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掌家小农女 > 第六一六章 入天章阁

第六一六章 入天章阁

  “儿臣遵命。”三爷低眸言掩住寒光,封江兆是建隆帝最锋利的一颗獠牙,借此机会离间封江兆和建隆帝,让建隆帝成为没牙的猛虎,是三爷抓住朱远时就订下的计策。

  如今看来,已成了一半。

  建隆帝扶着德喜的手坐稳,才幽幽叹息了一声,“朕也想休息,可内阁那几个老东西实在不得力,叫朕如何安睡!”

  德喜先是诧异,转而惊喜地看着晟王,圣上这意思,再明显不过了。晟王这一趟登州,去的太值了。

  “晟儿休息一夜,明日就进内阁为朕分忧吧。”建隆帝微眯龙目,满意地看着殿中的三儿子。严晟已无意争位,去登州也是为了躲开京中是非求个自保,但他在登州发现朱远后却立刻擒住,连夜进京给自己送信。由此可见,严晟现在是四个皇儿中最识大体,也是最把他这个父皇放在心上的一个。

  让严晟入内阁,是建隆帝对他这份孝心的奖赏,也是对他能力的认同,虽然严晟做事狠厉了些,但此时京中乱起,正需要这样的人帮他稳住局面。

  三爷却面带惶恐地跪地推辞道,“父皇,儿臣之能尚不足以进内阁,请父皇三思。”

  德喜抬起松嗒嗒的眼皮,好一招以退为进,晟王这两年越发地沉稳了。

  听他这么说,建隆帝果然对这个儿子更放心了,“朕让你去你就去,朕说你有,你就有!去吧,你也累了两日,早些休息。”

  “多谢父皇,儿臣定鞠躬尽瘁,不负父皇信任。”三爷端端正正地磕了三个头,才退出宜寿宫。出宫门后,三爷抬头看着挂在西天上的红彤彤的日头,想着该给小暖多少赏金,才能配得上她捉的这条大鱼。

  第二日早朝,当建隆帝夸奖晟王的羽林卫督办的差事办得好,让他入内阁行走时,满朝文武皆惊。

  能以弱冠之年入内阁行走者,晟王乃是大周第一人!

  退朝后,殿内之人一个未去,都盯着晟王久久不能回神。内阁首辅大臣左相李奚然带笑走到三爷身边,“晟王入了天章阁,老臣终于能松一松老骨头了。”

  右相程无介也抚须而笑,“李大人所言甚是。”

  “父皇让严晟入内阁,是让严晟帮诸位阁老打下手做杂事,紧要大事还是要请阁老们定夺。”三爷含笑谦虚道。

  阁老定夺?面带微笑的四皇子柴严昙暗自气得咬牙,老三现在也是阁老了,打什么虚晃!到底有事谁拿主意?说来说去还不是阁老!

  阁老,老三是阁老!柴严昙看着身边含笑欣慰,却笑不达眼底的二哥,眉头微微皱起。

  二哥会让人看出他不高兴?见外公看过来,没明白二哥为啥不高兴的柴严昙也跟着拉下脸。虽然不知道为啥,跟着老奸巨猾的二哥学总没错!

  果然,身为阁老的宁良雍笑了。

  四皇子被他笑得一头雾水。宁良雍等几个阁老也过去与晟王打过招呼后,才轮到朝臣道贺。

  见着被百官围住的春风得意的老三,二皇子柴严易依旧等在一碰旁,带着不及眼底的笑,四皇子柴严昙干脆拉着脸,与三皇子那边形成鲜明的对比。

  “万岁爷,三皇子入内阁,二皇子虽心有不满倒还过去恭贺两句才离去,四皇子却连笑都挂不住了。”回了宜寿宫后,德喜在建隆帝耳边道。

  建隆帝满意笑道,“做哥哥的总比做弟弟的懂事些。”

  德喜退到一边,早朝后疲累的建隆帝手撑额头小憩片刻,刚要打开如山的奏折开始干活,封江兆便来求见。

  德喜小心查看建隆帝脸色,不着痕迹地退后半步。

  建隆帝平静道,“让他进来。”

  “是,宣监门卫封将军。”德喜吊着嗓子喊道。宫中侍卫也归属监门卫,是以封江兆领的是监门卫将军的衔。

  “主子,玄妙观近半月未有可疑老道现身,小人请令出京去上清宫追查张昭成的下落。”封江兆前来请令,“不将此贼押到御前,小人绝不归京!”

  建隆帝低头看着这个跟了自己三十多年的贴身侍卫青白消瘦的脸,以前还不觉得,今日看着,越觉得封江兆像来人间勾魂的厉鬼。

  朱远带着丹药离京,封江兆也要请令出京,是去捉拿张昭成还是别有所图?

  本以为祭出张昭成,出京之事会十拿九稳的封江兆,见圣上这么半天不说话,就知道他是心有所疑只是何人何事让圣上起了疑心他一点苗头也猜不到,只得先求稳妥,待回头再请教德喜那老阉货。

  建隆帝抚摸着墨玉扳指,问道,“袁天成出事之前,丹炉没有成丹?”

  原来是为了这事儿,封江兆立刻回话,“小人赶到时丹炉已经倾倒,里边是空的,袁大人说没有成丹。”

  见建隆帝不说话,封江兆以为他在为以后何人炼丹烦心,便举荐道,“主子,现在民间炼丹能手,非袁大人的同门金成安和天师徒孙石玉清莫属,小人这趟出去,顺路将他们都带回放到琴鸣山去?”

  封江兆怎么比自己还着急找人炼丹?他是要为何人炼丹,之前琴鸣山炼制出的丹药,被他盗走了多少?

  疑心生暗鬼,建隆帝越看封江兆越觉得他有问题。不过这毕竟是在自己身边待了半辈子的老人,建隆帝无凭据之前也不会办了他。

  “此事需从长计议,你带人将琴鸣山守好,不得让任何人进出!”

  德喜一听,就翘起了嘴角。

  让他去守已经空了的琴鸣山?封江兆心有不安,但还是磕巴也不敢打地应了,待他弯腰退出宜寿宫后,轻声问门口的侍卫道,“昨日何人来见此见过圣驾?”

  这些侍卫都归封江兆统领,自然是有问必答,“晟王、左相李大人和京兆尹萧岸萧大人。”

  封江兆眯起眼睛,“谁先谁后。”

  “左相为先,萧大人为后。”

  封江兆点头,慢步离去。左相来见圣上定是为了朝政,去登州不过三五日的晟王急速归京又是为了什么?为何圣上见了他后,会召见京兆尹?

  封江兆转头望着重华宫紧闭的宫门,眼神森森,华嫔还捏在他的手里,晟王应不会害他才是,否则……

  重华宫内,大宫女华玉正欢喜着。晟王得圣上重用入了内阁,这可是天大的好事。母凭子贵,看这次宫里还有哪个不开眼的敢来惹她家娘娘!

  华嫔怔怔地出神半晌,才指着桌上的她亲手抄写的《中庸》道,“将这本书给晟王送去。”

  华玉更开心了,中庸以中和为主旨、以至诚为核心,娘娘在晟王入内阁时赐下此书,其意拳拳。

  青信托着书去永福宫请示皇后,皇后自不会在这个时候驳了华嫔的面子,命人拿牌子放青信出宫,去见“阁老”柴严晟!

  https://www.biqumo.com/14_14724/43802756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