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恰我少年时 > 第四十一章 练气士

第四十一章 练气士

        落山横跨汉北、江北、江南三省。王智自王家出来,当晚翻越落山,抵达江北省的英城市金y县。

        他在山脚下好友白级炼丹师桥宇家中落脚。炼丹师在修真界中很稀少:培养一个丹师需要花费大量的资源。再加上丹药供不应求。炼丹师的地位可想而知。

        桥宇身家富裕。他住的地方说是农家大院,其实是自民国其就开始修缮的大宅。练气士寿元15o年。

        王智住在东跨院中,有两个仆妇服侍。星期天的深夜,他接到家里打来的电话,“叔爷,二哥给沈余打死。陈婉儿率人投靠沈余。那小子正在我王家的灵脉中修炼。”

        陈婉儿封锁了沈余在灵脉中修行的消息。但是她控制下的王家如同筛子,消息还是泄露。

        听到灵脉被占,王智心中滴血。他没想到沈余竟然可以打开禁制。头上的经脉跳动,咬牙切齿的道:“这个小贱人!”脑海中浮起陈婉儿那张清丽的脸蛋。

        通话后,王智将手机摔在地上,寻思着怎么处理。他有两个选择:第一,付出代价,请练气中期的桥宇出手,合击沈余。第二,再忍半年,等落山古墓开启后,他在其中晋级练气后期,再杀沈余。

        这时,窗外传来爽朗的笑声,“哈哈,王道友,住得可还满意?”

        …

        …

        九宫山,中南第一高峰,九座道宫分布在四座山峰上。然而,这里其实有一处阵法掩盖的秘境,正是省内五巨头之一的顾家所在。

        在黎明时分,山脚下一片寂静。山林间有着幽寂的光亮,人迹无踪。小鸟啾啾。

        一辆黑色的公爵王徐徐的停在道路边,马飞羽和弟弟练气初期的马飞平从车上下来。

        落城市的黑道大佬马飞羽,此时形象极其的狼狈。星期六的晚上他和弟弟狼狈出逃,一路轮流开车,休息一晚,终于抵达这里。“总算还是到了。飞平,你说这事怎么搞?”

        杀子之仇,谭叔身死,养子身死,麾下的精锐死伤殆尽,这都是血仇啊!

        马飞平思路很清晰,沉声道:“哥,顾锐死在落山。顾家一定会派出高手杀掉他。我们要让他感到痛苦、后悔。就在他面前,杀掉他的亲人。”

        “嗯。”马飞羽咬牙,神情阴柔的点点头,眼中露出寒芒。沈余的跟脚,他们早就查清楚。落城市云田县人。父母在家务农,有两个姐姐。

        …

        …

        落山王家,灵脉山洞中。

        时间已经过去两天,沈余双眼闭上,盘膝而坐,运转着太初真经。

        “呼---”

        整个山洞之中,以他的身体为中心,仿佛有一个黑洞在贪婪的吞噬着天地间的灵气。

        “呼---”

        一小洼灵泉在他修行的这两天两夜的时间中已经消失。灵泉下的灵眼中还有些许的灵气,但已经变得极其的稀薄。

        以沈余在练体时所展现出来的修炼度,这个时间略显得有点长。但这很正常。他修炼的功法是最顶尖的太初真经。

        修炼的度,主要取决于三个方面:资质、环境、功法。简单的说,资质是船,环境是水,功法则是风帆。

        沈余的资质是高级灵脉,身具木、火双属性。功法是最顶尖的练气篇。但,环境就要差许多。别看山洞之中,感觉灵气浓郁,不说和南域比,和地球上的洞天福地比,都差太远。

        沈余身体的经脉之中,一道一道的灵力正在高的流转,但最终并没有汇聚在丹田的位置。灵力只有汇聚在丹田之中,才算开启修真之路。而山洞之中的灵气快要没了。

        就在这时,沈余双手飞快的掐诀。宛若黑洞一般的吞噬灵气的力道突然停止。他整个人都仿佛与天地隔绝,自成一体。身体中的灵力从四肢百骸冲击向丹田,娟娟细流在此时汇聚成河。

        “轰!”

        “轰!”

        仿佛是打破某种生命的桎梏。在这一瞬间,所有的灵力涌进丹田之中,沈余的灵力丹田开辟,百川归海。练气成!

        沈余睁开双眼,一跃而起,仰天长啸!

        宽敞的石头大厅之中,回响着沈余欢畅的啸声,久久不绝。自他重生归来,这一路走来,心无旁骛,只为重启修真。他连家都没有回,克制着对明月的思念。

        在此刻,他终于再踏修真路!

        前世里,我踏进修真之路时是二十三岁。现在,我是十六岁。恰我少年时!在重生的情况下,这多出来的七年时间,将会带来何等的优势?

        一入修真我为龙。许我一世璀璨,遍阅这如画江山,证道长生!

        …

        …

        得到消息从前面赶到后花园的陈婉儿,正好看到沈余从小亭中走出来。一袭素雅白裙的陈婉儿笑吟吟的向沈余行礼,“恭喜沈少成为练气士!”

        沈余看这二十六岁的清丽少妇一眼,此刻他为修士,灵觉和丹境时自是不同,心道:“原来如此。”吩咐道:“给我安排间浴室,再准备些饭菜。”

        他使唤起陈婉儿,并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因为,陈婉儿现在能主导王家是有他在支撑。他随时可以换人的。

        陈婉儿娇笑着眨眨明眸,故意问道:“沈少,要我服侍你洗澡吗?”她当然知道她的处境。但少妇和少女“臣服”后的反应,截然不同的。

        当然,陈婉儿这个所谓的臣服有几分是真,几分是装样子,那要另说。

        沈余淡淡的扫她一眼:美人当前,如看傻逼,“陈婉儿,等你把太岳派的玄女策练到第九层再用媚术吧。带路。”

        陈婉儿心中悚然一惊,咯咯的娇笑掩饰尴尬,伸手道:“沈少,这边请。”

        …

        …

        沈余洗浴之后,换上陈婉儿给他准备的新衣服:范思哲的衬衣,休闲裤。此时是星期一下午三点许。

        在王家中式别墅的精美小厅中吃过饭,再听陈婉儿汇报清点出来的王家家底,现金流,再去破开药房的禁制,查看里面对他有用的药材,挑选出来。

        到傍晚时,沈余给王紫岚打了个电话,邀约道:“紫岚,晚上有时间吗?我今晚要离开落山,请你吃顿饭。”

        电话里,王紫岚轻笑着答应下来,“行啊。”两人再聊几句,约定在南湖酒店五楼的西餐厅里面见面。

        :。:

  https://www.biqumo.com/12_12760/765065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