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火之日向 > 第423章 争执(9)

第423章 争执(9)

        “不!”日向一郎摇摇头,道,“岳父,我觉得我很有必要这么做!”

        “一郎,你为什么觉得很有必要?”日向日足问道。

        “岳父,如果纲手老师受伤的原因是实力不济,那我根本就不会让云隐忍者村给我一个交代!”日向一郎回答道,“毕竟两军对垒,生死各安天命!”

        “可事实并非如此——纲手老师之所以受伤,不是纲手老师的实力比不上四代雷影的实力,而是田中小太郎在暗中暗算与偷袭纲手老师!”

        “在这样的现实面前,我必须让云隐忍者村给我一个交代——我这么做,既是为了给纲手老师讨回一个公道,也是为了震慑其他试图引诱木叶忍者的势力!”

        “一郎,即便纲手姬是你的老师,但你不觉得你所要付出的代价太大了吗?”知道日向一郎为什么这么做的日向日足问道。

        “岳父,虽然我所要付出的代价有些大,但纲手老师值得我这么做!”日向一郎道。

        “……”从日向一郎的嘴里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后,日向日足沉默下来。

        看着日向日足沉默,日向一郎开口道:“岳父,请不要感觉到为难——即便我不再是日向家宗家的继承人,但我依然还是日向一族的族人!”

        “好!”看了看日向一郎,日向日足答应道,“一郎,我明天就对外宣布你不再是日向家宗家的继承人!”

        “岳父,多谢你的成全!”见日向日足答应,日向一郎道。

        “一郎,虽然我会在明天对外宣布你不再是日向家宗家的继承人,但你和雏田的婚事并不会改变——你依然是雏田的未婚夫,而雏田依然是你的未婚妻!”日向日足道。

        “岳父,你放心!”日向一郎点点头,道,“对于我和雏田之间的婚事,我从来就没有想过去改变!”

        听完日向一郎的话,日向日足一脸满意的开口道,“一郎,听到你这么说,我真的很高兴!”

        “呵呵!”日向一郎笑了笑,然后开口道,“岳父,既然你明天就会对外宣布我不再是日向家宗家的继承人,那我也就不方便再居住在日向家宗家了!”

        “等一下,我会带着纲手老师搬离日向家宗家的!”

        “一郎,即便你不再是日向家宗家的继承人,但你依然是雏田的未婚夫!”日向日足道,“以雏田未婚夫的身份居住在日向家宗家有什么不方便的!”

        “岳父,你是清楚我即将要做的事情是什么的!”日向一郎开口道,“因此,为了不让雏田和日向家宗家陷入进是非漩涡,我必须搬离日向家宗家!”

        “好吧!”日向日足想了想,道,“一郎,你搬离出日向家宗家也好——这样的话,当你做完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时,没有陷入进是非漩涡的日向家宗家也就能够从旁拉你一把!”

        “岳父,谢谢你!”日向一郎感谢道。

        “一郎,一家人没必要说什么感谢不感谢的!”日向日足挥挥手,道。

        ……

        日向一郎在日向家宗家的卧室。

        日向一郎与日向日足聊完了事情后,从日向日足的书房出来,向着自己在日向家宗家的卧室走去。

        当日向一郎踏进自己在日向家宗家的卧室时,就看到还未离开的自来也正在和纲手交流。

        因为是在纲手面前,所以,对于自来也,日向一郎该有的礼节还是有的。

        “自来也大人,你好!”日向一郎问候道。

        听到日向一郎的问候,自来也神色淡漠的看了看日向一郎,点点头,道:“日向一郎,你也好!”

        亲耳听到日向一郎对自来也的称呼和自来也对日向一郎的称呼后,一旁的纲手不可能感受不到日向一郎和自来也之间的疏离。

        不过,在没有弄清楚日向一郎和自来也之间为什么会产生疏离时,纲手只能当作不知道。

        “一郎,你去哪里了?”纲手问道,“我醒来后,怎么没见到你?”

        “纲手老师,我出去有事去了!”日向一郎回答道。

        在日向一郎回答完时,自来也看着纲手,道:“纲手,来了这么久,我也该走了!”

        “自来也,不多坐一会吗?”纲手问道。

        “不了!”自来也道,“纲手,我来的主要目的就是想要看看你的伤情!”

        “现在,既然你的伤情正在逐渐的康复,那我也就没必要多停留了——毕竟,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

        “自来也,既然你有事情要处理,那我也就不多留你了!”纲手道。

        说到这里,纲手转头看向日向一郎,道:“一郎,替我送送自来也!”

        “好!”日向一郎答应道。

        “不用了!”自来也拒绝道。

        拒绝之后,自来也便直接起身离开。

        在自来也离开的时候,见自来也拒绝的日向一郎并没有追上去送自来也。

        等自来也的身影完全不见后,纲手看着日向一郎,问道:“一郎,你和自来也之间是不是生了什么?”

        “纲手老师,我和自来也之间只是起了一点争执,并没有生什么大事!”日向一郎回答道。

        “一点争执!?”纲手道,“一郎,我可不相信你和自来也之间的一点争执就会让你们两人之间的关系疏离成了这样?”

        “说,你和自来也之间到底生了什么事?”

        虽然纲手想要弄清楚日向一郎和自来也之间的矛盾,但日向一郎并不想多说自己和自来也之间的矛盾。

        “纲手老师,在此刻,你需要关心的是你身体中的伤情,而不是我和自来也之间生了什么!”日向一郎道。

        见日向一郎没有详说他和自来也之间的矛盾,纲手便知道自己从日向一郎的嘴里是问不出什么话了——在纲手想来,想要获知日向一郎和自来也之间的矛盾,就只有从另外的途径入手。

        于是,纲手顺着日向一郎的话,道:“一郎,虽然我能清晰的感受到我的身体正在康复,但我终究是接受治疗的患者!”

        “因此,我还是要询问你一声——我的身体情况如何了?”

        “纲手老师,你已经没有性命之忧了!”日向一郎道,“但想要完全康复,那就需要等上十几天的时间!”

        “一郎,会留下后遗症吗?”纲手问道。

        “不会!”日向一郎回答道,“纲手老师,你不会留下后遗症的!”

        “一郎,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听到日向一郎的回答,纲手松了一口气,一脸高兴的开口道。

        “纲手老师,我们离开了木叶这么久,你在木叶的居所还能住人吗?”看着高兴的纲手,日向一郎问道。

        “一郎,你问这个干什么?”纲手疑惑道。

        “纲手老师,如果你在木叶的居所还能住人的话,那我们今天就搬到你在木叶的居所去居住!”日向一郎道。

        “一郎,难道日足族长不欢迎我?”纲手问道。

        “不!”日向一郎摇摇头,回答道,“纲手老师,岳父怎么可能不欢迎你!”

        “不过,因为生了某些事情,所以,我们已经不适合居住在日向家宗家了!”

        “一郎,你所说的某些事情是指什么事情?”闻言,纲手一脸严肃的问道。

        考虑到自己的个人决定是瞒不住纲手的,因此,日向一郎就将自己的个人决定对纲手和盘托出。

        “不!”听完日向一郎的述说,纲手立即开口道,“一郎,我不允许你这样做!”

        对于纲手的不允许,日向一郎丝毫没有觉得意外。

        “纲手老师,你不允许是你的个人决定,我要做是我的个人决定!”日向一郎道,“因此,即便是你不允许我做,但我依然会去做!”

        “一郎,你的眼里还有我这一个老师吗?”见日向一郎不听自己的话,纲手道。

        “纲手老师,我的眼里当然有你!”日向一郎道。

        “一郎,既然你的眼里有我,那你为什么不听我的话?”纲手道。

        “纲手老师,曾经在你羽翼之下的雏鸟已经长大了!”日向一郎道,“所以,雏鸟有了自己的想法了!”

        “一郎,即便你长大了,但你依然是我的弟子——我说的话,你必须听!”纲手道。

        “纲手老师,我不想和你起争执!”日向一郎道。

        “一郎,我也不愿意和你起争执!”纲手道,“但你必须听我的!”

        “对不起!”日向一郎一脸歉意的开口道,“纲手老师,既然我已经将我的个人决定做出来了,那我就不会再更改我的个人决定了!”

        “因此,我只能对你说一声抱歉了!”

        “一郎,你……”见日向一郎嘴说抱歉,纲手一脸激动的开口道。

        可话才刚刚起个头,纲手就立即用手捂住自己的嘴。

        “咳咳咳——”

        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声从纲手的嘴里出。

        看着纲手正咳得撕心裂肺,日向一郎连忙上前检查起纲手的身体来——在日向一郎看来,纲手咳得这么厉害,可能是纲手因自己的情绪激动而导致了自己身体中的伤势出现了反复。

        可是,当日向一郎刚伸手靠近纲手的身体时,纲手用手将日向一郎伸过来的手拨开。

        “我不用你管!”纲手道。

        “纲手老师,我怎么可能不管你!”日向一郎一边再次将手伸向纲手,一边开口道。

        避开了纲手的阻拦后,日向一郎顺利的捉住了纲手的手腕。

        随后,日向一郎开始检查起纲手的身体来。

        见日向一郎开始检查起自己的身体,纲手也就没有再挣扎。

        “一郎,如果你还认我是你的老师,那你就要放弃你所做出的个人决定!”纲手看着日向一郎,道,“否则,我们之间的师徒情谊到此结束!”

        “纲手老师,即便你不认我是你的弟子,可我依旧认你是我的老师!”日向一郎一边检查纲手的身体,一边开口道,“因此,该做的事情,我还是要做!”

        在自己拿师徒情谊相威胁的情况下,纲手看到日向一郎还是不愿意放弃,顿时气急。

        “一郎,我在前面为你铺路,你却在后面给我拆台!”纲手一脸气愤的开口道,“你真是气死我了!”

        听到纲手说为自己铺路,日向一郎先是一怔,随即反应过来。

        “纲手老师,虽然火影的位置诱惑人心,但在我的眼里,还有比火影位置更重要的东西!”日向一郎道,“因此,你没有必要为了我如此拼命!”

        “一郎,你混蛋!”纲手骂道。

        “纲手老师,混蛋就混蛋!”日向一郎道,“我不介意的!”

        见自己左劝右劝都没有任何的效果,纲手知道想要劝住日向一郎,就必须拿出杀手锏了。

        于是,纲手正了正脸色,道:“一郎,如果你不放弃你所做出的个人决定,那我就死在你面前!”

        听到纲手以死相逼,日向一郎的脸色终于严肃起来。

        “纲手老师,我是不会让你有机会死在我面前的!”日向一郎一脸认真的开口道。

        “一郎,人要是想活,或许千难万难!”纲手道,“可人要是想死,那就轻而易举了!”

        “纲手老师,你为什么一定要逼我就范?”日向一郎道。

        “不是我逼你,而是你逼我!”纲手一脸诚恳的开口道,“一郎,身为老师的我恳求你放弃你的个人决定!”

        “不!”日向一郎拒绝道,“纲手老师,我绝不放弃我所做出的个人决定!”

        “好!”见日向一郎拒绝,纲手决绝道,“一郎,那你就等着给我收尸吧!”

        “纲手老师,只要我不允许你死,那你就死不了!”日向一郎道。

        “一郎,世上没有死不了的人!”纲手道。

        “纲手老师,在我已经真正掌握了阴阳遁的情况下,我说你死不了,你就死不了!”日向一郎道,“换言之,即便你在上一秒自杀,那我也能在下一秒复活你!”

        听到日向一郎说他能够在下一秒自己,纲手的脸色变了变。

        “一郎,即便你掌握了阴阳遁又如何,我可不认为阴阳遁能够让人起死回生?”纲手装作不屑的开口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