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重生在高中 > 第一百八十九章 名额

第一百八十九章 名额

  握草。

  还有人敢在已经出离的愤怒的尊者面前喊“手下留情”?

  正在围观的修士们都抬头看向天空中。

  只见天边一道白光遁来。解动一身白衫,丰神俊朗,高声道:“李逍遥是我羽林卫的贵客。你们之间有什么恩怨,还望两位等魔窟开启后再解决。”

  “哦…”众人低低的惊呼出声。

  南华派弟子仰头看着解动,小声道:“羽林卫这是想要摘桃子?”众所周知,李逍遥手中握有一块血煞令,而血煞令是进入大漠魔窟的令牌。据闻一枚令牌可以携带五人进入。

  中年道士点点头,“动少有胆色啊!”作为聚灵五层的修士,他自是发现聚灵四层境界的解动身边并没有尊者跟着。作出这个虎口夺食的决定需要魄力。

  九大宗门处在华夏修真界的最顶端,向来并称,但从来没人说他们是铁板一块。

  …

  …

  “呵呵,解动你一句话就想抵销我们天师道道子的死吗?你还不够格,叫你师父来谈。”天师道的老道张勋冷笑着看着解动,不为言语所动。

  广寒宫的美妇懒得和解动废话,冷喝道:“李逍遥,把清猗交出来。”双飞飞快的掐诀,一道金色的闪电劈向客栈的废墟中站着的沈余。

  “我就知道会是这样。一个道子被杀,一个圣女被俘,两派都不会善罢甘休。”解动心中轻叹口气,双手掐诀,一面蓝色的小旗飞出,释放出朦胧的五彩霞光将沈余护住。

  从沈余找他帮忙放出血煞令的风声,他就隐约猜到沈余的目的。而韩昭君从洛阳返回时,和他在江州见过面。事情就此明朗。

  韩昭君没和父亲说的事,对他却没有隐瞒。他将沈余手中持有血煞令,杀任逍遥,囚汪清猗的消息报给师傅,方才有这一幕。否则,他和沈余纵然私交不错,也不可能为沈余力抗尊者。

  “哦…”

  中式风格的小镇中,数不清的修士正关注着半空中的这场争斗。就算知道羽林卫要半路摘桃子,但解动出手拦住尊者,还是出乎意料。

  一名身材魁梧的修士认出来,惊呼道:“这是李廷尉当年的成名法器:五彩旗。”

  “没想到李廷尉会将这件法宝赐给解动。这意味着什么?”

  广寒宫美妇眼神凌厉的扫过解动,“哼,解动,你们羽林卫最好说话算话。”再看向沈余,隔着百米的距离,但给沈余的感觉就像她在眼前,“小子,等进魔窟之后,我再和你算账。清猗要是有一点损伤,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说着,驾驭着遁光远去。

  “哼。”张勋冷哼一声,沉着脸,甩袖离去。这种不说场面话,比说场面话更能表达他心中的愤怒。

  两名尊者被解动拦一下,立即就离开。这绝非什么出于尊者的脸面,一击不中不会出手第二次。而是因为,解动拿出来的法器代表着李廷尉。

  假丹境的李廷尉,龙榜排名第一,天下第一人。只是保沈余数日,这点脸面谁敢不给?

  解动对远去的两名尊者拱拱手,转身从半空中落下来,笑道:“逍遥兄,别来无恙!”

  沈余气定神闲,微笑着点头,“还行。”

  他没想到解动会出现帮他解围。其实解动不来,他也不会有问题。或许,在旁人看来他以李逍遥的身份出现在这里很张扬,但各派来魔窟的尊者有几人呢?

  尊者不是大白菜,可以论捆卖。大漠魔窟也不是灵气复苏后的洞天福地会引来各方权力争抢。它只是一个金丹初期魔修的墓地而已。纵然苏黯是数百年前的天下第一人。

  以沈余混迹江湖多年的经验,各派来魔窟的尊者基本不会太多。血煞令又不是灌汤包,随便可以来一笼。

  换言之,沈余只需要挡住天师道和广寒宫的尊者即可。这对他而言,并非太难的事。相比于他用真实身份前来,这算是苟发育。

  当然,重点是他知道明月知道:李逍遥就是沈余。

  解动无语,这么大的事叫还行?天师道的道子说杀就杀?广寒宫的圣女说抓就抓?你知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啊?官方机构羽林卫都不敢和两大宗门同时翻脸。

  “你先跟着我吧。”解动和沈余说一声,只有羽林卫中的人来将九幽宫三人的尸体收走。

  …

  …

  随着广寒宫和天师道的两名尊者离开,小镇中这场大戏就此戛然而止。当然这只是暂时的落幕而已,可以预见回头魔窟之中会有何等激烈的战斗。

  这时,各派尊者才纷纷抵达,飞向各自的门派弟子中查看情况。

  解动先带着沈余到洛家这边。他一早就看到小师妹李静馨在这里。洛明月、南宫无疆等人都在。

  李静馨看到解动,表情激动,俏脸兴奋的微红,声音娇柔的喊道:“师兄…”

  解动一阵头疼,他对少女般的小师妹只有兄妹之情,并无男女之情,微微颔首,对洛家的尊者、南宫家的尊者微微躬身行礼,“羽林卫解动见过两位前辈。”再和洛明月、南宫无疆打招呼。

  洛明月、南宫无疆回礼道:“解师兄好。”解动比两人的年纪要大。是前一代的天骄人物。

  别看聚灵三层和聚灵四层只差一个境界,但是这其中至少隔着二十年的苦修。

  南宫炎是一名俊美的中年男子,目光扫过沈余,神情冷淡,道:“到去屋里说话吧。”

  此刻受羽林卫保护的沈余,就是个小透明。而其胆大妄为,更让人不爽。没有人喜欢这样的修士。而其身份更是迷雾一般。

  几人的位置正在洛家的据点外。进有阵法保护的院落后,在客厅中坐下,喝茶叙话。

  南宫炎开门见山的问道:“解师侄,羽林卫保下李逍遥是何意?”

  解动道:“羽林卫中并没有血煞令。我师父的意思是借用李道友手中的名额进入苏黯的墓地。”

  南宫炎点点头,神态略显轻松。李廷尉这个人风格强势。他还真怕其对李逍遥动了爱才之心,强行保护李逍遥。那华夏的修真界可出大乱子。

  坐在洛明月上首的古装美妇道:“那解师侄要几个名额,可有多出来的?我和你交换。”

  解动看向沈余。

  其实,南宫炎还真猜错了。他师父就是对李逍遥起了爱才之心,这才保护李逍遥。血煞令反倒只是附带的。羽林卫对魔窟中的传承、机缘不感兴趣。

  客厅中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一直安静的喝茶的沈余身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