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恰我少年时 > 第六十章 假药方

第六十章 假药方

        邵子轩看起来约三十多岁的年纪,穿着浅灰色的休闲男装,中等身量,浓眉大眼。练气中期。他是目前邵家中旗帜鲜明支持邵识一派的人。因而,此时能坐在这间厢房中。

        高手未必就是良医!

        严雪筠身姿高挑,穿着粉色的中裙露出小腿,脖子上围着红色的丝巾,气质出众,轻轻的点头。二表叔确实敢说话!沈余杀顾驹,威震汉北。但此时,这些话却是要讲清楚。

        邵夫人严蕊坐在官帽椅中,神情为难的犹豫着。显然,她的性情优柔寡断。

        “妈…”邵潇娇俏的小脸上带着愁容,恳求道:“妈,我都把沈前辈请来,怎么都得让他看看父亲的病情啊!”又躬身向沈余赔礼,愧疚的道:“沈前辈,对不起,还请你见谅。”

        她把人请来,家中却反对沈前辈去看她父亲,这可是把人得罪。二叔的话在道理,但是怎么都要给父亲诊断再说吧?

        沈余对邵潇轻轻的点头,淡淡的扫邵子轩一眼。

        邵夫人看着恳求的女儿,心中一柔,同意道:“好吧。”说着,起身带路,领着众人到正房中。

        …

        …

        邵家的正房,带着很明显的古典风格。走进正房中,先是一间和卧室相同的客厅。

        邵子轩、劳伯、严雪筠、苏倩几人留在这花厅中。侍女上茶。邵夫人带着沈余,邵潇往里面的卧室走去。

        邵子轩低头喝着茶。眼角的余光隐蔽的掠过大嫂严蕊那浑圆弹软的美-臀。暗红色的旗袍将她娇小玲珑的身段包裹的凸凹有致,有着成熟美人的极致风情。

        他之所以下意识的拒绝沈余为大哥邵识治病,就是不希望看到邵识恢复,哪怕一点机会都不行。否则,他哪有机会得到美人?

        邵子轩抬起头。眼中余光再掠过如同姐妹花一般的严蕊、邵潇两母女。小腹处微热。整个邵家,只怕都在关注两天后的斗法。有多少人知道他的计划呢?

        …

        …

        卧室中,邵识闭眼躺在奢华的樱木硬床中。邵夫人看着紧闭着双眼,昏迷不醒的丈夫,红肿的眼中,泪珠酝酿。

        邵潇轻轻的握住母亲的手。她内心中其实也是慌乱的,但父亲倒下,她不得不坚强。

        沈余坐在床头边的木椅中,观察邵识一会儿。按着他的手腕,一道灵气打入查探他身体的情况。稍后,手中掐诀,将一道“清灵符”打在邵识身上。

        清灵符是修真界常见的解毒灵符。主要用于暂时缓解识海中的毒素,令中毒者清醒。但,价值一个低级灵石的灵符使用后,邵识毫无反应。

        沈余摇摇头,从金丝楠木椅中站起来,对关切的看过来的邵夫人、邵潇道:“太晚了。黑星蛇毒已经将邵家主的神经破坏。我可以将蛇毒解掉,但他这辈子只能瘫痪在床,无法复原。”

        这并非不可治愈的病。修真界中有生死人肉白骨的神药。地球上也有药效次一等的圣药。比如,他就知道昆仑秘境的深处,有一株阴阳宝树。但,如此大的代价,谁会用来救一个小家族的家主?

        “呜呜…”邵夫人严蕊听到沈余的结论,情绪有点崩溃,握着丈夫的手低头抽泣。

        邵潇的脸上滑落泪珠,忍着心中悲痛、懊悔的情绪,道:“谢沈前辈诊断。还请沈前辈出手为我父亲解除蛇毒。”说着,从储物戒指中,拿出装着落英莲的玉盒递给沈余。

        父亲还有救,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只是,这样一来,她还是无力解决邵家的内乱。

        沈余接过玉盒,带着邵潇走出卧室到外面的小厅中。邵子轩、严雪筠几人都看着他。

        沈余要来纸笔,写下药方,递给邵潇,道:“照这个药方抓药来,我给邵家主做一次针灸,吃七剂药,就可以拔出蛇毒。”

        邵潇接过药方,抹着眼泪,心里轻轻的松口气,鞠躬谢道:“谢沈前辈。”

        这时,严雪筠从邵潇手里拿过药方,看着上面写的主药是:青酥果、地龙草。目光落在桌几上的玉盒上,不满的道:“沈道友故意的吧?中原三省之中,何处有青酥果、地龙草?你还是想骗走我表妹的那株落英莲!”

        她是严家的嫡女,出身高贵。但连这两种灵草的名字都没听过。如何不让她生疑呢?

        邵潇无力的劝阻道:“表姐…”她无法得罪严家表姐。在这样危急的时刻,严家还站在她父亲这一方,她只能感恩。

        沈余没理严雪筠,对老管家道:“帮我安排两间僻静的屋舍,我要休息。”

        劳伯道:“好。”带着沈余、苏倩离开。

        严雪筠被沈余此时的态度给激怒,对着沈余的背影冷哼一声。将药方还给邵潇,沉着俏脸道:“小潇,他是个骗子。你先找医师验下这个药方。”

        …

        …

        邵家的管家劳伯给沈余安排的是一间位于大江边的僻静小院,一主一客两间房,并派人送来精致可口的酒菜。

        沈余一口都没吃。苏倩自到邵家后就一直很沉默。这时,她也不管有没有被下毒,自暴自弃的享受着美酒佳肴,将一壶白酒喝完,醉醺醺的睡去。

        沈余在小院门口布置一个简单的幻术,拿出一块从江南风兑换来的低级灵石开始修炼,两天的时间迅的过去。

        他留在邵家,等待邵潇凑齐药方上的药材,给邵识用针。他既然收下报酬:落英莲,当然要把邵识的蛇毒给治好。至于严雪筠怎么想的,他并不在意。

        汉北、江北、中原三省没有青酥果、地龙草。但湘南、汉北、江北交界的修真小镇:鸣凤镇中有。邵潇找医师一问就可知道。

        …

        …

        就在沈余修炼的这两天时间内,汉北、中原、江北三省的修真界都在关注邵家的风云。

        四月六日晚,明日就是邵家的家主大典:以斗法来定胜负。不少远道而来的客人已经住进邵家镇中。

        而邵识一方的众多重量级人物都碰过头,将一些事情定下来,只待明日的斗法决定胜负。

        深夜时分,邵家庄园中逐渐的安静下来。邵潇、严雪筠等小一辈在花园的小楼宴饮,赏月,闲聊。

        中式风格的小楼中,六人分席而坐。居中而坐的是一名俊朗的男子,约二十五六岁的年纪。长束在脑后,穿着青色的华美汉服长袍,仪表出众。

        他是明日代表邵识一方出战的严家高手:严靖。练气后期境的高手。

        三年前,他在凤鸣宴中力压中原六省的年轻一代,成为雏凤榜的有力争夺者。

        说起邵潇请来给邵识治病的事,严雪筠气恼的道:“他就是个骗子。那张药方果然是假的!靖哥,待明日你战胜雏凤榜第十的高手楚无咎,名列雏凤榜后,一定要教训此人一回,叫他把落英莲拿回来。”

        邵潇坐在自己的案几前,神情黯然的喝着酒。药方被严家的医师认定为假药方。药材根本没有去搜集。这让她父亲醒来无望。

        严靖微微一笑,很阳光的笑容,亲和力十足,温雅的道:“雪筠,不要生气。我会帮小潇拿回落英莲。”又对邵潇道:“小潇,不用气馁,骗子总是有的。”

        话语中,显示出强大的自信,并不把沈余放在眼中。

        邵潇勉强的一笑,清声道:“严大哥,我没事。”

        严雪筠这是娇柔的一笑,乖巧的道:“嗯。”随后,她的目光一直追随着严靖,眼中有着难以掩饰的崇拜、爱慕。

        严靖是严家的旁支,却硬生生的凭借着自己的努力,成为严家年轻一辈的高手。她很崇拜他,喜欢和他说话。

        身姿娇小的严凝霜忙前忙后的给众人斟酒。至于,她的男友崔致则是在小楼的楼梯口当侍者。这两人都没有灵脉,但擅长管理、商业。所以得以出现在这个聚会中。

        随着宴会的进行,严凝霜总算搞明白一些事情。她当日在江南风中遇到的少年叫沈余,当时他威压汉北,江南风的董总亲自出迎。

        然而,此时呢?这名可以击杀练气后期的武者,在练气后期中的佼佼者们看来,其实不过如此。而且,他即将被练气大圆满的修士顾博杀死。

        严凝霜嘴角绽放出一抹欢快的笑容。

  https://www.biqumo.com/12_12760/830734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