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410章 我没恶意的

第410章 我没恶意的


  吴芳琳和秦牧依依的一番较量因着秦炎离的闯入不得不终止。
秦牧依依礼貌的和吴芳琳招呼后转身,就算吴芳琳对自己讨厌至极,她也不会妥协的。
事实秦玺城曾经跟她说过吴芳琳的事,说她心结大神,根本就是无法沟通的状态,问题是她并不觉得自己有问题,这才比较麻烦。
事实秦牧依依想过去感化吴芳琳,但根据这段时间和她的正面接触,想和她正常的交流都难,感化怕是很难,必须要找到一个突破口才行。
“妈,您休息吧,我去送送詹小姐。”秦炎离道。
“轩儿,我......”吴芳琳的话还没说完,秦炎离已经和秦牧依依开了门出去,全然没有要听她讲话的意思。
吴芳琳气的想摔东西,好么,难怪都说养儿是为别人养的,因着那个女人,都没功夫听她把话说完,只是,恼归恼,总不好冲出去把他揪回来。
“刚刚都和妈妈都谈了什么?是不是不愉快,我听到妈妈拍桌子了,她好像还从来没发过这么大的火。”出了门,秦炎离道。
倘若他不适时的闯进去,不知道两个人会到什么地步。
“妈妈不喜欢我,自然对我的话也滋生反感,还有,以后我和妈妈的事,你还是装作不知吧,不然只会让事情变得复杂,妈妈视你若宝,她总怕我会把你抢走。”秦牧依依道,倘若秦炎离偏着自己,吴芳琳只会对自己怨念更深。
“好,我听你的,只是别太委屈自己,妈妈年纪大了,有时候思想转不开,但我相信总有一天她会看到你的好,毕竟我老婆这么可爱迷人,你说是不是?”秦炎离俯身在秦牧依依颊上亲了一下。
事实秦炎离也知道吴芳琳的心疾太深,这事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不会计较的,毕竟对方已经死了,但妈妈对爱的要求太高才会一直耿耿于怀,他也试着说服母亲放下,但每次提到这个问题,吴芳琳就不悦,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哎呀,你干嘛。”秦牧依依拍了秦炎离一下,这还在家里,回头给吴芳琳看到,估计肺都要气炸了。
她的可爱迷人搁在吴芳琳那儿就是妖魔鬼怪,不然她单是长了一张相似的脸都已经引发她的不快了。
“我已经很控制很控制了,真想早一点把你娶回家,以解相思之苦,不然我们就直接操作得了,生米煮成熟饭就算妈妈反对也没用了不是。”秦炎离对秦牧依依挤挤眼,面对自己爱的人,怎能无动于衷。
秦炎离觉得他们两个真在一起了,吴芳琳还能怎样,最后只能默认。
“不不不,不能那么做,她是你的母亲,你不能这么伤她。”秦牧依依摇头,若是不相干的人,她大可不必考虑别人的感受,但她是秦炎离的母亲啊,倘若因此刺激了她,导致什么状况发生,那她会内疚。
吴芳琳怎么伤自己都无妨,自己却做不到伤害她。
秦牧依依也想一家人团聚,可现在隔着吴芳琳这座山,必须要攻克了才行,但,是否能如愿,秦牧依依一点把握都没有。
这些年秦牧依依和珍妮联手,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但是对待像吴芳琳这样的人,她真的有点束手无策,要顾忌孩子和秦炎离她不好太过分,该合计合计。
尹伊秀开始接受第三次植皮手术。
自从尹伊秀出事后,高旻浩一直守在她的身边,他没想到尹伊秀执意选择分手是为了实施报复计划,仇恨真的那么重要吗?以至于连自己的未来和生命都不顾。
其实,值得不值得对于一个心态扭曲的人外人是理解不了的。
高旻浩觉得尹伊秀这样自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倘若当时在意识她有问题的时候就帮她疏导而不是一味的顺从,也就不会到这个地步,但事情已经发生了,唯有遗憾在心头。
尹伊秀虽然全身被包裹着不能发声,心里却是明白的,知道不该成为高旻浩的累赘,因此每次高旻浩都很排斥他。
“想要赶我走,还是等你能讲话,能起床的时候,现在就老实呆着,然后认真接受治疗。”每次高旻浩都会说这样的话。
除了他尹伊秀再无任何亲人,他怎么能扔下她不管。
知道怎么都赶不走高旻浩,尹伊秀便开始拒绝进食。
“倘若你觉得对我亏欠,那就快点好起来,如此才能弥补,这样只会证明你在逃避责任,你欠我的太多,难道从来没想过要还?”高旻浩道。
不吃可以,找人帮你打营养剂。
就算是马路边的猫狗他都不可能见死不救,何况还是曾经爱过的人呢。
曾经高旻浩对尹伊秀一直都是柔声细语,连大声说话都舍不得,现在却是一点都不迁就,他错就错在过去太迁就。
几次下来尹伊秀也不再有任何抵触情绪,她知道高旻浩不会因为她的抵触就会有所改变,也清楚只有这个男人是无条件对她好的人,只是,错过了终归是错过了。
只怪自己当初做错了选择。
为了能打开吴芳琳的心结,秦牧依依找了詹婳瑾。
“你确定她愿意接受治疗?”詹婳瑾问道,她帮忙没关系,前提是要让病人愿意来医病,一个不认为自己有病的人便不会配合你的医治。
“我也不确定,但为了孩子我想试试。”秦牧依依道,以她对吴芳琳的了解不可能轻易同意,何况她对自己还那么排斥,但总还是要试一下。
“要我说,你还是别插手的好,她的心结和你有关,你会波动她的情绪。”詹婳瑾摇头,接触大多的病例,像吴芳琳这样的属于棘手的。
秦牧依依也知道有难度,但不能因为有难度就什么都不做,不做,那定是不会成功,做了或许不成功,但或许就成功了呢?
为了说服吴芳琳接受心理治疗,秦牧依依这两天开始频繁的进出秦家,带孩子做做游戏,讲讲故事,或是为他们准备美味的晚餐,却止口不提对吴芳琳做什么心理治疗的事。
“詹小姐,你这个的人理解能力还真是有问题,那天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你怎么还跟狗皮膏药是的黏上了?你这样只会让我更反感。”见秦牧依依在自己面前穿梭,吴芳琳极度不满。
这个女人也实在是够狡猾,每次都和秦炎离一起来,她想将她拒之门外都不行。
“伯母,您看到我是什么感觉?”秦牧依依立于吴芳琳的面前,她并不想让她反感,只想让她看到自己的努力,看到自己的好。
“讨厌,说不出的讨厌。”吴芳琳毫不客气的说,白活这么大,一点眼色都没有,自己的表现这么明显她还能厚着脸皮如此,也真是没谁了。
“那您讨厌我的理由是什么?”秦牧依依看向吴芳琳。
牧秋锦已经去了那么多年,秦牧依依也为此付出了代价难道这些都还不够吗?
“因为是你就觉得讨厌,詹小姐,我没闲情跟你讨论这些,因为轩儿我会忍,但你也不要得寸进尺,孩子我们可以照看好,还请你不要再踏进秦家一步。”吴芳琳很是不耐烦的说。
这个女人还真是让人头疼,完全的听不懂人话。
“伯母,我想到一件事,我妈妈做了多年的心里研究,而且在养生领域也很有建树,,我想介绍你们认识,相互交流一下。”秦牧依依顿了顿道。
“你什么意思?你是在说我有心里疾病吗?”听秦牧依依这么一说,吴芳琳顿时黑了脸,这是暗指她有心里疾病不成。
“伯母,您误会了,我的意思是您多和她交流交流,让身心放松,然后选择最佳的生活方式,您一直为了秦家操劳,也该学着享受生活,人到了一定的年纪,要懂得善待自己。”秦牧依依道,这些年一直揪着一个问题不放,天天神经都绷着,对身体不好。
“我是怎样不用你操心,只要你不再出现在我面前,我就是在享受。”吴芳琳没好气的说,只要不看到你这张脸,我就觉得生活是美好的,你的脸只会提醒着我的不堪。
“所以说伯母的症结是我,确切的说是我的这张脸?为什么不尝试着解开呢?”秦牧依依道。
“詹小姐,不要用你在国外的那套做派来跟我交流,你没这个资格,你懂什么?”一语戳中,吴芳琳的脸都成了平板,女人太聪明了只会让人烦。
“或许我不懂,但我知道伯母一直纠结着实在不是一件让人轻松的事,为什么不尝试着改变?我们常说退一步海阔天空,伯母,你可以试着了解一下,我真的对您没有一点恶意。”秦牧依依道。
“詹小姐,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你已经让我忍无可忍,现在请你立即从我家里出去,这里不欢迎你。”吴芳琳腾的起身,恨恨的瞪了秦牧依依一眼。
“好,你老别激动,我走,走。”秦牧依依耸耸肩,嗯,第一轮劝说失败,无妨,慢慢来。
秦牧依依走到门口刚换好鞋子,便听到咕咚一声响,扭头就见吴芳琳摔在了地上。


  https://www.biqumo.com/18_18449/521236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