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商王族 > 第七百四十一章 十面埋伏

第七百四十一章 十面埋伏

  对于洪锦和张桂芳的军事素养,帝辛很是认同与放心。

  二人皆都有名将之姿,虽没有掌兵的经验,但熟能生巧,只要稳扎稳打,是不会出现太大的差错。

  毕竟,商军对羌氐联军有着碾压般的实力,正面战场不论怎么打,羌氐联军都必输无疑。

  唯一需要担心和警惕的,白马羌是否真心归附?如果其中有诈,三十万前军虽说不至于全军覆没,但也会遭遇重创,故而,帝辛出于谨慎,让鄂崇禹亲自率军充任后军压阵,又命飞廉充任督战官,监视鄂崇禹的一举一动。

  数十万大军开拔,陆陆续续地离开了青龙关。

  朝霞已过,到了下午时分,三十万大军按照规定时间,分成两路,各自由洪锦和张桂芳率领,对敌军展开了猛烈的攻势。

  初战一刻钟,羌氐联军就尽显颓势,号称的五十万虎狼之师,被洪锦和张桂芳打的全无招架之力。

  又半个时辰,羌氐联军开始后退。

  洪锦、张桂芳越战越勇,率领几千铁骑,直接杀入敌军之中,凭借战马的冲撞之力,将敌军的步兵一个个撞飞,伴着一阵惨叫声,从高空中重重摔落,没了生息。

  “杀!”张桂芳厉喝,他倒提着长枪,一下子将一名羌族先锋挑翻在马下,复了一枪,震碎了其魂魄,在眉心处留下一个殷红的血洞。

  双方大军厮杀两个多时辰,一直到天黑,羌氐联军才狼狈的撤出了战局。

  仅一战,羌氐五十万联军,损失超过八万人,若不是关键之时,命令十三万前军断后,大部队能否安全撤出,都是个问题。

  “洪将军,这羌氐联军的主帅乃是古羌国的名将,王叔尔玛,此人诡计多端,几年前在玉莫谷设伏,差点歼灭晁田和风林将军率领的上万大军,不可小觑。”眼见着洪锦打上了头,要率兵追击,张桂芳连忙劝说。

  洪锦略微沉吟,点了点头,说道,“多谢张将军提醒,我差点大意,犯了兵家大忌。”

  “这羌氐联军看似损失惨重,但皆不是精锐,今日两军交锋,只能算是试探。还没有到决战的时刻。”张桂芳说道。

  “按照事先约定,今夜白马羌就会作为内应,打开兵营大门,迎我们杀入。不过,为了稳妥起见,在深夜时,我们可以对敌军的两翼进行佯攻,吸引他们的注意力,为我们奇袭敌营,创造机会。”洪锦道。

  张桂芳唤来一名亲卫,说道,“去请二位督军。”

  亲卫应诺。

  不久,高明、高觉到场。

  四人互相施了一礼,张桂芳开口说道,“二位督军,今夜我打算率领三万精骑奇袭敌军兵营,洪将军将率领大部,对敌军两翼进行佯攻,届时还需劳烦二位督军展现神通,观察敌军的兵马动向。”

  高明道,“好,届时我和高觉,同你一道袭营,一旦对方有所防备,我哥俩也可以查看到敌军兵马规模,是战是退,你便有所定夺。”

  张桂芳颔首,对洪锦说道,“洪将军,若是你发现两翼兵力空虚的话,那就证明我们袭营的计划败露,大部必定是秘密地调往了兵营内,静等我军入网,届时,洪将军只要将计就计,迅速吃掉敌军两翼即可,无需管我们。”

  “不管你们?”洪锦眉头一蹙,“若如此,你们难逃全军覆没的命运。纵然我这里打了个胜仗,但敌军留下来的两翼兵马,必定都是老弱病残,只想试图牵制住我而已,精锐早就调到了兵营里,即使将他们全部歼灭,也无法换回三万精锐覆没的损失。”

  这就好比奴隶军和精兵。

  纵然是三十万奴隶军,也比不过一万精兵的价值。

  一万精兵,最少可抵十万常规军,数十万,甚至百万的奴隶军。

  毕竟,奴隶军只是炮灰,消耗敌人力气、军械、时间的消耗品罢了。

  “我会往神龙山那里撤!那里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只要我占据那里,就可仗着天堑,居高临下的进行防御,待洪将军吃掉敌军两翼后,可联系南伯侯的四十万南诸侯联军,从敌军身后杀来,与我里应外合,对敌军进行包围式打击。”张桂芳说道。

  “当然,这一切的计划,是基于白马羌假意归附的前提,若是袭营计划成功,明日大王就可接到我们的奏表,在青龙关内为咱们摆下庆功宴了。”张桂芳轻松笑道。

  洪锦拍了拍张桂芳的肩膀,沉声道,“一切小心。”

  “放心,有二位督军的神通,纵然敌军提前在兵营里设伏,我相信我们也必定可以安然脱身。”张桂芳道。

  众人离别。

  张桂芳领三万精骑,点太鸾、赵升和季康为先锋官,朝着敌军兵营扑去。

  而洪锦则带着龙须虎、张山和风林,率领大部,悄悄地对敌军两翼形成了合围。

  深夜。

  月光被茂密的树叶遮盖。

  一座陡峭的坡后,一个个黑影悄悄地翻越这个犹如悬崖的斜坡,将敌军的哨兵,纷纷清理掉。

  张桂芳掐指算了算,低声道,“距离约定时间还有三刻钟,传令下去,所有人就地蛰伏,不许弄出一丝声响,违者斩立决!”

  左右领了命,将军令传达给各个军官。

  ……

  ……

  今夜,对于义诊来说,注定是一个无比煎熬的夜晚。

  寂静的兵营内,义诊有些不安的来回踱步。

  他不时掐算时间,生怕是错过了什么。

  忽然,一名亲卫快步走来,低声道,“酋长大人,左相急召!”

  义诊神色一震,身体忍不住地颤抖起来。

  左相,便是王叔尔玛,羌氐联军的主帅。

  此人知人善用,素有大志,且用兵诡异莫测,在古羌国拥有极大地威望。

  “这种时候,他急召我所为何事?难道说……”义诊搓着手,额头浮现了一层细密的冷汗。

  他担心自己归附的计划败露,被尔玛得知,此番前去,怕会有什么不测。

  突然,帐外猛地传来一阵喧嚣声。

  义诊脸色大变,拔出自己的佩刀,直接冲了出去。

  外面,灯火如龙,近十万大军,已经将白马羌军队的驻地团团包围。

  “参狼大将军,你这是何意!?”义诊怒喝。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参狼羌部落的酋长,现任的古羌国八大将军之一的参狼大将军。

  参狼大将军冷漠的端坐在战马上,俯瞰着义诊,低喝道,“义诊,你犯了什么事,你心里很清楚,就无需本将军多说废话了!左相急召,速速随本将军请罪吧!”

  义诊闻言,脸色缓和了一些,让他主动去请罪,而非绑了带走,证明尔玛并没有杀他的意思。

  毕竟白马羌乃是古羌国八大部落之一,驻地内还有三万名白马羌部落的战士,一旦义诊顽抗到底,纵然这三万白马羌战士无法抵挡尔玛的几十万大军,但也能从他身上啃下一块肉。

  如今大敌当前,尔玛经不起这种内耗。

  不过,义诊也知道,他这个酋长也算是做到头了。

  纵然不死,也必定会剥夺他白马大将军的职位,只保留其爵位养老。

  义诊迟疑片刻,迅速做出了决断,计划已经败露,今夜商军突袭联军兵营,必定会遭遇埋伏,从而认为是他假意归附,断然没有放过他的理由,即使商王明察秋毫,自己在商王心中的地位,也必定大打折扣,不会给什么好脸色,甚至日后归附过去,难保不会秋后算账。

  “收了兵器。”义诊暗叹,冲剑拔弩张的白马羌将士们挥了挥手。

  “我自缚双手,随你去左相那里请罪。”义诊对参狼大将军叹道,神色尽显颓然。

  ……

  ……

  义诊交代了一切,把商军几时袭营,约定的信号等等,都全盘托出。

  尔玛也原谅了义诊这“一时的错误”罢免了他的白马大将军职位,由白马羌部落的一位强硬派族老顶替。

  投降派的中坚人物,便立即遭到了新任白马大将军的软禁,调离军队,暂时收押,其职位由其余人代替。

  直到这时,义诊才明白过来,到底是谁出卖了自己。

  可明摆这一切的时候,未免太晚了。

  “一群小人,为了一己私利,竟置部落未来于不顾……”义诊捶胸哀叹。

  归附商国,就目前来说,的确是一个良策。

  古羌国势弱,根本没有能力抵挡商国的大军压境。

  ……

  凌晨一刻,张桂芳下令行进。

  行至半路,一名自称是义诊心腹的白马羌人,前来接应。

  高明、高觉施展神通,留意着四周的动向。

  当三万精骑来到距离敌营不足一里时,张桂芳正要下令冲锋,却猛地被高觉制止。

  “怎么了?”张桂芳诧异道。

  “不对!我听到这周围的呼吸声……很密集!”高觉脸色微变。

  他天生顺风耳,可以听到几千里外细小的声音。

  赵升对张桂芳拱手道,“属下愿率一千兵马为前锋,入营一探。”

  张桂芳不语,眼神漠然的望向那名白马羌人。

  “怕是大人误听了吧,我家酋长正在里面静候张将军你,速速随我进去,别误了时辰,被人察觉。”那人笑道。

  “高督军,此营可有埋伏?”张桂芳望向高明。

  高明眼睛闪了闪,如同星光般熠熠闪烁,他沉吟少许,摇头道,“许是我修为尚浅,若敌军布下欺天之阵,我便无法窥破。只有临近一些,才有一定把握辨别。”

  张桂芳沉吟,他也怕高觉听错了,把昆虫野兽的呼吸声,与人的呼吸混杂在一起。

  机会只有一次,张桂芳也不愿错过。

  “太鸾、赵升,你二人各自率领三千兵马,入营一探!”张桂芳喝道。

  “得令!”二人应诺。

  白马羌人脸色微变,但很快就被掩饰下来。

  望着二人离去的背影,张桂芳挥了挥手,大部缓缓地跟上,与二人间距保持三百步左右。

  “杀!”太鸾执一口大刀,坐乌骓马,身先士卒的杀入敌营之中。

  一时间,警铃声大作,凄厉的叫声犹如夜枭般,划破这一方宁谧的夜空。

  “吾为大王座下先锋,赵升是也,尔等叛贼,速来领死!”赵升大叱,倒提一杆长戟,左冲右突,杀得敌军人仰马翻。

  “义诊大人何在!?”太鸾厉喝。

  喊了许久,未见回音。

  太鸾脸色一变,扭头对赵升喝道,“情况有变,速撤!”

  然而,话音刚落,四周猛地传来一阵喊杀声。

  “有埋伏!”张桂芳怒极,转头望向那名白马羌人,却发现后者想要拔马而逃。

  季康冲来,头顶冲出一片黑气,在黑气中陡然现一狗头,朝那白马羌人咬去。

  “啊……”白马羌人发出一声惨叫,元神被狗头吸去,吞了个干净,他脸色苍白如纸,从马匹坠落,没了生息。

  看着迅速包围过来的敌军,张桂芳迟疑两秒,咬牙道,“速撤!往神龙山撤退!”

  “将军,那太鸾和赵升……”季康连忙道。

  “再不撤,我军就要尽险敌军包围之中,届时谁也走不掉!”张桂芳厉喝,拔马朝着西南方撤去。

  兵营内,尔玛着一身甲胄,挎着佩剑,眼眸冷冽的望着朝西南方而行的张桂芳大部兵马,“命令参狼大将军、牦牛大将军、青衣大将军,率领精兵八万,立即追剿敌军!”

  “是!”左右领命。

  不多时,古羌国三位大将军,率领近十万精锐,尾随张桂芳追击而去。

  “速歼敌军,即可拔营!”尔玛下令。

  他必须赶在商国主力抵达时,离开这里。

  因为尔玛麾下的大部分兵马,都已经去追杀张桂芳,以及用来沿途设伏,层层阻击张桂芳所部,往包围圈里赶了。

  然而,太鸾和赵升皆为悍勇之将,虽只有六千兵马,敌军几倍于己方,但愣是靠着这股勇猛无畏的气势,压制住了敌军二万兵马的士气。

  原本有生擒太鸾和赵升念头的尔玛,果断下令,全部击杀,不留一个活口。

  嗤嗤嗤……

  箭矢如暴雨般朝着太鸾、赵升等人射去。

  五轮箭矢过后,六千兵马仅存不到二千。

  三十多辆战车从四面八方冲来,皆由四匹西南蛮牛拉乘,其冲撞力足以碾死枷锁境三重的修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