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398章 知道又怎样

第398章 知道又怎样


  对于秦炎离的质问,吴芳琳明显一愣,旋即又恢复如常,并矢口否认,自己精心策划了这一切,自然不能轻易承认。
“轩儿,鉴定也有出错的时候,虽然我不愿意承认,但伊秀是两个孩子的母亲没错,她生产的时候我一直在她身边,就算你不信她也该信妈妈不是?”吴芳琳狡辩着。
吴芳琳想的很清楚,就算是到了万不得已的地步,也不会承认都是自己的错,倘若秦炎离为了一个女人和自己闹,她就以死相逼,他要是能豁出去这个妈,就随他折腾。
是啊,因为是亲娘,注定了秦炎离不能将她怎样。
秦炎离正准备再问些什么,秦玺城的声音飘了进来。
母子俩的谈话恰好被秦玺城听了去,他一直在等吴芳琳改变,然后意识到自己错误并努力的弥补,谁知她不仅意识不到自己的错误,现在连詹嫣然也厌恶,现在的她完全是一种病态了。
“瞒什么瞒,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吴芳琳瞋了秦玺城一眼,不瞒行吗,她之所以处心积虑,就是不想秦炎离知道真相,虽然她也做了秦炎离有可能自导真相的准备,但能不知道岂不是更好,孩子是他的就好了,至于母亲是谁最好永远都不要知道。
是,倘若尹伊秀不上演这么一出,秦炎离至死都会相信尹伊秀就是孩子的母亲,但偏偏剧情没有按设定的来,有些事情注定了要水落石出。
“你还准备执迷不悟到什么时候,轩儿有权知道真相不是吗?你是她的母亲,但看看你都对孩子做了什么?到现在了你还矢口否认。”秦玺城甚为气恼的的说,都到了这份上吴芳琳还试图隐瞒,真是都不知道该说她什么好了。
在还能弥补的时候去弥补,总是好过以后后悔,但星币吴芳琳是不会后悔的。
“我对孩子做了什么?你还好意思质问我,难道我想这样吗?这一切还不都是你错,若不是你心里没有我,若不是你把那丫头带回家,又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因为你,你知道吗?所以,你没有权利指责我。”吴芳琳气恼的吼着。
她有什么错,倘若秦玺城在娶了她后可以真心对她,她也就不会和已经死了女人争锋吃醋,更加不会把这层怨念加到一个孩子身上,明知道是情人的孩子,却还要带给她养,她有考虑过自己的感受吗?
秦玺城确实没考虑那么多,自己虽然很爱牧秋锦,但选择和吴芳琳结婚后,就没有再联系,而那次好巧不巧的遇到了她,又恰逢她病入膏肓,而吴芳琳正好听信了压子的说法,他便将小依依带回了家。
倘若秦玺城知道自己的觉得导致了吴芳琳的痛苦,秦牧依依险些送命,那他一定会狠下心帮小依依找一个好人家收养,如此都皆大欢喜,可他算不了未来,便导致了问题的发生,悲哀的是,天天生活在同一屋檐下,他竟没有任何的察觉。
还是他太信吴芳琳,没想到她会心里扭曲。
“是,都是我的错,都是因为我,我才是罪魁祸首,怪不得别人。”秦玺城用力的捶着自己的头,真应了那句,错了一步,便错了终生。
“爸,既然你清楚,那您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吗?”秦炎离看向秦玺城,听父亲这语气该是知道情况的,看来蒙在鼓里的只有他罢了。
“秦玺城,你要是敢胡言乱语,我就算死了也会恨你。”吴芳琳瞪视着秦玺城恨恨的说。
“妈,就算爸不说我去调查了还是会知道真相,您又何必跟爸较劲呢,我是您儿子,我又能对您怎样,但有些事我该知道的不是吗?”秦炎离显得很无奈,就算他知道了事情的始末,吴芳琳是他亲娘,他还能把他杀了不成。
“轩儿,已经这样了,有些事还要清楚它干嘛,孩子是你的孩子这就够了,知道了并不是好事,你要记住,我都是为了你好的。”吴芳琳道。
“妈,虽然我不知道您都做了什么,但我相信您的初衷应该是为了我好,但您有没有想过我感受,我以为如您说的那样,结果却不是,现在我只是想把事情搞清楚,我想知道思思和念念是不是秦牧依依的孩子?您到底将她怎样了?”秦炎离问。
吴芳琳说她坠崖了,实则是将她藏了起来,并且还生下了孩子,这些一直都瞒着他,错的是他,为什么要惩罚那丫头。
“如果你不想要你这个妈,那你就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吧。”吴芳琳扔下这句话怒冲冲的往外走,不,她才不要回答他的问题,他想知道就自己去查好了。
只是,吴芳琳没走几步便一下子瘫倒在地上。
“芳琳......”
“妈......”
见吴芳琳倒在地上,秦玺城和秦炎离同时奔了过去。
呼喊的呼喊,打电话的打电话。
很快救护车就驶了来。
思思刚醒,吴芳琳昏迷了,这次到还真不是装的,诊断为突发脑溢血,吴芳琳第一时间被送进了手术室。
“爸,您什么都知道却一直瞒着我是吗?您早就知道孩子不是伊秀的是吗?”坐在手术室外的椅子上秦炎离问道,自己还是太年轻了,倘若他能早一点发觉不对,一切就都还来得及挽回。
“该知道的都知道了,轩儿,这怪我,都怪我。”秦玺城一脸的无奈,他之所以没说一则是在等吴芳琳幡然醒悟,再者也是想寻找一个合适的机会,谁知道事情没有按自己预想的发展,最后成了这样的状态。
“依依才是思思和念念的母亲对吗?也就是说母亲说她坠崖了,实则是被母亲安排在了某个我不知道的地方?”秦炎离发觉自己再问这话时心都是疼的,怀孕的艰辛,生产的痛苦,他全然不知,他只享受了孩子带给他的欢愉。
那段岁月秦牧依依该是怎样的痛苦和无助,孩子被带走后又该是怎样的绝望啊。
秦玺城再度点点头。
“那您能告诉我她是活着还是死了?”秦炎离望着对面的墙壁,自己该下地狱的,死了是怎么死的,活着又在哪里。
“轩儿,要怪就怪爸爸吧,都是爸爸的错,不要怨妈妈。”秦玺城眸底有浓浓的哀伤,在事业上他一直都是雷厉风行,没有他解决不了的事,但家庭却被他处理的一团糟。
秦玺城以为只要给吴芳琳优渥的生活就够了,现在才知道对于一个女人,尤其是像吴芳琳这种衣食无忧的女人,更在意的是感情的得到,这恰恰是他忽略了的。
“我更怨我自己。”秦炎离低叹一声,看来真的如初稳说的,她永远的走了。
“嫣然是个好女人,好好待她,她是真心对孩子好的人。”秦玺城拍了拍秦炎离的肩膀。
“爸,您觉得这样的我还配拥有她吗?”秦炎离不住的摇头,现在的他心里装满了亏欠,又如何全心的去对另一个女人。
“错过的已经错过,该珍惜的就要好好珍惜,不要再做让自己后悔的事。”秦玺城道,傻儿子,如果你能认真点儿,就该发现她们本就是同一个人。
吴芳琳因为送来的及时,基本没留下什么后遗症,却不能讲话。
秦炎离就算有再多的不满和质疑,面对一个躺在病床上的人他又能怎样。
“你呀,就是自作自受。”来看秦牧依依时,千允蝶没好气的说,就说搭上秦家就没好事,这丫头还削尖了脑袋往里钻,看吧把自己陪上了。
“小姨,您就别再怨我了,这就是我的命,逃不过的。”秦牧依依道,自己伤成这样她一点都不后悔,毕竟她救下的是自己的儿女。
“要想我不怨你,就不要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你做了好事,也没换来人家的好脸,不过那个妖婆还是报应了。”千允蝶冷哼一声。
“小姨,您注意下措辞。”秦牧依依指了指一旁的思思,怎么都是她的奶奶。
“这么说她还是轻的,等下我得去探视一下。”千允蝶挑眉。
“真是服了你了,小姨。”秦牧依依自然知道千允蝶所说的探视代表了什么意思,没办法,千允蝶对吴芳琳的厌恶已经根深蒂固,虽然她不会过分,但讽刺讽刺,贬损贬损的事肯定是会做一下的,就是让吴芳琳腻歪腻歪。
“谁让她欺负我的人,我对她已经是很客气了。”千允蝶斜眼,若不是秦牧依依求她,并拦着,她真的会报复回来的,现在只是言语上占下便宜已经算是很仁慈了。
“行,小姨开心就好。”秦牧依依点点头,千允蝶从小接受的是西方的教育,素来就是那种有恩报恩,有仇报仇的那种。
此时正躺着的吴芳琳莫名的就打了几个喷嚏,虽然现在她还不能讲话,但心里却跟明镜似的,而且她很庆幸自己晕倒的及时,不然秦炎离一路追问下来,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躲过一天算一天吧。
“没想到你这么想我,真不知道这是我的荣幸还是悲哀。”进来的千允蝶正好听到了吴芳琳的喷嚏声。


  https://www.biqumo.com/18_18449/521983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