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赋 > 第二百七十九章 归来有喜

第二百七十九章 归来有喜

        ……
        场面谈不上多么的血腥,就算如何的血腥,慕云的心里也不会有什么波澜。
        元正温和道:“原来你所说的自作自受,是因为当初和我做的那一笔生意,也怪我,当时也没有想到,江湖会是如此的险恶,连累了你。”
        慕云没有说话。
        一个受过伤的女人,其实不愿意说话。
        原先的慕云,谈不上是一个老江湖,可是骨子里的那一分古灵精怪,也是让人眼前一亮的。
        元正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安抚慕云。
        下意识的将手搭在了慕云有些瘦弱的肩膀上,女子的肩膀,但凡是好看的女子,肩膀几乎都是瘦弱的,不堪一击的。
          慕云微微侧移,避开了元正的手。
          元正道:“我先帮你祛除体内的蛇毒,解开你气海穴与丹田的封印。”
        慕云道:“不用了,你若是解开我的丹田,我将会很快死去的,虽然我也知道,是我自作自受,可以后,我还是希望自己能够活下去,暂时,真的没有死亡的勇气,兴许有一天,就有了死亡的勇气呢。”
        元正一时间无言以对,话虽然这么说。
          可元正很清楚,这个状态的慕云,其实随时随地,都有可能会自杀的。
          也许这里的风景不是很好,还有着秋雨连绵。
            慕云大概会选择一个艳阳天,在鸟语花香的地方,结束自己的性命。
          元正强势抓住了慕云的手,微微把脉。
          这一下,真的是触目惊心。
            丹田里,蛇毒郁结,也幸亏封住了丹田,若是解开丹田,所有的蛇毒,将会在顷刻之间,要了慕云的性命。
            气海穴那里,也是如此。
          蛇毒十分复杂,起码不下于三十种蛇毒,混合在了一起,毒性极为棘手,估计也是那个老妇人,纯粹出于折磨人的想法,才混合了这样的蛇毒。
          以毒攻毒,那是不存在的。
          元正问道:“可有什么办法,能够让你恢复自由身,解开你的蛇毒,让你重新步入武道一途?”
          慕云自然地摇了摇头。
        因为就连下毒的人自己都不知道如何解毒,慕云又怎么知晓解毒的办法呢。
          起初的时候,慕云还抱着一星半点的希望,看了不少医书,看的医书越多,慕云的心里也就越绝望。
          有些毒,真的是无解的。
          大概,只有死亡才会解开吧,或是说,碌碌无为,才可以解开。
            元正不信邪,他觉得会有办法的。
            秦大夫的医术如何,元正不太清楚,但应该有些希望的。
          元正道:“跟我走,无论如何,我都会帮你解开你的蛇毒。”
          慕云有些迷茫的看了一眼这个迷蒙的天空,秋雨连绵,人的心可以静下来,可以无悲无喜,但绝对高兴不起来。
        她问道:“去哪里?”
        元正道:“去可以帮你解毒的地方。”
        她说道:“可我已经是一个等死的人了,这毒,真的是解不开的。”
          元正道:“你放心,我不惜任何代价,都会解开你的蛇毒,若是解不开你的蛇毒,我的良心会过意不去的,一辈子都会过意不去的。”
          “为了你也好,为了我自己的良心也好,这一次,我们都要抱着希望。”
          慕云的心里泛起了涟漪,进入江湖以来,还没有人对她这么好过,曾经也有一些江湖游侠表达了对慕云的好感,可大多数,也都只是看上了慕云的美貌。
            怎么都没有想到,在人生的低谷,是元正对自己这么好,哪怕对方良心上过意不去。
        可这个世上,能有良心的人,又有多少?
        元正看了一眼锄头与背篓,说道:“锄头就扔掉吧,女孩子的手,不应该拿着锄头,应该拿绣花针才对。”
          “背篓里的药材兴许还能救一些人,换点银子,留着也还不错。”
          慕云腼腆的笑了笑,看到慕云笑了,元正悬着的心,也就略微放下来了几分,真的很害怕,慕云会在自己的眼前自杀。
          随后,元正带着慕云,用了近乎两天时间,才回到了青山郡。
          阁楼小筑里,钟南在这里主持大局,西蜀双壁近日以来,因为秋雨连绵的缘故,也没有外出,常帮里,也有许多麻烦的事情,需要慢慢的处理。
        元正回来了,没有大摆阵仗迎接。
        屋子里,秦大夫亲自给慕云把脉,元正在一旁有些焦急的等待着。
          秦大夫不管怎么说,也是化境高手,又是大夫,见过的大场面,应该多了去了,会有办法的。
        郭喜军在一旁默不作声,大夫给人把脉的时候,喜欢安静,不喜欢别人说话,也许,每一个大夫都是这个样子的。
        良久后,秦大夫很认真的对元正说道:“这个姑娘的蛇毒,过于复杂,我这里是开不出什么方子了。”
          慕云也不意外,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
          丹田被封死了,就算有什么灵丹妙药,也没办法进入丹田之中。
          不过元正能够带着她来找大夫,慕云的心里已经是感激倍增了,这件事不怪元正,只怪自己当初为了一点蝇头小利,就犯下了错误,惹来了祸事。
          元正不信邪,问道:“你这里开不出方子,那就说明别人那里可以开出方子?”
          大夫摇头说道:“不是,我这里开不出方子,大概天底下的大夫都开不出方子了,你可不要以为我是一个军医,其实我家祖上都是治病救人的,我也掌握了许多祖传秘法,可惜救不了这个姑娘的性命。”
          郭喜军在一旁说道:“这是真的,治病救人,是老秦最有把握的事情,也是最引以为傲的事情。”
          元正道:“难道就真的没有其余的办法了?”
        秦大夫忽然间想到了一些事,说道:“龙血应该可以,腾蛇之血应该也可以,只是说,这都是天地奇珍,寻常人能够见到,就已经不错了,更别说拿来治病救人了。”
        慕云的心一如既往的平静,打算过一段日子,就去找一个风水还算是不错的地方,结束自己的青春年华,反正也没有未来可言了。
        元正喜出望外道:“既然是这样啊,那就有办法了。”
          此话一出,西蜀双壁齐刷刷的看着元正。
          秦广鲁不信邪的说道:“据我所知,你的确是不缺银子,可我就不相信,你还有龙血,还有腾蛇之血?”
        元正笑道:“龙血倒是没有,不过腾蛇之血,还是有的。”
          慕云惊疑不定的看着元正,此话在慕云的心里,如惊雷炸响。
        元正的掌心中,浮现出一滴腾蛇精血,约莫指甲盖大小,深红浅绿,五光十色,灵性十足。
        开口道:“如今腾蛇精血已经有了,应该怎么治病救人?”
        秦大夫有些无奈的说道:“很简单,给她饮下腾蛇精血,然后打开丹田,体内的蛇毒,也将会化作真元,也会对这个姑娘好生洗精伐髓一般,她现在是感境修为,不过很快就会到达象境的。”
        元正哦了一声,然后对着慕云说道:“放心,这是大夫说的话。”
          慕云点了点头,有些懵,有些时候,巧合总是来得那么突然。
        然后,元正强势破开了慕云气海穴与丹田的封印,在蛇毒即将发作的刹那,慕云喝下了这滴来之不易的腾蛇精血。
        不用元正提醒,慕云自己就进入了运功打坐的阶段。
        身上,浮现出一丝丝的黑色雾气,都是死寂之气。
        差不多需要三个时辰,慕云才能缓过来。
        三人没有打扰,将这个屋子让给了慕云,扛把子万里烟云照则守在门外护法。
          偏房里,元正这才问道:“如今是怎么个情况?”
          郭喜军将钟南这一段日子的所作所为说了一个大概,元正的心里可以说是七上八下的。
        又是去大夏搞盐铁之利,又是药材生意,又是珍珠生意,大有遍地开花的趋势,常帮来到江南之后,在钟南的接管之下,这么快,就步入正轨,且有了蒸蒸日上的趋势。
        秦广鲁由衷的赞赏道:“小鬼,我不得不佩服你的机缘造化,腾蛇之血也有,也认识了如此才华横溢的读书人,钟南看似朴素,实际上是一个非常讲究的人,在我和老郭的威逼利诱之下,总算是穿上了一身还算是得体的锦衣,他原来的青衫,也洗的干干净净,没有舍得扔掉,而是存放在了自己的衣柜里。”
        “我和老郭四处搜寻,找到了一柄还算是不错的剑。”
        “名曰“天狼”可钟南那个小伙子,无论怎样,都不会扔掉自己那柄劣质的铁剑,我们也没办法,总觉得,是我们的主事人,佩一柄铁剑,不是那么的体面。”
        元正微笑道:“那柄铁剑,可是很有名气的,虽然现在没有名气,可以后会有名气的,他一直都在养剑,以自己的真元意念养剑,兴许在过个三五年光景,那柄劣质的铁剑,也会成为削铁如泥的剑,再过个十来年,那柄剑,兴许就成了名扬天下的神兵利器。”
        “这个和钟南所修行的剑道,有着很大的关系。”
          秦广鲁和郭喜军这才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现在的年轻人,真的是越来越难懂了。
          “对了,钟南平日里一直都在书房,不喜欢别人去突然间打扰他,你若是想要拜见钟南的话,等他忙活完了,再去吧。”郭喜军提醒道。
        文人有文人的脾性和讲究,元正并不意外,只是没有想到,这么快的时间,钟南便已经如此的深得人心了。
        元正好奇问道:“对了,花椒与茴香呢,怎么不在?”
          秦广鲁道:“你的两个剑侍,也找了一个地方闭关去了,大概什么时候出关我们不知道。”
          元正的心里咯噔了一下,花椒与茴香闭关,这件事非同小可啊。
          她们本身就有着化境修为,这一次闭关之后,不是化境巅峰,就是心境。
          到了心境,那就是崭新的天与地了,举手投足间,便可摄人心魄。
          也没办法,谁让花椒与茴香从小都在鬼谷门庭里修行呢,要是元正从小也都在鬼谷门徒里修行的话,兴许现在,都已经到达了心境。
          本来还指望两个小姐姐给自己煮饭吃的,如今看来,没什
  么指望了,只能吃一些,寻常厨子的手艺了。
          饿倒不是很饿,不过也需要一顿丰盛的佳肴,给慕云补补身子。
          元正问道:“大周那边,如今是什么情况?”
        秦广鲁道:“带着十万两黄金,从头起步了,先是和山贼土匪,争夺地盘,然后慢慢渗透到商贾之中,在钟南的规划当中,常帮要和大周地方官场有所横向关系。”
      利益只是其次,最主要的就是探查情报。
        元正忽然间想起了东方明月,要是东方明月知晓自己如今对她的大周帝国干这种事情,心里会作何想法?
        不过很快,元正就放心了,东方明月似乎对大周皇室颇为不满,那是一个纯粹的女剑客,和自己的师姐单容,有着许多异曲同工之处,哪怕天下乱了,东方明月,也是最耀眼的一轮明月。
        元正道:“也就是说,江南这里,完全没有我可以插手的事情了?”
        郭喜军蔫坏的笑道:“差不多是这样,不过我很好奇,在苍云城那里,你到底都捣鼓了一些什么名堂,是什么样的理由,让你非要留在苍云城那个人间的夹缝。”
        到了这般田地,元正觉得也差不多了。
        以钟南的手段,必然在常帮之中,安插了不少自己人,甚至暗中收买了不少武道高手。
          钟南本来就是南人,南方武夫,钟南还是有办法的。
          元正老老实实的将秦岭南麓里的事情说了一个大概。
          西蜀双壁可以说是目瞪口呆。
          秦广鲁一拍大腿,唾沫横飞的说道:“搞了半天你小子还在大秦龙脉之地做了那么多文章,我就说那么多的铁矿,进入拜月山庄以后,如泥牛入海,再也不见踪迹,原来如此啊。”
        郭喜军也惊到了,这一步棋走的,非常妙。
          秦岭南麓那里,妖兽纵横,地势复杂,易守难攻。
          外加秦人有铁律,从不会踏入秦岭惊扰龙游之气。
        更重要的一点在于,秦岭南麓的战略价值,对于大秦而言,可有可无。
        风水迷阵再摆上的话,谁去了秦岭南麓,也不会找到那个云端上城的位置。
          元正微笑道:“我打算过几日,就要返回苍云城了,看看云端上城的进展,究竟如何了。”
          江南这里,有钟南,元正格外放心。
          虽说江南这里,没有安插的有所谓的自己人,不过话说回来,元正和西蜀双壁之间,完全是有着共同的利益方向和信仰,西蜀双壁是成名已久的人物,即便是背叛元正,也绝对不会是眼下这个节骨眼。
        再说了,眼下的元正还真的没有什么能够让西蜀双壁动心的东西呢。
          而且,常帮也因为元正,真的步入了正轨,在未来的大争之世里,也不会显得黯然无光,总能找到自己存在的价值和归属感,这才是最重要的。
          要是有一天,西蜀双壁真的背叛了元正,那么就到时候再说吧。
          想来那个时候,云端之巅,也不是现在的云端之巅了。
          只要云端之巅发展壮大到一定程度,常帮的存在,也不会显得尾大不掉。
          归根结底,拜月山庄与云端之巅,才是元正的底气之所在。
          郭喜军道:“那个姑娘怎么办?等她进入象境以后,可能会追随你,可能返回自己的江湖,你打算作何处理?”
            这个问题,还真的把元正给问住了。
          元正的打算,是让慕云留在江南,跟随在钟南身边,有了象境修为,也可以为常帮做点事情。
          可钟南身边有萧子珍,不太方便。
          可若是去了苍云城的话,这一次还要带着小静秋去苍云城,自己回归的时候,带着两个女子,被别人看见了,闲话是非,也是一大堆。
          那样更加不好,哪怕元正不害怕这些事情,可人家姑娘家的名誉,也是挺重要的。
          元正沉思良久后应道:“再看,其实本来想着,将钟南也带回苍云城,都是年轻人,大家聚一聚,说道说道,也是一桩乐事,不过钟南很明显是没有办法和我去苍云城了。”
        傅玄黄,沈越,尉迟阳,钟南,这都是年轻人,包括元正自己都是年轻人。
          聚在一起,应该会产生许多乐趣的。
        书房里,钟南在太师椅上正襟危坐,身着一袭青色锦衣,显得气度不俗,颇有出尘之意。
          萧子珍在一旁红袖添香,茶香诱人。
          这大概是每一个读书人都希望成为的模样吧。
          钟南处理事务的时候很安静,折子看的很认真,哪怕他可以一目十行,可也是一个字一个字看过去。
          出道,便有着西蜀双壁这样的得力资源,钟南几乎在大魏的读书人当中,走到了极致。
          钟南也不在意自己有没有正经的官身,天地君亲师虽然是硬性规矩,可钟南是读书人,却不是儒家门徒。
          萧子珍给钟南端了一杯茶道:“累了吧,稍微歇息一下,主上闭关归来了。”
          钟南嗯了一声,直到处理完这张折子以后,才接过茶杯,抿了一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