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终之自我救赎 > 章一六九 无人生还(十二)

章一六九 无人生还(十二)

  就如老法官说的那样,暴风雨要来了。

  不知从何时起,小岛上忽然挂起了大风,随后一大片浓重的乌云,裹挟着阵阵雷鸣闪电,徐徐飘向孤零零的士兵岛。

  即便是伊戚这个门外汉,也能看出要变天了,不过…他现在更关注的东西,并非天气,而是迟迟没有抵达的渡轮。

  如果暴风雨真要降临,那么众人将会有很长一段时间,被困在这座孤岛上。

  想到这里,伊戚嘴角不禁向上翘了翘,看来…凶手不但是预谋已久,而且还做了万全的准备,比如这即将到来的暴风雨。

  怀着异样愉悦的心情,伊戚返回到了别墅中,可惜…陆续返回别墅的众人,却未感受到这种愉悦,他们有的…仅仅是压抑。

  当人们齐聚一堂后,布兰特女士忽然发问道:“有人看见麦克阿瑟将军了吗?”

  这时,人们才发现少了一个人。

  众人之中,只有布兰特女士与将军关系最好,因为两人在上岛前,便打过数次照面了。

  所以,布朗特女士罕见地露出了关切地神情,见众人没有做出回应,她又一次询问道:“有人看到将军了吗?”

  伊戚一直关注着众人的反应,随即发现了女教师.薇拉的神情有些异样。

  布朗特女士第一次询问时,薇拉就张了张嘴,可是直至布朗特女士第二次发问,薇拉还是没有选择开口。

  就在这时,隆巴顿开口了:“将军可能在海边!”

  闻言,伊戚就将目光转向了隆巴顿,与此同时…薇拉也轻轻舒了口气。

  面对众人投来的目光,隆巴顿依旧是安之若素,定定说道:“在早餐结束后,我看到将军往港口的方向去了。”

  众人皆是面面相觑,只不过…伊戚能从他们的神情中,感受到他们并不在乎将军的死活。

  见场面又要陷入混乱,老法官又举起拐棍敲了敲地面,这也恰到好处地使客厅恢复了安静。

  “我们应该去寻找一下将军。”

  老法官平静的看向诸人,可大多数人…都不自觉地避开了他的目光,就连布朗特女士也不例外,众人显然不愿冒着即将到来的暴风雨,外出寻人。

  眼神没有闪躲的人,只有伊戚和隆巴顿。

  可是,相较于隆巴顿的沉着冷静,老法官从伊戚的双眼中,只能看到更多的戏谑。

  最终,老法官选择了隆巴顿:“隆巴顿先生,你愿意帮助我们去寻找一下将军吗?”

  隆巴顿没有说话,却用行动表明了态度。

  他点点头后,就转身离开了别墅,伊戚思索了一会儿,随即也跟着离开别墅,并追上了还未走远的隆巴顿。

  伊戚这么做,当然不是出于热心,只是想到了小诗的第三句——八个小士兵,德文城里去猎奇;丢下一个命归西,八个只剩七……

  ……

  伊戚和隆巴顿沿着小径,一路来到天然海港旁,而后就开始顺着海岸搜寻,不多时…便发现了麦克阿瑟将军的踪迹。

  然而,将军早已没有了他的体面,此刻正趴在嶙峋的礁石间,脑袋上还让人开了个大洞,将红白相间的脑花泼洒了一地。

  走近后,隆巴顿便望着将军的尸体沉默不语。

  伊戚先是观察了一下将军的死状,然后又望了望头顶越聚越厚的乌云,说道:“隆巴顿先生,你现在有两个选择。”

  “两个选择?”

  隆巴顿一脸莫名其妙,伊戚则是指了指将军的尸体,说:“第一个选择,就是你背着将军的尸体返回别墅。”

  隆巴顿更加疑惑了:“那你呢?”

  “所以,我才会说有两个选择。”

  “第二个选择是?”

  “我们不管这个老家伙,直接返回别墅。”随后,伊戚又指了指天空,说:“给你留下的时间不多了,要带上将军的话,最好快点。”

  隆巴顿重新审视了一下伊戚:“警长先生,你这言行…可不像是警官所为。”

  “很遗憾,我就是一名警长。”伊戚耸耸肩,而后补充道:“快走吧!否则…等到暴风雨降临,就真的不好玩了。”

  面对伊戚的恶趣味,隆巴顿彻底失去了带将军回别墅的意愿,微微点了点头后,便沿着来时的路…开始返回。

  伊戚回头瞅了眼将军的尸体,随后才跟着隆巴顿一起返回。

  通过布洛尔警长的经验,伊戚在尸体上看出了很多问题,比如说…将军的衣服很整齐,同时也没有搏斗的痕迹,显然是被人一击毙命。

  可问题就在这里,麦克阿瑟将军行伍多年,一个能在枪林弹雨中活下来的老家伙,怎么会如此轻易地被人干掉呢?

  不过,联想到将军早餐时的异常,伊戚就不难得出一个结论——凶手是将军熟识的人。

  人一上岁数就爱胡思乱想,将军也不会例外,控诉与两名死者的出现,必然会令将军想起一些不太美好的回忆。

  至于…结果,就是将军从早上开始,就一直处于魂不守舍的状态,而在这个状态下的将军,自然不会抱有太多的警惕。

  当然,前提是与其相熟识,不然有陌生人靠近,生物会本能地产生戒备。

  或许,还有一种可能是毫无招架之力,将军甚至连最基本的呼救都做不到。

  只是,这种可能性非常低,凶手真要有碾压众人的实力,也不会进行偷偷摸摸的举动了。

  这就像伊戚面对邪教徒一样,有力量…自然是要直面碾压,计谋什么的…也将变得无足轻重,因为计谋本身就是种无奈之举……

  ……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交谈。

  作为雇佣兵的隆巴顿,自然能够察觉到将军身上的异常,只是两人都怀有异心,这才心照不宣地没有挑明而已。

  刚刚进入别墅,众人就围拢了上来。

  “没找到将军吗?”

  “找到了!”

  “那他人呢?”

  “死了。”隆巴顿微微停顿了一下,补充道:“被人用钝器,砸碎了脑壳。”

  客厅内,瞬间变得落针可闻。

  这时,刻薄的布朗特女士,突然尖声叫道:“既然发现了将军,那为何不将他带回来?”

  隆巴顿无辜的摊摊手:“这个事儿,你需要问布洛尔警长了。”

  “警长先生,这是怎么回事?”

  面对布朗特女士的颐指气使,伊戚满不在乎地撇撇嘴:“布朗特女士,将军的尸体…就在港口东侧的礁石滩中。

  只要你肯加把劲,兴许能在暴风雨来临前,把将军的遗体带回来。”

  布朗特女士一时反应不及,怔怔地问道:“你在说什么?”

  “还不明白吗?”伊戚突然露出了可怖的笑容:“我的意思是…谁愿意去,谁就去,我不会去阻拦,但也请别牵扯到我!”

  被伊戚一激,布朗特女士顿时怒火勃发,尖声叫道:“可你是男人……”

  然而,还不等布朗特女士说完,就被伊戚挥手打断了。

  “阿姆斯特朗医生早上大呼男女平等时,您可是坐的十分安稳呐!怎么?您现在又想起自己是女人了?还是说…您认为我很好欺辱?”

  https://www.biqumo.com/15_15971/4535239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