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断狱 > 第五百六十五章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第五百六十五章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杜庶终于见到了杨璟破案的神奇,也终于明白,为何杨璟年纪轻轻就能够挂满一身的官衔!

        虽然杨璟破案比自己厉害,但要说对安丰军城的了解,一百个杨璟都比不过他杜庶!

        既然杨璟已经推断到了这个地步,那么捉拿嫌犯的工作,自然要交给他这个提刑官来做!

        安丰军乃是大宋军队里头仍旧保持着强悍战斗力的队伍,也算是为数不多的一支强力边军。

        因为安丰军继承着父亲杜杲留下来的严厉军纪,又有李庭芝这样的新锐将领在加强训练,所以将士们都严于律己。

        像喝酒赌钱玩女人养猴儿这种事情,军队里是严格禁止的,更慢说懈怠练兵,偷偷出去做生意了。

        而作为一座军城,虽然以驻扎军队为主,但民生与商业也是必不可少的,毕竟生活质量还是要有。

        所以军镇里头的暗娼窑子和赌坊等等娱乐场所也很多,但养猴儿耍戏给人看的,却并没有几个。

        杜庶心中既然已经有了计较,当即便召集了所有人手,今番势必要将那幕后之人给揪出来!

        耍猴儿这种事情,必须亲力亲为,自己养出来的猴儿,到了别人的手里头,可不一定听话,所以这个能够如此纯熟使唤猴儿帮凶的人,肯定是猴儿的主人!

        杜庶心头燃起一团兴奋的火焰,带着提刑司的官兵便往驿馆外头而去,可这才刚刚到得门口,便见得李庭芝带着大队人马,出现在了驿馆门口!

        “北山兄,你这是为了哪般?”

        在杜庶心里头,安丰军便是父亲杜杲的安丰军,他之所以担任这个提刑官,就是为了继承父亲的遗愿,继续为大宋守住这道壁垒。

        这是他当仁不让的职责所在,即便李庭芝确实是个将才,他也不愿将这个权柄和职责交给李庭芝。

        两人年纪相仿,又都是有着真材实料的青年俊彦,免不了心里各自计较对比,偶尔也有些明争暗斗的意思。

        但为了安丰军的稳定,两人都知道轻重,从来不在人前相互斗气,反而表现得融融恰恰,就像惺惺相惜的老友一般。

        李庭芝表字祥甫,又号北山,杜庶并未直呼其名,甚至没有用官职来称呼对方,而是用李庭芝的别号,以表现两人和谐相处,也算是用心良苦,在维护着安丰军的稳定。

        李庭芝自然是领情的,毕竟都希望安丰军能够继续保持战力,都不愿意看到两虎相争而损害了安丰军的力量。

        “杜提刑有礼了,某受了巡检观察杨大人的命令,出去做了一桩勾当,眼下回来复命。”

        虽然杨璟提醒过,最好不要跟别人提起这次任务,但李庭芝还是稍微暗示了杜庶。

        杜庶闻言,脸色果然有些阴沉,毕竟他曾经问过杨璟,可杨璟却只是含糊其辞,原来却是暗中使唤了李庭芝!

        如此一对比,这杨璟或许对李庭芝,比他杜庶还要更重视一些呢!

        不过杜庶想了想,自己主管刑名断狱和缉捕盗贼,而李庭芝掌控安丰军的练兵等差事,而且两个人又不在同一个衙门,一个是淮西路,一个是安丰军,算是井水不犯河水,又各有所长,杨璟交托李庭芝办事,或许只是考虑到李庭芝的职权所在罢了。

        杜庶心里还挂念着追捕嫌犯的事情,也就不与李庭芝计较,打了个哈哈,便带着人马离开了。

        杨璟听得动静,便走了出来,但见得这李庭芝也就二三十的年纪,黑脸膛,颇有军汉的样子,可一部胡须却是很好看,又不忍丢弃文官们的气质,眸子有些小,却散着逼人的英气,一看就是在军伍之中磨砺出来儒将。

        “下官见过忠勇杨爵爷!”李庭芝虽然没有杜庶这样的家世,但早先也是孟珙颇为赏识和抬举的人才,可在杨璟面前,他却比杜庶表现得要更加的恭谦。

        杨璟知道这是南宋的抗蒙名将,这安丰军的地理位置极其重要,往后绝对是胜负的关键,李庭芝和杜庶能够镇守此处,确实比别的人选要合适,甚至比他还要合适。

        自己要做的并非喧宾夺主,而是好好辅助此二人,如此才是杨璟该做的事情。

        “祥甫兄无需多礼,事情办得如何?”

        李庭芝早知道杨璟没有什么官架子,可对方乃是从三品云麾将军,堂堂忠勇伯爵,各种官衔随便哪一个都足以压死他,却以兄弟相称,而且言语间坦率真诚,李庭芝心里也感到非常的温暖和惶恐。

        “下官无能,那些细作和杀手未能全部擒获...”

        杨璟闻言,也不由微微惊讶,陈密走上前来,低声道:“大人,怕是有人走漏了消息,咱们行动的时候,那些人已经有所察觉,走脱了不少,就地斩杀了五个,抓了两个,李军爷的手下死伤十三人...眼下打草惊蛇,怕是有些麻烦...”

        陈密也是脸带愧色,没能完成杨璟的任务,大家心里都有些忐忑。

        李庭芝轻轻吸了一口气,朝杨璟道:“杨爵爷,事已至此,下官只能擅作主张,将军城的要道都封锁起来,这些人即便散入安丰城中,也没办法走脱,接下来下官便派人一寸寸地搜刮!”

        杨璟朝诸人笑了笑道:“大家不必这般,本官也本来就没抱太大希望,能够抓到两个活的,已经不错了,祥甫兄措置及时,便照着你的意思去做,毕竟这安丰城是你的地界,本官也不好越俎代庖,抓人这种事,你祥甫兄为主,陈密几个会配合你的。”

        李庭芝最怕就是上头的钦差妄自尊大,傲慢无人,一无所知却又硬要横插一脚,事情搞砸了还得你个地头蛇来背黑锅。

        如今听得杨璟表态,心中阴郁顿时一扫而空,也不再谦逊推辞,反而光明磊落地抱拳道:“下官必不辱命!”

        杨璟点了点头道:“如此甚好,至于那两个俘虏,价值毋庸置疑,别让他们死了,无论如何都要撬开他们的嘴,能不能抓到其他余孽,就靠这两个人了。”

        “是,下官明白!”李庭芝等人当即领命道。

        一道回来的风若尘也有些气馁,毕竟她最精通的就是潜藏和刺杀,可杨复血和苏月羞暗中组织的这些红旗墰杀手,竟然都是精挑细选,个顶个的好手,便是风若尘,也没能占到太多便宜。

        这苏月羞到没有耍什么花样,果真带着大队伍,挨个清扫红旗墰的秘密据点,甚至还用她和杨复血的方式留下了暗号,关键的时候还主动劝降,可惜那些人来不及逃脱的本来就不多,对她更是没什么忠心可言。

        不过她也总算是如约做到了承诺,风若尘将她推到杨璟面前来,朝杨璟问道。

        “如何处置这贱婢?”

        杨璟早先就已经说过,这苏月羞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既然已经履行了约定,便将她关押起来,回去再交给刑部来核定罪行吧。

        不过当杨璟下达命令之后,苏月羞却拼命摇头道:“杨大人!让奴婢跟着你吧,若将奴家关押起来,不出几日,奴家必定要受到报复刺杀!”

        “奴家已经抛头露面,这些人都已经知道奴家归顺了大人,一定会想方设法来杀我,奴家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往后给大人做牛做马,忠心不二,大人可要救救奴家!”

        不得不说,这苏月羞实在是个诱人的狐媚子,即便杨璟早有心理准备,却仍旧忍不住动摇了想法。

        可碰触到风若尘那酸溜溜的眸光之后,杨璟也镇定了下来,这苏月羞便像色彩斑斓的毒蛇和花蝶,最好惹都不要惹,否则后患无穷,杨璟是吃够了女人的亏的,虽然苏月羞楚楚可怜,杨璟却不为所动,还是让人将她关押了起来。

        风若尘见得杨璟如此,这才放心下来,见得陈密等人仍旧无法从失利的阴影中走出来,便提高了声音,朝杨璟道。

        “你刚才说没抱太大希望,是不是早就料到咱们会拿不到人?”

        听得风若尘如此问,无论是陈密还是李庭芝等人,都纷纷抬起头来,他们显然也是非常的好奇,可惜敢如此直截了当问杨璟的,也就只有风若尘一个了。

        杨璟扫视了一圈,而后往身后的房间看了一眼,朝众人道:“如果我猜得没错,那个通风报信的,应该就是伤了洞真的那个人。”

        杨璟此言一出,风若尘等人也是吃惊不小,如果杨璟是对的,那么只能说明,那个丁丁杀手并非孤家寡人,他训练出这么多的蒙古蛮子,四处伤人,又给红旗墰和云都赤杀手通风报信,这种种迹象都将事情往蒙古人的方向推动!

        朝廷就是担心蒙古人以安丰军为突破口,再度大举南侵,才让杨璟快马加鞭地赶过来,而目前的形势来看,赵昀和诸多官员们的担忧,只怕要成真了!

        见得众人忧心忡忡,杨璟也担心影响了士气,便朝刘汉等人说道:“既然你们都这么担心,不如带些人去给杜庶助助威吧。”

        “提刑官杜庶?他又做什么勾当?”风若尘不由问道。

        “我让他去抓那个通风报信的人了。”杨璟有些漫不经心地答道,这个丁丁杀手确实如同杜庶所想,是个狂妄自大的人,认为杨璟根本不可能抓到他,所以才布下这样的迷局,让杨璟来解。

        只是他没想到杨璟会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非但把洞真给救了下来,还解开了他的谜题!

        而种种迹象表明,此人与红旗墰和云都赤都有着极其密切的联系,这些杀手无法出城,自然会找到此人寻找解决办法,或者继续策划刺杀李庭芝和杜庶的计划,留在城中充当内应,对他们而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所以此人虽然如同狐狸一般保持着警惕,但绝对想不到杜庶会这么快就找上门来!

        让红旗墰和云都赤的人逃走了绝大部分,或许是失利,也尤为可惜,但如果杜庶能够抓到这个人,那么杨璟就赢了一大半了!

        再者,罗道宁和甘露师太还没有回来,他们还在执行着杨璟的秘密任务呢!

        刘汉和李庭芝等人听得这样的消息,哪里还坐得住,赶忙出门追杜庶去了。

        而杨璟则抬头看着北方的天空,那层层乌云压得极低,就像浸透了墨汁的大棉被,触手可及一般,乌云之中的闪电,就如同蒙古人的马刀和长矛,随时会将安丰军城碾压成碎片一般!

        “山雨欲来风满楼啊...”杨璟低声自语着,这黑云压城城欲摧,或许就是战争的前兆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