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恰我少年时 > 第一百章 路上所思

第一百章 路上所思


        傍晚时分,东落高路中车流奔驰。夕阳斜照在平原上。连绵的村落、水田、池塘仿佛笼罩在金红色的光芒中。

        沈余看着车窗外的平原美景,看惯修真界磅礴,惊奇的景色后,再看如此日常普通场景,让人心中感慨。

        他微微沉思着。

        六校联考之后,他这段时间一直在落城市修炼,顺便等待落山古墓的开启。

        而这十几天的时间,苏倩就已经在落城完成苏氏集团的注册,以及公司资产注入,股权架构的调整。至于她如何去协调刘正英,孔庆并一些小股东的股份,这些事他都没管。

        苏氏集团将会于星期六晚上在东海召开一场自助酒会,作为成立后的第一次亮相并准备行1o亿美元的公司债。

        他要在酒会上露个面。

        一个新成立的公司要行1o亿美元的债务,且不说合规的问题,正常情况下有人肯买才怪。估计1亿人民币的债券都不出去。谁会把钱不当钱?

        但是,这是他在鸣凤镇击杀三名聚灵修士名动中部六省后,对都市里的权势、财富的一次切蛋糕。汉北这里的政经集团会认账!

        就算他弄点面粉当大力丸卖,六省的政经集团都得认账,并且踊跃抢购。世俗界里的权势,财富终究只是修真界格局的延伸!

        苏氏集团将会如同一个怪兽般膨胀、跳跃式的展,呈几何倍数的增长,而不是像普通公司那样按部就班的扩张。

        沈余对世俗界的权力,财富向来是不放在心上,但是能有这么一家公司的存在,于他而言,在都市里做事确实方便不少。

        不管是解父母之惑,或者照顾大姐一家,或者支撑二姐走向更宽阔的天地。他十一回家,重新复读初三的巧巧给他说想上航空学校将来当空姐。

        或者,他想帮助前世的朋友们;或者,他自己日后在红尘中历练,磨练心境。

        有苏氏集团的存在,于他而言是一个不小的助力。不能事到临头他再去找人办些小事。

        “苏倩啊…”沈余心中轻轻的叹口气。他需要承认苏倩选择的路对他而言有帮助。但是,他内心中还是有点为她感到惋惜。

        六窍锁灵体,在南域的大门派里都会重点培养。万一解锁之后,展露的是神级灵脉资质呢?根据记载,六窍锁灵体解开最差的也是天级资质。天级灵脉资质,只要不陨落,最差也是灵海境修士。

        要知道,南域最高的战力也只是比灵海高一个大境界的混元境而已。灵海境都是门派的中坚力量。

        沈余惋惜归惋惜,却不想勉强苏倩像小潇那样刻苦修炼。他的性格使然,通常不会勉强别人。

        再者,大道独行。

        修仙本就是逆天而行,修的是自身。靠旁人的帮助很难前进。就算是明月师姐,他也只能提供资源,功法,办法,最终如何突破还得靠她自己。

        …

        …

        车窗外的平原风光往后飞的倒退。沈余的思绪转移他的修炼事宜上。

        权势、商业上的事情是水到渠成的东西。他自身的实力才是这一切的根基。这个顺序他不会搞错。

        名动六省,在一市、一省之地纵横又算得了什么呢?

        他现在的实力是:练气后期,神境。这个实力在整个地球修真界排第几?

        修真界的惯例对武者是不重视的。甚至一帮修士连他是罡劲还是神境都分不清楚。

        他能威压雏凤榜所有的高手又如何?在潜龙榜中排名第几,在华夏龙榜中排名第几?在全球修真界的天榜中排名第几?

        无名小卒!

        他在那些假丹境,金丹初期的修士眼中,他与蝼蚁何异?练气境修士的新闻,通常在修士中的报纸上只有一个豆腐块。

        他重回归来,不是来做蝼蚁,来做无名小卒的!他必须要尽快提升修为。他的敌人不在都市,而是在修真界中。

        他并非是在意他在鸣凤镇打死的三个聚灵境修士所在的小门派。这些门派老祖来了又如何?聚灵三层而已!也不在意黄泉的杀手,以及谁雇佣的黄泉。

        他在意的是前尘往事。

        前世里,他在修真界中到处游历,孤身一人。云谷观毕竟只是小派。若说在历练中曾经受的委屈、屈辱不算大仇恨,那昆仑秘境中的袭杀呢?北地楚家,九大宗门姜家…

        他想要再去找明月师姐,那么,姜家主导的袭杀一定还会生。

        他前世里在两百年后返回地球,杀光姜家,楚家。但是,主凶姜道子早就登天路而去,不知所踪。其余的几个老祖已经坐化。

        这份仇恨是没那么容易解的!

        突破至练气后期后,他的杀手锏除了神境秘术:翻天印,中阶法器褐铁宝塔,从黄泉杀手手中夺来的二级杀阵外便没有。

        翻天印,在和同境界或者低于他的境界的敌手交锋有很好的效果,但并不能让他越阶挑战。

        玄武基础拳法,可以增幅力量三成。对付练气境的敌手很有效果,对付聚灵境效果就削弱。他必须要修炼一种替代的杀招才行。

        “这些天都在巩固练气后期的境界。是时候修炼太初真经练气篇中的秘术了。”沈余心中自语,从脑海中挑出那篇秘术:凝神刺。

        太初真经作为仙经,当然有对应的秘术。但是练气境的秘术,就算可以越阶挑战聚灵境修士,但对他而言意义不大。因为,他已经是神境武者。战力堪比聚灵二层。

        所以,他选择在神识攻击中有奇效的“凝神刺”。

        而突破至聚灵境后,他的功法选择就多起来。毕竟,太初圣地号称人族南域四大圣地,奇功妙法何其之多?

        不过,到聚灵境之后,他不会选择太初圣地中最强的聚灵境功法:紫阳经。他将会选用南域另一圣地中珍藏的经文:神凰真经。这是他昔年所收集的仙经。

        重生归来,他修炼的路,当选最强的路!

        …

        …

        “吱--”

        就在沈余沉思时,司机一个急刹车。巨大的推力作用在沈余身上。

        “沈少,前面生车祸了。”司机额头上有些冒汗,回头惶恐的说道。他做这份司机的工作,待遇是每个月2万。这在平均工资只有15oo元的落城算得上绝对的高薪。而他开车急刹,若是让车后的少年碰到一点,他就别干了。

        沈余纹丝不动,并没有受到刹车的影响。扫一眼,脸色变得微微有些奇怪,“我下车去看看。”

        修真者的记忆何其的强大?他一眼就认出高路正中生车祸的红色高尔夫是他的语文老师胡梦的座驾。

        高公路上,一辆黑色的丰田卡在路中间。其余的车都在徐徐绕行。红色的高尔夫则和高公路的栏杆碰撞在一起。一名中年男子正在拨打着电话。

        而穿着时尚秋装二十四岁的温婉少妇胡梦则是神情焦躁、无奈的在路边徘徊,等待着交警抵达。显然,在车祸大致处理之前她是没法回到东海市。而她约好和富祥晚上在西餐厅“秋山”见面,谈分手。

        “胡老师!”沈余走过来喊一声。

        胡梦穿着卡其色外套,内衬绣花的暗红色衬衫。蓝色修身喇叭裤脚牛仔裤紧紧的包裹着她修长浑圆的双腿。踩着三厘米的高跟鞋,俏臀圆润挺翘。身姿秀挺婀娜,明媚动人。

        缓缓前行的车流中,不少人在车中偷偷的打量着这个时尚明媚的女郎。想着她是谁?

        胡梦正犹豫着是不是给好友叶晶打一个电话让她帮忙给富祥说一声。叶晶和富祥一样,都是官宦子弟。陡然间听到有学生喊他,连忙扭头看过去,就见一身学生装束的沈余过来,奇怪的道:“沈余?你怎么在这里?”

        “我要去落城办点事。胡老师,你人没事吧?”沈余看着胡老师明媚的容颜,关心的问道。

        遇到熟悉的人,胡梦情绪略好。轻捋着秀微笑一笑,摇摇头,温婉道:“人还好。就是车刮了一下要等交警来处理。但是我约了人晚上见面。”

        沈余想一想,道:“胡老师,我把司机留下来帮你处理车祸。你开我这辆车载我到东海。”

        “行吗?”胡梦诧异的看沈余一眼,她倒不是诧异沈余说话得体得不像十七岁的高中生。之前沈余建议她去医院检查身体时,就表现的很成熟。她是诧异于沈余怎么会有车,还有司机送他呢?

        “行吧!那我们走!”胡梦的性情温婉,但还是很有决断力,答应下来,和事故方说了几句,再交代沈余的司机,留下手机号码,提着她的手袋,坐到沈余的奥迪a8驾驶座中。

        沈余没有坐后排,这会显得他是胡老师的领导般,对她不尊重。而是坐在副驾驶位置上。

        看着系安全带的沈余,一身白t恤,牛仔裤,很清俊的少年,胡梦动着汽车,轻笑着道:“沈余,不错啊!有奥迪a8送你。你那个亲戚捐款1ooo万给三中的事是真的吧?”

        能按时赶到东海市,让她心情略微恢复了些。再者,和学生相处,总不能让学生去调节气氛吧?

        沈余没吱声。

        事情是七月份苏倩帮他办的。主要是处理他没有应诺参加期末考试的事情,要平息三中闻校长的不满啊。

        见沈余不答,胡梦微微一笑,没再提这个话题,轻扶一下自己鼻梁上的眼镜,道:“沈余,还没祝贺你在六校联考取得好成绩。你的语文考满分,真是给老师挣面子啊!”

        沈余莞尔一笑,道:“胡老师,不客气。”这本就是他的愿望。

        胡梦禁不住轻轻的一笑,道:“诶,你还真就这么大大方方的接受我的感谢啊?”

        这满分试卷的“军功章”里有她一份功劳的啊!当然,好的老师常有,而能考满分的学生却少有!

        说话间,奥迪车在高路上飞驰。胡梦到底心中有事,和沈余聊几句便专心开车。眼见着进了繁华的东海市。胡梦开着车径直去市区中的的“秋山”西餐厅。她约了富祥在那里见面。

        沈余问道:“胡老师,你去医院检查过吗?”

        提起病情,胡梦心情有些沉重,看沈余一眼,道:“沈余,你是不是会医术?”顿一顿,轻声道:“我去省第一人民医院复查过,乳腺癌,中期。你别传出去。”

        “胡老师,还有治愈的希望。”沈余早知道胡梦的病情,看得出她意气消沉,劝说道。

        胡梦踩着油门加,似乎在泄心中的情绪,哀婉的笑一笑,道:“要化疗的。与其变成一个丑八怪,我宁愿去死。嗨,我和你说这些干什么。”

        或许,正是因为沈余是她的学生,不在她的朋友圈中,她说起病情反而有倾吐的欲望。病情的事,她还没和父母说,怕他们承受不住打击。她是家中的独女。


  https://www.biqumo.com/12_12760/83073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