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10章 这话什么意思

第10章 这话什么意思


  
<p>听闻是新娘的弟弟,刚刚的举动虽然着实让人恼,但新郎还是表示了交好的姿态,过了今天就是人家姐夫了,友好相处嘛。</p>
<p>“少跟我攀亲,谁是你小舅子?得空照照镜子,你也配。”秦炎离阴恻恻的顶了回去,听这声小舅子就火大,他正准备染指他的女人,这账还不知道该怎么跟他算呢。</p>
<p>姐夫?哼,这辈子都甭想有人当他姐夫,她,只能是他秦炎离的女人。</p>
<p>“啊......”新郎被噎的瞠目结舌,这明显是拍马腿上了,虽然初识并不愉快,但好歹自己也是娶了他姐姐,必要的尊重总该是给一下的吧,这么公开的挑衅算什么?</p>
<p>被噎的不知道该如何开言的新郎只得将目光投向秦牧依依,那意思是,你这弟弟是怎么回事?我主动讨好,他却冷语相向,我没得罪他吧?</p>
<p>对于新郎质疑的眼神,秦牧依依只能装傻,若不是这小子,自己又怎么会闪婚,还特意选他不在A市的时候,就是提防他闹腾。</p>
<p>自己一旦成了别人的女人,他还能咋滴?谁成想这木还没成舟他就窜了出来,让她措手不及,想必连太后都始料未及吧。</p>
<p>其实,秦牧依依是绝对的想错了,就算她成功的嫁人,秦炎离也会让她以离婚收场,要么彼此相爱,要么相互伤害,想和他撇干净,门都没有。</p>
<p>“哼,与其看她,不如看看你头顶的绿光,还好意思把嘴扯的跟瓢是的。”秦炎离看着新郎冷嗤了一声,随后又将双眸转向秦牧依依。</p>
<p>带着十足怒意的眸光死死的盯在她的脸上:秦牧依依,你有种,结婚的事都敢做,那你就等着发昏吧,我不是没提醒过你,不要挑战我的底线,拿我的话当耳旁风是吧?</p>
<p>看着秦炎离怒火中烧的眸光,秦牧依依感觉自己的心肝都要从嗓子里奔出来了,他不会一掌把自己劈了,但一定会让自己生不如死。</p>
<p>到底是谁走漏了风声?绝对不可能是果小西。</p>
<p>“你这话,是什么,什么意思?”新郎愣愣的看着秦炎离,他头顶的绿光,谁让他绿了?</p>
<p>在知道秦炎离的身份之后,他试着讨好,人家不仅不领情,怎么感觉还像是欠他八吊钱是的,不仅处处挤兑还恶言恶语的。</p>
<p>而且,秦炎离的这句话,傻子也知道贬损的意味太浓,直戳新娘劈腿,要知道新娘可是他的姐姐,这种话也好瞎说?丢人的只会是他吗?这小子是不是缺心眼啊,真是白瞎了一副好皮囊。</p>
<p>“什么意思?非要我说的那么明显,好,那我就告诉你,你打算要娶的这个女人我睡过,而且不止一次,这话你应该能听懂吧?”秦炎离一脸挑衅的看着新郎,眸子里讽刺的意味很明显。</p>
<p>傻缺,什么都不知道,还兴致勃勃的举行婚礼。</p>
<p>秦炎离就是这样的性格,既然是来拆台的,那就一点后路都不留,这个女人我不仅睡过,还经常睡,你想要她,先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我若不放手,她就只能呆在我身边。</p>
<p>莫天启也觉得自己是不折不扣的傻缺,大喜的日子被人搅局也就算了,原以为娶了一个貌美如花的美娇娘,到头来却是人家用剩下的,就像吃饭吃到了蟑螂的感觉,那种恶心是从心底里生出的。</p>
<p>试问,还有比他更悲催的新郎吗?</p>
<p>秦炎离故意用了很大声,目的就是让台上台下的人听的真切,他不介意别人怎么看他,他只要这个女人属于他。</p>
<p>好么,因着秦炎离的这番话,台下的看官们,彻底沸腾了,这消息也太劲爆了,绝不亚于某某大明星出轨,言论一直自由的人们便有了争相议论的话题,于是喳喳之声不绝于耳。</p>
<p>“天啊,还有这样的事,弟弟竟然和姐姐搞在一起,也不怕遭雷劈,真是活着活着什么事都能听说,这不是活活气死父母的节奏吗?难怪都不见女方的家长,定是丢不起这人啊。”</p>
<p>“长的到是一副冰清玉洁的模样,原来坏在骨子里,和弟弟勾/搭的事都做的出,真是不顾廉耻到极点了。”</p>
<p>“还没结婚就戴了这么大一顶绿帽子,这男方家的脸也是丢尽了,遇人不淑啊,娶妻还是要娶贤,漂亮能有什么用,反而容易惹是非,指不定有过多少男人呢。”</p>
<p>“就是就是,要么说丑妻瘦地家中宝呢,找一个这样的就是祸害,看那女人生的模样,就知道够贱,竟然和自己的弟弟有一腿,真是够邪恶的了,说说都觉得脏我的嘴。”</p>
<p>“生了一副倾城的容颜,要没点故事到也奇怪了,只是,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好歹也是受过教育的,怎么不做人事?”</p>
<p>“不知道情况,就不要乱嚼舌头,你们做人事那咋不说人话?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小心口舌生疮,死了下十八层地狱,男的打光棍儿,女的嫁不出,结了婚的没孩子生。”作为女方唯一的亲属果小西恨恨的回应着。</p>
<p>什么都不知道就在这里乱扯,吃你家饭还是用你家马桶了,典型的吃饱了撑的,素质,把素质拿出来,你们也不过是披了一张人皮而已,别怪我连带把你们八代祖宗也骂了。</p>
<p>最看不惯的就是这些喜欢嚼舌根的人,就欠用针把她们的嘴给缝起来,果小西瞪这个一眼,然后又斜那个一眼,他家大美人善良的很,而且比他们任何一个人都高贵,若不是她足够善良,又怎么会委屈嫁人。</p>
<p>秦炎离的话就这样炸开到新郎的耳朵里,瞬间他的脸上就变幻出许多色彩,最后成转换为黑色,今天真的只是没有丢人,只有更丢人。</p>
<p>欢天喜地的举办婚礼,最后竟被扣了个大屎盆子,让自己成了众人的笑柄,气恼,恶心,种种情绪混杂在一起,都有杀人的想法,因领教过秦炎离的力道,又不敢轻举妄动。</p>
<p>倍觉屈辱的新郎只得将怨恨的眸光,投向一旁的秦牧依依,大有把她掐死也不解气的架势。</p>
<p></p>


  https://www.biqumo.com/18_18449/1862955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