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抗战之国士无双 > 第141节 改变(2)

第141节 改变(2)

        刘力大呼小叫着冲进镇公所,这里虽然遭遇了日军的突袭,建筑也遭遇了些许损坏,却并不影响大局,因此,在消灭了强攻进来的本山小队大部之后,赵登禹仍旧把指挥部设在了这里。当然,为了防止日军故技重施,华军大大的加强了这里的保卫工作。

        听见外面的声音,赵登禹把烟头掐灭在满是烟蒂的烟灰缸中,“怎么了?吵什么?”

        “军长,有人汇报说,旅长回来了?”

        赵登禹大喜,一个箭步冲到门口,又给警卫战士拦住了:“军长,人已经过来了,您……不能再往外去了。”

        赵登禹拗不过这些人,只得作罢;刘力几步冲到他面前,啪的一个立正,“军长,卑职是新二旅…”

        “行了,你刚才说你见着小点了?”

        “是,我见到我们旅长了,他让我和您说……”刘力话没有说完,外面又响起一阵呼喝:“谁?”

        “是我!”竟是杨正治的声音。说话间出现在众人的视线内,赵登禹这一次可顾不得那么多了,大手一挥,推开刘力和身边的警卫,迎了上去:“、是兄吗?”

        “军座。”光着膀子的杨正治一脸的乌七八糟,毕恭毕敬的行了个军礼,身体晃了一下。赵登禹这才注意到,急忙扶住了他:“,……你们都是死人啊?没看见参谋长受伤了?找军医来!”

        杨正治强打精神的睁开眼睛,“我没事。军座,我没事。倒是枝云,他说,命令部队固守现有阵地,等待天亮。另外,从现在到天亮之前,我军千万不要再有任何行动了,这是他千叮咛、万嘱咐的。”

        “行行行,我知道了,我马上派人去口头传达命令,你先休息,我去找军医来。军医,为什么还没来?”

        “来、来了!”几个人步履匆匆的跑过来,其中一个是随军军医,有两三个人把杨正治搀扶起来,军医跟在后面,一路去了。

        刘力心中大恨,杨正治真是没有眼力价儿,就不能晚点来吗?老子得到一个在军长面前露脸的机会是那么容易的吗?我要说的话都给他抢过去了!

        处理过参谋长的事情,赵登禹转身说道:“传达命令,告诉各部队主官,驻守现有阵地,等待天亮。快去!”他停顿了一下,问道:“刘力,枝云现在在哪儿?”

        刘力一呆,部队的冲锋没有特别明确的目标,而且周围一片漆黑,让他现在回去,他都未必能找得到刚才出的地点了!“这个,长官,我……我只能说能找着,具体的地名我可不知道。”

        “带我去,马上。”

        警卫又要阻拦,赵登禹理也不理的撞开,和刘力快步冲进黑暗中;几个警卫战士面面相觑,洛铭讷讷的骂了一句:“看什么?跟上啊!”

        一行十几个人由刘力带领着,绕了不知道几次错路,终于找到了戴小点。他找不到合适的军装,还是光着上半身,倚着一堵残垣,正在闭目养神;身边的原属于刘力班的战士和他军阶相差太多,没有一个敢主动和他说话的,即便如此,却知道他的名字,心中充满了好奇和敬重,主动的在他身边围成一个圈,以为保护。

        听见脚步声凌乱,戴小点在黑暗中睁开眼睛,“谁?”一个战士低声问道。

        “我是刘力,是小胡吗?”

        “哎呦,班长,您可回来了,这么半天你去哪儿了?”

        “枝云?枝云在这里吗?”

        戴小点一愣,急忙爬了起来:“军长?”

        赵登禹分开战士,冲到他面前,二话不说的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双手在他光洁的后背上狠拍了几下:“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你可把我和振华几个担心死了!”

        戴小点心中一热,和他紧紧的抱了一下,这才分了开来:“小点,情况怎么样?快和我说说,受伤了,我也不好意思多问他,快点,和我说说。”

        “这件事咱们等天亮有的是时间说,火烧眉毛,先顾眼前吧。”

        “什么啊?怎么了就火烧眉毛?”黑暗中,赵登禹轻笑几声,说道:“镇子里的情况你还不知道,这一次咱们起的攻击,效果非常好。鬼子完全没料到咱们的行动会这么猛烈,把他们完全冲垮了,老金的部队把……”

        戴小点拉着他的胳膊走开几步,低声说道:“钧座,这些战果我都已经知道了,但所谓福兮祸所依,这一点点成绩,根本不能抵消天亮之后我军可能遭遇的极端情况!”

        赵登禹一愣,“什么极端情况?”

        “这样黑的情况下,咱们这边的弟兄和鬼子的处境都乱套了,我猜,就在咱们不远处,就一定会有鬼子的部队在等待!等到天一亮,不,不用等到天亮,眼睛能够看到一点周围的环境了,第1o师团必定回师报复!”

        给他这样一说,赵登禹也有些惴惴不安起来:“呃,那你说怎么办?这黑灯瞎火的,就是想撤退,也来不及了啊?”

        “我下午走之前,不是和你说过吗,让前指直属人员以及所有非战斗人员趁着夜色开始撤退,他们撤退了吗?”

        “大部分都撤下去了,然后就天黑了,还有一些人,就……就没走成。”

        戴小点心中讷讷的骂了一声,说道:“没事,只要人数不多就来得及,钧座,您赶紧回去,命令部队立刻开始转移,现在距离天亮还有几个小时,咱们抓紧时间,能走多少走多少吧。”

        赵登禹说道:“我别回去了,我现在立刻下命令,让部队转移吧。”

        “也行。”

        赵登禹吩咐了几句,有人急忙回去传达命令去了;洛铭很想劝他也回到指挥部去,他身为最高长官,亲临火线算怎么回事?但看看戴小点蹲在黑暗中如一只猛兽般的身影,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昨天下午哪场打挨得着实不轻,戴小点没有用特别重的手法,他也是多年习武,即便如此,后腰、肩膀、额头处的伤患还是隐隐生疼呢。

        黑暗中,周围一片沉默,今天晚上的天色邪门极了,真有些伸手不见五指的感觉。戴小点的呼吸声也非常轻柔,若不是能触碰到他,仿佛没有他这样一个人似的。赵登禹等人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也不敢打扰,静悄悄的等待着。

        好半天的时间,他的呼吸声恢复正常,“暂时没事。”

        “什么没事?”赵登禹不解的低声问道。

        “附近没有鬼子,最起码,我没有察觉到有鬼子的存在。”

        洛铭不屑的一笑,语带讥讽的说道:“就好像你真的能听见似的。”

        戴小点根本不理他,对赵登禹说道:“军长,还有一个事,我在北蔡庄见到了田立野、王彬、方健勇几个人。”

        赵登禹一愣,“他们在那干……”

        戴小点白了他一眼,言下之意很清楚:这还用得着问吗?“我把他们都处理掉了,剩余的部队由一个营长带领,在王胜武屯。等到天亮,是不是安排人把他们带回来?”

        赵登禹给这突然的消息弄得根本不知道该如何答对,半晌才问道:“老田他们……都处理了?”

        “是。”

        赵登禹当然知道处理二字是什么意思,不想枝云这个王八蛋手段这么狠辣?可站在军人的立场想想,他这么做,难道不是最最正确的处置方式吗?不杀他们,难道还要留着他们投靠鬼子,然后调转枪口,向旧日同胞开枪吗?

        “那,行,等天一亮,我马上安排人去王胜武屯,把人接回来。对了,枝云,你说,这些人回来之后,是不是得处置一下?”

        “这件事啊,您还是先问问希仲和震三的意见,毕竟是他们的部下,出了这样的事情,我想,他们两个人是最糟心的。”

        “对对对……,是得考虑希仲他们的意见,”赵登禹频频点头,想了一会儿,又说道:“但我想,先把所有人全部一撸到底,出了这样的事情,前指不能不有一个态度,你说呢?”

        戴小点对此是不置可否,132师的事情,轮不到他这个新二旅的旅长来代为筹谋,如果这样的事情生在他的部队里,那就没有任何情面,班长以上,尽数枪决!忽然眉头一皱,语飞快的低声说道:“有鬼子过来了,等一会儿千万别说话。”

        赵登禹一愣,洛铭低声说道:“装什么大瓣蒜,你说有鬼子就有鬼子?”

        “你闭嘴。”赵登禹骂道:“枝云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开玩笑的。”

        洛铭不敢和他犟嘴,心里骂着,鼻子中哼了几声。果然,不远处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不知道是哪一方的部队在接近,赵登禹等人的心情紧张极了,他不怕遇到敌人,更不怕和鬼子面对面的干,但这种听得见、看不见的情况是最让人抓狂的。

        对面的人似乎也现了这边,眼下敌我不明,又不敢打开手电照亮,为的一个家伙停下脚步,沉重的喘息几声,才声音极低的问了一句:“是谁?”

        戴小点长长的出了口气,回头给赵登禹几个使了个眼色,用日语说道:“我是北川,你是?”

        对面的日军显然中计了,同样长出了一口气,声音之大,赵登禹等人听得清清楚楚!他们听不懂两个人的对话,但从这一声喘息也能明白,对方和自己一样,都承担着相当大的心里压力:“是你这个家伙啊……,我是出云。”

        “小声点,不知道支那人在哪里藏着呢。”

        “对对对,是该小声。”对面姓出云的家伙嘿嘿一笑,很快的,对面出现了十几个人的身影,天色太黑,看不清长相,语气却很放松,说着除了戴小点之外谁也听不懂的日语,眼看着走近来。不料洛铭突然举起手枪,啪的一声,当场击毙了一个!

        戴小点心中大骂,顾不得多想,手腕用力,举起歪把子就是一通扫射:“开枪、开枪!”

        事突然,对面的日军根本没有防备到友军会开枪,出云脑筋一转,想到了什么,但几颗子弹钻进身体,却再也组织不起语言,片刻的功夫,虚弱的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华军倒是早就做好了战斗准备,各式机步枪同时开火,对面的鬼子小队嚎叫着摔倒两三个人,但即便遭遇这样突如其来的打击,日军也没有出现想象中的慌乱,三五个行动不便的战士飞快卧倒,以手中的步枪做精准的射杀,仅余的几个战士则转身就跑!

        戴小点心中恨透了那个不听命令、擅自开枪的混账,剧烈的喘息着,手中的歪把子瞄准日军的枪口焰,一通剧烈的扫射:“突突突突突!”

        洛铭也知道自己做错了,再不敢和他废话,抽出两枚手榴弹,飞快的抛过去,两声巨响之后,日军那边彻底哑了火;洛铭得意的一笑,回头就撞上戴小点恶狠狠的一双眸子,洛铭没来由的心中一惊,吓得退了几步,“戴……旅长……”

        “你第一天当兵?”

        “什么?”洛铭没听懂。

        “我问你是不是第一天当兵?你他妈的连听命令三个字都听不懂?谁让你开枪的?”

        洛铭吓得退了几步,可怜巴巴的看向赵登禹,赵登禹却也很无奈,这一次绝对是洛铭做错了,而且若是旁的人也就罢了,偏偏戴小点又是个不给任何人面子的,让他怎么插话?

        狗急跳墙、人急悬梁,洛铭给他逼得期期艾艾,突然冒出一句话来:“我们又听不懂日语,谁知道你和那几个鬼子说什么,也许你是在出卖军长和这些弟兄们呢?”

        赵登禹勃然大怒,不等戴小点作,扬手给洛铭一个脖溜:“洛铭,你他妈的说什么?枝云是什么人你没见过、难道没听过吗?他会出卖自己人?道歉、快点道歉!”

        洛铭也知道刚才这句话有多过分,嘴唇翕张了几下,“戴旅长,对不起,是我说错了。”

        若没有赵登禹的骤然作,只凭洛铭这几句话,戴小点就要当场宰了这个王八蛋,眼下当然不能这么做了,冷漠的撇了赵登禹一眼,说道:“军长,这里不能呆了,咱们马上转移。”

        “这么黑的环境,鬼子不至于找过来吧?”

        “这里已经完全暴露了,逃回去的鬼子绝不会甘心,马上就会来报复,赶紧撤退!”

        “你们听见枝云说的了,赶紧走!”赵登禹招呼一声,第一个冲了出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