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最强逆袭 > 第四十章 新的开始……
    第四十章  新的开始……

    清儿是上海音乐学院民族音乐系的老师,妈妈很早就已经去世了,从小跟着爷爷奶奶生活,再后来爸爸也莫名其妙的去世了,那个时候她第一次见到姜显邦,是这位叔叔一手操办的爸爸的丧事。

    记得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姜叔叔来给爸爸扫墓,前两年他也抽空来,每次来都会给爷爷奶奶以及她买很多礼物,走的时候还会给爷爷不少钱,爷爷说姜叔叔是好人,让自己逢年过年都要问候姜叔叔。

    那年她陪姜叔叔扫完墓后,姜叔叔问她愿不愿意跟着他去上海,傻傻的她问道“上海是哪里呀,那里好玩么?”

    “上海是大城市,好玩呀”

    然后她就答应了,随后爷爷奶奶也同意了,毕竟他们年龄大了,已经无法照顾她了,纵然舍不得,也知道小孙女跟着姜显邦会过的很好,他们更知道因为儿子的关系,姜显邦肯定会照顾好清儿。

    于是,清儿就跟着姜显邦来到了大城市上海,当她来到上海的时候,被这座城市震惊了,这里远比他们的小县城要热闹繁华,她被送进了上海最好的贵族学校,开始接触各种新鲜事物。

    小时候爸爸喜欢听那些古琴、古筝、琵琶曲等等,姜叔叔也喜欢听,于是她就告诉姜叔叔自己想学,姜显邦对于这闺女很疼爱,自然答应了,却没想到这丫头挺有音乐天赋,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

    大学、研究生,她留在上海,不想跑得太远,她知道姜叔叔没有老婆孩子,所以需要有人照顾,她已经把自己当做姜叔叔的女儿了。

    姜叔叔喜欢喝茶,她就学茶艺,那段时间姜叔叔喜欢听钢琴曲,她又开始学钢琴,只要姜叔叔喜欢的,她都愿意去学。

    清儿性子很淡,正因为如此,她的气质也愈发的超凡脱俗,愈发的不食人间烟火,这也是让姜显邦头疼的地方,因为他真不知道,什么样的男人才能配得上这傻丫头。

    问过几个佣人后,清儿知道这应该快醒来了,于是跑到厨房,做了两碗酸汤面,姜叔叔酒醒以后习惯吃碗酸汤面,她的厨艺早已炉火纯听。

    系上围裙,扎起头发,如此不食人间烟火的美女下厨,多少让人有些难以置信,估计在所有男人眼里,这样的女人只适合煮茶论琴,怕是让她走进厨房,都有些心疼,觉得暴殄天物。

    当清儿将两碗酸汤挂面盛好放在客厅时,秦升和姜显邦,也不知道是被吵醒,还是闻到香味醒来,秦升迷迷糊糊嘟囔道“好香啊”

    “清儿回来了啊”姜显邦起身瞅见坐在对面浅笑的清儿,揉着头说道。

    清儿有些幽怨道“叔叔,你这是喝了多少酒啊,不知道自己身体不好么?”

    姜显邦很是机智的指着秦升道“这不能怪我,你得怪他,这臭小子使劲的灌我,以后他要是再来咱家,你就说我不在”

    秦升瞅眼清儿,又瞅眼姜显邦,一脸懵逼,这老东西也太不要脸了,这锅背的冤枉啊,这时候清儿已经噘嘴瞪着秦升,秦升心里十万只草泥马狂奔而过,本来中午就因出言不逊得罪了大美女,现在又被姜显邦摆了一道,估计自己已经上了她的黑名单了吧。

    “这锅我不背,是你让我陪你喝两杯”纵然如此,秦升还要伸冤。

    姜显邦起身伸着懒腰道“别忘了你小子现在的身份,这锅你背还是不背?”

    秦升立刻明白姜显邦的意思,特么的威胁自己,可是谁让人家是老板啊,无奈只能一脸认怂道“背”

    姜显邦像是打了胜仗的将军,肆无忌惮的笑了起来。

    清儿娇嗔道“好了,叔叔,我给你们做了酸汤面,快吃点东西垫垫吧,我再给你们泡壶普洱,醒醒酒”

    “我最爱的酸汤面,吃面吃面,秦升,快尝尝清儿的手艺,你小子跟着我沾光了,别人还吃不到呢”姜显邦直接蹲在地上端起面吃了起来。

    秦升也饿了,于是不客气的狼吞虎咽,一老一小还真有趣。

    过会,一碗面被秦升解决了,秦升连汤都喝干喝净了,乐呵道“好吃,真好吃,酸辣刚好”

    “还要么,厨房还有”清儿出于礼貌问道。

    谁知道秦升很不要脸道“要,必须要,多放点辣子”

    旁边的佣人立刻端着碗,去给秦升再盛了一碗,姜显邦笑骂道“你小子真是不把自己当外人啊”

    两碗酸汤面,秦升是彻底吃饱了,又喝了会茶,总算是恢复状态了,这才打算准备离开。

    姜显邦意思让他今晚就住在这里,秦升说还有事得回去,明天他按时上班就行,饭桌上的时候,姜显邦已经打过招呼,同时给了秦升上善若水负责人的手机号,明天早上秦升直接联系就是了。

    喝酒不开车,除非真的有急事,所以那辆车就扔在姜显邦这里,他让司机明天给秦升送过去,秦升打车离开。

    城市很大,异乡人很难找到归属感,秦升更为特殊,出生在哪未知,在西安长大,又在上海发展,不过相比于刚上大学独自来到上海时,举目无亲那种茫然,再回上海,至少不再那么陌生。

    独自走在淮海中路上,秦升漫无目的的前行,纵然是到了凌晨,路上的行人依旧很多,这里距离衡山路很近,秦升暂时不想回去,就步行前往YOUNG酒吧。

    今晚的YOUNG酒吧比起那天多少有些热闹,秦升对这里太过熟悉,随便找了个未知坐下,依旧只要了一瓶啤酒,台上依旧有驻唱的歌手,却也不是那次唱成都的文艺范男人,而是一个乐队,唱着逃跑计划的歌。

    秦升亲抿着啤酒,安安静静的听着歌。

    这时,一个男人拿着瓶红酒,坐在了秦升的旁边,他穿着黑色的短袖,身材微胖留着胡子,看起来只有三十来岁,笑眯眯道“今晚一个人啊?”

    “你是?”秦升不解的问道,其实他并不想被打扰。

    男人乐呵道“我叫康子,是这酒吧的负责人,上次你来唱了一首春风十里,很好听,所以记得你了”

    “哦”秦升这才明白过来道“谢谢,随便唱的”

    “喝两杯?”康子主动说道。

    秦升笑着点点头,随后康子吩咐服务员拿了两个杯子和醒酒器。

    倒上酒后,两人碰了两杯,康子笑道“怎么找到我们这的,还是朋友推荐的?”

    “不是”秦升摇摇头解释道“几年前我就经常来这里,有个朋友在这里驻唱,不知道现在老板还是齐叔么?”

    “哦,原来是老客人啊,不过齐叔早已不在了,两年前他就已经转让了酒吧,去美国找女儿团聚了”康子笑着说道。

    秦升若有所思道“难怪没有认识的熟人”

    “你唱歌挺好听的,有没有兴趣来我们这驻唱?”康子饶有兴趣的问道。

    秦升呵呵笑道“不了,也就是有时间过来转转”

    “真是可惜了”康子叹口气道。

    这时候驻唱的乐队时间到了,他们离开后,酒吧里恢复了安静,康子半开玩笑道“要不再唱首,我觉得你声音比较有故事,以后你和朋友来,一律八折?”

    “不了”秦升委婉的拒绝。

    康子却坚持道“唱首吧,你也是老客人了,就当给咱们酒吧增加点客源,上次不少客人都说你唱的好听,还询问你是不是这里的驻唱”

    以后秦升肯定少不了来这里,康子如此坚持,盛情难却,秦升也想发泄发泄,于是点头道“那行,就一首啊”

    “就一首”康子哈哈大笑起来。

    秦升缓缓上台,从旁边拿了把吉他,康子给舞台打过招呼后,就重新坐在原地,秦升调了调弦,随后淡淡道“一首《白兰鸽巡游记》,送给大家”

    康子带头起哄喊了起来,有几个上次正好听过秦升春风十里的客人,看见是秦升后,也起哄起来。

    当秦升上台以后,康子就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等到接通以后,他轻声道“老板,他又来了,正准备唱歌呢,你要听么?”

    “开视频”那边一个女人温柔的声音说道。

    康子挂了电话,主动拨通视频,随后对着秦升。

    秦升清了清嗓,开唱,不需要乐队,一把吉他一个人,安安静静。

    “我从远方来到陌生的地方,

    就像沉睡了不知多少个年头,

    我将不顾一切的来到这地方,

    放眼望去一路春光不再平凡,

    啊时光穿梭如水一般,

    啊昨天的路已经很远,

    白兰鸽,白兰鸽,

    飞过彩虹划过的瞬间,

    她就在远方,

    不要停止追寻着她,

    白兰鸽,白兰鸽,

    飞过似水华丽的人间,

    直到拥有了一切,

    还是飞向北方”

    依旧是民谣,依旧是那种味道,依旧是那么的沧桑,没有故事的男人自然唱不出这种感觉。

    一首歌唱完,从安静到热闹,大家欢呼雀跃的鼓掌。

    可是秦升并不喜欢热闹,这首歌只是此时他心情的写照,所以他回到位置后,只和康子喝了杯,随后就离开了酒吧。

    电话那边的女人,不是别人,只会是苏沁,他抿着嘴傻笑,也不知道在笑什么?

    当秦升回到汤臣高尔夫别墅的时候,其他人都已经睡着了,秦升也没打扰别人,直接回房间睡觉。

    第二天清晨,秦升早早起床,没有吃早餐,和韩冰等人打过招呼后,就匆匆离开了。

    新的工作,新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