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贩卖神国 > CP157 求饶不等于真心臣服,所以

CP157 求饶不等于真心臣服,所以

        听闻史矛革开口求饶,楚小柏情不自禁的再次动了心思。

        刚才没能收服它,是因为它的灵魂在潜意识下做出了强烈的抵抗,而现在,史矛革已经低头求饶了,是不是就意味着那一份抵抗已经消失了呢?如此一来,收服它的可能性应该就会很大了吧?

        舔了舔嘴唇,楚小柏再次凝结出了一团白光,往史矛革的头顶上按了下去——到底还是年轻人,对如此拉风的坐骑终究还是没什么抵抗力。

        情不自禁的想象着让小小白帮忙治好史矛革的眼睛,之后再坐在它的头顶翱翔于天空的场面,楚小柏心中不由的有些兴奋起来。

        可就在这时,一个让他意外又无语的场面打断了这份兴致。

        就如同前一次一样,白色的光团并没有融入史矛革的头顶,而是再次在一声轻响下爆开,散落成了一片转眼即逝的光华。

        为什么会是这样?又浪费了一份神力结晶,让楚小柏心中心疼不已,实在是不想再这么不知内情的继续下去,他就赶紧用意念联系了一下小小白,向其询问了一下其中的问题。

        “理由还跟刚才一样,就是因为它心中的敌意。”小小白稍微感受了一下,立刻就做出了回答——再次进阶之后,小小白的感官和直觉都变得更加的敏锐了,甚至可以直接察觉到层层掩饰之下的敌意。

        “还有敌意?它不是已经开口求饶了么?”

        “求饶只是意味着它不敢反抗你,而敌意则是要看它想不想要反抗你,这是两码事啊。”

        被小小白提醒了一句,楚小柏这才猛然明白过来,想通了两者之间的差别。再结合现在的状况,很显然,史矛革心中肯定还是想要弄死楚小柏,而它的臣服,也不是心甘情愿的。

        看来只能放弃了。无奈的摇了摇头,楚小柏只好再次举起了大宝剑,运起内力凝结出了丈二长短的剑芒,来到史矛革脖颈右侧,摆出了最后的准备动作。

        “不,伟大的存在,我不是已经臣服了么?别杀我……。”再次感受到了楚小柏身上的杀气,也感受到了剑芒带来的威胁,史矛革再次慌乱的大喊了起来。

        “你的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你自己清楚。不是我不想放过你,而是你心底的恨意让我不得不杀了你。”到底是一条留下了各种传说的巨龙,还是让它做个明白鬼好了。

        楚小柏解释了一句,这才斩下了手里的剑刃。

        硕大的龙一剑斩落,史矛革的最后一声嘶吼像是按下了暂停键一样乍然而止。

        灼热的龙血从颈脖的切口处喷涌而出,措不及防之下,近在咫尺的楚小柏被淋了个满头满脸。或许是因为史矛革拥有喷火的能力,又或许是因为它的身体里还带着一份邪恶的魔力,这些喷射出来的龙血竟然有着难以想象的高温,要不是楚小柏之前在战斗中为自己套上的防护魔法还没有失效,他这会儿甚至有可能已经被龙血给烫伤了。

        赶紧往后退了几步,躲出了龙血的喷溅范围之外。再看到还在继续汹涌喷洒的龙血,楚小柏性格中抠门的一面又作了——这可是龙血啊,说不定能有什么神奇的功效呢?就这么放着不管的话,那也太浪费了。

        一脚踹开龙头,掏出了魔杖,对准脖颈处的切口,楚小柏念出了石化魔法的咒语。没办法,眼下的条件很有限,只能暂时先用这个办法紧急处理一下。

        虽然史矛革已经死掉了,但它的肉身上面还是有着极强的抗魔特性。为了把横切面全部石化掉,楚小柏不得不连续十几次释放了石化魔咒,好容易搞定了这件事之后,他在战斗中剩下来的那一小半魔力都快用的差不多了。

        疲劳涌了上来,楚小柏无力的坐下来靠在了龙上,闭上眼睛开始调息恢复起来。

        也就是过了不到一分钟而已,刚刚安静下来的大厅里又变得热闹起来了——听到大厅里没了动静,等候在正门处准备埋伏史矛革的陶丽尔等人已经猜到了胜负结果,然后,他们就带着期待和兴奋,小心翼翼的摸进了大厅里,亲眼看到了已经授的史矛革。

        “天啊,他真的杀死了史矛革!”虽然已经猜到了这个结果,但亲眼看到了史矛革身分离的场面,陶丽尔还是忍不住惊呼了起来。

        从恶龙之祖格劳龙,到黑龙安卡拉刚,再到冷龙史卡沙,每只恶龙的出现,都会带来无数的悲剧。在精灵一族的记载中,不仅记载了这些恶龙们的劣迹,也记载了为了除掉恶龙们而奋不顾身的英烈们。

        遍观历史,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像楚小柏这样单独对付一条恶龙,甚至,就算是组织了足够庞大的军队,也不一定就能伤到恶龙们。

        越是对比,就越是能够突显出楚小柏这一次屠龙之举的难能可贵,再次看向调息中的楚小柏,陶丽尔甚至觉得他就像是一个浑身冒着光芒的英雄一样。也难怪她会显得如此兴奋和激动了。

        “哈哈哈哈哈!”阿拉贡和莱戈拉斯也是同样的兴奋,不,应该说他们比陶丽尔还要更加的兴奋。毕竟楚小柏也算是他们的老师了,看到老师做出了如此壮举,身为学生,两人也会为之与有荣焉。

        还有巴德。跟陶丽尔等人稍微有些不同,他的脸上除了激动和兴奋之外,还有一股难以言喻的解脱和轻松。史矛革的存在,已经为他的家族带来了无数的耻辱,现在,史矛革死了,虽然不是由自己动的手,多少有点儿遗憾,但一想到恢复家族之名指日可待,巴德的心中就像是搬开了一座大山似得,突然豁然开朗起来了。

        还有跟在几人身后的那些精灵守卫们。他们现在看向楚小柏的眼神,已经如同看到神灵一般,只剩下崇拜和尊敬了。

        在这么多人之中,最开心的,大概还要数甘道夫。其他人只是单纯的为楚小柏独力杀死史矛革的壮举感到惊讶和崇拜,甘道夫想到的却是史矛革死后中土大陆上会变得更加安静祥和,想象到的远景更加美好,甘道夫心中的欣喜和欢乐自然也就比其他人多出了不少。

        另外,还有另一份欣喜。要知道,甘道夫可是早就已经把楚小柏视为同族,看到楚小柏取得了如此战果之后,他的心中就充满了身为同族的骄傲和自豪。

        开心的大笑声,兴奋的庆祝声,还有那一声声为了抒内心激动的大喊,一时间,破败的大厅就像是变成了欢乐的派对现场似得,满满都是欢乐的气氛。

        调息之中的楚小柏已经听到了大家伙儿的闹腾。既是想要参与进去,也是觉得如此嘈杂的环境下没法继续调息,他就静静的收了功法,睁开眼睛扶着龙站了起来。

        “楚!你没事吧?”直到这时,大家伙儿才想起来好像忘了关心一下楚小柏本人的状况。一边冲上来拉着他的胳膊,一边看着他满身的血迹,甘道夫很是担心的询问了起来。

        “没事。”中途停下了调息,楚小柏的精力只恢复了一点点儿,身上的疲惫还远远没有消除。轻轻地摆了摆手,他的声音听起来显得有些虚弱:“就是有点儿脱力,等一会儿多休息休息就没事了。”

        “可是,你这一身血……。”陶丽尔等人也都围了过来,或许是身为女性的缘故,她比其他人看起来更加的担心,就算楚小柏本人已经说了没事,她还是忍不住又多问了一句。

        “这是史矛革的血。”笑着解释了一句,楚小柏的表情中带着浓浓的疲惫,但却真的不像是受了重伤的样子:“对了,你们也小心点儿,史矛革的血很烫,可能带着火毒,别沾到身上了。”

        “我知道了。”点了点头,转头对大家伙儿叮嘱了一句,让他们注意地上的龙血,陶丽尔这才伸手搀过了楚小柏的胳膊:“来,我先扶你去边上休息会儿……。”

        被陶丽尔扶着,闻到了她身上的体香,楚小柏不自觉的僵硬了一下。想到这个姑娘是莱格拉斯的心上人,自己最好还是不要跟她太过接近,他就一边不着痕迹的往边上闪了一下,一边笑着对陶丽尔开了个玩笑:“别,还是让阿拉贡来吧。你是个美丽的女士,我可不想看到你被弄得满身是血的样子。”

        “没事,我不在乎。”

        “呵呵,我在乎啊。”笑着打了个哈哈,楚小柏又另外找了个借口:“好了,说正事,陶丽尔,你还有其他事情要做,比如派人去后面通知一下矮人们和比尔博,又比如清理一下场地,以便我等一会儿把史矛革的尸体收起来……。”

        “楚!”好吧,用不着通知,楚小柏的话音刚落,大厅后方就已经传来了矮人们的声音。原本就是大嗓门,再带着兴奋,这帮矮人的音量都快赶上大喇叭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