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国大司马 > 第243章:暂止的交锋【二合一】

第243章:暂止的交锋【二合一】

  『PS:求订阅~求月票~』

  ————以下正文————

  “杀!”

  “杀秦狗为犀武报仇!”

  诸魏卒们嘶喊着诸如这类的口号,在军中那杆主旗的引领下,悍勇地朝着秦军发动一波又一波的攻势。

  可怜强悍如秦军,刚刚在昨晚夜里击溃了魏韩二十余万联军的秦军,此刻竟被四万余魏军压制的竟抬不起头来,这让秦军上下都有些难以置信。

  『难道公孙喜的死,竟让这些魏卒如此愤怒?』

  纵使是白起,此刻亦难免有些呆懵。

  因为按理来说,主帅一死,其麾下的兵卒十有八九都会一哄而散,然而对面的魏军却反其道而行,因公孙喜的死反而变得愈发勇猛,说真的,这种事白起从未听说过。

  他并没有注意到,其实魏军中喊的口号并非只有那句“杀秦狗为犀武报仇”,至少蒙仲不是,他始终在从另外的口号激励着麾下的魏卒,比如「秦军快撑不住了」、「我军即将取胜」等等等等,其实这些口号,才支撑着魏军越战越勇。

  当然,口号只是其中一个原因,最关键的问题,还是在于秦军的疲软——秦军昨晚以八万击溃二十万魏韩联军固然恐怖,但也让秦军上下为此透支了巨大的体力与精力,倘若白起能借公孙喜的死动摇魏军的士气,那固然没有影响,可似如今这般两军展开对攻,秦军疲软的劣势很快就暴露出来。

  这不,秦军中军司马级别的将领「王温」,竟被魏军的旅帅蒙虎给斩杀了,而且还是颇为轻松,若放在平日里,这简直就是不可能发生的事。

  节节败退!

  在魏军的猛攻下,秦军可谓是节节败退,逼得白起只能下令麾下军队退守营寨,借这座营寨阻挡这支仿佛发了狂的魏军。

  由于有营寨的阻隔,魏军的攻势难免受到的遏制,但反过来说,魏军的士气也再次得到了提升,而且是实打实的提升,毕竟他们成功击退了秦军,击退了这支昨晚曾重创他们的秦军。

  “师帅。”

  魏青命士卒驾驭着战车来到了蒙仲身侧,低声与后者商议道:“秦军已撤入营内,正面进攻恐怕不易,若是继续进攻,不如进击侧翼……”

  秦军此刻驻守的营寨,其实就是此前的魏军主营,在昨晚的战火中已被摧毁了西营、中营、北营、东营,只剩下一座南营,因此与其正面进攻营寨,不如迂回绕过南营,进兵西营的废墟,那里几乎是没有什么防御设施的。

  当然,这是魏青的看法,至于蒙仲,其实他根本就不想再继续这场战争。

  或者更干脆点说,今日这场厮杀,其实是在他预料之外的——他最初的打算只是带着麾下四万余魏军到秦军面前耀武扬威一番,借此恢复他魏军的士气,万万没有想到对面的秦军竟会在阵前当众将公孙喜杀死。

  不得不说,回想起这件事,蒙仲此刻仍是心有余悸,毕竟一名主帅对一支军队的影响实在太大,正常来说遇到这种情况,魏军十有八九是会当场崩溃的。

  好在公孙喜临时前的豪迈,感染了一部分魏卒,否则,蒙仲实在不敢想象他单凭一句软绵绵的“为犀武报仇”,就能将这些失去主帅、陷入恐慌的魏卒从溃败的边缘拉回来。

  “先……先撤退。”

  在思忖了片刻后,蒙仲对魏青说道。

  听闻此言,魏青不解地看了一眼蒙仲:“撤退?”

  “唔。”蒙仲点点头说道:“与其强攻有营寨庇护的秦军,不如坐等他主动撤出这片营寨。……我军气势已成,对面的秦军应该明白他们已经无法剿灭我等,我想秦军十有八九会选择主动撤退,介时我军只需随军掩杀即可……”

  “原来如此。”

  魏青恍然地点点头,可旋即,他又低声问道:“可底下这些士卒……如何向他们解释?”

  不得不说这确实是个问题,要知道他们方才可是实打实地喊出了「杀光秦狗为犀武报仇」的口号,如今见秦军撤入营内,蒙仲等人却又想见好就收,那么试问如何向士卒们解释这件事呢?

  想了想,蒙仲低声说道:“就说……今日先收敛犀武的尸骸,待来日再取这些秦军的性命。”

  “唔……”

  魏青想了想,觉得这话倒也解释地说,便点点头认可的蒙仲的主意。

  片刻之后,魏军中便传开了蒙仲的命令:叫这些秦狗再多活一两日,先收敛犀武的尸骸,不可令我魏国的英雄暴尸在野。

  魏军的士卒当然不会拒绝这种大义凛然的理由,当即停止了对营寨的进攻,在众多的尸骸中翻找公孙喜的遗体。

  “魏军……在寻找公孙喜的尸体。”

  在营寨内的哨塔上,秦将季泓皱着眉头对白起说道。

  “唔。”

  白起闻言平淡地说道:“魏军想要撤离了……他们的目的已经达到,又不曾携带攻营的器械,自然不会强行攻打营寨。”

  “那……就让他们带走公孙喜的尸体么?”

  “一具尸体而已,留它何用?”白起平淡地说道。

  以白起的智略,他稍稍一想便看穿了蒙仲的心思,无非就是不希望以付出巨大伤亡的代价强攻这座营寨罢了。

  但对此白起并不介意,他巴不得这些魏军赶紧滚蛋——蒙仲考虑到魏军的伤亡,不愿意强攻营寨,白起亦考虑到此刻他秦军士卒体力透支,亦不想再跟魏军继续厮杀下去。

  由于双方的默契,魏军带走了公孙喜的尸体,也带走了在此战中战死的士卒尸体,而秦军则从始至终也没有用弓弩射击的方式再次激怒魏军,双方颇有默契地打了一场虎头蛇尾的战争。

  原因很简单:即秦魏两军都并非在最佳状态!

  “魏军撤了……”

  “魏军撤退了……”

  待亲眼看到那四万魏军撤离后,营寨内的秦军颇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不得不说,此刻诸秦军兵将心中有种羞愧乃至羞恼的感觉,要知道他们可是在昨晚以八万兵力击溃了二十余万魏韩联军的胜师,然而今日却被区区四万魏军打地抬不起头来,这简直是不可思议!

  不过白起却明白,今日魏军之所以能做到“以败卒战胜胜师”,其中原因无非就是时机卡地好,刚好抓住了他秦军鏖战后的疲软期,否则只要过个一日,四万魏军几乎是没有可能压制六万秦军的——公孙喜死不死,都是这个结果。

  此时,季泓在旁问道:“白帅,魏军既然已经撤退,我军接下来作何安排?”

  听闻此言,白起颇感惆怅地吐了口气。

  不错,魏军虽然暂时撤退,可他秦军又将何去何从呢?

  在他原本的打算中,先让麾下的士卒歇整一波,然后便立刻对韩军、或者逃入伊阙山的魏军动手,一举歼灭这最后的魏韩联军,如此一来,这场战争的胜利便稳稳落到了他的囊中。

  然而今日魏军的反制,却彻底打乱了白起的计划。

  这下好了,伊阙山的六七万魏军因为这场仗,士气重新被盘活,眼下他秦军非但很难再歼灭这股魏军,甚至于,都没办法绕过这支魏军去袭击韩军。

  再想想他十三万秦军,两万伤亡,其余十一万中有六万在此地,只有五万兵力在雒水、在他秦军主营,还要兼顾对新城的防守,若换做寻常秦将,恐怕早已下令撤回主营了。

  但问题就在于,魏军不会如此轻易放任他们返回主营的。

  白起很清楚,方才魏军之所以没有强攻营寨,这只是因为魏军没有随军携带长梯、冲车等战争器械,强攻营寨势必会付出巨大伤亡,因此暂时撤退,坐等他秦军主动退离营寨,以便到时候随军掩杀——这种招数,几乎都快用烂了,白起哪怕是用膝盖想,都知道对面的魏军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那么问题就来了:他秦军,到底退不退?!

  苦苦思索的好一会儿,白起还是无法得出结论,他唤来了将领卫援,吩咐后者在东营的那片废墟上重新建造营寨——最起码弄点防御设施,不至于在短时间内被魏军攻破。

  没想到卫援率军离开后仅半个时辰,便派人回来向白起汇报,说魏军有一支兵力抢先一步在伊水西岸驻扎,此刻正在建造营寨。

  『这是要切断我军从东侧撤离的路线啊……』

  白起顿时心中了然。

  此刻他六万秦军想要撤离这一带,向东渡过伊水、撤到河对岸的香山,这条路径显然是最快最便捷的,但很可惜,魏军已经提前做好了防备。

  不难猜测,只要他白起胆敢下令全军从东渡伊水,魏军绝对会在他们半渡之际立刻发动总攻,强行留下他秦军一半军队,围而歼之。

  当然,他秦军也可以向西撤退,但问题是,此地往西,在雒水一带,还驻扎有万余魏军,只要稍稍阻挡他们一下,待等伊阙山一带的魏军赶到,他秦军就会陷入进退两难的地步。

  按照这么看,似乎沿着来路向北撤退才是唯一的退路?

  但事实上,这条路线在白起看来却是最糟糕的,首先,这条路线先向雒阳方向撤退,然后西渡雒水,绕一大个圈,最终才回到位于韩军主营南侧的秦军主营。

  途中的距离究竟有多远?整整两三百里,倘若被魏军抓到他秦军撤离的准确时机,沿途发动追击,说不定他六万秦军通通都要死在撤退的路上。

  哪怕魏军没有抓到机会,让他白起等人顺利跑了,魏军也能顺势强攻新城——等到他白起率领六万秦军绕一大圈回到新城,黄花菜都凉了。

  当然,这些只是关于撤退的想法,其实白起还可以继续与魏军死磕,毕竟伊阙山的魏军是几乎没有什么粮草的,除非韩军借粮,否则克日必定断粮,而韩军的粮草根本无法供养如今残存的至少十六七万联军。

  因此白起寻思着,魏韩两军说不定会因为粮草的关系而自行崩溃。

  就当白起在营寨兵帐中权衡利弊,思考着他秦军接下来的退路时,蒙仲已率领着小胜一场的四万魏军,返回了伊阙山一带。

  迎接他们的,是伊阙山上下剩余两三万秦卒发自肺腑的欢呼声。

  这些败卒为何而欢呼?是单纯因为同泽击败了强大的秦军么?当然不止,他们是为了自己终于看到了活命的希望而欢呼。

  见此,魏将窦兴很不高兴地冷哼了一声,因为他很清楚这帮魏军败卒究竟是为什么而欢呼。

  不过蒙仲倒不在意,毕竟怕死并不是什么羞耻的事,他也怕死,害怕自己死后母亲、妹妹、妻子孤苦无依。

  想到这里,他私底下宽慰窦兴道:“窦司马就莫要计较了,眼下我军唯有上下团结一致,才能扭转胜败。”

  窦兴闻言点点头,命士卒将公孙喜的尸体与头颅带上来。

  跟魏青、费恢、郑奭、蔡午等军司马差不多,窦兴对于蒙仲还是心存几分敬意的,毕竟蒙仲今日这招精准抓住秦军虚弱期的「败军反制」,可谓是一下子就盘活了伊阙山一带六七万的魏军,假若没有蒙仲献出这个计策,他六七万魏军恐怕难以逃脱被秦军杀到全军覆没的结局。

  片刻之后,蒙仲、窦兴、魏青、费恢几人将公孙喜的首级与尸体来到了假帅公孙竖面前。

  看到几十年的老兄弟竟落得个尸首分离的下场,公孙竖不禁老泪纵横,用颤抖的语气说道:“将……将事情经过原原本本告诉老夫。”

  见此,蒙仲便将此战的经过一五一十告诉公孙竖,并在最终带着几分遗憾、几分愧疚说道:“假帅,以当时的情况,在下实在没有办法解救犀武……”

  听闻此言,窦兴、魏青、费恢等人亦是羞愧地低下了头。

  “不怪你,不怪任何人,要怪……就怪他自己。”

  半响后,公孙竖长长吐了口气,勉强平复地心情,满脸苦涩地说道:“是他不肯听良劝,导致兵败身亡,还险些令我十八万魏军全军覆没……”说到这里,他又看了一眼地上公孙喜的尸体,不忍地撇开了头,吩咐自己身边的近卫道:“来人,先将犀武的遗体搬到营内,叫人细心将尸首缝补。”

  “喏!”

  几名近卫抱抱拳,一个抱起公孙喜的首级,两个抬起公孙喜的尸体,离开了诸人的视线。

  看着这几名近卫,蒙仲忽然想到了公孙喜的近卫公孙度,从昨晚他与公孙喜分道扬镳之后,就再也没有看到过公孙度,想来在公孙喜遭秦军抓获的期间,公孙度已战死在沙场上。

  想到这里,蒙仲微微叹了口气,感慨战场上人命贱如草芥,指不定什么时候,你所熟悉的人就会成为一具冰冷的尸体,甚至于,连尸首都找不着。

  “蒙仲,接下来你有何打算?”在平静了片刻后,公孙竖询问蒙仲道。

  见此,蒙仲抱了抱拳,正色说道:“在下猜测秦军多半会选择撤兵,是故今日放弃强攻营寨……”

  “你的判断没错,接着说。”公孙竖点了点头。

  “喏!”蒙仲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在下对秦军的策略,无非就是趁其撤兵之时予以追击,为此,在下已拜托郑奭、蔡午两位军司马以麾下军队重新驻扎于伊水西岸,只因为切断秦军东渡伊水、逃往香山,倘若秦军仍执意选择这条路线,我军便可以半渡而击,最起码能留下秦军一半兵力……”

  “唔。”公孙竖认可地点了点头:“倘若能强行留下秦军一半兵力,这场仗我方总算是稍微能挽回些劣势……”

  说到这里,他好似忽然想到了什么,皱眉问道:“蒙仲,如何追击秦军,老夫相信你的才能,就不过问了,眼下我军面临着一个难题……”

  蒙仲闻言说道:“假帅指的是军粮吧?”

  “唔。”公孙竖点了点头,说道:“你麾下的佐官乐毅,老夫已询问过那名年轻人,他告诉老夫,你等山营内的存粮早已告罄,前两日问韩军讨要的粮草,此刻亦所剩无几……对此你有何对策?”

  蒙仲想了想说道:“此事在下已经考虑过,可使士卒们在伊水上游筑造水坝,既能蓄水捕鱼,充当口粮,又可防备秦军试图东渡伊水……若秦军胆敢强行渡河,我军只需毁坝放水,便可重创秦军。”

  “不错的计策。”公孙竖点点头,但旋即又抬头说道:“但筑造水坝、蓄水捕鱼,不足以养活伊阙山一带我六七万魏军士卒……哪怕老夫已下令收集战场上的死马、伤马,割肉作为口粮,亦远远不足……因此老夫觉得,有必要去一趟韩军的营寨,与暴鸢当面商议此事,希望韩军可以再给我军一些粮草……蒙仲,你跟老夫一同前去。”

  蒙仲当然明白公孙竖把他带去做什么,无非就是让暴鸢认识一下他,双方彼此好有个配合,莫要再向先前那般各自为战,以至于三十万联军非但没有战胜十余秦军,还险些被秦军所击败。

  “喏!”

  蒙仲抱了抱拳说道:“且容许在下先安排一下部署。”

  说着,他便对窦兴、魏青等军司马做出了安排:“窦司马,在下恳请你接下来驻军于伊阙山的西北侧,一方面防止秦军向西逃亡,一方面尽快派人联系唐直、焦革两位军司马,他二人麾下至少仍有万余兵力,可替我军切断秦军往西逃奔的路线。……至于魏司马与费司马,两位且驻守山下的防线,紧紧盯着秦军的一举一动,若秦军有撤退的迹象,即可出击追击,务必要咬住秦军的尾巴,不可令其逃脱。”

  “明白!”

  “包在我等身上。”

  窦兴、魏青、费恢等人抱拳领命。

  不得不说,若换做在以往,这几位军司马绝不会如此听信蒙仲这等尚未弱冠的少年的命令,只不过,这次蒙仲确确实实是拯救了伊阙山一带六七万魏军。

  看到这一幕,公孙竖惊讶之余,心中暗暗点头。

  在徒步前往韩军营寨的途中,公孙竖对蒙仲说道:“据老夫看来,你已逐渐被窦兴、魏青等军中的司马所信赖,老夫便推荐你担任假帅……”

  蒙仲愣了愣,连忙说道:“假帅不必如此,只要假帅肯信赖在下……”

  “你听老夫把话说完。”

  公孙竖压了压手,继续说道:“我啊,其实并不懂什么兵事,只是凭着与犀武的关系,才有如今的地位,假若没有你出现,那一晚,我恐怕亦只能听从犀武的指示,联合韩军共同抗击秦军,最终落得个兵败身亡,十万河东魏军尽皆全军覆没的下场……蒙仲,你知道河东军的覆亡意味着什么么?”

  蒙仲想了想,谨慎地说道:“意味着……秦国或会进攻河东?”

  “这是必然的。”

  公孙竖捋了捋胡须,沉声说道:“秦国素有踏足中原的志向,此前是犀武驻守河东,才使秦国稍有顾虑,如今犀武不在了,而我河东军亦折损过半,纵使这场仗联军能击败秦国,秦国多半亦会再次组织兵力,进攻河东!……河东乃我魏国殷富之地,若失去那片土地,我魏国必将元气大伤。”

  说到这里,他拍了拍蒙仲的肩膀,纵使因为公孙喜的死倍感悲伤,但仍勉强挤出几分笑容:“老夫知道你很有才华,但你太过于年轻,且此前在我魏国无甚名气……但假如你能代替犀武在这场仗击败秦军,老夫便能举荐你为河东守。老夫相信这对于我河东来说是一件好事,而对你来说,也绝非是一件坏事,考虑一下。”

  这有什么值得考虑的?这简直就是惊喜啊!

  魏国的河东,那是魏国的半壁疆土,若能成为河东守,这就意味着已成为魏国举足轻重的人物,这对于稳固「魏宋之盟」极为有利。

  “多谢假帅!”

  “先别急着高兴。”公孙竖笑着说道:“此事得经过大王的认可,再者,若你此战不能战胜秦军,老夫可不会在大王面前推荐你。”

  『战胜秦军么?』

  蒙仲有些兴奋地舔了舔嘴唇。

  在他看来,眼下魏韩联军与秦军双方互有优劣势,接下来就看彼此如何使计用诈,让己方获得更大的优势。

  『……有机会的!还有机会扳回劣势,战胜秦军!』

  蒙仲暗暗想着。

  于是在前往韩军营寨的途中,蒙仲一言不发,思索着击败秦军的策略。

  https://www.biqumo.com/17_17554/46921615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