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二代的日常随笔 > 83.第083章

83.第083章

        ☆、o313_伙伴

        虽然我是一个起名废,但为了未来的灵宝,我还是给我的剑取了个名字,叫小剑……

        别嫌弃啊,等以后灵宝剑诞生成了意识,它完全可以重新给自己取个喜欢的名字,而小剑这个曾用名在那之后可以当昵称用嘛。

        名字不过是个代号,称呼的意思到位了就行,不用太咬文嚼字。嗯,就是这样。

        *

        辨识灵气分布,找破绽,扩大破绽,暂歇,继续辨识……虽然战斗的节奏不慢,当身体疲惫后节奏的相对度还显得更快,但适应之后其实就只是个条件反射。

        由于并没有多少取巧的余地,所以条件反射建立完毕后,大脑基本就算放空了,虽然注意力还是集中在应对上,但潜意识中却开始飘过各种奇奇怪怪的念头甚至故事片段。

        就像睡觉时是在休息,但也不妨碍多做几个梦。

        当岩浆团突然从下方冲过来时,在灵敏闪避的同时顺便脑抽地想一想这玩意烧过头把我烧成光头……哎哟,好冷。

        毛球扑腾着翅膀在我附近移动,有时悬停在我旁边,有时跟岩浆团对冲将其冲散,有时在我劈开火灵气时补上攻击将被劈开的范围扩大……

        老爹说的对,毛球修为不比我低。而且灵兽天生有传承,它们会继承它们的父母、父母的父母直至最初的同族祖先的关于修炼、战斗、敌我等与生存息息相关的记忆。它们从来都是强大的,并不需要无微不至的保护,它们是修士们战斗时优秀的伙伴,而并不是只会卖萌的宠物。

        毛球:“咪……”

        ……等等,我是不是感应错了,为什么我感应到的这猫的情绪好像是……喜欢当宠物?

        毛球:“咪!”

        ……我忍不住仔细去打量它的毛脸,但很显然,连人这同种族生物的脸我都很难从上面看出其准确想法来,隔着一层毛外带种族隔离,那就更别想了。我唯一得出的结论是,分心太过,差点被烧到。

        唉唉,看来除了随身空间和剑,也要努力让毛球进化才行,不然沟通不畅啊。光感应个情绪模模糊糊的,只会让我猜测后又怀疑猜测,有点闹心。

        ☆、o314_同时使用

        作为公共设施,同一时间使用冰洞的当然不会只有我一人。

        冰洞的使用名额分配是这样的:有人主动申请使用,那就优先排,如果主动使用的人数与质量不够将冰洞的富裕能量消耗干净,那就将剩余名额分给犯错被罚的弟子。

        ——不用担心犯错的人少,云霞宗这么大一个宗门,人数众多,每天大错小错不断,想罚什么等级的都能找到人。填完冰洞还可以填焰湖,修炼场填完了还可以送去义务劳动。

        从对宗门的贡献来说,犯错弟子们占了不容忽视的一块,可惜他们的这份贡献半个贡献点都拿不到。虽然收获了一定程度的修为增长,但被罚弟子还是更偏好用‘白工’一词来表达自己心中的苦。

        ——表达完了后又继续犯错,完全看不到吃一堑长一智的成长性,让戒律处永远都有充足的实战材料可拿。

        *

        冰洞虽然同一时间使用人不少,但一方面因为层数多,另一方面每一层的面积也很大——有空间扭曲,内部比戒律峰的横截面积更大得多——所以彼此之间并不容易打照面。偶尔遇上了,也是很快就分开,各对付各的。

        理论上说,允许组队互帮互助,但修士大多很独,除非本来就互相熟悉甚至本来就是结伴而来的,否则大部分还是更愿意独自修炼、专注地提升自己,而不是训练一下配合。

        实际上,真要合作,还不一定能比单独作战更轻松,因为修士们的团队精神真的普遍都不怎样。加之,会来冰洞修炼也好、受罚也好的,绝大部分都是剑修。平时时不时就会一言不合打起来的群体,在冰洞这种火气过盛的地方,更压不住气性,还合作呢,不操剑互砍就不错了。

        ——注:如果因为彼此打得太投入而被冰洞所伤,算违规,要罚。不过如果没打出事儿来,那就随意吧,云霞宗从来不禁止良性打斗。嗯,啥叫良性?没打出不可逆伤势的都算良性。

        ☆、o315_剑修法修

        进冰洞的绝大部分是剑修,也就是说,还是有那么少量的非剑修会来这里。除开器修、丹修来这里借个火,和驭兽师、种植师来这里孵个蛋、育个种、给火属性灵兽灵植洗个澡等非常规修炼行为外,法修也属于和剑修一样拿冰洞当自我修炼场所的群体。

        如果追根溯源,那么其实剑修是在借鉴了体修的基础上,从法修中分离出来的一个职业。根本上剑修还是更与法修相似,而不是体修。

        剑修和法修最大的区别只在于,剑修使用灵力时更强调集中,要的是‘锐’,而法修则是‘散’。并不是漫无边际的散,而是润物细无声的包围。普遍来说,法修比剑修更擅迂回、布局,更加阴险。

        从灵根的角度来说,剑修更偏好单灵根,因为更容易集中灵力,而法修更偏好多灵根,因为更能挥出千变万化的控场效果。

        可能也就是因为这种偏好,在现代这种推崇单灵根的环境下,才使得剑修更气盛一些……或者说气盛很多。但是只从战斗力的角度来说,剑修法修是差不多的,选择哪一个职业更多是因为性格、作风、兴趣和价值观,而不是本身能力的倾向。

        理论上说任何一个好的剑修都有成为一个好法修的潜力,反之亦然,但是也有例外,比如……

        小师叔。

        小师叔其实不想当法修,他最喜欢的职业是体修,但真不适合,于是当年他退而求其次想当剑修。长辈们觉得,也行吧,虽然他之前都是在法修方面表现得明显更出色很多,但他这份丝毫不为那点出色而动摇的执着之心也挺有剑修风范的,走剑修之路也没问题。

        ……结果问题就大了。

        什么拿着剑光顾着掐诀,掐诀掐得太投入结果不知道把剑扔哪儿了;什么拿剑当树枝画阵,画完阵随手就把‘树枝’一扔,潇洒走人;什么架都打完了才想起拔剑……

        剑修峰表示:你拿剑是干嘛的?除了占用一只手外,它对你起到了任何帮助效果吗?你特么用符的时间都比用剑的时间多,都懒得去比你掐诀的时间了。

        然后就把小师叔轰去了法修峰。

        小师叔为此很憋屈。但法修峰比他更憋屈:好好的一个天生法修,偏偏不务正业,这孩子还能养好吗?

        哎,不用那么担心,小师叔好得很,他就是口嫌体正直,其实心里可爱法修这职业了。修为蹭蹭上涨直涨到化神初期连瓶颈都没怎么出现就是最好的证明。

        ☆、o316_小师叔

        我不是走神走得突然想起了小师叔,而是小师叔突然从我旁边路过,还停下来看我折腾。

        小师叔是雷冰双灵根,只从灵根来说,还真挺适合当剑修的。那一点就爆的气场,那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暴躁,存在感之强烈……

        哎哟,您能不能离我远点?这儿的火灵气已经够暴烈的了,您那雷灵根是准备点燃火药桶吗?还有同属冰灵根,您的冰我怎么不仅感觉不到亲切,还觉得刺骨呢?这冷热交替的……您为什么还不往下继续走?到化神期的层至少还要往下走二十多。

        “要不要来当法修?我看你挺适合的。”小师叔一开口就撬墙角。

        “不要。”我一口回绝,然后解释,“我性子中庸,其实走剑修法修路子可能都差不多,但既然都差不多了,就还是剑修吧。”

        小师叔脸色冷淡。

        哼,我就是故意用‘中庸’来气你的,我中庸可以想当法修当法修,想当剑修当剑修,你不中庸就没得选只能当法修。

        ……好像这也没什么可得意的。

        小师叔也这么觉得,说:“模棱两可,你剑修的坚定呢?”

        ……我当你在嫉妒。

        被小师叔一打岔,我差点被乱窜的火灵气破防,竖剑挡下眼睛看不见但在灵气感知中光芒耀眼的火团爆炸冲击,和毛球错身,绕开余波。

        “简直惨不忍睹。”小师叔点评。

        滚。你一个化神期来看筑基期,睹得下去才怪。你就不能眼不见为净地走远点吗?像我爹,只在初次指导时看我演练一遍,之后隔段时间集中考核一次,中间我的练习过程,只要我没有疑问咨询,他就从来不看的。

        ——反正以我的记忆力也不存在记错示范练错招的可能。什么,不盯着就偷懒?修炼又不是为了爹,再说考核不合格就自己看着办吧。

        ☆、o317_盯……

        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小师叔满脸不爽,但却坚持留下来盯着我。

        对他来说,第五层的火灵气跟没有似的,留上几百年也影响不到他,可被他盯着的我压力很大。

        “戚师叔,你看什么?”我问。小师叔不喜欢‘小’字,所以当面得用姓来称呼他,喊错了很可能会被揍。

        虽然正常来说,除了大师兄之外,称呼上本来就都不会体现出排序,而且小师叔其实根本就不是他那一辈中最后一个被收徒的。

        虽然说现在那一辈中比小师叔后入门的基本都因为修为不够而已经去世了,小师叔就大概成了实际意义上的最末,尤其在化神长老中他毫无疑问是年龄最小、辈分最低的,但是当年他被普遍叫小师弟时可还没成实际最末,都是他的师兄师姐们叫着好玩的。

        所以说,小师叔之所以是小师叔,主要还是他的‘小’实在太深入云霞宗人心了。长辈们至今依然经常当面叫他小师弟,而晚辈们当面虽不敢,但私下里都管他叫小师叔——这明显是上梁不正导致的下梁歪。

        小师叔:“体悟一下别人是怎么看我的。”

        ……何必这么自虐呢?我一般就不会去想别人对我的看法,不管是当我美人、人妖、花瓶、女扮男装……只要别当着我的面念个不停,我都可以接受,甚至连当面叫一两声,只要不带恶意,我也可以接受。管天管地你还管得了别人脑补什么?

        我跟小师叔的交情其实很一般。当然了,筑基期和化神期,层次差太远,能有交情就很奇迹了,实在也没啥可交流的。与其当面交谈,相互听听对方的八卦还更有趣一些。

        “听说你的连环任务,扮了女性?”小师叔问。

        我恍然:原来你扭捏这么久就是要问这个?

        一恍然我又被火灵气擦了个边。

        我跟小师叔商量:“为了谈话方便,师叔你帮我挡一下?”

        小师叔:“我不给裴师兄拖后腿。”

        少来,你刚才还想撬他墙角呢,虽然他可能也不在乎就是了。

  https://www.biqumo.com/10_10102/56973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