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道通神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剑路磨剑心

第一百一十二章 剑路磨剑心


  (第二更来了)
  白玉剑路,只有米许宽度,看似笔直往前,实则蜿蜒如蛇一般的,四周,便是茫茫的云海,深不见底,深邃无边,波澜壮阔。
  一道身影飞速奔行,脚步如疾风般的掠过,在这白玉剑路上不断往前。
  正是陈宗!
  满怀着激动的心绪和万千期待,陈宗保持着高速不断的奔跑,第四境的强者,可以御空飞行,第五境的强者,自然也是如此,并且可以更快,但陈宗却也发现在此地,自己根本就无法御空飞行,只能在这白玉剑路上不断的往前奔跑。
  冲冲冲!
  神魔剑典,赋予陈宗强横至极的体质和修为力量,雄浑至极磅礴浩瀚,让陈宗的一身耐力雄浑无比,长途奔行也不会觉得疲惫,而且,还有功诀不断的运转,自行吸纳四周的元气,补充恢复自身的消耗,只要不是过度的消耗,便可以一直处于一种循环的状态。
  但没多久陈宗就发现一点,自己的力量在消耗,恢复却很难,哪怕是神魔剑典不断的运转,也只能够汲取到微量的元气来恢复自身,完全比不上消耗的速度。
  就算是陈宗有意识的降低速度,降低自身的消耗,也一样如此,恢复速度,完全跟不上消耗速度。
  而且,速度一旦降低,陈宗就生出一种灭顶之灾,似乎自己不够快的话,身后就会出现什么可怕的巨兽将自己给一口吞掉,但扭头看去,身后却是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只不过,那种如芒在背的强烈危机感,始终存在,当自己速度快时,危机感会削弱,当自己的速度变慢时,危机感就会增强,鞭策着陈宗必须保持一定的高速。
  尽可能的节省力量的消耗,又要保持一定的速度,这就需要陈宗对自身力量的掌控更进一步。
  但陈宗对于自身力量的掌控,已经达到了一个惊人的高度,是无数第五境都无法比拟的,想要进一步的增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陈宗不慌不忙,心性平定、古井不波,一边保持着高速奔行,一边则凝聚心神,锤炼自身的力量掌控,超高的悟性和一心诀的辅助,让陈宗每时每刻都有所收获,尽管每一次收获都十分细微,却是积少成多,厚积薄发。
  陈宗也发现一点,这白玉剑路,并非一条笔直,而是弯曲的,比如现在,陈宗就可以看到头顶上的白玉剑路,其实现在自己是头部朝下,只不过白玉剑路似乎有一股吸力,让自己不会下坠。
  笔直、左右弯曲、上下弯曲、螺旋弯曲……
  很突兀的,一阵风暴席卷而来,那风暴带着惊人的锋芒,似乎是剑气所构成,呼啸之间就将陈宗锁定,毁灭天地般的席卷轰击而至。
  陈宗神色不禁一变,这还是在白玉剑路上,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
  那剑气风暴的威能十分可怕,叫陈宗感到惊颤,只能闪避。
  一刹那,陈宗身形飘忽,幻影浮现之间,避开了那一道剑气风暴,但,白玉剑路终究只有米许宽度而已,避开剑气风暴的陈宗也不可避免的脱离了白玉剑路,身形微微停滞,便要往无尽云海当中坠落。
  临危不乱,
  陈宗双足连踏,分海剑元爆发,透过足底,踩踏在虚空当中,虚空在刹那仿佛化为实质般的,随着陈宗三次连踏,一股力量反震而起,推动陈宗的身躯,冲向白玉剑路,再次落在白玉剑路上,继续奔行。
  没多久,陈宗又遭遇了阻碍,这一次,并非剑气风暴,而是无数的剑气从正前方直接轰击而来,每一道剑气都凝聚着可怕至极的力量,洞穿一切,直接就要将陈宗轰碎般的。
  陈宗神色肃然,避不开,那数百道剑气,直接从正面轰击而来,覆盖的范围十分广泛,而白玉剑路却只有米许宽度而已,再加上特殊的环境,陈宗自付,无法避开,一旦避开的后果,就是脱离白玉剑路,能否重新踏空回来,很难。
  方才的那三步,看似简单,陈宗却很清楚其中的难度,而且那三步,直接就消耗了自身不少的修为力量。
  既然如此,那就斩吧。
  脚步不停,归月剑则在刹那出鞘,拉起一道残月般的锋锐剑光,瞬息斩出,剑气浩荡,银白色的剑芒斩裂虚空般的,直接与对面轰击杀至的剑气碰撞。
  斩斩斩!
  不斩不破,必斩必破,否则,无法冲过那剑气,身后的危机感也在不断的逼近。
  一剑斩出,不知不觉,似乎有精气神融入其中,斩出的剑光,愈发强横。
  斩破剑气,陈宗一步跨出,身形如剑般的凌厉,却又仿佛游鱼般的灵活,轻易从斩破的剑气缝隙之间穿透而过,而没有触及到其他的剑气,没有受到攻击。
  冲冲冲!
  身后,有无形的威胁,陈宗不知道,一旦自己的速度慢下来甚至是停顿下来,到底会面临什么样的危机,而那危机,是否会真正威胁到自己的性命,这些,都是无法推测的事,自己不能去博运气。
  万一博失败了,后果就是死亡。
  这种没有丝毫把握的事,陈宗不会去博,也不想去博,而是要争取,为自己争取一线生机,此生机,就是不断往前冲,不断的奔行。
  只是,这白玉剑路,到底有多长?
  看不到尽头。
  短时间还好,如果时间一长,却一直都没有尽头的话,足以影响到人的心志,最终让人崩溃,哪怕是陈宗也不例外。
  现在,陈宗就是不断的奔行,目光锐利而坚定。
  剑修,当无杂念,当一往无前。
  时间在缓缓流逝,陈宗一直在奔跑,一身力量不断的消耗,已经不足一半了。
  时不时的,就会有各种各样的剑气来袭,给陈宗带来威胁,让陈宗必须去应对,或者闪避或者正面击破,打破阻碍,继续前行。
  陈宗整个人处于一种难以言喻的紧绷状态,精气神的紧绷、心神的紧绷,这样的紧绷,有助于自身力量的调动和应用。
  一颗剑心,清澈通透一往无前。
  阻碍、劫难,都是磨砺。
  这似乎无尽的剑路,也是磨砺。
  陈宗这么告诉自己,但时间一长,内心还是不可避免的升起一丝
  丝的烦躁,怎么还没有到终点?
  之前的那一道声音,应该不是什么幻觉,而是自己前往太昊山的目的,尽管随着时间流逝,随着自己不断的修炼提升,那目的已经没有那么强烈的渴望了,但,最初的目的,陈宗还是没有忘记。
  何况,那可是一尊剑道圣者啊。
  如果能面见一尊剑圣,得到其指点,便也是一桩莫大的机缘。
  为了得到这样的一桩机缘,自己千辛万苦的冒险从万元岛离开,期间被裂天剑皇追杀,差一点身死,置之死地而后生的遁入空间裂缝之内,九死一生,又穿越混乱领,也遭遇不少的生死危机,最终方才来到太昊山,通过考核,成为太昊山的弟子。
  这一切,自己都不是白做的,都有收获,不小的收获,这些收获,就等于是自己的财富、自己的积累。
  心有所依,便不会如无根浮萍,不知道所踪、没有方向,也就不容易迷茫。
  有目标,便会愈发的坚定,越是坚定,越是精锐。
  不知不觉,在陈宗自己都没有觉察的情况下,一颗剑心一次次的受到磨砺,一次次的变得愈发的坚韧、通透,勘破一切虚妄,击破一切迷茫,不受外物所迷惑。
  挥剑!
  剑光在不知不觉当中,变得愈发的凝练,每一剑似乎都可以斩破一切,精气神等一切力量都在上面凝聚。
  每一剑斩出,都携带着惊人至极的威力,偏偏每一剑当中的力量,全部都内敛,无比凝练,没有外泄,如此,更让人难以觉察到剑当中所蕴含的力量,更难以防备。
  这些都仿佛是在无意识当中完成的,陈宗自己并未去注意,因为此时此刻,陈宗不断的前行,不断的挥剑,不断的重复相同的事情,整个人的心神意志,全部都沉浸到一种奇妙的状态当中。
  一双眼睛,正注视着陈宗,将陈宗的一举一动一切反应全部都收入眼底。
  那一双眼睛,就像是神明的眼眸一样,高高在上,窥透一切。
  不知不觉,陈宗都没有觉察到时间的流逝,眼前,却忽然出现了一道身影,那身影似乎是透明的,却又不透明,手持长剑,长身屹立的站在前方,拦截住陈宗的前进。
  杀!
  没有任何的迟疑,陈宗手臂一震,手腕一旋,霎时,那剑光带着无以伦比的锐利,刺破长空般的瞬息杀至。
  空气当中,似乎传出了一丝丝锐利至极的尖啸声,只不过十分细微,细微到难以用双耳听到,但这剑啸声,却偏偏响起了,似乎无处不在,直击神意般的。
  只是一剑,眼前的持剑人影还来不及反应,就被击溃。
  旋即,第二道持剑人影出现,又被陈宗一剑击溃。
  一道接着一道的持剑人影出现,却被陈宗一个又一个的击溃,只不过越是往后出现的持剑人影,剑术愈发的高超,实力愈发的强横,陈宗再也无法将之一剑击溃,反而陷入到苦战当中。
  苦战,却也是磨砺,就像是磨刀石一样的,不断的磨砺着剑锋,使之愈发的锋锐惊人。


  https://www.biqumo.com/0_705/704978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