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二代的日常随笔 > 160.第160章

160.第160章


        ☆、o636_比惨

        我:“我遭遇的是战斗,你似乎也是,但丹修他们不可能也是走战斗流的吧?”

        施薄临:“是炼制,丹修是炼丹,器修是炼器,种植师是照顾火球莲,驭兽师还没有出来的,不知道。法修也是战斗。”

        我奇怪:“符修为什么不是制符?”

        施薄临苦着脸:“美人儿也觉得有问题吧?符修明明是和丹修器修一样的技术宅,为什么会被安排战斗呢?”

        别瞎抱怨,符修的确是偏战斗的,跟丹器修并不一样。符修比较靠近法修,只不过法修是直接掐诀念咒,符修需要先制符,再利用符去布阵战斗。虽然符修在某些时候确实也被放在辅助位,但跟丹器修的后勤位是不一样的,最主要的原因是,制符可以很快。

        同样是布阵,法修一般是直接用自身灵力,即使有时借助外物,也常常是如我所做的那样,直接拿原材料或者粗加工过的东西去砸。除非事先已经准备好了法器等成品,否则法修是不会在战场上临时加工物品的。

        但符修在布阵之前,会先考虑手上物品的属性,哪些磨粉、哪些泡水取液、哪些榨汁,材料初加工后又如何组合制符,最后才是将符用于战斗。

        说起来这过程有些长,但初加工的材料符修是随身带了大量的,常用的符箓更是一储物袋一储物袋地备着,要用时砸出去就完了,砸太多事先准备的不够了,临时用材料现制也是分分钟的事情。

        就像施薄临,临时被通知集合,他会丢下制了一半的符箓、制失败了的符箓、用了一半的材料放屋子里不管,但是没用过的材料和已制成功的符箓他依然是会随身带着的。

        我问施薄临:“你在里面主要遇到的是火球莲还是水和泥?”

        施薄临:“长在水和泥里的火球莲……”

        我:“这样也行啊?那火球莲还接触空气呢,我路过时闻到气味算不算也跟火球莲接触过啊?”

        施薄临:“二公子,我被水淹、被泥埋,好不容易挣脱出来,兜头就是一堆火球砸来。我的确没遭遇过漫山遍野的火球莲,我遭遇的都是突袭……”

        比惨啊?我:“我遭遇的都是看着无边无际的火球莲,有正常型号的,有迷你的,有巨大的,有各部分分开长的……”

        施薄临:“什么叫分开长?”

        我:“花长一起,叶长一起,根缠成一团,茎跟桩子似的排成排。”

        施薄临:“活的?”

        我:“活的吧。花瓣成火球扑向我时活力四射的,根茎跟蚯蚓似的到处乱钻,砍成几节了还能分开向我动攻击,叶片跟蒲扇似的老往我脸上扇巴掌。”当然最重要的是,我听见了火球莲的呼吸声。

        施薄临想了想,诚恳道:“我觉得美人儿你比较惨。”

        我:“……”我也不是拿这个跟你卖惨的,因为亲身经历觉得其实还好,反正能对付。

        ☆、o637_妖盟丹修

        妖盟的丹修凑过来:“剑修和法修都是纯战斗职业,应对的场面最要命也是正常。”

        “丹修遇到的具体是什么?”我有些好奇的问这位丹修。

        丹修抚着胸口——注:这位的性别为男——心有余悸似的说:“我遇到的是,火球莲不断地从天上掉下来,落地后就会腐烂,又装不进储物袋,连拿在手上时间长了也会枯萎腐烂,腐烂后的火球莲会聚集在脚下,顺着脚蔓延到身上。浮到空中也没用,那些腐烂物还会结网捕捉我。唯一的办法就是在火球莲腐烂之前将它们炼成丹。我同时开了十三个丹炉,才堪堪止住了腐烂物增加的度,但后来太慌张了,连续生炸炉。”

        他叹了口气,抚摸脸上的伤口。虽然他真正严重的伤势在腿脚,处理之后走路都还一瘸一拐的,但明显他更在意脸上那点小擦伤。

        虽然他应该有很多,但出于礼貌,我还是递了一小瓶治伤药给他:“涂在伤口上,不会痒,不留疤。”

        妖盟丹修眉开眼笑:“前辈们提过裴公子你,说你特别特别可爱,果然不假。”

        “……”我觉得被我挫伤过自尊的你们家前辈应该不会用褒义词形容我吧?话说‘可爱’用在我身上算褒义吗?

        毛球伸爪子去勾丹修的衣袖。

        “哎哟,”丹修后退了半步,脸上笑容不减,“这是看出我的原形了吗?”

        我忍住没问他的原形是什么,因为这个问题跟问修士的年龄一样,不能说是绝对的禁忌,但很多时候也是非常不礼貌的——主要是部分妖修非常在意这个,虽然也有部分妖修表示自己的原形值得骄傲,随便问没关系。

        施薄临却不会想太多,他顺着话头就问了:“你的原形是什么?”

        毛球欢快地‘咪’了声,我脑海中浮现出一只汤圆似的白团子——仓鼠。

        我:“……”

        “是仓鼠啦。”妖盟丹修有些羞涩地说。

        施薄临:“哦,那很可爱啊。”

        妖盟丹修:“是啊是啊,我也这么觉得,就是容易被叼走。”

        施薄临看看毛球,安慰妖盟丹修说:“没事,毛球猫猫不比你修为高,它吃不下你的。”

        猫猫?少年你几岁啊?

        妖盟丹修:“其实我挺喜欢猫的,嗯,当然,它们也喜欢我。我们相处很融洽。”

        这次神经大条如施薄临都有点语塞了,不过他还是坚韧地点头:“融洽好,相亲相爱好。”

        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o638_砸出

        我们谈话间,突然‘嘭’地一声,一个人炮弹似的被从大水球中砸了出来。

        真的是砸,直接在地上砸出了一个坑。

        我有些幸灾乐祸——那是赤乌宗的剑修。

        嗯,看着三大弟子跌跤对于七大弟子而言总是可以暗戳戳开心一下的。

        不过下一刻接连好几个人也被以同样的形式砸了出来,其中还包括了我云霞宗的法修和丹修。

        法修就算了,丹修能这么暴力对待吗?我和施薄临连忙跑了过去查看两人的伤势。

        法修蒙黎的情况还好,虽然几乎成了血人,但她还有充足的力气骂火球莲、骂昆仑、骂广和长老,手也完全不迟钝地从储物器物中往外拿治伤物品,一看就知道这位照顾好自己一点问题没有。

        但丹修司杜的情况就比较糟糕了,其实她外观看着比蒙黎好很多,除了手臂外侧有几道伤比较严重外,其他地方从衣服的情况来看,应该都没有被攻击击中——当然我不能扒开她的衣服看——不过她整个人处于昏迷状态,脸上却有痛苦的神色,好像是被噩梦困住的感觉。

        我将手放在她的额头上,用灵力试着去缓解她体内的混乱,可能是因为我的灵力使用方式中掺杂了一点往生门的规则,惹的往生门几人频频对我投注视线。

        ——有什么好看的?十大的入门基础满世界派,哪家也没说过不让别的门派研究,所以我借鉴了一点有什么好奇怪的?

        司杜的神情渐渐平静下来,转入了睡眠状态。

        “她还好?”蒙黎一边擦着脸上的血一边问道。

        我:“没事,很快就会醒过来了。你呢?”

        蒙黎:“我也没事,都是些外伤。”说着拿出一个长宽高各两米的正方体放在地上,打开正方体一侧的门走了进去。

        ——标准换衣间,有时也可以当临时宿舍用,虽然有点小,但隔音、不透光,一定程度上屏蔽外界窥探。如果嫌不透气的话还可以打开壁上的空气交换装置,不过那样隔音和屏蔽效果会减弱。

        ☆、o639_治伤

        当蒙黎换完衣服出来时,司杜已经挣扎着醒了过来,同时又有好些人被火球莲砸了出来。有从花瓣上出来的,有从叶片、根茎出来的,也有直接出现在水球中的,但无一例外,现身之后一秒之内就被大力抽出了水球,往地上砸。

        我一边去看自家器修、种植师和驭兽师外带驭兽师的灵兽的情况,一边忍不住继续去看接着被砸出来的那些人的被砸出过程。

        “行了行了,要看你就专心地去看,我来。”蒙黎驱赶我。

        司杜也表示,治疗伤员她更专业。

        “我只是有点纳闷,”我对同样被从治伤队伍中驱赶出来的施薄临说,“好像大家都是这么暴力地被丢出来的。”

        施薄临点头:“所以美人儿你出来的时候大家才会那么惊讶,因为在你之前出来的人也都是被这么暴力对待的。到现在为止,你是唯一一个被火球莲像送客人一样温和送出、甚至还有礼物可拿的人。”

        我:“……为什么?”

        施薄临:“你问我?”

        我:“不,我自言自语。”

        云霞宗后出来的三人一狼也都各自带伤,但除了灰狼阿辉之外,三个人的伤都不算事,阿辉最严重的伤是后腿硬生生被扯断了。

        虽然扯断的后腿被乔源关夺了回来——为此他的一条胳膊也相当惨烈,是三人中仅次于阿辉的重伤,不过比蒙黎的伤要轻——但断口很糟,有灵力侵蚀,而且有残缺,直接接的话,要养好怕是得花很长时间。

        我等司杜将断腿接回到阿辉身上后,拦住她要上药的动作,“别动,试试这个。”我将一团雪敷上接口,雪很快融化,漫过后腿滴落到地上。

        阿辉呜咽了声,动了动腿,那条断过的、刚接上的腿,爪子灵活地伸缩了下。

        “啊,从万欣得到的雪?”乔源关反应过来,他也是和我一批的万欣秘境队队员之一。

        我点头。

        “真好。”乔源关摸着阿辉的后腿说。

        “别摸了,”司杜有些嫌弃,“赶紧把你自己的伤处理好,这么好用的治疗雪不能浪费,肯定不能用在你们这些人的这点小伤上。”

        还好啦,反正据说我以后通过小冰雕能够联系到宅在万欣没够的万钦,真有需要的话,去向他求几份应该也不难。当然了,我不喜欢求人,所以最好还是不要到那一步了,这雪是应该省着用。

        不过省归省,倒也不必吝啬,因为它虽确有疗伤奇效,但我云霞宗丹修峰也有的是好用的治伤药物——就是贵。


  https://www.biqumo.com/10_10102/56973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