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404章 身份被识破

第404章 身份被识破


  听秦牧依依说思思主动认识新朋友,秦炎离很高兴,这可是她恢复正常最好的说明,曾经他真的很担心小丫头会因为那次的事影响一生,不过应该感谢秦牧依依和詹婳瑾,若不是她们,小丫头也不会恢复的这么快,这么好。
“爸爸,你知道吗,姨姨有一块和思思一样的胎记诶。”秦炎离和秦牧依依正低头吃东西,小丫头突然冒出这样一句。
秦牧依依猛的抬起头,显然她没想到小丫头会把这事说出来,当初也就没有特别交代,但话已经说出,只希望秦炎离没有听到。
“思思,牛排好不好吃?”为了转移秦炎离的注意力,秦牧依依问道。
“和姨姨一起吃特别好吃。”小丫头嘴巴特甜的说。
“思思刚刚说什么?”秦炎离看向小丫头,秦牧依依想转移视线,但秦炎离却不想就此放过。
“我说姨姨的颈后有和思思一样的胎记,爸爸,你说是不是很神奇?”小丫头将一块牛肉放嘴里后重复了一遍,她是当一件好奇的事来说,并不会想到她的这句话会在两个大人心中激起千层浪。
“真的吗?”这句话虽然是对小丫头说的,但秦炎离的目光却是投向秦牧依依。
胎记无妨,但有胎记的这个人是詹嫣然,秦炎离就不能不重视一下了,这到底是巧合还是这其中有什么他不知道的?
“是小时候磕了留下的印记,时间久了看着就跟胎记一样。”见秦炎离看向自己,秦牧依依解释着,现在还不是坦白的时候。
“是这样啊。”秦炎离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事实,詹嫣然的身份还是覆盖了一层神秘性,有据可查的也只是她近几年的事,之前的并尅有太多的描述。
“是的。”秦牧依依点点头,她也不知道自己这样的说辞秦炎离信不信。
秦炎离没再吭声,秦牧依依松了口气。
“姨姨也不吃洋葱圈吗?思思也不吃诶。”看着同样将洋葱圈儿捡到一旁的秦牧依依,小丫头又像发现了新大陆般。
“姨姨不喜欢洋葱的味道。”秦牧依依笑着捏捏小丫头。
没办法明知道食洋葱好处多,但有些习惯是一开始就养成了的,就算想改也改不了。
不过是不经意的一句话,却是引起了秦炎离的注意,他意味深长的看了秦牧依依一眼便又低了头,因为是亲戚,容颜相像可以理解,但按资料说的詹嫣然一直生活在国外,而秦牧依依从不曾出过国,但生活习惯却这么相似。
原本思思说秦牧依依胎记的事,他心的就触动了一下,但秦牧依依说是小时候磕的,现在又说到洋葱圈儿的事,秦牧依依也不喜欢吃洋葱圈,每次都会把它捡到旁边。
真的只是巧合吗?至于她颈后到底是疤痕还是胎记他也不好探个究竟,但他觉得有些事还是要再核查一下。
从餐厅里出来,几个人又去了电影院,自然也是为了满足两个孩子的要求。
秦炎离一直不语,但他的眸光却时不时的投向秦牧依依,若不是因为她詹嫣然的身份,他真的觉得她们就是一个人,而且,他心中总一种怪异的感觉。
就算詹嫣然是秦牧依依的亲戚,但秦玺城将所有的股份都转让给她,总还是有点不合情,而且詹嫣然才来A城没多久,初稳却和她走的极近,这些都很让人费解,而且据秦炎离了解,曾经和秦牧依依有关的那些人都得到了詹嫣然的照拂。
一条一条细想,总不能都是巧合吧,难道她就是......
什么事就怕上心,有些事必须自己去查,秦炎离觉得有必要再重新核实一下詹嫣然的身份了,而最简单有效的就是和两个孩子做亲子鉴定,结果出来就什么都一目了然了。
秦牧依依自然不会想到秦炎离对自己的身份起了疑心。
再等结果的这两天,秦炎离心情是忐忑的,倘若她们真的是同一个人,那他是蠢到家了,曾经最熟悉的人再自己身边他却全然不知。
早上起床起,秦牧依依的眼皮就一直一直的跳,该是这段时间没睡好的缘故。
公司又接了新项目,就新项目的部署秦牧依依召开了高层会议,会议持续了两个多小时,等会议结束,秦牧依依发现有5通未接电话,全部是秦炎离的,他这么急找自己什么事?
这两天秦炎离一直没有来看思思,也没有一通电话,秦牧依依以为他忙也就没有在意,老实说思思基本上恢复的差不多了,但她却有点舍不得送她回去,也不知道秦炎离这通电话是不是要来接思思的。
秦牧依依正要回拨过去,秦炎离的电话到先行打了过来。
“不好意思,刚刚一直在开会,这么急找我有事吗?”秦牧依依问道。
“我在你公司楼下,你下来一下,我有话对你说。”秦炎离的声音平淡无波。
“好的,我马上下来。”秦牧依依应道,该不会是谈思思的事吧,嗯,倘若真的是,即便她再舍不得,也只能让她带走。
“珍妮姐,我出去一下,有事的话打我电话。”跟珍妮交代了一下秦牧依依拎了包出去。
“找我什么事?”坐上车秦牧依依问道,来了公司却不上楼,到底是要说什么呢?
秦炎离没吭声,然后一脚踩向油门,车子嗖的一下冲了出去,秦牧依依差点磕到头,这家伙是干嘛呀?
“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秦牧依依看着黑着脸的秦炎离问道,今天这家伙的表情怪怪的,难道工作上遇到了什么不顺心的事,以她对秦炎离的了解应该不能啊,那不是工作的事又会是什么事呢?
秦炎离依旧没有吭声,车子的速度却在不断的飙升。
什么情况?不明所以的秦牧依依不停的看向正在开车的男人,难不成是在生自己的气?但自己哪里惹到他了,脑袋转半天也没相处个所以然来,算了,还是等等看是什么情况吧。
秦炎离确实是在生她的气。
车子一路飞驰来到了郊外,然后停在了一片空地上。
“下车。”扔下这两个字秦炎离率先下了车,在他拿到鉴定报告后,他不停的捶自己的头,这都什么事,难怪会有那么多相像之处,她们本就是同一个人,问题是相处这么久他竟然一点都没怀疑。
她可真是够坏的,明知道自己对她的想念,回来了不仅没有第一时间去找她,还一直隐瞒自己的身份,虽然不知道她经历了什么,导致了她的容颜和声音的变化,但他是她的爱人啊,为什么这点信任都不给他呢。
倘若不是发生这次的事件,那是不是意味着他们终生都是这样的两不认的状态呢?
秦牧依依不是不坦白,只是机会还没到而已,那时他和尹伊秀的婚姻关系还在延续,她不能插足,后来尹伊秀退出了,但吴芳琳却对她讨厌的很,她也就不好贸然公开身份,主要还是不想秦炎离为了自己和吴芳琳闹僵。
看着秦炎离不见转晴的脸,秦牧依依摇摇头,真不清楚这是啥情况,若是工作上的不顺不该对她百脸,公司他还是分的清的,如此只能说明一点他是对自己有意见。
但到底是什么事呢?想不出,只得开门下车。
秦炎离在前面走,秦牧依依便在后面跟着,她很清楚他的脾气,他不语,她也不好发言,该开口的时候他自然会开口。
“你觉得这样很有意思吗?”正走着的秦炎离突然定住,然后猛的转身,黑着脸看着秦牧依依,难道你一点都不在意我的感受吗?你知道我这些年是怎么过的吗?
是,我承认都是我的错,不知道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但你不该这样瞒我,难道你准备让我一直把你当其他人看吗?
“若你说的是思思的事,很抱歉,确实我是自私了,主要是这段时间一直和她在一起着实舍不得,就想让她多住几天,你放心,今天你就可以把她接回去,她现在也恢复的差不多了,不会再有什么影响。”秦牧依依道。
秦牧依依以为秦炎离说的是思思的事。
“你觉得我会因为思思的事怪罪你,不仅不会,还非常的感激,毕竟没有谁比你更疼她,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要疼她?毕竟她不是你的孩子。”秦炎离眸中有浓浓的哀伤。
她不认自己,当思思说她颈后的胎记时,为了不让自己怀疑竟然还编造了小时候被磕的事。
只因思思和她在一起,他就恼了,哼,他是这么小气的人吗?她还真是足够“了解”自己。
“我一直喜欢孩子,再者思思那么可爱,想不疼她都很难,就是因为太疼她,这段时间确实有点自私了,总想一直霸着她,便忽略了你们的感受,毕竟她也是你们掌心里的宝。”秦牧依依道,怎么总觉得这家伙不对劲呢,难道是自己想多了?
思思当然是她的孩子,所以她才舍不得。
“秦牧依依,你接着编。”秦炎离陡然拔高了音量。


  https://www.biqumo.com/18_18449/521571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