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64章 跟你说不明白

第64章 跟你说不明白


  秦牧依依抬眼望向窗外,夜空璀璨,星星分外晶亮,雷雨之说简直是谬论,这小子就是想赖着不走。

  “是不是有雷雨,来了就知道,行了,别吵吵了,当心老的快,睡了。”秦炎离翻了个身,以背相对。

  “你......”见秦炎离一副打死也不走的状态,秦牧依依无计可施,唯有丢去恨恨的小眼神。

  看着窗外璀璨的星空,秦牧依依挠挠头,今晚当真会有强雷阵雨?倘若真是那样的话,她确实不敢一个人睡在这里。

  秦牧依依从小就怕打雷,一遇到打雷的天气,就会害怕的躲到角落里缩成一团,一次,秦牧依依正带着秦炎离玩,突然雷电大作,吓得秦牧依依忙捂着耳朵躲到沙发的拐角,身体瑟瑟的抖着。

  很快一双小手抱住了秦牧依依,接着一个稚嫩的声音说:姐姐不怕,我会保护你的。秦炎离的一双小手若大人般轻拍着秦牧依依的脊背。

  不知道是不是心里作用,有人和她同在,秦牧依依感觉真的不是那么怕了,她用力的点点头。

  那一年秦炎离四岁,秦牧依依六岁。

  虽然秦炎离只有四岁,却已经知道保护女孩子是男孩子的责任,于是两个娃娃就这样抱着,直到大雨停歇。

  在那之后只要是打雷的天气,秦炎离就会跑来秦牧依依的房间,一直陪着她,有秦炎离在秦牧依依便安心了很多,再大的雷声也不会那么惧怕了。

  年龄在增长,可秦牧依依这个怕雷电的问题并没有缓解,于是这个习惯一直维持到现在,这也成了两个人之间的秘密。

  过去他们以姐弟相论,同屋而居倒也没什么,可现在,已经变得不纯粹了,他留宿在这里那感觉总是奇怪了些,状态决定心态。

  算了,睡就睡吧,自己行动不便,也不能把他踢出去,见秦牧依依没了声音,躺在沙发上的秦炎离暗暗的笑了。

  关于雷雨之说,他不过是信口开河,真的没有她也不会把他怎么滴。

  谁知老天帮忙,睡至半夜,果然电闪雷鸣雨点落,秦牧依依睡眠很轻,所以在第一道闪电滑过的时候便惊醒了,看来那小子没有胡说,还真的是有雷雨。

  随着一声巨响,秦牧依依吓的缩成一团,不等她发声,便有人冲了过来,接着就被圈到一个宽厚的胸膛里,然后温润的声音自头顶响起:“不怕,有我。”秦炎离一边拍着秦牧依依的脊背,一边柔声的安慰。

  望着天空的恶劣,秦炎离爬了笑纹在脸上,老天还真给他面子,不然明天她铁定了要叽歪。

  秦牧依依将头用力的缩进秦炎离的怀里,颤抖的身体也与他紧紧相贴,此刻的她完全忘了白天的事,只想着在他怀中寻找安全,秦炎离便更紧的将她禁锢在自己的胸前,就像安抚婴儿般的安抚着她。

  在秦炎离的抚慰下,秦牧依依的身体慢慢的舒展,再一记响雷来的时候,秦炎离伸手捂住了秦牧依依的耳朵,并让她的头埋在自己的胸口。

  女人,每一个雷雨的夜晚我都会陪着你,如此早已经习惯了,我又怎么会把这样的待遇让给别人,

  知道秦炎离在,秦牧依依的心慢慢的安静了下来,这是她熟悉的感觉,很快便又进入下一轮的梦中,老天爷似乎很会懂得成全,待她入眠,除了绵绵的雨丝,再无雷鸣。

  待听到怀中传来清浅的呼吸声,秦炎离也闭了眼,笨女人,愿你有个好梦,希望梦里有我,嗯,以后所有的梦都与我相关。

  雨下了多久秦牧依依并不知道,待秦牧依依醒来的时候,窗外的阳光正艳,很奇怪,明明记得雷雨交加的,自己竟然睡的异常香甜,难道是自己记错了?

  秦牧依依准备舒展一下身体,才发现被束缚了,后知后觉的她,这才发现自己被禁锢在某人的怀中。

  “啊......”秦牧依依用力的推在秦炎离的身上,臭小子,让他留下,他竟然趁着她睡着了上了她的床,

  实属可恶,虽然她不认为秦炎离会对自己做什么事,但这样相拥着睡已经让她无法接受了。

  没有任何防备的秦炎离就这样被秦牧依依推下了床,匍匐在了地毯上。

  “秦牧依依,你在搞什么?真是不怕我摔断骨头是吧?你怎么这么没良心?”秦炎离一下子从地上弹起来,气哼哼的瞪视着秦牧依依。

  这正做美梦要吃大餐了,就被她给推下床,亏得他是练家子,否则搞不好就会这折了,那断了的,这丫头还真是够狠心。

  “我搞什么?我到要问问你在搞什么?你干吗趁我睡着了跑到我的床上来?还,还抱着我,你,你怎么能这么,这么卑劣?”秦牧依依也气,她真心不想让他们的关系继续发展,就止于此不好吗?越陷越深的戏码不适合他俩。

  “又不是没抱过,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秦炎离翻翻眼,然后又一头倒在床上,以往打雷的时候,他们醒来后也常常是这样相拥的姿势,只是,最后是怎么抱在一起,他们也搞不清楚。

  反正睡着睡着就这样了。

  “亏你好意思说,离我远点。”秦牧依依用那只好的脚在秦炎离的身上踢了一下。

  秦牧依依也知道要说这抱也确实抱过,但那个时候他们还是姐弟,心无杂念,但现在明显不同,这样的抱抱意义也就不一样。

  到底是心里掺了毒。

  “昨晚打雷的时候怎么不这么说,我怎么觉得你明显的是卸磨杀驴啊。”秦炎离斜眼看着秦牧依依,这忘性也忒大了吧,现在才发现状态不同,昨天到底是谁往他怀里钻的?

  “打雷?”秦牧依依眨巴眨巴眼,然后脑细胞快速的运行,嗯,半夜好像是打雷了,然后,然后她就被秦炎离圈在了怀里,就像以往每次打雷时一样,而自己也好像是往他怀里钻了,再后来她就睡着了。

  嗯,好像是她主动诶,自己脑子还真是不好使,一觉醒来竟然忘了。

  “你看就知道是忘了,你说你这脑子怎么会不让人担心,行了,我都不跟你计较,你还好意思大呼小叫的,好好的梦都给你扰了。”秦炎离起身,本想再来个回笼觉,想必是无法实现了。

  “就算是那样,你也不能在这睡啊,这样像什么?”秦牧依依小声的嘟囔着,真是的,自己这都做的什么事啊,简直是太荒唐了。

  “我又不嫌弃你,你担心什么?”秦炎离睇了她一眼,一起睡怎么了?

  “跟你说不明白。”秦牧依依气呼呼的整理自己身上的衣服,是自己笨。

  “说不明白就闭嘴。”秦炎离在她脑门上弹了一下。

  “不要跟我讲话,影响心情。”秦牧依依没好气的说,乱了,更乱了,该怎么捋顺?

  秦炎离正准备要说些什么,门铃响了,他不由得皱眉,这个时候来敲门的多半是那个叫乔其天的人,他还真是处处让人不爽。

  来敲门的确实是乔其天。

  “有事吗?”秦炎离打开门拦在门口,他可不想让乔其天进来。

  “我来慰问一下我的员工算不算是有事?”乔其天推开秦炎离,这小子也很让人不爽诶。

  “乔总。”见是乔其天,秦牧依依干干的一笑,这样的见面还真是尴尬,可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还是叫我乔大哥吧,脚怎么样了?还疼不疼?我看看。”乔其天上前。

  “嗯,好,好多了。”秦牧依依回应着,不知道为什么再面对乔其天时,秦牧依依总有一种负罪感。

  “这位先生,我有必要申明一下,以后像这样的事就不劳你费心了,我会把她照顾的很好,还有,我也正式跟你说一下,从今天开始,她就不去你那公司上班了,至于该走的程序,到时候我们会补上,好的,你可以走了。”秦炎离说完指了指门口。

  这个男人摆明了是觊觎秦牧依依的,他又怎么可能让他得逞。

  “秦炎离,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秦牧依依见秦炎离又在那里大放厥词便厉声的说,还真是给这小子整的没门,这是把自己当成他圈养的金丝雀了不成,什么都管制着,他说辞职就辞职啊。

  “我耳朵不背,不需要吼那么大声,现在言论自由,我没理由限制自己。”秦炎离翻翻眼,他说错了吗?以后她便是他的女人,他有足够的能力照顾好她,要别的男人来瞎操什么心。

  “秦先生,大家都是成年人,你还是收起这么幼稚的行为,依依在还没有正式和我递交辞呈前,她就还是公司的员工,而我作为她的上属领导,便有权利关心她。”乔其天不卑不亢的说。

  “一份辞呈而已,那很简单,我现在就可以给你。”秦炎离冷嗤一声。

  “我想秦先生应该知道,要最大限度的尊重依依的选择,你没权利替她做任何决定,若是辞职,也不是由你代劳。”乔其天也不甘示弱。

  “若是普通人,来求我我都不屑于管的,但我是她男朋友,那我就可以替她决定。”秦炎离双手环胸一脸挑衅的看着乔其天。


  https://www.biqumo.com/18_18449/1820133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