突然间的暴起,是彼得大主教发出了战争的宣言,他扬言要替自己的“主”消灭其余的所有神灵,那么就是向所有的宗1教宣战,其中就包括了不是宗1教国的汉国,谁让诸夏的天子就是神灵。

        王猛面对有人扬言要干掉自己的天子必须强硬,就算是他会死在这一次战斗,那也是为了捍卫天子而死,将会载入史册,注定名留青史。

        其余的汉军更是要战斗,他们已经发誓效忠天子,愿意为天子流尽最后一滴鲜血,便是全军覆灭在这个遥远的国度,他们也不会白白牺牲,也许是两年后,可能是更久,无数的汉军将会出现在的君士坦丁堡,用铁与火来告诉罗马人自己曾经究竟是做了一件何等程度的蠢事。

        “派人寻找彼得大主教!”加卢斯喊得歇斯底里:“一定要找到他!”

        加卢斯绝对有情绪变得歇斯底里的理由,他是这一次迎接仪式的最高负责人,出了这么一件事情之后,自己的部队正在大量的战死,战斗也是发生在君士坦丁堡,不管输了还是赢了,已经被永久地钉在君士坦丁堡城市历史的耻辱柱上面。

        “调集更多的军队吧。”尤利安的脸上已经重新有了笑容,又开始了他时时刻刻的微笑:“不管起因是什么,我们只能赢,不能输。”

        “汉人投降之后会得到应有的待遇,波斯人全部必须死!”加卢斯对这一场战斗的最终胜利坚信不疑:“这里是君士坦丁堡!”

        现在的罗马都城是君士坦丁堡,已经不是意大利的罗马城。原因自然是罗马的唯一奥古斯都在君士坦丁堡,最高统治者选择哪里,一国的都城就在那里。

        城市内满满都是喧哗声,对于那些不知道真相的人来说,谁也没闹明白好好的一场迎接仪式怎么变成了拼杀,爆发在君士坦丁堡城内的战争来得是那么的突然,完全使人措手不及。

        拼杀原本只是发生在码头和西城门,后面蔓延到西城门的主街道,随后又向着西城区扩散出去,没有多久却是整个城市混乱起来。

        一个城市,尤其是人口众多的城市,绝对少不了那些小偷小摸的人存在,每当城市陷入混乱的时候,就是他们尽情浑水摸鱼的时刻。他们会寻找任何的机会增加自己的财富,街道抢劫和入室抢劫将会短时间内激增,少不了又会发生强1奸和杀人等等更恶性的事情,甚至有人会故意纵火。

        君士坦丁堡的位置是一座东西方文明的交汇点,城内可不光只会有罗马人,其实这个城市不到十万的人口之中有六万左右是罗马人,剩下的就是其余民族,其中就包括数量不低于一万的波斯人。

        波斯士兵在君士坦丁堡之内与罗马士兵爆发交战不是什么秘密,波斯士兵在罗马的都城持械拼杀,杀的还是罗马士兵,罗马人的怒火瞬间被点燃。他们之中的公民二话没说穿戴甲胄手持武器向着战事爆发的地点赶去,一路上看到波斯人就会动手,军队间的拼杀蔓延到民间,演变成了不同民族之间的流血。

        先是普通的波斯人被卷了进去,然后是其余各个族裔,有罗马老爷一怒之下杀死自己的波斯人奴隶,极度惊恐而又不想死的其余奴隶只能反抗,又让奴隶被卷入了这一场突然间爆发的战争中去。

        “城市彻底乱起来了。”王猛可以看到城市内已经多处升起了浓烟,耳朵里听到的是不断的惨叫:“我们并不是来攻克君士坦丁堡,应该收手了。”

        蔡勉点点头,说道:“以军事的角度来讲,这一座已经乱起来的城市的确是有机会攻克,但我们真的不是来攻城。”

        “不应该由我们首先停手。”王猛转头看向斗阿,说道:“派人沟通波斯人,让他们退出城区。”

        斗阿行礼却是没有立刻回应,他知道王猛还有后话。

        “告知我们的士卒,用最快的速度瓦解交战敌军的抵抗。”王猛想了想,又接着说:“控制住码头,不过不要多做杀戮。”

        斗阿这才唤来亲兵,差不多是将王猛的话给重复了一遍,才伸手入怀拿出半片的符节递出去。

        亲兵接过符节行了个军礼,他离开几步又召唤了几个人,一同离开。

        君士坦丁堡彻底乱了起来,一座自己陷入混乱的城市,城门的控制权也被夺取,军队一再试图推进却是一直被碾压着后退,对城市来说已经等同于被攻进城内难以反扑。

        “我们一直在败退。”尤利安的军队也加入到对汉军的拼杀,他还能对着不远处的王猛露出笑容,后面将视线转到加卢斯身上,说道:“我刚才看到几个汉人离开,你猜猜他们是去做什么。”

        “我讨厌你那张带着假笑的脸。”尽管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加卢斯却是一直都不喜欢尤利安,甚至可以说非常的讨厌:“有什么话就说,别玩弄你的把戏。”

        “我猜测他们是去让波斯人退出城。”尤利安很相信自己的智慧,他再一次看向了王猛,对加卢斯说道:“汉帝国的天使一直待在原地,甚至都没有做出防备弓箭的动作,他坚信我们不会杀他,也证明这一场战斗并不是汉帝国想要的。”

        “这一件事情彼得要负全部的责任!”加卢斯很强调这一点,也没在彼得的名字后面再加上尊称:“这一点你需要替我证明!”

        “汉人非常自信,他们也坚信自己是已知世界最强大的国家。”尤利安没有回应加卢斯的请求,要是这一次事件能打击到加卢斯,他不落井下石就不错了,怎么可能愿意伸手拉一把。他关注了西城门的情况很久了,已经观察出一个事实:“除了第一波约六七百的汉军之外,没有新的汉军涌入城市,他们在保持自己的克制,用这个信息来向我们表明并没有攻下君士坦丁堡。”

        “他们攻得下来?!”加卢斯好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偏偏根本笑不出来:“君士坦丁堡不算你和我带来的军团,本身有三万精锐近卫军团,还有十万的市民!”

        的确,一国的首都,哪怕一开始是措手不及,可是只要驻军反应过来,层层地阻击,再利用地形优势稳步推进,只要数量上不是劣于攻方太多,又或是内部崩溃,哪又是那么好被攻克的。

        “很快就没有十万市民那么多了。”尤利安在说一个自己眼睛没有看到,却是必然的结果:“波斯士兵进城,城内的波斯人会成为替罪羊,他们就算不死在这一场混乱,后面也会被驱逐出城。”

        加卢斯不喜欢尤利安,可他要承认尤利安很聪明。现在他在想的是,驱逐波斯人的事业中有多少油水,能不能依靠搜刮来弥补自己的损失。

        尤利安却是在奇怪一点,加入拼杀的罗马士兵除了他自己的还有加卢斯的,也仅是一开始站岗警戒的驻军加入,应该前来参战的驻军一直迟迟没有出现。

        加卢斯比较突然地一声大喊:“防线破了!”

        尤利安有眼睛可以看,汉军的具装重骑兵实在是凶猛到不像样,离得最近的汉军具装重骑兵已经抵达百米之内,更能看到身穿重甲的汉军也推进过来,他们引以为傲的罗马军团不是在慌乱后撤,就是在四散溃逃。

        当第一名汉军具装重骑兵与保护王猛等人的汉军会合之后,更多的具装重骑兵抵达,他们的到来让汉军的队形发生了改变,步兵在外侧,具装重骑兵在内侧,成为一个拉长了的椭圆形。

        后面的具装重步兵相续抵达,汉军的阵型又一次发生了改变,外围全是一手持盾一手持矛或是双手持着阔剑的具装重步兵,里面一层是原先保护王猛等人的士卒,再往内则是具装重骑兵,相反王猛等人一直是待在军阵的外围,离一直停留现场的加卢斯和尤利安等罗马人最近。

        狭长的街道已经没有厮杀,往西边一直延伸到几座西城门的方位是汉人,东面一侧的人则是罗马人,双方就在这一条狭长的街道静立着。

        “我要上前。”尤利安将剑收回剑鞘,对着加卢斯笑着问:“你来吗?”

        加卢斯很犹豫,他看到的汉军是金属甲胄上面一身的血迹,甚至都能看到一些人的肢体和器官挂着,看上去非常的血腥。然后是,他真不知道汉人是吃什么长大的,一眼看过去,骑马的士兵是不清楚,双腿站在陆地的汉人普遍都是铁塔一般的巨人。

        尤利安没有得到加卢斯的回应就自己迈步向前,他走得非常的悠哉,就好像是漫步在花园一样的随意,脸上还保持着微笑。

        警戒状态的汉军士卒像是事先得到了示意,面对走来的尤利安没有做出过激行为,还等尤利安走得足够近的时候自己裂开阵型的口子,等尤利安走进去的时候也没有重新合上。

        “赛里斯人太高大了。”加卢斯看着尤利安走上去,身形对比之下,尤利安的身高竟然要矮最近的汉人差不多半个身躯:“我们有必要弄清楚赛里斯人是怎么样的饮食习惯!”

        尤利安面对王猛的时候其实还好,就算是靠近蔡勉也不会过份地觉得自己矮小,但是他走在满是二米大汉以上的士兵队列中,一度怀疑自己走近了巨人的国度,或是自己突然间成了侏儒。这一点令他非常的不爽,却是无可奈何。

        没毛病,汉军中的具装重步兵都是有硬性的要求,首先身高必须高于一米九,也要足够的强壮,后面才是在训练中增加负重和耐力、体力、战技之类。由于有这样的硬性要求,首先就刷掉一大批人,后面的训练中又会淘汰掉一批不合格的人,留下的就是更有体格优势的人。

        “哇哦!”尤利安站在一名具装重步兵身侧,他比了比自己又指着具装重步兵,对着王猛问:“赛里斯人有巨人血统吗?”

        王猛愣了一下,蔡勉和斗阿,包括附近的汉人基本都有点意外,只因为尤利安竟然是用一口非常标准的汉语在说话。

        “我们是汉人,不是赛里斯人。赛里斯在你们的语言中是丝绸,而汉人就是汉人。”王猛同样是脸上带着微笑,走近尤利安,说道:“本使的身高不会再增长,我们差不多一样的身高。”

        尤利安无视了自己与王猛有半个脑袋的身高差距,伸出了自己的右手与王猛再一次完成握手礼,轻松地说:“既然波斯军队已经退出城去,我们现在可以去见奥古斯都了吗?”

        王猛颔首道:“当然。”

        非常多的人脑子有些不够用,君士坦丁堡还是一片混乱,两个在场能做主的人却好像是刚刚根本没有发生厮杀,整座城市好像也一片歌舞升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