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皇圣传 > 第九百六十章推演

第九百六十章推演

  “最近这段日子,我总是心神不宁,想请前辈相助。”邪空道。

  正如在圣陨地,他的心绪难以平静,心里总是不安。

  他在推演术中,没有投入太多时间钻研,但这种能力会随着境界提升而变得变强,正是他心有所感,像是预示他有不好事情发生。

  “你想要强行推演天机?”周天懂看穿他的想法,道。

  “前辈的推演术为天域第一人,若能相助,肯定能看清迷雾。”邪空道。

  “天机已慢慢被蒙蔽,如果强行推演,会受天道轮回意志反噬,轻则留下大道之伤,有损根基,重则陨落,万劫不复。”周天懂道。

  邪空点头道:“我明白,越是危险越是说明它的重要性,有可能关乎到离神府的生死命脉,所以我想要试一下。”

  周天懂皱着脸,沉声道:“如果想要推演天机,有圣心珠的话,将会如虎添翼,天道反噬也会弱不少。”

  圣心珠能推演天机,使宿主趋吉避凶。

  周天懂回到诛邪盟总部,离神府短暂变回平静,化羽和她的孩子,都交还给了天圣院,他们已倾尽全力,没能救回化羽,邪空深感愧疚。

  邪空和长风重新布置好护教大阵,以镇海珠为阵眼,增强阵法威力。

  天道山的混沌异界被攻破,古皇封印消散,黑暗圣物重见天日,使他们的心情更加沉重。

  “你在担心大哥?”若馨见邪空心事重重,知道他所想。

  他握着她的玉手,道:“大哥前往离界有段日子了,还没传回任何消息,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你就放心吧,大哥又不是小孩子,黑暗中能威胁到他的人可不多,何况还有心然的哥哥和修炎,他肯定不会有事。”若馨安慰道。

  邪空温柔的看着她,道:“我们的婚事,等大哥回来再办吧!”

  若馨轻轻拥着他,道:“只要你心里有我,我已心满意足了。”

  她拿出一本泛黄的书籍,递给了他,邪空看着水神怒三字,露出奇异表情,没有伸手接受。

  “楚族镇族功法,你还回去吧。”

  若馨道:“这是人家一点心意,你何必多次拒绝!”

  “君子不夺人所爱,我虽非君子,但不会协恩贪图别人的功法。”邪空道。

  “可你已距圣体只有一步之遥,只差水神怒便能修炼至圆满。”若馨道。

  若能肉身成圣,黑暗中能杀死他的人已寥寥无几了。

  “想要融合水火可不容易,这部功法有很大风险。”邪空推辞道。

  若馨撇撇嘴,收回水神怒,她知邪空所想,也没有强迫他。

  “我知道你是在担心,除非有封天境邪祟来袭,不然谁都奈何不了我。”邪空温柔笑道。

  “把你的圣心珠借给我用下。”

  若馨眼神古怪看着他,取出圣心珠,虽有疑问,却也没有多问,邪空既然索要肯定有他的做法。

  “等会我去叫二哥准备下,只要大哥回来,我们就成婚。”邪空收起圣心珠,道。

  同是神珠宿主,他和若馨心意相通,圣心珠对他没有排斥。

  他握着圣心珠来到诛邪盟,周天懂已摆好阵盘等待着多时。

  “这是星罗神阵,乃我们一脉的至宝,能帮我们抵挡大部分的天道反噬。”周天懂道。

  星罗神阵为天域第一推演奇阵,多少禁忌巨头想要请周天懂推演一卦而不得,更别提动用至宝。

  邪空看见阵盘点着四十九盏油灯,露出惊奇表情,这种推演法他还是头一次见。

  “把圣心珠化成阵心,各站一宫,联合推演。”周天懂道。

  想要催动星罗神阵,需要磅礴灵力支撑,还要强大修为推演才能够发挥它的真正力量。

  邪空跃到东宫位置,抛出圣心珠,飘旋于阵盘中央,他施展禁术,凝聚出九颗璀璨星辰高挂于苍穹,以强大手段,通过强大手段,沟通灵幻天域的星辰,吸引星辉降落。

  星罗神阵需要引星辉,才能发挥最强力量,诸天大陆笼罩着邪气,他们只是把黑暗击退于十强古星外,收复了大部分古星,但邪祟还是占据着不少大陆,天域仍然是一片黑暗。

  以天域目前的实力,还不具备反击的力量,他们要等到冷轩楚风浩和修炎归来,才能做出绝地反击。

  星辉笼罩,星罗神阵吸收着诸天星辰的力量,四十九盏灯光变得愈发璀璨明亮。

  “我们这般掠夺诸天星辰的力量,会不会被黑暗察觉?”周天懂问道。

  天域还没渡过险境,黑暗只是出动第五将军和十大邪司,差点颠覆了玄神界,若非邪空及时赶回,离神府极有可能会因此毁灭。

  如果让他们知晓邪空启动星罗神阵推演,肯定暗中破坏。

  “不碍事,黑暗主力都在祸源之地,只要他们一天不破天塞封印,就不敢和天域决战。”邪空道。

  天域还能延续,他们还能活着,全都依赖于天塞中有强大封印,传闻是凤邪生所封,隔绝两地,阻止了黑暗进军天域,他们才能迎来短暂和平。

  天塞是两界最后一道屏障,黑暗肯定想方设法想要破解,打通两界的桥梁。

  “我隐隐有种不祥预感,天塞封印快要消散了。”周天懂道。

  他们虽没有和噬灵虫交过手,从种种迹象可推测,它们已成长到圣道境巅峰,达到不死不灭境界,纵使是神珠都无法消灭。

  如果它们都汇聚于天塞,想要破除封印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破就破吧,我们阻止不了,只能顺其自然,前辈助我一臂之力。”邪空启阴阳,演八卦,开始运转他的推演术。

  星罗神阵发光,与诸天星辰映衬,一缕缕混沌气息扩散,演化宇宙星河。

  周天懂见邪空所结印势奇特,好奇问道:“这是什么推演术?”

  他的阅历在天域数一数二,活了无数万年的老狐狸,却没见过邪空所结印势,不像是邪皇一脉的传承。

  “这是我所创推演术,尚未命名。”邪空解释道。

  他在海之角开创数种禁术秘术,推演术也是其一。

  周天懂感应到玄奇力量,星罗神阵的星云图不断变化,斗转星移,如演混沌开天,宇宙运行,心里颇为震撼。

  他能看出邪空的推演术的奇妙,阴阳八卦转变遵循规律,却又显得独树一帜。

  “再给你些时间,只怕连我都要被比下去。”他露出苦笑道。

  邪空的推演术很强,天域中只怕没几个人能比得过他。

  “前辈过奖了,天神算才是天域第一推演法!”

  他轻瞥一眼周天懂的推演术,乃天域声名远播的天神算法,其中的神奇奥妙,自己竟没能看出来,玄之又玄,不负第一盛名。

  两人合力推演,星云急剧变化,突然间受到股力量狙击,星罗神阵颤动,四十九盏灯火明灭闪烁。

  “有人干扰我们推演,好厉害,这么快就行动了。”邪空的神色冷峻,黑暗的速度太快了,它们暗中施展禁术,想要阻断他们。

  他和周天懂提升力量,寻找出那股神秘力量,隔着遥远距离,进行反击。

  这是一场隔着时空的战斗,邪空的双瞳如赤血妖异,两束光芒射进星云中。

  星罗神阵快速转动,缓缓浮现一幅模糊的画面。

  推演受到干扰,那画面朦胧不清,邪空闷哼一声,嘴角溢血,他受到天道法则的反噬,血气澎湃汹涌,气息时高时低。

  “我倒想要会会他。”邪空割破手指,精血滴落星云中,幻化成他的模样,如云雾般缥缈虚幻,瞬间消失不见。

  https://www.biqumo.com/14_14431/4614370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