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林半侠传 > 第五百一十一章 诈伤

第五百一十一章 诈伤

        “报!”

        卫冼面露不信之色,一名信使却飞快进来,面色惊惶。

        “何事?”

        “我军前锋将领听闻宋家内乱,轻骑冒进,已中宋军埋伏,折损两千,狼狈逃回!”

        那信使一颤,硬着头皮道。

        “该死!”

        卫冼气得一跺脚,整个帅帐都震了震:“余大成在哪里?本总管要将他千刀万剐,以治他不听军令、战前失利之罪!”

        “余……余将军已经阵亡!”

        卫冼深吸口气,却是诡异地平静下来,不管地上簌簌发抖的信使,看向裴矩,阴沉道:“你说得不错,此人确是我之大敌!”

        “总管能知此,为时未晚也!”

        裴矩俊美的脸庞上露出一丝智珠在握的笑容。

        ……

        “大兄高明!”

        山岭之上,宋智与方明俱都换了戎装,看着红色头巾,红色铠甲的宋家兵卒如猛虎下山般扑下,将进入包围的隋军吞噬。

        宋智不由恭敬对方明道:“大兄所料丝毫不差,先泄漏宋家内乱之假情报,再命令前锋示敌以弱,那余大成果然轻敌冒进,进入我等埋伏!”

        “这个自然!”

        方明甲胄在身,名动武林的天刀悬挂在腰间,自然而然便多了一股英武之气,只听他侃侃而谈道:“隋军自渡江以来,破建康,俘后主,江南各城无不望风而降,从未经历过大战,兵将自然越来越骄,军纪更是不断败坏,将领争功之心日盛,正是我等利用之机!”

        “只是可惜……”

        他又忘了下方正在打扫战场的宋家兵卒一眼:“隋军实力雄厚,纵十次大败亦本钱过人,凛然无惧,我等却是一次都败不得!”

        “当此之时,我等只有先得小胜,凝聚士卒之气,让新人成军,然后利用地利与敌人周旋,不断积累小胜为大胜,以战迫和,全此一役!”

        “大兄高明!”

        宋智心悦诚服地道。

        也只有他这个方明的亲近兄弟才知道,宋缺虽然年少成名,武道过人,未曾领过一日之兵,却是天纵奇才,博通古今衰变,可称为中土有史以来,最高瞻远瞩的军事战略大家。

        其用兵如神,在宋智看来亦是非常不可思议之事,而这也增加了他的信心。

        “我等据岭而守,面对五倍大军,信心最为重要,因此不能一味守寨!趁着这次大胜,我将率领精骑,趁夜偷营!”

        方明道:“这也是积累小胜为大胜的一种!”

        “大兄,你为三军统率,怎能亲身犯险,还是由我去吧!”宋智大惊。

        “这点我如何不知?只是夜战危险,我们不仅必须每次都全身而回,将自身损失降到最小,更是必须每次都有斩获,此任务太过艰巨,除了我之外无人能行!”

        方明以手抚刀,悠然叹道。

        古代夜战最为危险,夜里偷营更往往是被逼到绝路才不得不行的拼死之策。

        皆因士卒夜晚极易走散,号令难行,甚至往往还未见到敌人便自行崩溃。

        不要太高看古代士卒,实际上,他们因为肉食匮乏的原因,除了几支精兵之外,体能皆远远逊色于现代,而行军之时的号令传递更是如此。

        现在,方明就是要用自己的望气异能,还有无上的威望为凭,给这些夜兵‘开挂’。

        “还有……与四川蜀郡的贸易,也不要断掉,利用那边的利润,全力收购军用物资,特别是滇马与藏马!”

        方明眸中精光一闪。

        有着解晖的独尊堡作为枢纽,此时岭南与蜀地的贸易线已经被方明打通。

        以蜀地特产与岭南的互相贸易,为宋家带来了源源不断的利润,而有着天龙中大理经验的方明更是立即启动了茶马古道,开始全力以这些利润收购军需,特别是战马。

        “世人皆以为北人善马,南人善舟,精锐骑兵乃是北人的专利,这次我便要令他们大吃一惊!”

        方明冷冷一笑。

        ……

        疏忽间,距离卫冼陈兵五岭已经过去了数月。

        轰隆隆!

        马蹄乍响,鲜艳的铠甲沾满敌人血迹,得胜的将士更是满载而归。

        “大帅回来哩!”

        营寨大门洞开,迎接方明的小队。

        “哈哈!此次又烧了隋军的一个粮仓,偷袭了一处运粮队伍,真是痛快!”

        骑士一个个桀骜悍勇,不在意地将马袋内血迹斑斑的首级抛下,营寨内的将士,望向方明的眼睛更是充满炙热,仿佛看到了自己的神祗。

        “大兄回来哩!”

        宋智看着浑身毫发无伤,正在擦拭天刀的方明,脸上满是崇敬之色:“三月以来,大哥接连出击三十七次,每一次最多折损不过十余,却大有斩获,袭击隋军粮道二十余次,焚烧粮草十万担,斩获过五千!隋军无不闻风丧胆,我宋家将士,更是以加入突袭队为荣!”

        他这话说得真心实意。

        根据与宋缺一起的兵卒所说,宋缺在争战上往往有着一种可怕的灵觉,能远隔数十里就发现敌军,更是数次带他们逃离陷阱,久而久之下来,自然就被神化了。

        “士气可用,这便很好!”

        方明毫不怀疑,在他率领突袭队数十次大破隋军,更连逃陷阱之后,已经得了将士死力,就是让他们立即自刎也不会有任何犹豫。

        一支百战百胜的军队,就是从这样战无不胜的过程中不断培养起来的。

        只是他也谦虚得很,知道自己能做到这点,不过是过人的武功,与天眼望气术的配合罢了。

        军气浩浩荡荡,直上云霄,只要他没瞎,那都可以看见。

        有着这个犀利的法宝,隋军的一举一动,当然在数十里之外就难逃方明之眼。

        也正因为如此,不论隋军将运粮队伍藏得多么严密,又或者绞尽脑汁,布置多么阴险的陷阱,在方明的眼里也就是个笑话。

        “差不多了……”

        方明却是依栏而望,忽然叹息一声。

        “兄长也知道了?晋王杨广已经横扫江南,杀高智慧、汪文进败逃,不日彻底平定,即将亲带大军奔赴岭南!”

        宋智脸上也是恨恨之色,“可惜……若再给我们数月时间,保管对面的九万隋军不攻自破!”

        “不攻自破怎么可能?他们占据优势,最多是在粮草耗尽之前,先行撤退罢了,我们衔尾而击,也最多扩大个一两万的战果,于事无补!”

        方明道:“现在隋军以重兵运粮,虽然消耗颇大,但偷袭也更加危险!不过……我们还有最后一个机会!”

        “什么机会?”

        宋智眼睛大亮,实在想不到在这种情况之下,自家智谋百出的兄长居然还有办法。

        “对面虽然也是隋朝大军,但我却知道卫冼心系太子杨勇,必不希望看到杨广平定岭南,再次势力大涨!”

        方明道:“因此……若我们卖个破绽,卫冼在杨广压力之下,说不得便会行险一搏!”

        “大兄为何如此肯定?”

        “直觉!”

        方明翻了个白眼,心想难道还能说我天眼看出来的么?

        但宋智立即就信了。

        皆因为在瞬息万变的战场之上,将帅的直觉也实在是决定胜负成败的关键因素之一。

        “只是……大哥准备卖给隋朝什么破绽?”

        宋智眉头皱起:“卫冼此人心计百出,大军更是不动如山,这数月又屡吃败仗,绝难轻敌冒进的!”

        “我重伤垂死的消息如何?”

        方明的嘴角掀起一丝冰冷的笑意:“我这次会特意中伏,制造重伤假象,到时候你们便散布我已阵亡的消息……如此之下,卫冼也应该会心动出手了吧?”

        “什么?”

        宋智冷汗淋漓:“大兄有把握骗过隋军么?更何况,兵凶战危,不若用替身吧!我宋家每一个子弟,随时都愿意为大兄付出生命的!”

        “智弟好意,我心领了!可惜……”

        方明拔刀而立,天刀骤然发出可怖的轰鸣,清冷的刀光似震慑天地。

        “你们模仿得了我宋缺的容貌,却假冒不了我的天刀刀法!不要小看隋军,这里面有着能人!若非我亲自前去,再受到无可挽回的重伤,他们绝对不会信的!”

        说这话时,方明望向隋军大营方向,嘴角却是带起一丝诡异的弧度。

        在宋家情报当中,裴矩也早已到了隋军军营。

        而他也曾经在偷袭之时,感受到过一股可怕的魔气窥视。

        这一切的一切,都代表着石之轩,这个花间派与补天阁的传人,刺客祖宗已经到了。

        若要宣布宋缺重伤身死的消息,还有什么比石之轩亲自出手,事后证实更可信的?

        因此,方明这次不仅要‘中伏’,更是要与石之轩交手,甚至中对方一剑才足可瞒过去。

        只是,这个就不必跟宋智说了。

        否则他肯定死也不会同意这个计划的。

        毕竟,真要如此行事,恐怕就是散人宁道奇、武尊毕玄、奕剑大师傅采林这个级别的大宗师亲自前来,也是危险非常,一不小心便会丢了小命。

        “不用多说,便如此定下!”

        方明望向宋智,眼神当中的冰冷令他心里一颤:“也正好借此机会,将我们自家阵营当中的硕鼠揪出来!”(未完待续。)

  https://www.biqumo.com/0_1/212382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