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明1629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二章:阵斩王子顺(中)
    “列!”

    王子顺知道,这是一场豪赌,胜者成王,败者为寇,农民军激战大半日之久,靠的完全就是自己高昂代价的赏格,若是不能一鼓作气拿下蔚州城,到时想再攻入城内就难上千百倍!

    “列!”

    两声喝令传来,已经列好阵型的官兵左右竟然又轰隆隆的开出两哨的人马,他们迅速的列好阵型。

    一条连绵几百步的防线就此行程,最前面的都是刀牌手,他们也是永安军的精锐,身披重甲,左手持长盾,右手持精钢挑刀,尽是力士。

    刀牌手的身后是手持虎枪,身披铁甲的长枪手,几百面长方形的盾牌在流寇的眼前几乎结成了一面盾墙。

    “那是什么?”

    王子顺带着老营在马上疾冲过去,忽然间对面的官兵手中都拿出了一个小小的竹筒,正疑惑间。

    后方董魁惊骇欲绝的叫道:“怎么还有一个?”

    随后他好像反应过来了什么,朝着前面的王子顺大吼:“不好,大统领,快回来,狗官兵又要用竹筒了!”

    “竹筒?”

    王子顺喃喃道,还是不明白,什么让董魁惊吓如此。

    猛然间,对面的官兵阵中火光与白烟齐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直让这些冲在最前面马兵捂住耳朵,大喊大叫起来。

    “噗!”

    一个正在疾冲的马兵被当头击中,头骨碎裂,红的白的散落到身后的流贼满身。

    “呕…快跑,快跑!”

    那流贼摸摸脸上的东西,抑制不住的作呕起来,就这时他身侧的一人也被击中,直挺挺的倒在地上。

    王子顺所见,刚刚他身前还密密麻麻的老营马兵,突然间倒下了一大片,被射中的人无论是身披甲胄的老营,还是不带甲的流民,非死即残。

    以永安军阵型前的五十步内,瞬间变成了人间地狱,马匹的悲鸣、贼寇的哀嚎与硝烟味道混合在一起,令人作呕。

    永安军的无敌竹将军是经过改造的,所用尽是实心铅弹,五十步是可控的射程内,在这个射程内的威力也被无限放大,相信即便是披重甲的鞑子兵也要遭受不小的伤亡,更何况这些流寇。

    紧接着,蔚州城上的鸟铳手再次一阵齐射,白烟之下,流贼再次倒下了一大片。

    “砰…”

    “天啊,天…我的腿!”

    一名王子顺身侧的老营步军大腿被击中,顿时一个贯穿整条腿的血洞出现,这老营步军再也顾不上冲杀,钻心的疼痛让她抱住自己的腿,一个劲的哀嚎,好像这样就能减缓疼痛。

    一颗弹丸猛的从王子顺右脸侧擦过,挂起的劲风带着硝烟味被王子顺吸进鼻腔中,他的右脸立时便出现一道不深不浅的血痕。

    “顶!”

    王子顺正惊心间,流寇已经于列阵的永安军即将接战,这时一直防守的官兵竟然整齐的一个动作,前排的刀牌手持着大盾就超前顶过来。

    他们用大盾顶在身前,阻挡了农民军马兵的冲锋势头,紧接着身后的长枪手不断将手中长枪捅刺出去,首要目标仍是马兵的座椅,其次才是老营和流寇。

    一个老营马兵即将冲到近前,他仿佛都能看见官兵在自己的马蹄下四散奔逃,没有人能阻挡住马队的冲锋!

    他挥舞着手中砍刀,双腿在马腹间抖动的频率更快,催促着马匹上前,好成为第一个冲破官兵军阵的人,猛然间眼前的官兵动然动了起来。

    他们居然持着盾就朝自己冲来?

    “真是不自量力!”

    他的坐骑的前提轰的一下与官兵撞击在一起,料想中官兵被击飞的场景并没有出现,反而是自己的座椅一个尥蹶,眼前的官兵竟然硬生生的扛住了自己这一次冲击?

    “这,这怎么可能?”

    他睁大眼睛,马匹的冲锋怎么可能被硬扛下来?

    单靠一名永安军的刀牌手自然是无法阻挡住马队的冲击,但这是两列紧密结阵的刀牌手,盾牌间露出的还是身后长枪手显露着寒光的枪林。

    冲击之下,永安军的军阵只是一个抖动,但最前面的一批贼寇马兵的坐骑纷纷一声悲鸣,直接撞到了长枪手的枪尖上。

    马儿疯狂的跳动和鸣叫,老营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坐骑,被发狂的马匹摔在地上,但他们都是练家子。

    没几下就飞快的起身,持着砍刀就要继续冲,但刀牌手的闪亮银刀已经随后而至,他们中的多数都被直接砍翻。

    少数侥幸逃过一劫的,也被随后赶上的虎枪林刺了个透心凉。

    这时正在城楼的萧亦,嘴角一翘,轻声道:“李二牛他们应该也快到了,还有王大勇,也该回来了。”

    他看着在阵前奋力砍杀的王子顺,冷冷道:“看你这次怎么逃!”

    ……

    “杀贼!”

    流寇们刚刚与永安军接战不久,从城内传来更大声的喊杀声,这些官兵足有几千人之多,他们大吼着杀贼就从两侧冲来,最前面的是手持砍刀的李二牛、元少恭、周定三人。

    李二牛奉萧亦的命令,亲自通告把守东门的元少恭与西门的周定,贼寇主力尽在南门,率所有的协守民壮两侧包抄,一战而定。

    虽然是民壮,但都经过永安军老战士几日的紧急操练,都披着甲胄,手持刀枪,相比那些流民土匪,战斗力还是很可观的。

    这两股生力军的两侧包抄,使流寇压力大大增加。

    “顶!”

    一直与流寇接战的只是石刚统御一总的永安军战兵,这时从南门内涌出不知人数更多的永安军兵士,他们是先前在把守城楼的二总兵士。

    冲在最前面的正是史路、黄阳两人,他们将城楼的贼寇赶下城墙后立刻便出城支援,这时正好赶到城外。

    “夜不收队到了!”

    猛然间,从流寇大军的后面传来轰隆隆的马蹄声与步子声,流寇们惊恐的回头,只见竟然是黑压压的一片官兵冲来。

    这些人是王大勇奉了萧亦的命令,去永安堡、长宁镇、桃花堡搬来的防守永安军兵士,原本萧亦将这些人留在三堡是为防止流贼袭堡,但王子顺一心只在蔚州,并未有任何流贼进入三堡境内。

    激战正酣时,王大勇率三堡夜不收足有三四百人,加上几百的协守民壮和一些永安军战兵,终于赶到,从后面给予流寇致命一击!

    尚在深夜,流寇根本就不知道官兵到底有多少人,他们只知道自己被官兵包了饺子,听到四面八方响起的杀贼声,与自己同伴惊恐的惨叫声,士气瞬间跌落到了谷底。

    “快跑,官兵增援来了!”

    “娘的,官兵怎么这么多,到处都是官兵,跑啊!”

    王鼎一直就率人就走在最后,偷偷摸摸的准备捞便宜,但越打越不对劲,起初还攻入城内的同伴竟然节节败退,到最后居然被打了出来。

    城楼上也重新竖起永安军的大旗,军旗立起,官兵仿佛和打了鸡血一样,居然冲出城列阵。

    紧接着见到王子顺亲自率老营压上,他觉得终于快结束了,可以享受了,官兵应该支持不了多久了。

    但这时从他身后屁滚尿流的跑来数十人的流民,他们一边跑,一边还大肆呼喊着。

    “大队官兵,四面八方都是!”

    “王统领,快跑吧,在不跑怕是来不及了!”

    王鼎当时对这话嗤之以鼻,后面哪里来的官兵,他便没有报知王子顺和董魁,但紧接着他就听到城内官兵奋起的杀贼声,这声音直让他心惊动魄。

    他突然感觉身后的大地在不断抖动,有些不对劲,他与一些老营诧异的回头看,但黑洞洞一片什么也看不清。

    就在他以为是自己的幻觉时,王大勇手持挑刀从黑暗中杀出,王鼎只来得及睁大眼睛,便被疾驰而过的王大勇抹了脖子,他手捂住自己不断喷血的喉咙,倒下时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后面,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官兵?”

    看到老营竟然也在逃跑,根本喝止不住,他已经连续砍杀了三个流民,但此时兵败如山倒,到处都是溃逃的流民和老营。

    王子顺深知大势已去,漫山遍野都是官兵的喊杀声,他不明白,萧亦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明明是自己围攻蔚州,到头来却成了自己被瓮中捉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