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392章 小丫头醒了

第392章 小丫头醒了


  吴芳琳因着秦炎离的举动甚为不满,便气恼的责备秦炎离,为了一个女人都不顾自己的形象了,接着便又责怪秦牧依依不懂礼数,甚至认为是秦牧依依故意耍心机,使得秦炎离不得不这么做。
秦牧依依除了道歉还能说什么,也是怪她,就该想到吴芳琳有可能会来,还放任了秦炎离这样的行为。
秦炎离正要为秦牧依依辩解,母亲不该因为这事怨念秦牧依依,还没等他开口,缩在秦牧依依怀里的小丫头讲话了。
这几日小丫头就是一家人的中心,听到小丫头开口吴芳琳和秦炎离的我目光同时转到小丫头的身上。
“乖,思思不怕,姨姨在,姨姨在呢,姨姨最爱思思宝贝。”秦牧依依轻轻的拍着小丫头的背,是啊,这么小的年纪便经历了那么可怕的事,心里肯定会有阴影,希望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步的淡忘,做回那个快乐的小丫头。
秦牧依依很清楚童年的阴影会影响一生,所以她要尽最大努力疏导小丫头心里的结。
“姨姨......”小丫头缓缓的睁开眼,然后怯怯的看着秦牧依依,一双小手则仅仅的扯着秦牧依依胸前的衣服。
“嗯,是姨姨,宝贝儿,姨姨爱你,我们都爱你,宝贝儿,谢谢你,姨姨谢谢你。”见小丫头睁了眼,秦牧依依竟有些激动,不停的亲着小丫头的额头。
“思思......”见思思醒了,秦炎离和吴芳琳都凑了过来异口同声的喊道。
给他们这一喊,小丫头一下子将头缩进秦牧依依的怀里,小小的身体不停的抖着,然后嘴里也不停的嘟囔着:“姨姨怕,姨姨怕......”
“思思不怕,是爸爸和奶奶呢?他们都是最爱思思的,思思不记得了吗?”秦牧依依一边抚着小丫头的头一边柔声的说,看来这次受的惊吓不小,才会是如此的状态。
“思思,我是奶奶,是奶奶呀,奶奶最疼你,你不记得了吗?”吴芳琳没想到小丫头听到她的喊声会是这个反应,天天陪着她的可是自己,这詹嫣然算什么,可现在显然只有詹嫣然才是她信任的人,心里难免有些失落。
“要姨姨,要姨姨......”小丫头才不管什么奶奶不奶奶的,现在她只信秦牧依依一个人,于是便使劲儿的往她怀里拱,好像只有她的怀抱才是最安全的。
“姨姨在,姨姨在......”秦牧依依将小丫头圈紧。
“轩儿,她这是什么意思?当我是牛鬼蛇神不成?她忘了谁才是最疼她的那个人吗?”见宝贝孙女不仅不理她,还避她如瘟神般,吴芳琳脸色有些不好看,嗯,要说还是因为这个女人,倘若不是她在,思思一定是要她的,老公信她,儿子宠她,现在就连小丫头都粘着她,自己反倒成了多余的那个。
这个女人还真是怎么都不让人舒服。
“妈,你也知道思思经历了那些事,受了惊吓,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我,她也没认啊,并不是只针对您,慢慢的就好了,您永远都是她最爱的奶奶,现在就让她适应一下好了,能不发烧,能醒来,我们该高兴的才对,就不要在这事上计较了。”秦炎离宽慰着。
事实秦炎离也有些失落,都说女儿是爸爸上辈子的情人,可这个小情人醒了不是甜腻腻的喊他爸爸,而是把他当成了大灰狼,有避之不及的感觉。
“也只能这样想了。”吴芳琳虽然很无奈,但又能奈何,总不能强行将她抢到自己怀里来吧,毕竟才醒。
思思醒了,却一直粘着秦牧依依,跟袋熊是的紧贴着她,不给吴芳琳和秦炎离靠近,只要他们稍有靠近,她就一脸戒备的看着他们。
“思思,你仔细看看,他们不是坏人,是奶奶和爸爸,你不是最爱他们的吗?”秦牧依依只得一遍一遍的疏导,希望小丫头去掉戒备,她都想过了,倘若怎么都不行的话,她便打算让养母詹婳瑾过来一趟了,她一定会有办法的。
思思才不看,双手紧紧扯着秦牧依依的衣服,然后整个身体也尽可能的贴着秦牧依依,在她的意识里这里只有秦牧依依是不会伤害她的那个人。
“算了,随她吧,这需要时间,等慢慢她恢复了就好,现在只要她身体无恙就好。”秦炎离道,那么小的孩子,经历了那么残酷的事,总是要给她一个消化的过程的,能这样他已经很开心了,之前一直昏迷不醒的时候,秦炎离真担心她会不会有什么三长两短,人不能太贪的,她刚醒就要求她和以往一样活蹦乱跳哪行。
秦牧依依也知道这事急不得,奈何吴芳琳在这里,总感觉她用敌视的目光看着自己,好像自己抢了她的孙女,因此她不得不这么做,不然她真怕吴芳琳会不会上来掐她,也是,人家一直宝贝的孙女,不认她却只认自己,搁谁心里也不舒服。
“我还是出去转转吧,免得堵的慌。”吴芳琳没好气的说,这孩子可是姓秦的,怎么信一个外人,这女人到底有什么妖术,个个都被她吸了去。
吴芳琳正要出去转转,秦玺城带了念念赶了过来,他也是听说思思醒了,过来瞧瞧。
“姨姨,你疼不?”念念直接走到病床前扯着秦牧依依的胳膊问道。
“姨姨不疼,谢谢念念惦记姨姨。”秦牧依依摸摸念念的头,越看他的模样越和秦炎离无异,又怎么可能不是秦炎离的儿子呢。
见念念进来直接就奔去秦牧依依的跟前,吴芳琳又不开心了,好么又来了一个小叛徒,这家里的人都是怎么了,都给这个女人灌了迷魂汤不成?
小丫头听到念念的声音从秦牧依依的怀里探出头对念念糯糯的喊了一声哥哥。
“嗯,思思乖,等思思好了,哥哥带你去玩儿。”念念探身在妹妹的脸上亲了一下,虽然年纪小,但他觉得没能好好的保护妹妹一直在自责,秦炎离说他已经做的很棒了,是称职的男子汉。
“拉勾勾。”小丫头伸出小指很认真的看着哥哥,平时哥哥总是有很多事,都很少带她玩的。
“好,拉勾勾。”念念伸出手和她拉勾。
“瞧瞧,瞧瞧,哥哥也是认的,奶奶却是外人。”见思思喊念念不仅喊的亲切,还跟他拉勾,吴芳琳的失落感又来了。
“行了,就别吃孩子的醋了,我她也不睬的,我们都是一样的。”秦玺城道,他觉得思思和秦牧依依亲,该是那种自然的母女情,至于念念,除了他们是双生的,更是因为危难的时候两个人在一起,而念念一直在试图保护这个妹妹,在思思的意识里他便是亲近和安全的。
因着念念,思思终于不再是一直贴这秦牧依依的状态了,秦牧依依得以放松一下,整个后背被人撕扯着般疼。
“我回自己病房了。”秦牧依依道,现在思思醒了,又有念念陪着,她离开应该没问题。
“也好,我送你回去。”秦炎离点点头,一直照顾思思,秦牧依依根本就没办法好好休息,她的病要养,是该给她休息休息了,真担心她会吃不消。
“喊护士送好了,这边还有很多事呢。”吴芳琳不悦的说,她可不想给他们有腻歪的机会。
“不用,我自己可以的。”秦牧依依摇头,她没那么娇气,几步路都会死,曾经她经历的比这还严重,还不是挺过来了,柔弱跟她早就不沾边了。
“姨姨不走,姨姨不要丢下思思。”听秦牧依依说要走,小丫头不愿意了。
“姨姨也要休息的,思思有哥哥陪着让姨姨去休息好不好?”秦炎离解释着。
“姨姨不走,姨姨不走......”小丫头自动忽略秦炎离的话,不停的重复着这句。然后瘪着嘴委屈巴巴的看着秦牧依依。
“思思,有奶奶呢,奶奶陪你玩好不好。”吴芳琳上前挡在思思和秦牧依依之间,她不过是一个外人,她可不想孩子离不开她,到时候她就更有理由接近秦炎离了,这才是最可怕的。
见吴芳琳拦着,小丫头竟哇的一声哭出声,边哭边说,要姨姨,要姨姨......
“你看看你,非要跟孩子闹腾,这下好了吧。”见思思哭了,秦玺城道,她知道吴芳琳是怎么想的,但有些事你阻拦就能阻拦了的吗?尤其是血缘亲情。
吴芳琳只是不想让思思和秦牧依依走的太近,谁知道这丫头还哭起来了,真是白疼了。
“都是没良心的。”吴芳琳气恼的走到一边,这还没咋滴呢,这个女人就占了主导地位,回头真要是和秦炎离咋样了,那还不骑在她头上了,不,她绝对不能允许这样的事发生。
“乖,思思不哭,姨姨不走,姨姨不走,来,姨姨抱。”见小丫头哭的伤心,秦牧依依忙将她抱进怀里,被秦牧依依抱着小丫头顿时止了哭声。
“爸爸,尹妈妈说我和妹妹是野孩子,不知道是奶奶从哪里抱来的。”念念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https://www.biqumo.com/18_18449/522244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