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毒后嫁到 > 第二百四十三章:心头血

第二百四十三章:心头血

        小东西,对不起,这一次,百里尘负了你。

        ——

        百里恒去云澜处找了云澜,却听奶娘杨氏说道,她去找了九王兄,虽然,心里失落,身子却还是诚实的出现在百里尘屋子路口,正犹豫的要不要上前。

        蓦然抬起眸子,他双眉紧紧的皱了起来,粉嫩的娃娃脸上原本犹豫的神色猛地沉了下来,原本的红唇也不由自主的抿了起来。

        外界的东西似乎与云澜丝毫没有了关系,她脚上的痛意早已经麻木,眼神空洞,面色苍白,身上凌乱的锦服摇摇欲坠,露出半个纤细的肩膀,泛着盈盈的白光。

        双脚如同灌了铅一般,沉重的走着,一步一步,让人感觉不出她身上还有丝毫的生气。

        百里恒就这么直勾勾的望着云澜从他身边擦肩而过……

        “嗯?”似乎感觉有什么力量在攥着自己的手腕,云澜缓缓的抬起头,空洞的眸子定定的望了一眼他,然后又垂下了头,宛若方才一般欲要往前走。

        百里恒眉头倒竖,朝着百里尘的屋子狠狠的望了一眼,粉嫩的娃娃脸上布满了杀气,该死的百里尘,对她做了什么,好端端的一个人这么会变成这般样子?

        “澜儿?”他收敛了自己的情绪,一个用力,将她拉到自己的面前,伸手捻起了她小巧的下巴。

        眼前忽然出现了一张百里恒放大的俊脸,云澜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是不是百里尘这个混蛋欺负了你?”百里恒原本不想吓着她而强逼着压制下来的杀意又猛然的升了起来,圆滚滚的眸子也因为愤怒,变得通红一片。也怨不了百里恒会误会,云澜现在的样子若是让外人看到,定是会让人觉得,她被人……

        云澜平淡的望着他满是杀气的脸,清冷的声音从唇齿间溢出来,“不要在我面前提了那个人。”她跟那个人丝毫没有关系,她现在一点儿都不想听到那个人的名字!

        “好,好,好。”百里尘恒见云澜神色决裂,他忙轻声安抚道,“我们先回去换件衣服,你这般样子若是让人看去传出了闲言碎语,亦是不好。”说着,他将身上的外袍脱了下来,披在云澜身上,余光却还是不住的往百里尘的屋子里望去。

        九王兄对她做了到底做了什么?让一贯清冷的她变成这般样子,若不是因为她的身子完好无整,他还以为九王兄这般的禽兽!

        “我们走吧。”她现在好想快些离开这里,快些回去。约莫走了有一会,云澜才缓缓抬起眸子,望着百里恒,“十三王爷,您怎么在这里?”

        他……

        百里恒不想告诉她他一醒来就迫不及待的去她的屋内找了她。更不想告诉她,他虽然心痛,但是还是想趁着清醒的时候,远远的看了她一眼也好。

        眼下,这些都不重要,他只想知晓九王兄和澜儿之间生了什么事情?

        能让她变得这般的失魂落魄。

        想起方才他望见的那双空洞的眸子,百里恒心里便涌起一阵的杀意,要不是云澜这幅样子,他早想冲到百里尘的房内,厉声质问了一番,“咳咳,我在醉食轩那日还未将故事给你讲完,本来想着今日有空,便了寻了你。”

        “哦,怕是要劳烦十三王爷在往后延迟了些日子,云澜今日有些不便。”原来是因为这件事情,云澜不好意思的道。

        “若是……十三王爷找……九王爷有事,不用理会了臣女,臣女自己可以先行回去。”云澜眨了眨眸子,反应过来,若是来找她大可在屋子里等她,这里是他的地方,想来百里恒是为了来找他,然后遇到这般狼狈的自己。

        “我是来找你的。”滚圆的眸子闪着亮光,仿若夜间的星辰一般,让云澜有些微楞。

        “就为了那个还未讲完的故事?”云澜犹豫的问道。她今日是真的不想听了什么故事,她如今只想不闻不问的好好睡上一觉。她好累,真的好累。

        “你和九王兄到底生了什么事情?”百里恒终究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

        云澜身子一僵,“没什么。”

        “是不是百里尘对你做了什么?本王去替你报仇!”像是一块巨大的石头砸落在湖水中,滚圆的眸子中像是翻涌了无数的浪潮,周身更是缠绕着黑压压的一阵杀意。

        只要云澜点一下头,他就能立刻冲回去,与百里尘一决高下。

        云澜拖着疲倦的身子摇了摇头,转过了身,晃悠悠的拖着步子往屋子的方向走去。

        澜儿……

        百里恒在背后担忧的望着。

        ——

        屋子里百里尘望着云澜离去的背影,颓废的坐了下来,只是还未坐了一会儿,夏樱便端了一碗药汤进来,见云澜不在,下意识的问道,“主子,王妃去哪里了?”

        “她走了。”百里尘抬眸,“你找她有事?”

        “哦,王妃让属下给主子熬了安神的药汤。”夏樱在手上还冒着热气的药汤放在百里尘的面前,“主子,王妃是真心关心你,属下瞧着啊,王妃定是原谅了主子了。”

        “嗯。”百里尘应道,同时,望着桌上那碗冒着热气的药汤,心里涌出无尽的苦意,“你先下去。”

        “是。”夏樱点了点头,恭敬的退了下去,临出门的时候,她回过头担忧的望了一眼百里尘,主子今日怎么会这般奇怪,按着平日里,若是王妃来过,主子能乐上好半天,看今日的样子,难道他们之间生了什么事情。

        罢罢罢,这也不是她一个做属下能够关心的事情。

        “百里尘,那个女人当真有什么好的?你居然宁愿放弃自己的性命,也不愿意取了她的心头血做药引。”夏樱刚退下去,黎月便从屋内缓缓走了出来。

        原本,她的腿就可以治疗,但是,她想借着那腿伤让百里尘对自己愧疚,但是,这个男人眼里只有云澜那个贱人,她又何必在受了这番的苦?

        “即便是你不想,你觉得那些个老狐狸会放过了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