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25章 你安的什么心

第25章 你安的什么心


  
<p>秦玺城知道吴芳琳不喜欢秦牧依依是因为牧秋锦,可秦玺城已经答应牧秋锦要照顾她的孩子,因此,就算吴芳琳再吵,再闹,他都不同意把这孩子送走。</p>
<p>秦玺城觉得不该把大人间的恩怨牵扯到孩子身上,再说,牧秋锦已经死了,对她的地位不会有任何的威胁,何况这丫头再无个亲人,真的忍心丢她去福利院吗?</p>
<p>已经愧对牧秋锦,再不能辜负她的依托,秦玺城不要求吴芳琳和自己一样,把这丫头当掌上明珠来宠,只希望可以给她一个还算安逸的家。</p>
<p>秦牧依依眨巴眨巴眼看着秦玺城,妈妈很忙吗?好像并没有爸爸忙,她经常看到吴芳琳不是对着穿衣镜一件件的换衣服,就是坐在梳妆镜前,描眉化眼。</p>
<p>镜子力里的她很美,可秦牧依依只能躲在远处偷偷的望着,小孩子思维很简单,她知道秦玺城对自己好,所以他说的她愿意相信,既然爸爸说妈妈爱自己,那就是爱自己。</p>
<p>待秦牧依依长到十五岁的时候,秦玺城将她的身世告诉了她,希望她可以经常去拜祭拜祭自己的母亲,末了对秦牧依依说:依依,不管你和我是不是有血缘关系,但我一直是把你当自己的亲生女儿看的。</p>
<p>秦牧依依相信秦玺城说的话是出于真心,他对自己的疼爱,她能体会的到,知道自己的身世后便也能理解吴芳琳对自己的态度了,除了没有母女间的亲昵,生活方面确实是无可挑剔,在这个家没人歧视她。</p>
<p>人要学会感恩,答应会遵照吴芳琳的意思断绝和秦炎离的情缘,然后乖乖嫁人,结果又成了这样的局面,不恼到是不正常了。</p>
<p>“妈,对不起,是我伤了你的心,我愿意接受你的处罚,也会按你的意思去做,还请你不要生炎离的气。”秦牧依依边说边跪在了吴芳琳的脚边,既然是源于她,那就由她承担好了。</p>
<p>“有这小子护着你,我敢罚吗?我说说就要和我断绝母子关系,倘若我再罚你,岂不是会把我吃了。”吴芳琳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说。</p>
<p>“妈,如此贬损你儿子真的很开心吗?我脑袋又没被门缝挤,做不出吃了你的混账事。”秦炎离抚额,他说那番话无非是想让吴芳琳妥协,这怎么就给她延伸了呢?</p>
<p>“你这么做和吃了我有什么分别?我辛苦把你养大就是要你这样对我的吗?她没有良心,你的良心也给狗吃了?”吴芳琳瞪视着秦炎离。</p>
<p>养儿是债,这话说的一点也没错,自己十月怀胎,辛苦养育,到头来却落个这样的结果。</p>
<p>“妈,您骂我也就骂我,干吗还捎带她呀,她要是没良心,能遵照您的意思背着我结婚吗?都是我招惹她的,可妈妈却一直针对她,您不觉得这对她不公平吗?”秦炎离道。</p>
<p>即便秦牧依依什么都不跟他说,秦炎离也知道吴芳琳一定没少对她施压,一个是母亲一个是自己爱的女人,他的天平还是倾向了秦牧依依,不是他不孝,只是那丫头无所靠。</p>
<p>秦炎离的话让秦牧依依心里很暖,但在这个时候偏袒自己只会更加激怒吴芳琳,她不停的眼神示意,希望秦炎离不要多话,可那位爷完全忽略她的暗示。</p>
<p>“她要是有良心就不该勾/引,公平?她们对我就公平了吗?每天看着她,你知道我这里是怎样的感受吗?”吴芳琳越说越恼,用手不停的捶打着胸口。</p>
<p>自从吴芳琳知道秦牧依依是情敌的女儿后,她就没有舒心过,奈何秦玺城当她是掌心里的宝,无论如何也不同意将她送走。</p>
<p>有她在身边,心里便堵了刺,只待将她嫁出,这刺也就剔除了,谁承想她竟然攀上了自己的儿子。</p>
<p>“怎么就成了勾/引了,妈,我们相爱,我爱她,是吸引。”秦炎离皱眉,看来母亲对那丫头的怨念不浅,连勾/引这个词都用上了。</p>
<p>“相爱?别用这么冠冕堂皇的话来堵我,秦炎离,我话就放在这儿,只要我活着她就别想进秦家的门。”后面这句话吴芳琳几乎是用吼的。</p>
<p>只要我活着,她就别想进秦家的门。这句话落尽秦牧依依的耳朵,她的心仿若被重锤击中,僵硬的杵在那里,她不知道吴芳琳对自己的积怨竟是这么的深。</p>
<p>“妈,你倒是说说坚决反对的理由是什么?我和她之间没有血缘关系,没有所谓的乱/伦之谈,若只是为那点面子,我觉得您老大可不必在意,流言很快就会散去,子女的幸福才是更重要的。”秦炎离道。</p>
<p>秦炎离搞不懂,秦牧依依也算是母亲看着长大的,五官出众,性格温顺,没有不良嗜好,相比那些骄纵的女子不知道要好上多少倍,母亲何以这么强烈的反对呢?</p>
<p>“为什么,你真的想知道?”吴芳琳的眼扫过秦牧依依,最后落到秦炎离的脸上,这个问题一直压着她。</p>
<p>“是,我需要知道母亲的反对的理由是什么。”秦炎离笃定的说,只有知道缘由了,才能有应对的方法。</p>
<p>“好,那我就告诉你,你喜欢的这个女人是你爸爸情人的女儿。”吴芳琳恨恨的说,你爸到现在都还对那个女人念念不忘,看着她就让我想到自己的失败。</p>
<p>听了吴芳琳的话,秦炎离耸耸肩道:“我还以为是什么惊天的理由,原来只是因为这个,只要不是爸爸的情人,那就都不是问题。”</p>
<p>上一辈的情感纠葛,和这丫头有什么关系,何况牧秋锦早就死了。</p>
<p>“混账,这样的话你都说的出口,她的母亲是你爸爸念念不忘的女人,看着她我的心里就如同堵了一块巨石,如此我怎么能同意你们在一起。”吴芳琳气恼的扶额,怎么生了这么一个儿子。</p>
<p>“妈,有些事该放下就放下,毕竟过了这么多年了,何况这又关依依什么事,又不是她让自己的母亲和父亲相爱。”秦炎离道。</p>
<p>秦炎离并非是为秦玺城开脱,谁还能没有点过去,父亲如此优秀,年轻的时候有一两个女朋友什么的也是很正常的事,只要结婚后不胡来就行了。</p>
<p>董事会的那些老古董们,哪个不是家外有家,内人都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些事说穿了,反而肆无忌惮了,反倒是秦玺城一直都规规矩矩,没有任何花边,连秘书也只用男的,这在当今的社会已经很难得。</p>
<p>当然,秦炎离并非是希望秦玺城也随波逐流,只是想提醒自己的母亲,父亲只是心里装了一个已经死去的人,不会对她的地位造成任何的威胁,真心没必要去计较,并把这份计较的心用在秦牧依依的身上。</p>
<p>“秦炎离,你到底是不是我亲生的?”吴芳琳没想到自己在说出原因后,秦炎离不但没有任何的感触,反而是这样的态度,她一直觉得这对她来说是一种羞辱。</p>
<p>吴芳琳怎么都想不通,自己家世好,长相好,样样都优秀,却输给了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女人,而且,这一输就输了一辈子。</p>
<p>“这个毋庸置疑,正因为我是你的儿子,才更希望母亲大人开心,妈,我们都是爱你的,我和依依也会好好孝敬你,人都不在了,再计较就是和自己过不去,我希望母亲能开心些。”秦炎离很是认真的说。</p>
<p>总是纠结着过去,只会让自己不快乐。</p>
<p>“放下?天天让我面对这样一张脸,如何放下?看着她,就会让我想到感情遭受的背叛。”吴芳琳指着秦牧依依道。</p>
<p>“妈,如果你真不想看到她,我们可以搬出去住,保证不出现在你的面前,但让我放开她,不可能,还请母亲理解。”秦炎离看着吴芳琳道,虽然他的语速是缓的,但语气却是不容改变的。</p>
<p>“秦炎离,你能不能少说几句?”见吴芳琳的脸不停的变换色彩,秦牧依依大声的提醒着。</p>
<p>此刻吴芳琳正是在愤怒的劲头上,这小子还专捡一些刺激她的话来说,真是要把她气到哪里,她的罪孽感就更重了。</p>
<p>“事情都是你惹出来,你现在来装好人?倘若不是你蓄意招惹,怎么会有这样的事?这世间有那多的男人让你选择,为什么非来招惹我的儿子,你到底安的什么心?”吴芳琳怒瞪着秦牧依依。</p>
<p>秦牧依依也很想问问自己,到底安的什么心,把好好的一个秦家闹得鸡犬不宁,使得不动怒的吴芳琳都暴跳如雷,秦牧依依从不想伤人,最终还是深深的伤害了养育她的人。</p>
<p>知道自己的母亲和秦玺城是恋人关系,却不曾想因为这层关系,让自己成为吴芳琳的眼中钉。</p>
<p>同为女人,这一刻秦牧依依对吴芳琳是同情的,一心侍奉的丈夫,心里却一直装着别的女人,任谁都无法释怀吧?</p>
<p>因为母亲这个结,吴芳琳无法接受自己也有情可原。</p>
<p>何以一步一步的走到现在?秦牧依依用力的运转脑细胞,思绪越飞越远,那些过往的故事便如胶片般在秦牧依依的脑子里滚动起来。</p>
<p>故事还要追溯到多年以前......</p>
<p></p>


  https://www.biqumo.com/18_18449/186090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