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掌家小农女 > 第四二四章 声名起

第四二四章 声名起

  老将军的葬礼这日,万民皆悲。

  与老将军同日入土还有几千金吾卫将士,一路走来,处处是棺椁。此情此景,小暖此生不想再见第二回。

  济县的道观、寺庙的僧道都出来为将士们念经超度,京城永福寺和玄妙观的人也被建隆帝派了过来为老将军送行。

  披着红袈裟的僧人和穿着紫袍或红袍的道士,是送葬队伍里最明亮的颜色。

  混在其中的小暖第一次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僧道之间的对抗。从观主与主持到小道士与小和尚,简直是飈着劲儿地念经,就是为了把对方压下去。

  跟小暖并排走的是个三十多岁的胖和尚,每当小暖开始念往生咒时他就念经,小暖声音大他就要比小暖更大,小暖停他也停,然后还会鄙视地斜着小暖,十分藐视她的战斗力。

  小暖烦了!

  她干脆吹了声口哨,胖和尚看了小暖一眼,犹豫着要不要吹个更响亮的时,却没有发现路边跟着队伍向前行走的一只大黄狗竖起了耳朵。

  小暖用眼神儿斜了斜胖和尚的袈裟,大黄狗的眼睛立刻亮了。

  不知前方扛幡的乌桓又遇到了哪位熟人路祭,当送葬队伍停下时,大黄悄咪咪蹭过来,在胖和尚身边抬起腿,尿了。

  “啊——”

  胖和尚听到水声低头一看,忍不住怒吼。众人都看过来,只见一条狗跑进人群,这和尚的裤腿湿了一片……

  觉得丢脸的和尚们和觉得解气的道士们同时望着大黄狗。看着它钻进人群,钻到一个白衣裹斗篷的漂亮小姑娘身后,小姑娘满脸茫然,不晓得发生了什么。

  小暖无语望天,她的本意是让大黄把这胖和尚的袈裟扯走,没想到大黄想到了更好的主意。

  “咳,大师的袈裟污了,去换一件吧。”小暖善意提醒道。

  胖和尚的胖脸气成了熟茄子,瞪了小暖一眼后才退出送葬队伍。

  排在胖和尚后边的一个圆圆脑袋一脸憨厚可爱的小和尚替补到小暖身边。这小和尚先向着小暖和气地笑着打招呼,“九清道长,贫僧圆通。”

  这法号……

  小暖问道,“圆通小师傅,小道不知方才那位大师是?”

  “那是鄙寺的智藏师叔。”小和尚圆通介绍道。永福寺僧人法号排辈,主持一辈是慧字,师叔一辈是智字,到小和尚这一辈是通字。

  智障?小暖低头身子抖得不能自抑。

  小和尚圆通好心地追加一句,“是佛法三藏的‘藏’。”

  等小暖终于能控制好自己的表情时才抬起头,很是真诚地讲,“这法号起得真好。”

  说话间,送葬队伍又开始行进。小暖与这不会飙高音的圆圆脑袋圆通小和尚并排走,终于能心平气和地念自己的往生咒,而身边的小和尚也在平心静气地念他的《地藏经》。

  于是,一路将老将军送到修缮一新的乌家祖坟,难得和谐的小道士与小和尚结下了友谊。

  “这几日若无事,圆通可到长春观来玩儿。”小暖乐呵呵道。

  “小僧八日后才跟着师傅回京,这几日定去叨扰。”圆通小和尚笑呵呵地说。

  一个大和尚走过来,顺手就摸上圆通那个小暖忍了半天才忍住没摸的圆脑袋,“师弟,走了。”

  圆通跟小暖道别走后走了没几步,小暖就听到那大和尚教训道,“怎得跟臭道士走这么近,不怕师傅骂你?”

  小暖……

  “师妹,不要跟秃驴多讲话,免得染上呆气。”张玄清过来,拍了拍小暖的肩膀。

  小暖……

  “这几日你先回家歇息,师傅说让你三日后再来观里。”张玄清递给小暖一个素色钱袋,“这个你拿去用。”

  跟着师傅在七师兄这里混吃混喝好几日的小暖,捏着厚厚的钱袋心虚了,“师兄,九清不缺钱。”

  “拿着。”张玄清慈父般地笑了笑,便急急去安排后续事宜。

  贺风露见小师姑还拿着钱袋发傻,便走过来低声道,“师姑放心拿着,七师叔很有钱。”

  “风露,要是我说我比七师兄还有钱,你信吗?”小暖幽幽问道。

  贺风露摇头,“师姑没有道观,只山长茶宿和锦绣清水两间小布庄的进项,还要养着一大家子人。”

  这样啊……

  于是,没有道观的小暖心安理得地把钱袋装进袖袋里,去找娘亲和小草。

  小草与姐姐汇合后,立刻分享好消息,“那个胖和尚被老和尚骂了!”

  智障吗?小暖又忍不住笑得发抖。

  小草见胖和尚被骂姐这么开心,乌溜溜的眼睛一转,“姐,咱们团雪球,看谁先把胖和尚的毗卢帽打下来!”

  听妹妹这么一说,小暖也觉得有点手痒。不过被娘亲盯着的小暖还是非常有长姊风范地道,“姐是大姑娘了,不能干这么孩子气的事儿。”

  小草一脸遗憾,秦氏目露欣慰,嘶哑着嗓子道,“风凉,回家。”

  乌家祖坟在济县城北,一家人随着人流绕过县城慢慢往回走。

  绿蝶骑马追上来,在小暖耳边低声道,“登州江记绸缎庄的少东家江玺程又回来了,现在绫罗坊内想求见秦东家。”

  小暖微微点头,“让秦三应付他,告诉秦三接下来几日的应酬都由他出面。”

  绿蝶应声而去。

  秦日爰的第一庄内两顷棉花制出万件寒衣帮着漠北军打了胜仗的事情已经传开,老将军入土为安后,日子又回归正轨,定会有不少商号向绫罗霓裳的东家秦日爰示好,意图一起做这棉布买卖。

  因绫罗霓裳被包括京城来的太监和各路探子盯着,所以小暖要小心行事,不能再以秦日爰的面目出现,只能交给秦三。

  想与第一庄的大管事、种出棉花的大功臣秦氏交好的人也少不了,小暖要留下来帮娘亲应对各种场面。

  意料之中又意料之外,他们要应对的第一个场面,就是她爹陈祖谟。

  母女三人刚返回第一庄,陈祖谟便亲自登门拜会。

  秦氏听到陈祖谟来了,坦然站起来,“你们俩待着,娘去!”

  “女儿陪娘一起去。”小暖上前一步,小草抄起小棍子,大黄身上的毛也炸起。

  秦氏自信地摆摆手,“没事儿,有些话你们的爹当着你们的面好说,当着娘的面他可说不出口!”

  https://www.biqumo.com/14_14724/41874321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