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掌家小农女 > 第四二九章 回不到从前

第四二九章 回不到从前

  婆子不慌不忙的回身行礼,“夫人命老奴请了姑娘后,顺路瞧瞧大少爷回来没有,也请他一并过去。大少爷的院子与夫人的院子相邻,走这边近一些。”

  赵家小暖以秦日爰的身份来过几次,这条路的确是去赵书彦的院子的,但赵夫人的院子不与赵书彦的院子相邻。

  兴许是这两月有了什么变化,赵夫人换院子了?她是来贺生辰给赵家添面子的,不是来闹事的。小暖点头道,“如此有劳了。”

  婆子温和笑着,继续往前走。

  赵书彦自然不在院中,小暖随着婆子又向前穿过一个小花园,真到了赵夫人的主院,这么走不能算近,但也真算不上绕路。

  “夫人,陈姑娘到了。”婆子行礼,请小暖进屋。

  进去后先是铺面的热气,然后就见屋里坐着的八九位妇人齐刷刷看过来,目光跟小太阳一样,小暖暗道自己若不是见多了大场面,还真招架不住。

  见小暖大方地行礼,面色自然,赵夫人心中满意了些,招手唤道,“小暖,来。”

  秦氏也在边上笑得欣慰,一家有女百家求,她家小暖现在是大姑娘了。

  小暖顶着一众目光走过去,在赵夫人的介绍下见了一圈礼后,坐在赵夫人下垂手陪着一帮妇人聊天。

  今天的话题自然是秦氏种的棉花以及她们一家子与三爷的关系。这些问题小暖在家时都给娘亲做了无数遍培训,验收成果的时候到了。

  “秦妹妹怎会想到给漠北军送寒衣?”王家夫人问道。

  秦氏答,“当时也没想那么多,就是感激朝廷给我们一家子伸冤,想着报答圣上。”

  这话说得,让人没法下去,王家夫人点头。

  “秦姐姐是怎么把衣裳送到漠北的?”刘家小儿媳妇问道。

  秦氏答,“我们就是跟东家商量后,带着做好的棉衣去求见晟王,送棉衣的事儿咱真不晓得。”

  这话说的实诚,再问下去就涉及军务了,不能聊,刘家小媳妇闭嘴。

  张家夫人却不怕,接过来问道,“那妹妹可知道晟王是怎么不声不响把棉衣运出第一庄又运到漠北的?”

  秦氏答,“晟王咋运到漠北的咱不晓得,至于运出第一庄是怎么运的,咱也不晓得。咱就是做好衣裳后放在库房,第二天早上就没了。”

  张家夫人瞪大眼睛,说笑话呢这是?太敷衍了吧!

  刘家小媳妇眼睛倒是一亮,“秦姐姐这么一说,我倒想起一件事:源水作坊库房里的肉听说也是一夜就没了,会不会是……”

  这个问题没培训过,小暖看向娘亲,见娘亲微笑摇头,“咱天天在地里忙活,真不晓得这事。”

  小暖翘起嘴角,满分!

  陈家老夫人笑道,“晟王对夫人一家格外照顾,真是羡煞老身。”

  秦氏自然回答,“我们母女在京城外破庙落难时巧遇晟王,晟王见我们可怜才暗中相助。所以晟王才不是世人传的那么不近人情,他是心怀百姓疾苦的好王爷,都是圣上教子有方,我们母女才能平安活到现在。”

  从门外走进来的赵书彦听了这话,心中苦涩。晟王心里有没有百姓疾苦他不知道,但晟王心里有小暖,小暖心里有晟王没有他。

  见儿子回来了,赵夫人便是一顿埋怨,“今天是什么日子?你这做大哥的还到处跑,人影都寻不到一个!”

  赵书彦看着母亲身边坐着的小暖,略微停顿。他这一年多一直在想怎样才能让娘悦纳小暖,自己没做到的事儿,小暖却做到了。她已经坐到了母亲身边,但离着自己却越来越远了。

  “看什么,几个月不回来就认不出小暖妹妹了?”赵夫人笑问。

  屋内的夫人们听出了苗头,目光在含笑的赵夫人和秦氏、低头的小暖和发呆的赵书彦之间转悠,两家这是要结亲了?

  赵家真是快人一步!不过放眼登州,确实没有比赵书彦再好的夫婿,秦氏一家若是没有棉花的事,打着灯笼也找不着这样的好事。

  “铺子里有急事所以迟来几步,来不及在门口迎候婶母和小暖妹妹,是书彦失礼了。”赵书彦一躬扫地。

  小暖皱眉,他这样是要在座的人加深误会么?

  这又是何苦呢,待到她与三爷的亲事传开后,不只他面上无光,自己的名声也会受损。

  “知道错了还不改,带小暖去园子里转转吧。”赵夫人拉起小暖的手拍了拍,亲切的让小暖头皮发麻。

  秦氏的笑淡了一些,她是觉得赵书彦不错,但他娘这样硬赶鸭子上架可不行。小暖跟赵书彦八字还没一撇呢,哪到了一起转园子的地步。

  “是。小暖妹妹,咱们到园子里走走?”赵书彦看着小暖,含笑接话。

  小暖站起来屈了屈膝行礼,“小暖答应了梦舒妹妹要快点回去陪她和小草玩的。赵大哥稍待,小暖去把梦舒和小草找来,请大哥带我们去逛园子?”

  这是,拒绝了?

  众人的目光又在几个人脸上穿梭,此时秦氏一脸看不懂,赵夫人和赵书彦笑容依旧,正主陈小暖低着头看不清楚,本来以为看懂的众人又看不懂了。

  赵书彦笑道,“也好,书彦答应过小草,要带她在园中凿冰钓鱼的。不知大黄可一起来了?”

  小暖暗松了一口气,“大黄看家,没出来。”这样的场合实在是不合适带上大黄的。

  “想必是大黄听说我家里没养兔子,没心思来吧?”赵书彦说笑着,抬手请道,“我送妹妹过去。”

  见两人这样一问一答甚是熟稔地走了,夫人们看蒙了。

  这是两家关系好,还是要订亲,还是关系好也要订亲了?

  秦氏笑道,“赵少爷于我家也是大恩人。要不是他在我家田里盖山长茶宿还许我入股,我们娘仨怕是饭都吃不饱。茶宿生意好后,我们的日子才慢慢起来,才有钱建五车书舍。”

  众人恍然,原来还有这个恩情在,提到大名鼎鼎的五车书舍,众人又有说不完的话。

  站在秦氏身后的翠巧真心觉得,夫人现在说话办事越发地长进了。

  随着赵书彦出院子的小暖,低头离他两步远跟着。

  这是一个陌生人才有的距离,赵书彦停下回头看着她,想把距离拉近了又怕惹了她不高兴。没有人比他清楚小暖,这丫头吃软不吃硬,若是硬来只能适得其反。

  赵书彦咳嗽一声,微微皱起眉。

  小暖果然抬头看过来,关心问道,“大哥身体不舒服?”

  就知道会这样,赵书彦叹口气,“是心里不舒服,你我之间已形同陌路了?”

  小暖摇头,“我们的交情到什么时候都不变,只是还是要顾忌一些的。”

  赵书彦又叹气,“你我之间,回不到从前了。”

  小暖的心,便是一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