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417章 世事难料

第417章 世事难料


  段晓雪的一番言论成功的引起了吴芳琳的不快,哪里郎才女貌,明明是那个姓詹的女人蓄意接近,自己的儿子傻,才会相信那个女人,到时候他就会知道,那种女人根本就不适合持家,好在秦炎离跟她说心里有人了,她多少也能欣慰一点儿,但还是不愿意听到这样的话。
听吴芳琳这么一说,段晓雪兀自的扯了一下唇角,如此很好。
毕竟是女人,段晓雪很清楚秦炎离所说的心里有人了,那个女人一定是秦牧依依,只是秦炎离没有告诉她实情罢了,嗯,看来这个以后到是可以好好的利用一下。
段晓雪别有一番用意,秦炎离则不由得皱了下眉,这是请她来开导母亲的,怎么感觉这个女人有点火上浇油的架势,难道是自己想多了?  但愿是自己想多了,不然还真是问题了。
刚刚的话题因着吴芳琳的不满,段晓雪自然也是识趣的不再提起,有些事心里明白就行了,以后和吴芳琳独处的时间有的事,没事煽煽风点点火就行了,秦炎离在还是收揽一点的好。
“奶奶,你要快点好起来噢,不然思思会难过的。”思思摸摸吴芳琳的胳膊道。
“嗯,还是思思对奶奶好,奶奶没白疼你。”吴芳琳宠溺的捏捏小丫头的脸,这小丫头嘴巴也不知道像谁,讨人喜欢的很。
“妈......嗯,姨姨也这么说,说奶奶很疼思思,让思思对奶奶好。”小丫头道。
听小丫头这么说,吴芳琳兀自的撇嘴,又来假装做好人,谁稀罕了。
“爸爸,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呢?思思想姨姨了。”又玩了一会儿,小丫头道,这里没意思,还是家里好,有妈妈,有姨姥姥,能做很多事。
“那就不想奶奶吗?”吴芳琳点了点小丫头的头,对那个女人还不离口了,到底谁才是你的亲人。
“当然想了,可也想姨姨的。”小丫头吐吐舌,嗯,若是妈妈和奶奶比,还是更想妈妈。
“妈,那我先送两个孩子回去,您好好休息。”看看时间不早了,秦炎离道。
“知道了。”吴芳琳虽然不满意也只能点点头,嗯,就再忍耐一段时间,等她的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就把孩子接回来,从此以后再不让那女人碰,短短时间大大小小的魂都给她勾去了。
“段小姐,我妈妈就拜托你了。”临出门前秦炎离礼貌的对段晓雪道。
“放心吧,秦总,我一定会用心照顾好阿姨的。”段晓雪点点头,她当然要伺候好她,毕竟这是她的摇钱树,还要靠着她扶摇直上呢。
秦炎离开车送两个孩子到秦牧依依的住处。
“孩子已经送到了,你可以回去了。”来开门的是千允蝶,看了秦炎离一眼冷冷的说,虽然她知道有些事已经改变不了,但并不意味着就原谅了他们的所为,她接受完全是因为爱秦牧依依。
“姨姥姥,您也该换换台词了,每次对爸爸都是这句话,爸爸是我的客人,还请姨奶奶看在我的面子上让爸爸小坐几分钟。”很是有头脑的念念扯住千允蝶的衣襟道。
“是啊姨姥姥,就让爸爸坐一会儿呗,也是思思的客人呢。”一旁的小丫头附和着。
“两个小白眼狼,白疼你们了,胳膊肘往外拐。”千允蝶敲了敲两个小家伙的头,血缘关系是怎么都掩盖不了的。
“哥哥,什么是白眼狼?”小丫头瞪着晶亮的眸子看着念念。
“就是姨姥姥白疼你了。”一旁的千允蝶捏了一下小丫头的脸,这一对小可爱带给了她前所未有的快乐。
“不白疼,不白疼,思思可爱姨姥姥了。”说罢小丫头抱住千允蝶的腿小脸在上面不疼的蹭着,论撒娇她可是行家。
“嗯,姥姥也爱你。”有这么软糯的孩子,再多气也都烟消云散,于是秦炎离成功的踏进了大门。
这一对儿女可真没白养,关键时刻还挺管用。
事实秦炎离也是要找秦牧依依谈谈,莫名的他就觉得这个段晓雪很有问题,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错了。
“你对那个段晓雪了解多少?”秦炎离问道,但愿是他想多了,毕竟这个人是秦牧依依推荐的,倘若她没有十足的把握也不会推荐不是,坦白的说,她刚上任的时候也确实不错,难得的是母亲喜欢她,之前的那些吴芳琳可没有一个看上眼的,可今天她的一番话明显有调拨的意味。
“接触过几次,虽然并非是妈妈得意的弟子,但她对待工作很认真,人也很朴实,曾经也推荐给一个认识的人,对方对她很满意,因此我才想到把她介绍给妈妈?怎么?有什么问题吗?”秦牧依依问道,秦炎离这么问,一定是发现了什么。
其实,秦牧依依知道的段晓雪也确实只有这么多,而且和段晓雪的几次接触,传递给她的也是朴实的信息。
不过话又说回来,段晓雪在答应秦牧依依的任务后,也是想过要努力对待的,毕竟给出的工资比她历来服务的都要高,这是足够大的诱惑,谁知道吴芳琳会蹦出说媒的想法来,而且这个想法又超具吸引力,远远高过秦牧依依开除的薪资,于是段晓雪的心成功的异位了。
也是,原本很平凡的人,突然有了可以登上枝头的机会,有谁会淡然的放弃,谁知美梦没做几天,便直接被扔至谷底,这种从高空坠落的感觉实在是让人受不了,于是段晓雪便生了恼意。
秦牧依依知道的也只是一些表面的东西,当时秦炎离急着找看护,秦牧依依便想到了这个段晓雪,倘若她在要用她之前征询一下詹婳瑾的意见就不会有后面的事发生,但很多事就是这样,注定了是你生命中要经历的事,躲不过的劫。
事实这个段晓雪的心态并不是积极的,当时她在跟詹婳瑾学习时,詹婳瑾不止一次的提醒过她,若自己都没有好的心态又如何做好一个心理医师呢,但段晓雪并不觉得自己有问题,反而觉得是詹婳瑾小题大做了,自己心态好的很。
当然,这几年段晓雪工作确实也一直很好,因此便给了秦牧依依一个错误的认知,觉得她朴实,对工作认真。
人啊,当真是不能只看表面的。
“难道是我想多了?”秦炎离兀自的摇头,看来真的是自己想多了。
“到底怎回事?你这话怎么让我糊涂呢?”见秦炎离摇头,秦牧依依问道。
“是这样的......”于是秦炎离便把今天的情况跟秦牧依依陈述了一遍。
“还有这样的事?她这是什么意思?如此不是让妈妈不舒服吗?”秦牧依依不由得皱眉,明知道吴芳琳对自己有成见,段晓雪还当着吴芳琳的面来这样一套言论,当真很让人不理解。
“我也觉得奇怪,所以才问你,而且这也有一段时间了,我见妈妈也并没有什么改变。”秦炎离若有所思的说。
“事实我对她的了解也只有这么多,我也不知道她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故意而为?”秦牧依依想了想道,当然,秦牧依依嘴里的这个故意是指段晓雪为了治疗需要测试吴芳琳的反应。
是,段晓雪是为了测试吴芳琳的反应,但绝非是为了工作需要,而是为她自己是否能飞上枝头当凤凰。
“我觉得她也是故意的,该是和那件事有关。”秦炎离道,他嘴里的这个故意,当真就是故意了。
“什么事?”听秦炎离真没一说,秦牧依依问道,难道有什么是她不知道的吗?
“是这样,前些天妈妈一直在我面前夸这个段小姐如何如何好,还问我对她是怎样的看法,我见母亲喜欢就随便附和了几句,谁知妈妈竟然让我和她交往,真不知道妈妈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我自然反对,最后不得已便说出自己心里有人了,如此妈妈才作罢。”秦炎离解释着。
“啊,还有这样的事,那妈妈肯定问你心里这个人是谁?你应该没有说我,不然怕是妈妈在医院里都呆不住了。”秦牧依依一脸惊讶的看着秦炎离。
她都不知道该说吴芳琳什么好了,竟然想着要撮合秦炎离和段晓雪,是真的觉得他们合适,还是讨厌自己讨厌的不成,不得不找一个人来代替,一如当出选择尹伊秀。
当初选择尹伊秀秦牧依依还能理解,毕竟两家是世交,且尹伊秀爱恋秦炎离多年,吴芳琳也喜欢她,可这个段晓雪才相处多长时间,她不相信吴芳琳对她会如此的厚爱,如此多半是为了不让秦炎离和自己接触。
“是啊,我们家吴女士真是什么都想的出,我确实没说是你,我听你的,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妈妈知道不是你,也就没再说什么,至于她怎么跟那个段小姐说的我就不清楚了,今天看到她反常的表现,我便想的多了些,不知道是不是很那件是有关。”秦炎离道。
“这事感觉有点复杂了。”秦牧依依做沉思状,她也不能确定段晓雪到底是怎样的想法。


  https://www.biqumo.com/18_18449/5207485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