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掌家小农女 > 第三九八章 陈祖谟的如意算盘

第三九八章 陈祖谟的如意算盘

  贾民田见到秦氏一家三口来了,赶忙放下犁杖,招呼众人跑过来给东家磕头。

  眼见呼啦啦跪倒的大片人,秦氏慌得不知道怎么办,小草也不自在地拉紧姐姐的衣裳。小暖自然是撑场子的,她神态自若地吩咐道,“都起来吧。”

  庄子里的管事、长工和佃户们站起来后,用各自的方式表达着对小暖一家的感激。有人点头哈腰表示感谢,有人抹着眼泪说不出话,有人不住地夸秦氏是活菩萨,有人夸小暖和小草一看就有福气,将来准能嫁个好婆家……

  小草终于找到了说话的机会,大声道,“我和姐姐不嫁人,我娘说要给我们俩招上门女婿。”

  招上门女婿?好啊!众人看着小暖和小草的眼神更热乎了,好话不要钱地砸过来,小草笑呵呵地听着。小暖看着妹妹的脸,琢磨着她是啥时候给自己也安了个上门女婿的。

  这样的阵仗秦氏还是第一次遇到,慌乱之下她直接祭出闺女教她的“气势”,面无表情、两眼放空盯着面前的人群开始发呆。

  众人一见秦氏这临阵不慌的做派,都高看了她一眼。暗道秦氏不愧是连状元都休了的能人,一看就是个心里有大主意的。

  本来打算问问为啥今年冬天田里为啥只让种油菜的人们,见到秦氏这不苟言笑的模样,也不敢开口了。

  待到娘仨从庄子里出来时,秦氏头都晕了,“小暖啊,这老些人,娘招呼不住啊。”

  小暖忍不住笑了,“这些人不用娘招呼,娘是东家,咱怎么舒坦怎么来。他们是摸不准您的脉,等明年庄子里的棉花种上后您多走几圈,他们摸到您什么脾气知道该怎么相处,您就不会觉得难受了。”

  秦氏胡乱地点了头,“咱们以后不买庄子了,三个就转悠了半天,再多了还了得。”

  小暖忍不住地笑,照娘这么说,富有天下的天子岂不是得累死?

  庄子还是要买的,买田是很好的资本保值和增值投资,小暖以后打算主做棉花,买庄子种棉花一举两得。

  “姑娘,绿蝶派人打听过了。是城北一个叫源水的肉食作坊在收野味和家禽。”绿蝶在马车上向小暖汇报刚传回的消息,“这源水食肆是十天前刚开的,专做熏烤肉食,用的都是好材料。这作坊牌面很大,只要是好肉,不管拉过去他们都收,而且是给现钱,天天门前卖野味家禽家畜的队伍都排老长。”

  敢这么干的,一定是有钱的大户,小暖问道,“这是谁家的生意?”

  绿蝶摇头,“还没打听出来。”

  秦氏眼皮跳了跳,“不会是你爹开的吧?”

  “他没这么多钱,再说我爷爷去世还没满百日,这大肆杀生的事儿,他但凡有点脑子就不会干。”小暖觉得不是。

  “就算不是你爹,也可能跟你爹搭点边儿。”秦氏回忆道,“我记得以前有人到陈家做客,聊起雅致的名字,你爹就提过‘源水’这两个字。还说什么水有源头,连绵不绝啥的。”

  小草忽然说道,“小草觉得是郡母开的!”

  “为啥?”小暖问道。

  “她一定是想把山里的兔子都抢走,让大黄没有兔子吃!”小草的小腮帮子鼓成了蛤蟆肚子。

  小暖的嘴巴都合不上了,柴玉媛不会这么脑残吧……

  秦氏也深以为然,“小草说得在理!大黄如果没兔子吃,一定不高兴!”

  小暖……

  “姐,咱们咋办?”小草和秦氏都看着小暖,已经认定了这事儿是陈家干的。

  想到没有兔子吃的大黄会怎么看她,小暖压力山大,“没有打听清楚之前说什么都没用,先把事情弄明白再说。”

  待到马车停在源水肉食作坊门外不远处,看着作坊门口拎着笼子、背着筐子或者牵着猪样的人群,绿蝶解释道,“这个作坊只收活物,死的不要。”

  这是为了保证肉食新鲜,看了真是打算做好肉的,“派个人进去看看里边什么人管事。”

  绿蝶吩咐人去办事,秦氏和小草盯着门前排队的人手里拎着的兔子不说话。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小暖看着作坊门口人多却排得井然有序,地上也打扫得干干净净,就知道这作坊的管事有些本事。

  娘仨回到第一庄后,一直等到天黑大黄叼着兔子、玄咎拎着一串兔子从山里回来后,绿蝶派去打听消息的人才把消息送回来。

  “源水作坊里的管事都是面生的,以前没见过。不过听他们说话都是京城口音,行动做派也像见过大场面的。”

  京城来的,跑到济县收野味做肉食?小暖也觉得这事儿大概跟柴玉媛有关系,“他们的价钱怎么样?”

  “兔子最贵,然后是鹿肉、野猪肉、野鸡肉、最后才是家畜家禽。”

  听到兔子肉比鹿肉还贵,一家三口立刻就给柴玉媛定了案——这事儿一定是她干的。

  小暖一方面觉得柴玉媛不会这么脑残,一方面又觉得她的脑袋本来就是残的,这么做也正常。不过柴玉媛收这么多肉是要干什么,肉食生意可不好做啊。

  除非柴玉媛寻到了可以长期收货的大买家,否则源水作坊以这样的速度制熏肉,肯定会有大量货物积压,就算柴玉媛钱再多也吃不消。

  “去查一查他们的肉的销路。”

  又过了几日,小暖拿到确切消息,这源水作坊制出的肉一斤也没往外卖,都压在仓库里!这就更奇怪了。

  小暖揉揉眉心,虽说熏肉能放几个月,但如今已是九月,马上要禁海了。所以这些肉不可能卖到海外去,如果不是出海,他们囤积这么大笔的货物要干什么,哪个商号能吞下这么多肉?

  小暖猛地站起来,劳军!

  这个肉食作坊也在打漠北军的主意!

  漠北军在外征战,最缺的是什么?是军粮和御寒之物。小暖想到的是送棉衣帮漠北将士御寒,源水想到的是让漠北军有肉吃!

  小暖站起来在屋内来回走动着。

  若是没有棉花,提供肉食确实是比提供御寒衣物要便宜,收效也快。因为要让四十万大军得温暖就算是用碎麻乱絮制成的寒衣,也比向他们一人提供一斤肉贵很多!

  而且四十万件寒衣的原材料可没有肉食好获得,济县有财力和迫切愿望做这件事的,还真的只有陈祖谟和柴玉媛了。

  陈老爷子获罪是因粮食,所以陈祖谟要给漠北军送肉挽回名声;提高兔子的收购价的事儿应该是柴玉媛做的!

  想到这里,小暖也觉得八九不离十了。

  她暗道一声,好险!

  https://www.biqumo.com/14_14724/42008639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