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指成仙 > 第一二零六章 行动

第一二零六章 行动

        边境战场,一直被碾压的大战,终于被南庚翻转。避开三千城的防线后,果然,大家发挥了应有的水平。

        仙魔战场上,自古以来真正打的都是天仙、玉仙。

        抢夺资源的同时,亦是另一种试炼两族新晋弟子的战场。

        所以,金仙级别的,就算打,也不在这里。

        单善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西部仙盟守御的防线,几次差点被魔族修士突破。

        这也太打脸了。

        三千城一个吴露露,把星罗洲诸修,虐得哭爹喊娘,到了他这里……

        单善眼中的怒气,谁都能看得到。

        “流烟,你要藏到什么时候?”

        再次收到一个坏消息后,他一脚踢开临时驻地里,流烟仙子的房门,“你知道今天,我西部仙盟陨了多少人?”

        “与我有关?”

        流烟仙子在蒲团上睁开眼睛,“我家守御的是孤山,与长堤山脉远着呢。”

        “哼!你也知道,堂堂一个三千城,就御守一个孤山?”

        单善须发皆张,朝被惊动赶来的缚龙叫道:“缚龙长老,既然说一碗水要端平,如今的三千城只管一个孤山,也说不过去吧?我要求重新划分守御地段,三千城既然与我们同起同坐了,自然也要……”

        “我同意。”

        流烟仙子坐在原地,根本没动,“责任我可以担,守御的地段可以加,但是责任担了,之前分到你们手中的东西,自然也要重新拿出来公平分分。”

        仙盟总部捏着大把资源,每次魔族用星罗道打过来,都会发下无数宝贝,给守御各段的势力奖励弟子。

        三千城人少守孤山,所以,相对的,分到手上的东西也少。

        “总不能你们好处拿了,却要我三千城修士帮忙守城。”

        流烟仙子平平望向面色迟疑不定的单善,“单善道友,你说我说的对吗?”

        对吗?

        单善双目沉下来,他非常想说对个屁。

        可是此时……

        “同意重新分段的,举手。”缚龙望向各有所思的几个人,“流烟,你确定公平分了之后,吴露露能守得过来?”

        第五仙域的崛起,从泡泡正在搬的酬悦峰来看,已经势不可挡,但现在在边境的,到底不到三十人,缚龙虽然觉得,南庚从此会避着三千城走,但事无绝对,还是让大家都心服口服的好。

        “呵呵!真当我三千城无人吗?”流烟仙子笑笑,“今天一早收到的消息,小徒洛夕儿,也正带了三个百人小队过来。”

        三百人?

        洛夕儿也来了?

        那小丫头虽然自百灵战场后,一直呆在三千城,可谁都不敢小看她。

        平鲁道被围,洛夕儿反应超速,在流烟不在跟前的时候,一边急派昌意、纪长明和年初一驰援平鲁道,一边亲自跟陌阡长老谈条件要好处。

        那份驰援,当时天下人都以为是大义,可事后,谁不知道,她是为了隐姓埋名的卢悦,为了谷令则、云夕,甚至陶淘?

        唉!

        流烟收了几个好徒弟啊!

        缚龙在心里一叹,看向单善等,“少数服从多数,既然同意重新分段,那就来吧!”他看得清楚,在听到洛夕儿也来这里的时候,本来没举手的两个人,都举了手。

        显然,小丫头代流烟管三千城的这些年,有钱又有物,倒是比流烟还受欢迎。

        最起码缚龙自己,对套得了交情,弯得了腰,认得了亏,也耍得了赖的洛夕儿,在谈仙盟和三千城一些事的时候,都宽容好些。

        ……

        时雨在镜光阵中,看到自家孩子与那个魔族女子相谈良久,终是没办法,把梅枝几个又请了出来。

        若论脑子,她觉得,她拍马也赶不及师姐,就是刘雨和黎景,她可能也不如。

        让他们分析卢悦会不会吃亏,比她一个人胡思乱想的好。

        只恨,这三人出来,却只是看,一言不发。

        “师姐,怎么样了?”

        “你急什么?”梅枝暗地里翻了个白眼,“我们都不会唇语,猜能猜到什么?卢悦总要回来的,到时问她不是一样。”

        反正打不起来,就行了。

        “这个人是鬼我族妇好,我听兄长谈起过她。”

        刘雨慢慢开口,“她与南庚一样,是魔族新一代,排名在前十的人,也是前十中唯一的女子。”

        “这样说,很厉害喽?”梅枝收了漫不经心,“她这时候找卢悦干什么?”

        “这个……,只能等卢悦回来才能知道了。”

        可卢悦回来的很迟,直到送走妇好,她才进来,哗啦一声,倒出一堆玉简,“你们看,看完我们说话。”

        一人计短,二人计长,虽然时雨师伯指望不上,可梅枝师伯、刘雨和黎景都有些脑子。

        尤其是梅枝师伯,苏淡水那个狐狸,可是师伯亲手教出来的,“妇好寻我合作,一起对付阴尊。”

        她这样跟梅枝说,“师伯,您把玉简都看了,然后帮我们分析一下,我们能不能成事。”

        若成功的可能太小,无论如何,都得等飞渊回复,有个退路再说。

        梅枝微点了头,抓起玉简一个个看去。

        半晌,刘雨有些激动的声音传来,“卢悦,这是什么?怎么会记那么多腐蚀材料?”

        “这是妇好给我的,她说是……”

        卢悦把妇好当时的话,复述一遍,“你和黎师兄一起研究吧,需要什么东西,说一声,虽然我身上没有坤金,但其他古怪东西,肯定比你们多。”

        刘雨哪敢耽搁,拉着黎景便闪一旁。

        半晌,梅枝总算把所有玉简都看完了。

        对于吴露露的战迹,她很是欣慰。

        “……你现在是担心,妇好那边不能成事?”

        “是!”卢悦在狐狸师伯面前,老实点头,“夺南庚的位子容易,可太甲那七个人……如果还在被阴尊控制着,星罗洲根本就消停不了。”

        “你考虑的很对。”梅枝点点头,“不过……,我倒是另有不同的意见,自离原江出事以来,太甲七个人,可就没冒头了,身为上位者,多疑是天性,他们对阴尊,不可能没有警惕。”

        嗯?

        卢悦看着自己的师伯。

        “这些玉简,你都看完了吗?”

        梅枝朝她笑,“你有没有发现,如南庚、妇好一般的新一代前十榜,有大半没有去道魔的战场?”

        这?

        卢悦连忙把她有印象的那枚玉简拿出来,再次仔细看了一遍。

        “看到了吗?七族真正出来的,除了排名最末的沃壬,排名第九的夜溟,就只有妇好了,另外六个人,连边境战场都不曾参加。”

        梅枝叹口气,“我想那七个老头子……,最开始是想借阴尊之手,借南庚无畏的东风,从仙界捞一把。

        否则,让离原江成泽国的事,他们一定会多想想的。”

        明明之前,他们自己也在找阴尊,不可能干那种吃力不讨好的事。

        “可惜,想从阴尊手上得好处,无异于与虎谋皮,他们现在……不是自我禁锢了,便是被亲近的人保护性地软禁了。”

        梅枝看向自家弟子,“我们在星罗洲呆了不少年,虽然出了安逸城,散修之间不怎么太平,可星罗洲诸族,相比于仙界的大大小小势力,确实要太平些。

        这份太平,与七族的管理者,分不开关系。”

        这样啊?

        “……弟子明白了。”

        卢悦揉了揉额,高层之间动脑子的算计,她一向最烦,“师伯,那您说,妇好知不知道这件事?”

        知不知道这件事?

        梅枝沉吟,“来之前,我查过道魔每次开战的情况,对星罗洲而言,抢夺财物固然重要,可是试炼弟子,同样重要。

        七大族,似乎一直是以人治天下,新一代的排行榜,你也看到了,如果我是七族族长的话,有阴尊跟南庚在,试炼……心理能承受的损失,也只有三个人。”

        而妇好、夜溟、沃壬加一起,也正好三个。

        卢悦慢慢点了头,小的永远也干不过老的,她少时……

        “师伯,您说,我们现在是不是要搬个家?”

        “想搬?”梅枝笑了,“也不用搬太远,季雁山情况特殊,就近五千米内,找个地点吧!”

        ……

        谁也不知道,梅枝真把太甲七个老头的情况,猜了个七七八八。

        借寻找暮百和海霸的时候,把阴尊和他的背后之人,也挖出来,让一切放在明处,是太甲七人最开始的设想。

        但他们都没想过这世上会有同济牌,在查觉到不对的时候,已经有些身不由己。

        所以,安逸城出了那么大的乱子后,南庚和阴尊要打进仙界,他们忙顺势答应。

        但是试炼……

        沃壬跟着南庚去了一趟安逸城,完全被他收拢了,所以,他在一开始,便是弃子。

        妇好性格一向冷静,七人最为看好,所以在南庚指派第一任攻明林里城的副帅时,他们便示意下面的人,若有若无地阻挡了一下。

        果然,妇好没让他们失望。

        还剩一个夜溟,在性格上常给人一种公正之感,所以,他的位置,虽然只是小小的后勤官,可事实上,明林城的任何事,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妇好回到边境战场,第一个找的就是他。

        “……卢悦的手书,真的那么管用?”

        听完妇好的来意后,褐发白肤的夜溟,拿着这个用特别手法封印的玉简,很不确定,“吴露露比你我想象的都狠。”否则南庚也不会被也活活气吐血,“卢悦既然叫魔星,在我们星罗洲,又数吃大亏,你有没有想过,她可能阴你?”

        “不可能。”

        “事世无绝……”

        “但是我更相信自己的直觉。”妇好打断他,“我也相信,她做为一个功德修士的操守。”

        “她叫魔星,要雷屠。”

        “我问过了,安逸城的那些人……,换成你我,站在金盏和卢悦当时的立场上,也不会饶过。”

        “……”

        夜溟沉默了一会,“才收到的消息,三千城守御的地盘扩大了十倍,孤山周围九段,俱是他们的了,吴露露现在到底在哪一段,我们谁也不知道。”

        “他们那么点人……”

        “据说三千城又要来人了,还是流烟仙子的爱徒,洛夕儿亲自带队的。”

        “是她?”妇好叹口气,“若不是吴露露珠玉在前,我还真想跟她斗一场。”

        “听说三千城的修士,都喜欢找人打架,你若有意,也许……”

        “没时间,”妇好站起来,把他手上的玉简,又夺回来,“你是跟我一起行动,还是……”

        “你跟南庚翻了,我总不能再翻。”

        夜溟笑笑,“做为好朋友,陪他一起回星罗洲,不是挺好吗?”

        什么?

        妇好看着他,“很危险的,你……”

        “你现在做的事,又何尝不危险?”夜溟朝她摆手,“快去吧,我要给南庚打小报告了。”虽然南庚失了很多人心,但他还是总帅,万一还有拍马屁的……

        再加上人家背后有阴尊,所以,这小报告,最好是他来打。

        ……

        被吊在孤山半山崖的沃壬,对自己的前途,已经不报希望了。

        星罗洲的同道,明显是在绕着三千城走,谁也不会来救他,也无人能救得了他。

        他不是没想到死,只是现在的他,想死也死不了了,张着的嘴巴,常被风刮进一嘴的族人骨灰,却连闭都闭不上。

        吴露露一天不让他死,他就一天死不掉。

        吊在这里,应该是她彰显武力的靶子。

        “在下副帅妇好,求见吴露露吴道友。”

        妇好带着灵力的声音,传得很远,“有什么话我们好商量,这般老吊着人,你还不如给他个痛快呢。”

        “嗬嗬!”

        沃壬挣扎起来。

        他现在就想要一个痛快。

        可是南庚不管他了。

        难得妇好能来,若是再不抓住机会……

        “你们人族不是讲究上天有好生之德吗?怎么,我都能放明林城的人,你们……却要反过来?”

        妇好的身影,出现在阵法之外,“吴露露,吴道友,你要当哑巴吗?”

        “吴师姐暂时不在。”

        刚刚赶到这里的洛夕儿,没想到一来,就碰到这位闻名仙界的魔族副帅,“在下三千城洛夕儿,有什么事,你跟我说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