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435章 营救

第435章 营救


  吴芳琳以为是秦牧依依雇佣了段晓雪,便想借用感情牌让段晓雪投向自己,毕竟和她相处愉快,感情不错,吴芳琳觉得感情不错是因为段晓雪觉得她有利用价值,不然怕是早把你踩脚底下了。
见吴芳琳和自己谈条件,段晓雪顺水推舟,倘若能有更简单的方式拿到钱何乐而不为,当然段晓雪也并没有抱多大希望,毕竟数额不小,果然在自己报出金额后吴芳琳愣住了。
吴芳琳不是拿不出这笔钱,是实在想不通秦牧依依何以花这么多钱雇佣段晓雪,难不成以此来要挟自己的儿子,毕竟整个秦氏远不止两千万,吴芳琳以为这事是秦牧依依操作的,因为段晓雪说出这样一番话,她有些愣然,怎么听不明白呢,
段晓雪正想要在说点什么,这时门口传来了敲门声,她不由得皱了一下眉,怎么会有人敲门,还是这么早?
秦牧依依是尾随着段晓雪跟到这里的,担心被她发现不敢跟的太近。
看到段晓雪进了门,秦牧依依便给珍妮打电话,毕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况她也不敢贸闯,奈何珍妮的电话一直是无法接通的状态,在门口听了半天虽然没听到讲什么,但除了段晓雪和吴芳琳好像也没有第三个人的声音,才上前敲门,只要就段晓雪一个人就好说,而且等下珍妮肯定会赶来。
秦炎离睁开眼的时候,天空已经放亮,嗨,自己怎么还睡着了,秦牧依依不在,该是已经起身了,拿过手机,并没有一通电话,试着把昨天那个号码回拨过去,却提示关机,秦炎离恨恨的将手机扔床上起身,段晓雪不联系的话他也不知道去哪里寻不是,也不知道母亲有没有受到惊吓,最近秦家真是一波三折啊,也不知道这样的情况什么时候才能终止。
秦炎离寻了一圈儿,也不见秦牧依依的人影,他打开手机,他的手机关联了秦牧依依的,可以是随时随地看她在哪里,之所以装了这个主要还是考虑到怕吴芳琳会对秦牧依依做什么,这时手机显示出秦牧依依所在的位置,是城郊。
这女人,这是要干吗?看到位置显示,秦炎离拍一下自己的脑门,她竟然背着自己去行动,这胆子也真是够大了,万一段晓雪不是一个人,那安全是不是很没把握,如此一想秦炎离直接冲下楼去。
秦牧依依也想过有可能段晓雪不是一个人,因此才给珍妮打电话,倘若有什么,也好一起想对策,谁知珍妮的车半路除了故障,而且自己恰好又看到了出来买早点的段晓雪。
因为不知道是谁,谨防吴芳琳乱喊乱叫,段晓雪找了块毛巾堵住吴芳琳的嘴,等下她就跟秦炎离联系,拿到钱后尽快离开。
秦牧依依在敲过门后便躲到了一边,这样倘若段晓雪有什么动作她也可以避过,段晓雪小心翼翼的打开一道门缝,却没看到有人,她摇摇头,难道是自己听错了?
段晓雪正准备将门关上,这时秦牧依依一下冲过来。
段晓雪没想到秦牧依依会找到这里,用力的关门,秦牧依依则拼命的往里挤,两个人便展开了拉力战,这时段晓雪见门后的鞋柜上放了一把水果刀,想也没想就拿在手中用力的向秦牧依依的脸上划去,心想我看你还挤不挤。
“啊......”一声惨叫后秦牧依依放了手,她觉得双眼一热,珍妮和秦炎离几乎是同时赶到的,听到这叫声,两个人的心都跟着紧了一下。
事实刚刚珍妮给秦牧依依打那通电话就是要告诉秦牧依依,段晓雪以她父母的名字这里购置了一套商品房,她和吴芳琳估计是藏匿在这里,只是,自己的话还没说完秦牧依依就匆匆挂了电话。
段晓雪正想着再给秦牧依依一下,却见眼前一黑,紧接着手腕儿一阵钝痛,刀子咣当一声落在地上,而她的脖子也被人掐住,速度如此之快,她都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段晓雪,你好大的胆子,什么人都敢威胁,你真当我秦炎离是吃素的不成?”秦炎离捏着段晓雪的脖子道,若不是杀人犯法,他真想当场将段晓雪的脖子扭断,看她以后还敢不敢生事,一个是自己的母亲,一个是他爱的女人,竟然她都碰了。
听到秦炎离的声音,里面的吴芳琳手脚并用的比划着,奈何自己的嘴被堵根本就发不了声,嗯,轩儿来了就好,如此她也就得救了。
“依依,你还好吧?”这时珍妮才看到秦牧依依已经是满脸的血,也不知道是伤到了哪里,看着有点触目惊心。
此时秦牧依依只觉得疼,到底是哪里疼自己也不清楚,她不知道是不因为自己淌着血的缘故,她发现自己的视力也在变弱,她甚至都看不清秦炎离的脸。
“赶紧叫救护车。”这时秦炎离也看到了秦牧依依脸上流淌的血,气恼之余掐着段晓雪脖子的手便又用了用力,可恶的女人,倘若秦牧依依怎样了,你有十条命都不够陪的,给秦炎离这么一掐段晓雪险些背过气去。
“秦总,这个女人交给我,你还先送依依去医院,这里偏僻,车过来没那么快。”珍妮道,然后抬脚踢在段晓雪的膝盖上,可恶的女人下手竟然这么狠,怎么说詹婳瑾都是你的老师,竟然竟恩师的女儿行凶,真是猪狗不如。
被秦炎离掐的已经快没了气,珍妮这么一踢,段晓雪也就体会不到痛了,事实此时的段晓雪到真的希望秦炎离把自己掐死,以现在的情况看,她想要逃脱势必很难,与其坐牢受罪,还不如一死了之,而且自己死了秦炎离也会手牵连,如此的话她也算是不亏了。
“也好,这里就交给你了,好好审问她,一定要帮我把母亲救出来,谢谢你。”秦炎离看到秦牧依依的样子心疼的不行忙放了段晓雪抱起秦牧依依就往车子跟前奔去,她流了那么多血一定伤的不清。
吴芳琳听到秦炎离的声音后异常的兴奋,这正等着秦炎离冲进来解救自己,谁成想他连探头看一下都没看,就直接走了,刚刚她也竖着耳朵听了一下,该是秦牧依依受了伤。
哼,受伤?那也是自作孽,问题是自己这个不孝子分不清情况,怕是还担心的很,而且放着自己的老娘不管,去管一个心狠手辣的女人,当真是气的她心肺疼,奈何,气归气,她又不能追出去阻拦,秦牧依依简直就是她生命里的毒。
“说,吴芳琳在哪儿?”珍妮将段晓雪绑起来质问道,好好的不走正道,后半辈子等着在监狱里度过吧。
段晓雪没想自己的运气这般的不好,这还没闻到钱的味道就被逮住了,她觉得自己计划的挺好的,怎么就失败了?不甘心,实在是不甘心,但不甘心又能如何,现在自己在人家的手上。
“我在问你话,不想吃更多苦的话就老实点,我可没什么耐心。”珍妮又在段晓雪的腿上踢了一脚,莫说是秦炎离,连她都有想要杀了她的心,这样的女人必须要重判。
“在里面房间。”吃了痛段晓雪瓮声瓮气的说,看来自己的大势已去,好汉不吃眼前亏,段晓雪也值得低头,本计划拿着那笔钱远走高飞的,结果却成了这样,段晓雪想不通自己的行踪到底是怎么泄漏的,这里可是城郊,看来还是自己大意了。
珍妮将段晓雪禁锢住后,去了里面的房间,果然见吴芳琳呆在地上,嘴里还堵了毛巾,老实说珍妮也不喜欢吴芳琳,若不是看在刚刚秦炎离交代而他又是秦牧依依的爱的人的份上,她才不想管这个么女人的事,围着吴芳琳转了一圈儿确认吴芳琳没事后,珍妮拿出手机打了两个电话,一个是110一个是120。
见珍妮像观猴是的围着自己转了一圈儿,吴芳琳不高兴了,果然是跟着秦牧依依混的一点教养都没有,有这么打量一个长辈的吗?再说看自己嘴被堵,应该先帮她把嘴里的东西拿掉,再将她放到床上,这算什么?于是吴芳琳向珍妮投去不满的眼光。
珍妮自动忽略吴芳琳的眼神,径直的走了出去,心想,我能进来看看你的死活就已经不错了,还指望我怎么对你。
见珍妮就这么出去了,吴芳琳那叫一个恼,合着这是把自己当空气了不成,就说那女人坏,连跟在她身边的人都没有好鸟,这次就算跟秦炎离撕破了脸,也要让她跟那个女人断,这种女人怎么能成为秦家的媳妇,到时候怕是连祖宗的练都丢光了,
吴芳琳到现在都还以为这一切都是秦牧依依操纵的,她想秦牧依依一定是见事情暴露了,为了博得秦炎离的同情才又使得苦肉计,这个女人心计太深。
警车和救护车几乎是同时赶到的,珍妮简单的陈述了一下情况,段晓雪便被带上了警车,然后绝尘而去,吴芳琳则由救护车送去了医院。


  https://www.biqumo.com/18_18449/518965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