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太子殿下,奴才有喜了 > 190 离开

190 离开

        五色光芒闪过之后,所有光芒同意地转成了紫色,耀眼的紫色。

        “没想到啊,”唯一一个看着有点年纪的导师,摸了摸自己的胡子,“有生之年,还能看到可以修炼的五灵根。”

        他看向沉兮的目光里带着赞赏,五灵根想要修炼有多难,在场的人都知道,通常身具五灵根的就是真正的凡人,好一点的可以活到八九十岁,差一点的四五十就没了,因为他们无法让灵气进入身体,让灵气滋养身体,寿命短暂。

        想要硬在其中抠出一条灵根来修炼,并且修炼的进度远多有同龄人,难以想象这人花费了多大的心血和努力。

        相比那一个个天才,老导师更欣赏勤奋上进,能创造奇迹的后辈。

        其他导师听到老导师的话,也都纷纷点头,看着沉兮的目光各异,有像老导师一样赞赏的,也有满带怀疑的,惊叹的。&1t;i>&1t;/i>

        还是之前那位女导师道:“现在,你到那场中,同样将手放到那块巨石上,将灵力输入,记住,无论生什么事都不要抗拒。”

        沉兮应了声,便来到那块大石头前,将手随意地贴在大石头的某个地方,灵力输入,随后他便知道为何女导师要那般嘱咐了。

        因为从他灵力输入的那刻起,巨石上就传来了巨大的吸力,仿佛要将他身上所有的灵力都吸过去,换做别人肯定要慌,沉兮心理素质过硬,只略一惊诧就镇定了下来,任由着巨石吸收着他的灵力,但同时也暗暗提防,以防有什么意外或不测。

        原本朴实无华的石头一点点的亮起来,随后光芒大放,如同水波一样充斥着整个屋子,而且这“水”十分清澈,透明得近乎白光。&1t;i>&1t;/i>

        与此同时,石头底下出现了一条像刻度尺一样的线条,线条飞快地往上涨,涨到一半后,沉兮就有意地控制了自己的灵力。

        换做别人,很难在这巨石上产生效果,但他体内有个禁锢,正好帮了他的忙,毕竟这可是九品丹药弄出来的。

        所以线条在一半再出一些后度就慢下来,然后在五分之三的地方停下。

        沉兮修炼的功法还算不错,至少在灵境大6里算得上好,在上乘偏下的行列里,是老家主偷偷给了他父亲,然后他父亲给他的。

        可沉兮在修炼途中现,任何功法都是针对单一的属性修炼的,可他是五灵根同时修炼来着,他便将那本功法改了改,最后成了只有他能使用的功法,暂时看不出等级,可似乎能随着他修为等级的提升而跟着进阶,这可就有意思了。&1t;i>&1t;/i>

        一个自创的可升级的功法,又一个让他人会想要掐死沉兮的东西。

        灵力不再输入后,沉兮的手就被巨石排斥,成功脱离了巨石,随之,那满屋子的光圈如退潮般缩回了巨石里,那条刻度线也快地往下降,重新降到底部后,巨石重新恢复了那朴实无华的模样。

        “没想到五灵根还能有这么纯净的灵力!”女导师出感叹。

        老导师回道:“大概是,物极必反吧。”五灵根最难修炼的,没想到真修炼成功后,纯净度居然不输给单灵根的。

        至于浑厚度却没有人说,因为沉兮展现到巨石上的那道刻度线,在灵境大路上算好的,可放到整个世界里只能算一般般,跟他的纯净度,和年纪轻轻天境的修为相比,越没什么出奇的。&1t;i>&1t;/i>

        导师们都在记录本上打了勾,当场就让沉兮通过了考核,再让沉兮将他要带的两个人登记上后,他就可以离开了,这里还要接下去考核下一位。

        沉兮回到那个等候的偏厅里,一眼就看到了小贝,只是就这么一小会的功夫,他家宝贝已经被包围了。

        “听说你来自小城?小城好玩吗,我听说小城里面好脏的,什么都不干净。”一个穿着漂亮的最新款式衣裙,动作姿态娇柔,看着挺淑女的,说话也娇声娇气温温柔柔,像一个良好的淑女,说的话却十分刺耳的女子,正用一种嫌弃的目光看着小贝,仿佛小贝浑身上下都不干净。

        女子身后带着的人跟着讽刺:“现在小城来的可真厉害,没看她最会勾人的吗,连我们这些正统家族出身的女子,都被挤下去了。”&1t;i>&1t;/i>

        小贝侧头朝身旁的暗卫看去,用眼神示意,为什么她们说的话,她听不懂?

        暗卫悄声告诉她,娇娇柔柔的那位,是郭家人,叫郭舒儿,在谷娇儿毁掉她跟沉兮的婚约后,谷家就叫郭舒儿推了出来,想让她跟沉兮结婚。

        当时没有父亲做主,爷爷闭关的沉兮没人管,只有二长老等人说几句公允的话,觉得就这么妥协地跟郭家定亲,会让人笑话沉兮,也笑话厉家,那时候的大长老护着厉唯月,一个老家伙还大谈什么子女的爱情、幸福,非常的不要脸。

        二长老就以此反击大长老,既然如此,也该让唯画也恋爱自由。

        之后郭家好像传出,那位郭小姐不愿意嫁给沉兮这个,在厉家完全没地位没存在感的少爷,这桩婚约就暂且被压下没谈成,只是郭家依然想着能靠上厉家,始终没有放弃,觉得两家一定可以成为亲家,还一副他们不要的话,厉家这位二少爷也没人要的架势。&1t;i>&1t;/i>

        直到沉兮再次回来,并且带回了自己的妻儿,据说郭舒儿知道后了好一通脾气,她不要是一回事,对方背着她重新找了女人是一回事,再嫌弃的东西那也是自己的东西,容不得背叛和沾染。

        啧,小贝十分不屑这种女人。

        看着小贝不被她们的话影响,还堂而皇之地不理睬她们反倒跟旁边的男子低声交流,郭舒儿的脸微微扭曲了起来。

        然后另一道声音响起:“是挺厉害的,看看那宝丹阁,简直让我羡慕,我就没那本事,做出那么多好吃的灵食,只是可惜了,我已经通过了名额的考核,很快就要到神境大6去了,得让人多给我准备点灵食带着走,不然以后吃不到,得多想念啊。”

        这声音可比郭舒儿清朗许多,再看声音的主人,虽然也是淑女的打扮,可看着大大方方的,一点不会让人觉得扭捏,手里拿着羽毛扇,轻轻地晃着,见小贝看过来,还朝她笑了笑。&1t;i>&1t;/i>

        暗卫偷偷告诉她,这是郭家的死对头,伏文函小姐。

        也就是说,她不一定是真的来帮小贝的,更可能是来膈应郭舒儿的,顺便跟小贝示个好。

        但有什么关系呢,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嘛,小贝也对伏文函笑了笑,成功的点燃了郭舒儿的火种,郭舒儿马上把炮火攻向了伏文函,伏文函气定神闲地回击,渐渐地,她们周遭也围了不少人过来,男人倒没有掺和,反而退得远远的,像是受不了这么群女人。

        而最早被找麻烦的小贝,虽然在这个圈子里,却全程没有跟她们说过一句话,就是一个微笑,偶尔一个偏向,让战火一再升级,而她就站在那观看好戏,顺便往嘴里塞一颗糖,心想,女人骂人不带脏话这么厉害,她得学一学,保不齐以后会用到呢。&1t;i>&1t;/i>

        沉兮出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幕,眉头一拧,唯一一个直面走进这女人圈子的男人。

        “你们在做什么?”

        声音把人都吓了一跳,吵闹的声音突然就安静了下来,在这情况下,小贝雀跃的声音就显得很突兀了:“沉兮,你回来了!”

        小贝挤开挡前面的人,扑倒了沉兮跟前,宝贝兮兮地在他胸口上按按:“怎么样,过了吧?”

        “嗯。”沉兮先回应了她,再抬眸看向围在这的女人,“有人欺负你?”

        小贝挑了下眉,语调还是欢喜的:“欺负算不上,就是有人对不能嫁给你,感到很遗憾。”

        伏文函忍不住“噗嗤”一声,然后赶紧忍住了,跟她一边的人各个低着头,忍笑忍得很辛苦,郭舒儿却气得嘴都歪了。&1t;i>&1t;/i>

        后者现在,只觉得小贝扒着沉兮的一幕特别的刺眼,当下就冷言冷语地:“大庭广众之下这么往男人身上贴,要不要脸。”

        小贝难得回她一句:“这是我丈夫,我跟他恩恩爱爱的怎么了?你这是嫉妒吗?”

        郭舒儿承认,她嫉妒得狂,曾经被她看不上的,在家里大闹怎么都不肯嫁的男人,如今却这般优秀,那浑然天成的气质,是她曾经偷偷爱慕的谷娇儿的丈夫厉唯月都比不上的,她很想时光倒转回到过去,要是当时她答应了这门亲事,现在站在沉兮身边,被他关怀地询问是不是有人欺负的,就会是她。

        而她,还能成为如今人人艳羡的宝丹阁的老板娘。

        她却不知,没有小贝,根本没有宝丹阁。&1t;i>&1t;/i>

        沉兮扫了郭舒儿一眼,根本不认识她,他见小贝确实没事,脸蛋红润润的精神特别好的样子,便道:“既然没事,我们回吧。”

        小贝赶紧点头,在这里耽搁了那么久,她想她家臭小子了。

        然后这两人,就这么手挽手的越过众人离开,沉兮至始至终,目光就没在郭舒儿身上停留哪怕片刻,且唯一的那一眼,目光都是陌生的,任郭舒儿对着他们离去的背,咬破了嘴唇。

        沉兮考核完后,又过了足足十天,灵神学府派来人员,才准备动身前往神境大6。

        那天,跟他们约好的狄老来了厉家,然后一家三口跟着狄老,再次前往灵神殿。

        灵神殿正中,是个广阔的圆柱形直筒的空间,这里头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传送阵。&1t;i>&1t;/i>

        传送阵所需要的能量石太多了,只有神境大6才花费得起,还一下子花费了四个传送阵,分别在灵境大6四大城市里开启。

        所以今天在这里聚集的,不只是黎山城的人,还有依附黎山城的中小城市,当然,小城市的几乎没有。

        除了五十个名额,还有几个是凭借自己努力考上的,再加上名额可以再携带两人,还有守卫在周边的灵神学府的护卫,所以这会聚集在这里的,至少三百人。

        郭舒儿跟伏文函等人都在这里,一般被家族推选出来的,凭本事得到名额的,都能顺利通过考核,毕竟要通不过的话,丢脸的是整个家族。

        郭舒儿一看到小贝他们,明明看着很娇弱,嘴一张却是完全不饶人:“连小孩都带来了,你们怕是不知道规则吧,怎么,是想给可携带的两个人留一个位置给你们的儿子?太可笑了吧。”&1t;i>&1t;/i>

        小贝闻言当做没听到,将加了蜂蜜的水装在奶瓶里,让儿子抱着奶瓶咕噜咕噜地喝着,她正忙着给儿子擦嘴呢。

        沉兮更没功夫搭理她,暗卫和他汇报着什么情况,他正小声地跟暗卫说着。

        倒是伏文函走到小贝身边,担忧地看了眼她怀里的孩子:“厉夫人,在规定的名额之外,多带一个人都是违纪的,到时候是要被处置的,况且,你这么小的孩子,没有皇镜以上的强者护着,根本没办法通过传送阵。”

        而导师们,怎么可能帮他们护一个违纪带来的孩子?

        连伏文函都觉得,小贝这夫妻俩简直太胡闹了,只是看在小贝这人让她颇为欣赏的份上,她还是好心地来提醒一下。

        小贝朝她笑笑:“谢谢,不过没事的,放心。”&1t;i>&1t;/i>

        伏文函怎么可能放心,以前也不是没有人,自以为自己多了不起,或者带着侥幸的心理多带了一人,那还是大人呢,而且实力不错,可被现后,他们主仆三人全都被取消了名额,打成重伤扔回了灵境大6。

        所有前往灵神学府的人都做了严格的登记,是不会允许夹带的,而小贝他们不仅夹带了,带的还只是一个奶娃,灵神学府不是心慈手软的地方,不会看一个孩子可爱软萌的份上就饶过他们的。

        这会,根本没人注意到站在小贝身后的男子,还以为他也是名额中的一员,毕竟男子的面容看着还挺年轻的。

        这时,导师们过来了,跟大家说了一些注意事项,听从指挥和安排等等,就准备开启传送阵了,然后,说了一句就安静下来的郭舒儿,居然在这时候,突然言,举报了小贝。&1t;i>&1t;/i>

        “老师,这里有人把自己家的小孩给带来了。”

        此话一出,原本没注意到小贝这边的人都现了,有人哄笑,有人争议。

        导师们闻言,走了过来,小贝沉兮跟前的人群自动往两边退开,将抱着孩子的小贝露了出来。

        女导师一眼就认出了沉兮,毕竟一个从未出现的可以修炼的五灵根,着实让她和其他导师过于印象深刻,想来抱着孩子的女子,就是他携带的人,当下不满地问:“厉唯画?怎么回事?就算可以携带两人,这两人也是有等级要求的,你带个孩子算怎么回事?”

        “老师,”郭舒儿身旁的人笑喊着,“厉二少爷带的人,是他的妻子和他的属下,这孩子不但等级不够,可是连名额都不够呢,哈哈哈。”&1t;i>&1t;/i>

        女导师当下就冷下脸来:“厉唯画,虽然你让我惊叹,可没想到你竟然做得出如此糊涂的事,趁现在还有机会,你赶紧把你的孩子送回去,否则的话,我们可以直接取消你的名额。”

        看好沉兮的老导师也道:“孩子这么小,带到神境大6上未必是好事,你们可别因为溺爱和害了孩子,还是赶紧把孩子送回去吧,陈老师宽仁,才给你这么一次机会。”

        想来陈老师,就是这位女导师了。

        沉兮却面无表情地回道:“恕难从命。”

        “你……”陈导师被沉兮气着了,旁边的郭舒儿等人见他如此作死,一个个都幸灾乐祸的,伏文函只能惋惜地摇摇头,她原本还挺看好这对夫妻的,没想到如此的感情用事。&1t;i>&1t;/i>

        “好啊,”陈导师冷下眉眼,直接道,“那你便带着你的妻儿回去吧,灵神学府不欢迎你。”

        说着,便让人将登记的名册拿来,当场便要划去沉兮的名字。

        “这是做什么?”

        在这当会,突然出现了一道男声:“什么时候,我连带一个自己的小徒弟回去的资格都没有了?”

        陈导师一愣,只觉得这声音怎么那么耳熟,然后便看到一名男子从沉兮身后走了出来,因为男子收敛了气息,而沉兮身高太高将他挡住,几名导师竟然在此之前都没现了,这会看清了男子的长相,一个个倒吸口气。

        刚刚还威风八面的陈导师态度马上恭敬下来:“狄老?您怎么在这里?”&1t;i>&1t;/i>

        “你们能来这収学员,我就不能来这収徒弟了?”狄老不客气的哼道,“你们倒好,収了这么多学员,却要将我唯一的徒弟赶回去,什么道理?”

        “不是,”陈导师愣住,随后小心翼翼地问,“狄老,您的徒弟是……”其实她心里已经有想法了,只是不敢相信。

        然后就见狄老,一脸慈祥地去逗弄那个奶娃,奶娃还不太给面子地埋头进娘亲脖颈里,狄老不生气,反倒拿出“果冻”去哄笑笑看他一眼。

        直到现周围人都在看着他,他才稍微收敛一下,板起脸色对着陈导师等人道:“这就是我的小徒弟,你们有意见?”

        陈导师呆愣地看着他,不敢相信刚刚那个宛如逗孙子的男人,真的是学院里以严格著称的长老。&1t;i>&1t;/i>

        灵神学府里的长老,相当于教导主任。

        “不不,既然是狄老的徒弟,想必这位,”陈导师看了眼还被人抱在怀里的奶娃,违心地夸赞着,“少年英才,定然有非常过人的天赋,才会被狄老看重。”

        “那我能带我徒弟到灵神学府吗?”

        “能,当然能,您可是学院里的长老,您当然有资格带您的徒弟进学府。”别说灵神学府了,在神境大6里生活都可以。

        此话一出,旁边的人看向狄老的目光都不同了,长老啊,这可不是他们家族里所谓的长老能比拟的,当下便有人目光变得火热了,甚至摩拳擦掌的想,自己肯定比那个奶娃好啊,如果也能被其看中收为徒弟的话,那以后的前途,就完全不用愁了。&1t;i>&1t;/i>

        而郭舒儿则脸色难看,她明白了沉兮那句“恕难从命”是什么意思了,不是他自不量力,而是要带走小孩的不是他和妻子,是灵神学府的长老,她嘲笑的没有修为等级的奶娃,是人家的徒弟,看其对小孩的亲热劲,不知多疼这徒弟。

        “那还杵在这干嘛,”狄老背着手一喝,“还不快准备准备,传送阵还开不开了?”

        “是是,我们这就去。”陈导师弯腰鞠躬,转身离开前,还往郭舒儿那边瞪了一眼。

        要不是这些人多事,她哪里会在狄老面前丢脸,等到了神境大6那边,虽然还是会核查学员名单,可狄老往那一报,什么事都没有,更不会有现在这一出。

        郭舒儿被这一眼瞪得脸色更加惨白。&1t;i>&1t;/i>

        这还没到灵神学府了,她就先被导师给嫉恨上了,也不知道等过去后会被穿多少小鞋,在黎山城算得上二流势力的郭家,到了神境大6后,也就是普通的人,和普通的学员罢了。

        她咬咬牙,怨恨不甘地转眼瞪向小贝,心里暗自盘算着接下来她该怎么办。

        因为有狄老在,导师们不敢在拿乔,认认真真地开启了传送阵,中间圆盘上放置的能量石(灵石的放大版)一个个先后地出光芒,最后,整个圆盘迸出一束耀眼的光,直冲圆筒的顶端。

        灵神学府的护卫在最外侧,有组织地安排着学员一一走进光圈里,沉兮紧紧地拉着小贝的手,生怕在这情况下,会跟小贝走散,并且伸手从她怀里抱走了笑笑。

        从外头看,看不出光圈什么,小贝也以为就是进去后眼前一黑,过一会再一亮,然后就到了,等进了光圈才现没那么简单。

        传送阵一般是从一个地方直接转移到另一个地方,小贝直接的猜想,是针对一个大6上的传送阵,然而,跨越大6的传送阵其实不算传送阵了,这世界两个大6,跟她原世界里的大6跟大6的区隔也不同,在这里,两个大6是相当于地面跟天界的区别,所以这个传送阵,其实是打开两个空间的通道。

        所以,跟小贝所理解的,不太一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